发新话题
打印

天性淫荡的迷人少妇

天性淫荡的迷人少妇

第一章重生归来
$ }, O. ~% O, @6 h, ~; s4 w  漆黑夜晚,一辆白色的奥迪A6快速疾驰在公路上。& G0 I) V9 P  c
  车中,叶子沁纤细白皙的十指用力握着方向盘,姣好的面容却是一片淡漠,如水般的眸子中带着极为复杂的情绪,通过后视镜撇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男人。
2 {7 D! u0 Q' V; H5 H" E  那是她的丈夫卓不凡,她刚从局担保出这个扫黄被抓的‘丈夫’。/ `! Y* }" U2 [0 `
  此刻,神情平静的卓不凡内心却如惊涛骇浪翻滚,难以平静!7 n  b. d" ?" D
  这是三百年前的‘于蓝星’,自己重回了少年时代!
: E; X' _" t( m- |  于蓝星之上武道盛行,习武之风浓重,每个联邦国都成立了专属的武道联盟,统一管理武者,处理一些‘不寻常’事件。/ l8 m& |$ b- E+ z& S7 Z
  以卓不凡现在的见识,知道‘于蓝星’在众多修炼星球当中,属于低武星球,稀薄的灵气还属于灵气1那位0时代。& L8 m5 M2 N4 x1 W3 V
  三百年前,卓不凡被人打晕扔进大海当中,无意间进入了一个修真星球,在绝境中求生,逆境中成长,终于成为一代仙尊,可惜在突破修为渡劫之日,被自己的红颜和最好的兄弟背叛,导致神魂陨灭……没想到竟然重生回了‘于蓝星’。/ z3 B; O! ]$ ]0 }
  那两人肯定是为了‘时空境’,卓不凡千辛万苦获得的超级法宝,为了得到时空境差点殒身秘境,没想到最可怕的不是秘境中的妖兽,而是人心!  A2 s* n6 d  {: y! c) A2 @$ t
  游历宇宙三百年,卓不凡见识颇为广阔,在浩瀚的宇宙中,甚至有一颗星球和‘于蓝星’差不多,叫做地球,卓不凡也曾经在地球上待过一段时间,不过地球毕竟不是自己的故乡,他一直想回到‘于蓝星’。
5 r$ j) f+ m/ @. N0 K  “狼牙君、祸水仙,我把你们当成我最信任的人,想不到最后背叛我的也是你们,你们曾经给予我的……将来,我一定会百倍,千倍,如数奉还。”卓不凡双掌紧握,瞳眸当中如同燃烧着两团烈焰。: D( k) Y+ V1 o9 D9 F+ r8 O
  而此时,正在开车的是他的妻子——叶子沁。8 y7 [/ ]8 ?  x- Q, m# @* Z4 h
  金州‘天美’化妆品公司的总裁,也是金州出名的绝色美女,只是嫁给了自己这个窝囊的男人,令得她更加的‘出名’。
$ i  @' M% G. e+ [1 M+ a  三百年不见,卓不凡心里五味杂陈,当年终究是他负了别人。6 I  L4 y3 j, H4 P$ K6 p
  卓不凡的母亲是青州卓家家主卓骆身边的婢女,因为家主醉酒乱情生下了自己。
' [( K& b' Z7 g  “卓家啊卓家,当初将我和我母亲赶出青州,我母亲含辛茹苦将我养育成人,卓骆只因为你的大儿子意外死亡,你才把我叫回家和叶子沁结婚,让别人嘲笑我是一只配种的公狗而已。”7 k$ U; d9 ^/ u" M) {% W- ^
  “我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就像一个小丑,一个垃圾一般生活在这世界上,最后还被人打晕扔进海里。”3 d2 D, _& x4 a* M2 ^
  “如今重生,苍天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只想弥补曾经遗留下的遗憾,犯下的错误,守护我所爱之人。”8 U& j% z& t7 p% }4 [2 B5 }$ T" x
  往日记忆如海绵中的水全部挤压出来,卓不凡那原本迷茫的眼睛里面掠过一道精芒。
; y( B6 }7 B: E  |) B  卓不凡和叶子沁虽然是夫妻,但是两人结婚三个月没说过几句话,后面自己被人害死,他也不知道叶子沁似否为自己掉过眼泪。
" t, i* z5 I8 B: y  “子沁,对不起。”) o/ E0 J  }( p# K
  “嗯?”叶子沁俏丽脸庞一怔,自从她和卓不凡结婚之后,自己这个丈夫只会花天酒地,今天居然主动跟自己道歉。# j' n3 k) p9 f3 K* i
  她并不知道,这一声对不起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与情感。9 M% Y' W, x; u; A; v
  “知道错了,以后就别去那种地方了。”叶子沁轻轻叹息,心中复杂。. J# P- q' ^/ [/ i( ^2 k
  卓不凡去那种地方寻欢作乐,实际上也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和他同房。2 [- O- y+ M9 u' |2 R
  “我这个结婚的男人,还不如光棍自由,至少不用每天被女人折磨……”这是卓不凡曾经喝醉酒,对她叫骂的一句话。! Y5 {! n( O- M4 y# S; `
  而卓不凡嘴角苦涩,他去那种地方不过借酒浇愁而已,根本不是去找女人玩。
& ?) a8 k* G; {$ @6 G+ k3 \( |  一路无言。
+ @0 w: f! N& d# o  回到别墅,当年的一切都没变,叶子沁人长得漂亮,独自掌握一个大公司,在金州能排入前100,资产几千万,但是这房子除了他们两个人,就只有一个佣人王妈,平时略显得冷清。
8 F* o& H! |/ I+ U- S- v$ j& o; j* L  叶子沁身材傲人,清冷如画的脸蛋清丽动人,气质出众,乃是高岭之花,当时的卓不凡只觉自己配不上叶子沁,自卑过很长一段时间。
% I0 A- e/ D8 K9 Q/ j. E  这时,别墅外面突然来了一个人,身着笔挺的西装,留着平头,鼻梁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约莫二十五岁左右,“叶总,听说卓先生被抓了,现在没事了吧。”
5 y0 j  ?0 y6 }' k  “已经没事了。”叶子沁说道,两人走到别墅外门口谈话。
" [( C) P' Y8 A& Y: D8 p9 T! ?  这个男人叫周伟,乃是‘天美’公司的总经理,叶子沁身旁重臣,公司都传两人有一腿,给卓不凡戴了绿帽子。
2 T0 z) _1 y0 ^% n( B6 a  但卓不凡知道叶子沁对男人不假言辞,根本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3 L0 z3 i( y  [2 c
  “叶总,说句冒犯的话,卓先生这样做对你和公司都不好,他只会害了你,不如早点离婚,你也可以解脱出来,轻松一些”周伟一脸正色,低声劝说道。
1 E# m: E3 p9 u: _! U% ]/ R0 m  叶子沁面如冰霜,细长的眉毛却是微微一蹙,说道:“周经理,这是我的家事,你的好意我知道,但请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 E: A" Y  Y/ y; z/ |% _  周伟一愣,旋即轻笑道:“叶总,我也是为了你好而已。”
+ H5 I9 N) k4 j. Q  叶子沁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说:“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3 J6 E3 B$ m8 c0 k! F
  说完,叶子沁直接沿着旋转楼梯,朝着二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 `8 y6 g8 M( i# E2 b% ]1 y  周伟不肯死心,目光落在沙发上的卓不凡,道:“卓先生,能不能谈几句?”
! T+ l) w2 \$ k2 x  卓不凡皱了皱眉头,“周经理,不知道你想谈什么?”$ h* t$ h4 v. {" y# G. U0 `; a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曾经你是卓家的少爷,叶总和你在一起,是她高攀了,但是现在你只是卓家弃少,如果你为了叶总好,就早点和她做个了解,放她一条生路。”周伟直言不讳道。
2 q3 A& b4 t: ?# A  卓不凡是整个金州圈子里出了名的窝囊废,平时连公司员工都能对他大呼小叫,周伟自然不畏惧他总裁‘丈夫’的身份。# j# z" L' J: Z" E
  “这是我的家事,不劳烦你费心,现在我觉得自己有实力会让子沁幸福!”卓不凡平静的说道。" K! X& _( K  S3 D- n$ {
  经历过300年生与死修道磨练,他道心早已坚如磐石,周伟的挑衅就仿佛一只蝼蚁在对他嘶吼,激不起他内心半点的涟漪。5 K9 _. P' W! P; ~. _% b; J4 X" M8 j
  周伟冷笑道:“就凭你能让叶总幸福,终会一天叶总会醒悟过来,而且你应该知道,叶总根本不喜欢你。”% N- r$ Q5 S; {, ~: a9 m1 C
  “她爱不爱我是她的事情,但终究是我辜负了她,她想要的我都会给她。”卓不凡平静道。
' E4 p: p0 k3 f6 J; N! C  “哼,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周伟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别墅。- z3 }) u4 a' B5 {* L' n2 \# p
  卓不凡转过头,却发现叶子沁站在楼梯上,正看着自己,他不由露出一个微笑。5 ]5 J. x" q, W; S$ Z4 @- E
  方才的对话,她已经听到,突然间觉得卓不凡不一样了,以前的他可从来不会说出这样让人‘心暖’的话来。
. K$ g; ]' o( x0 A& b# ?5 M  或许,这只是一种错觉而已,她身为天之娇女,心高气傲,当初若不是卓家强势压人,她又怎么会和卓不凡结婚,然后受尽闺蜜、朋友、亲友的冷眼嘲笑。: Z, Y8 d8 o6 A6 X7 X& S+ ^
  “你来我房间一趟吧。”叶子沁突然说道。4 v% S4 T; m% ?  B8 }
  卓不凡愣怔了一下,他记得自己和叶子沁结婚却未同房,像叶子沁这样天之娇女,骨子里就带着傲气,又怎么会看得上他这样的男人。
9 m4 u7 L+ Z& v6 ^' ^7 D  “难道她已经想通了?”
) d/ S  M5 }' c3 r2 t! H" K  第二章练气期$ v+ l' R& a3 t+ @* b( y2 Y
  不过让卓不凡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叶子沁房间里灯泡坏了,只是让他进来换灯泡而已。
3 E  W/ h. y2 P5 i: b9 a8 d9 r' W# h  卓不凡心头苦笑,摇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重拾遗憾,回到巅峰只能马上修炼恢复实力才行。6 n9 }$ l, M0 `# `
  “只可惜于蓝星上灵气实在太多稀薄,只是灵气1那位0时代,想要修炼到至高境界,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性,即便这个星球有人修炼,最多也是低武层次。”8 w+ s! ?- ^# a6 k: t& u( V) Z
  “重生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前世留下太多遗憾,已成了心魔,否则也不会被狼牙君和祸水仙两人偷袭而亡。”
3 v6 F7 X9 w* S- s  一夜,他调动气息,闭目盘腿而坐,感受天地灵气,吐纳修炼。2 _+ K/ X! I0 x$ D. \/ E9 D- g2 K% N
  翌日,等他睁开眼睛已经是中午,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恶臭,低头一看,体内的污垢排出,白衬衫都变成了黑的。3 Z4 C( A( r* W2 |9 r/ w: n
  这是一切修炼的开始,去芜存菁!
: Q% s# O6 b; d$ b. @  m& V! q, \" ^  他无奈苦笑一声,冲了一个澡换掉衣服来到客厅,有前世的经验和‘九转金身诀’如此霸道的功法,一夜之间就已经突破了练气一层,入道了。
9 V- }+ s$ Y2 x- O( v6 P  “咦。”卓不凡看见茶几有一张银行卡,还有纸条:
9 N, Q8 Q* y5 f. b& |+ C2 Y, j  “里面有一万块钱,你拿着当生活费。”
( t# z* b; w* v$ j; }) S  卓不凡不由苦笑,现在自己活的像小白脸一样,拿起银行卡,“等着吧,等我恢复了实力,一定不会再让你伤心了。”0 M. w# c" C) \; j9 L
  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市区最大的药房购置了一些药材装好,已是将一万块钱花的干干净净。
1 m2 o) l) I3 l  “钱真的不够用啊,随便买一些东西,一万块钱就花费的干干净净,谁让现在习武的人如此之多,导致药材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3 }4 g! `# @  t& s$ ?  ?  “我虽然进入了练气期,但是千里之行积于跬步,灵气如海水,身体是盛器,如果只修炼道法而不锤炼身体,始终无法于天道抗衡,更别谈继承天命主宰万物。”% x7 g) x+ `. r0 c  U* A
  回到别墅区,这片别墅区在金州算中等,环境幽静,依山傍水,交通四通八达,后面依靠飞鹤山。' p- q$ C4 ], C7 ]) A; \$ c; h/ ?& f) e
  卓不凡直接来到飞鹤山找了一块空地盘膝而坐,将药材放在身边,开始修炼‘九转金身决’。
% L. o: S. x5 L7 E  随着他闭目入定,感觉到方圆十里的灵气像绵绵的河水一般朝着他汇聚而来,连带着药材中的药力也都被他吸入到了体内。
( M+ P/ j. g4 `& m. d+ Y+ p$ I  身体充盈着灵气,令得全身毛孔全部张开,像是鱼儿进入大海,正在畅快呼吸游动。
1 S7 z: c! _3 f9 \  这一修炼,只见金乌落下,月兔升起。9 y, N1 Z, y1 ?3 r
  翌日,当一缕穿过云海的阳光打在他脸上的时候,他才猛然睁开眼睛,眸子精芒散发,随手一挥,空气划出一道迷蒙白芒。
+ T. G" m% D) m$ H) K9 N  “吱嘎”
7 q8 M( n7 z1 t- `$ Y  面前一颗碗口粗的松木拦腰倒下,切口平整光滑。  T7 D; i& X6 f( ^+ b
  “一夜之间我已经达到了练气三层,不出三个月应该就能突破练气期达到先天境界。”卓不凡又摇摇头:“修仙哪里是如此简单的事情,现在修炼快,等到后面需要更多的灵气,进度就慢了,需要大量的药材,玉石汲取灵气才行。”/ m  d. p1 L, b; o
  他摇摇头也不想这事,拍了拍屁股上的树叶下山回家,路过马路边的时候恰好看见有卖豆浆油条的,买了两份顺便给叶子沁带一份回家。  Y; _8 L8 u! |( F4 {" |
  刚在到门口,却见得叶子沁一副要出门的打扮,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裙,乌黑墨发顺直披搭在削尖上面,清美的面容上带着几分倦意,让人看了就觉得心疼。! D0 _- G$ `( R( ?: s0 r! K8 s
  “叶子,我给你买了早餐。”卓不凡走过去,对于眼前这个妻子,虽然已经结婚三个月,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感觉像是陌生人一般。
4 M, z( j' p- I! z' V) v  叶子沁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谢谢。”还是接过了早餐,犹豫了一下说:“你跟我去一趟吧。”
  T% F& y# k- o! `  “去哪里?”卓不凡狐疑道。9 s  g1 ~$ q4 l
  “大伯他们找我谈点事情。”叶子沁说着,已经坐上了车。
" n- j7 Y5 L+ l5 f  卓不凡本来打算不睡觉接着修炼的,但是看见子沁秀眉间的愁绪,犹豫一下,还是坐上了副驾驶位。
( E; W; G4 |/ d  ……; L7 w1 c1 X- l" ?2 |- L
  离开别墅,来到一处茶楼。
% z, ^* k* I( o+ ?# P  包厢内,一群打扮光鲜的男男女女坐在里面聊天,有的是中年人,有的是和他年纪相仿的青年。1 x/ |, ~. w* d& x2 A+ V
  卓不凡认识这群人,都是子沁的亲戚、自己的岳父、还有大伯、大婶、二伯、二婶、和下面的堂兄堂妹,一共十个人。
5 ]6 t1 y( m! _; I& o" X6 M  “哟,这不是不凡吗?放出来了。”一个尖酸的声音响起来。! J+ l4 |3 q1 n& K  D$ ^
  叶子沁皱了皱眉头,深呼吸了一口气,神情不悦道:“大婶,卓不凡只是犯了一点小错。”& R; q" L& o: G; \
  “我们都听说了,他去寻花问柳结果扫黄抓了,真是给我们叶家丢人。”大婶冷冷说道。
# J: I; V; e' ~0 S* N' ]6 m  “子沁我们不是针对你,说真的,有些东西该断不断,反受其乱!”另外一个妇女说道。1 N5 `7 w4 n) }0 n$ Q1 t
  “二婶,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叶子沁咬了咬薄唇,语气依旧很淡。
0 _6 H! l; z; R  卓不凡面无表情,前世这群亲戚就是这幅嘴脸,自己当初还在卓家的时候拼命的巴结自己,知道卓家放弃自己的时候就是各种冷嘲热讽,露出丑恶的嘴脸。
# k$ }& S- u/ l7 T' b  “咱们堂姐长的如花似玉,嫁给这种窝囊废,我都觉得可惜。”一名皮肤白皙,穿着名牌的少年说道。! ~- J" O0 {! \8 Z& u: Y; z' M! r
  “我说的也是,浪费我们堂姐的大好青春,而且这种只会吃软饭的家伙,一点用都没有。”另外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娇声说道,这是叶子沁的堂妹。
0 p, X. V3 Q$ e5 u% z4 S( f, I  卓不凡神色倒是平静的很,毕竟他现在的心境已经跟当初完全不一样了。
9 U% G" N. z4 J7 O: o0 _9 ]) H  只是他记得当初好像没经历过这个场景,难道是因为重生回来之后,导致了历史的轮轴发生了变化……  L5 D1 B" \, A) R* r( L
  一切的事情,不是朝着他前世的发现发展。$ q% m2 M/ |( x6 ^
  一个国字脸穿着花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轻轻咳嗽一声,场面安静下来,他看着叶子沁道:“子沁,今天找你过来是谈正事,你的‘天美’公司撑不下去了,大家都觉得应该卖给杨家比较好。”
9 d4 d( i& j% d4 q& v7 S# W  “卖给杨家?”叶子沁冷俏的脸蛋上多了一层寒霜,气的全身都在颤抖:“公司是我妈妈一手打拼起来的,当初分给你们股份让你们每年坐着拿分红,现在公司有难,你们不仅舍不得拿出一分钱帮助我,还要让我卖掉我妈妈辛辛苦苦建立的公司。”
5 z( i/ @) k& e- D# m  叶开河道:“子沁,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吗?你一个女孩子撑的太辛苦了,不如把公司卖掉享享清福,爸爸这都是为你考虑。”
6 ]: Z( t8 w% g" d* N- k# P  “你为我考虑?妈妈死了之后,你成天不归家,在外面找女人,没钱就问我要,你对家庭对公司有做出过一分贡献?”叶子沁冷声说道。
; w4 x7 M/ e, d5 V; N, }  “啪!”旁边一名中年男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是叶子沁的大伯叶开海,怒道:( F0 A3 B  ~1 d& u
  “子沁,他毕竟是你爸爸,你怎么说话的,这么不孝,我们现在来开会都是为了你好。”/ s/ @' U( f2 j- \
  “为了我好?卖掉我妈妈留给我的公司,你们把钱拿了逍遥快活是为了我好?当初逼着我嫁给卓家,现在又让我卖公司,绝对不可能!”叶子沁倔强的让人心疼。
3 e3 U$ K3 Z% t# ]$ Q) ]6 E, e; A  面对众人指责,叶子沁仿佛众矢之的,显得孤单无助,还有一丝凄凉和悲哀。1 I: T0 U# E. j/ H. [3 g' }
  叶子沁的母亲是在大学的时候和叶开河谈得恋爱,结婚后叶开河也不上班,整天拿着家里的钱在外面赌博找女人,长长夜不归宿,根本没有当丈夫父亲的样子。
. @) s( D  Z4 }" q  叶开河黑着脸,正要发作,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 O1 T: T% O9 O; p
  “虎爷,里面真的有客人,要不我给您换一间更好的。”; O3 ~& y3 P& F5 O3 a7 d
  “呵,我倒是想看看谁有这么大的面子,我三虎来了都不肯把包厢让给我。”
' @& ]5 Y1 b+ y$ w4 Y& `  说着,包厢门推开,三名身材高大,胸口手臂刺青,脖子挂着金链的男人站在门口。$ T; ^& p3 F7 n5 Z% o9 n
  第三章她是我妻子" D' `- O1 m. |
  “叶老板对不起,我,我拦不住……”经理战战兢兢站在一旁赔罪。9 P( U* e7 P+ l9 _
  叶开河皱着眉头盯着对方道:“你们是什么人?这个包厢我们已经订下来,你们不会找其他地方吗?”( ~- N2 L3 K+ a, X
  “啪!”手臂纹着秃鹰的男人走过来,突然扬手一巴掌打在叶开河的脸上,火辣辣的疼,“金州哪个叶家,我怎么没听过!”$ Z- F  Y% i7 u! n. S  j) l
  桌子上几个男人都站起来了,怒目盯着打人的男子。
# V( @6 u3 ^9 C% s% i. O: J! t  “天美集团你听过没有,青州卓家是我们亲家。”叶开河捂着脸庞,愤怒的盯着对方:“你如果不想死的话,马上给我道歉。”& C  L0 k7 t, K) y4 Z- q
  “哦,原来是‘天美’公司那个女总裁家里的人,你们说的卓家我可得罪不起,不过听说叶家大美人嫁给了一个卓家废物,真是可惜了。”三虎在脖子上揉出一团肉泥,冷笑着说道。
6 F3 t1 g! Q5 d  “靠,你说什么,没把我们叶家和卓家放在眼里?”那小白脸青年脾气最火爆,顿时站起来骂道。; k: S! y, y  f7 }% X
  这人是大伯叶开海的儿子叶子狐,平时仗着叶家和卓家亲家的名号在外面胡作非为,脾气养大了,哪里受得了这种气。
4 Q9 N, A$ }/ {9 `# Y* `( D  话刚说完,就被人给踹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一顿暴打,疼的身体蜷缩成虾米状,抱着脑袋惨叫。
$ u( G# l! R. S9 y+ }; v; H  “我告诉你们,我是天爷的人,卓家我是得罪不起,不过你们叶家的人算什么东西。”三虎冷笑着说道。
" C0 X5 ?! M  A5 |  B1 N3 I/ I2 K  叶开河等人瞬间愣住了,储天爷那是金州一号人物,控制整个西城势力,根本不是他们叶家可以比拟的。
/ [& Y$ Y* s( i' Y( @: p" |! \  所有人全部都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
; c* V) \8 X; h" t  如果卓不凡还是卓家承认的大少爷,或许褚天也要忌惮三分,但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卓不凡已被青州的卓家放弃,况且这里是金州,卓家更是鞭长莫及。2 w1 u6 R/ I2 A* |) m1 b5 I
  “这位三爷对不起,我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您了,我给你道歉。”叶开河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 |2 J  W0 z, `% P
  叶子沁看在眼里,用力咬着莹润的下唇,她真的不明白当初母亲怎么会看上这种人。
' C, k9 X- m3 `" t, m: y  三虎脸上顿时露出得意之色,“嘿嘿,算你们识相。”说完,突然余光撇到站在一旁的叶子沁,瞬间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叶子沁。! ?$ s+ I$ T4 l
  “这位应该是‘天美’公司的叶总吧,真是幸会!”三虎眼中流露欲光,伸出手想要和子沁握手。% m1 [8 t- e, _  D6 r
  叶子沁冷冷哼了一声,干脆把头撇到一旁。  \2 P4 c8 U* b# ~7 p5 T7 `
  三虎脸上一愣,感觉被拂了面子,冷笑道:“叶总,陪我喝两杯酒,我心情好的话就让你们离开怎么样?”
/ h! k, Y7 }6 R: _! f* r  “不想喝。”叶子沁俏脸如霜,冷声说道:“你们再不走,我就……”0 ?7 |& p4 H9 r: g) n/ w
  “那你想要干嘛?嘿嘿,美女生气的样子,也是如此的好看。”说着,三虎突然伸出手直接去抓叶子沁的胳膊。
! Z2 S" L) {7 [- ~, R6 i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旁边伸出一只手扣住三虎的手腕,“很抱歉,她是我的妻子,不能陪你喝酒了。”
  b% y2 m# _0 U  {8 g" S5 Q( b  “你特么活腻了,敢挡我?”三虎怒目瞪着卓不凡,暗自用力,却手臂如同被铁钳家主,任凭他如何用力,也抽不回来。
1 Z: E* ]4 r# l2 ?$ f  见到卓不凡敢动手,叶子沁瞪大美眸,要知道卓不凡整天只会喝酒找女人,平常窝囊懦弱,现在却为了自己和三虎动手。' p: o7 G1 l- `. f& p
  叶开河等人吓到了:“卓不凡,你想干嘛?三爷就让子沁陪他喝两杯酒,又不干嘛。”
4 z* T5 f! c& V6 z3 h/ Y* a; C$ D# P  “是啊,子沁,你陪三爷喝两杯酒,道个歉就完事了。”
* i$ N  u7 _$ a# j, x  “卓不凡,你想陨落了别连累我们啊。”那浓艳女子出声说道。( d: v  M4 o) N$ |4 u" L( Y8 W6 A
  三虎没着急动手,毕竟卓不凡姓卓,卓家在青州势力庞大,气道:“原来你就是卓不凡,你知道我是谁吗?天爷身边的人,天爷身价上亿,你还敢和我作对?”
+ x! W$ ^) [# ^8 d* |; B  “那又如何,就算是你所谓的天爷在我面前也不过是一只蝼蚁,你又算的了什么。”卓不凡闲定的说道。
* O$ p3 V5 T( q) K  “卓不凡!”叶开海怒声呵斥道。
+ h! x4 ~8 [' v9 U+ N3 H$ s  “妈的,这家伙肯定不想活了。”
$ i* O9 e+ T* @+ O9 Z) l& S  “死就死,别拖累我们啊,你还以为你是卓家的大少爷,这里可不是青州!”8 m  C8 {4 Z: }$ P* \, W
  “你特么的是白痴吗?”叶子狐大声骂道,全然忘记刚才被人踢翻在地的屈辱。9 g! i- l1 k& i0 {2 I
  三虎冷笑三声,脸上露出凶狠之色,“看来你不是一个废物,你还是一个白痴,居然狂妄到如此地步,就算是卓家的二代过来,也不敢如此轻视天爷。”
( _4 Q; P1 k( f6 L8 i+ c  “我说了,无论是什么天爷,还是卓家,在我眼里都如蝼蚁,更何况你只是天爷的狗腿子,算什么玩意?”卓不凡咧嘴冷笑道。- o" ^3 c4 I/ P5 A' B0 R$ _
  “他一定是发疯了。”叶开河吓得吞下一口唾沫。
- i: h( p" Q# W; }* `6 o" @7 ?  叶子沁剪水双瞳充满疑惑,他还是卓不凡吗?
5 l1 [( z* S; |. v1 v  “小子,你真是够狂,我三虎很久没遇到像你这样狂的人了,给我打,帮他松松筋骨!”三虎气的青筋暴起,神色狰狞。
9 c2 g1 W1 U$ Q* p" N. {1 X: j  身边两名马仔早就做好准备,捏着拳头冲上来,他们打架出身,还算有点本事,可是在卓不凡的眼中却如同小孩子打拳一般。) ?, M% B3 K# ]( c/ v4 k" T+ |
  现在自己虽然只是练气三层,无法使用神通道法,但是身体已经被灵气滋润,如获新生一般,体质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速度、力量,骨骼,爆发力都市超越了常人的存在。
" A% `% p( ~# c: q* f0 g" N; q" X  卓不凡扣住三虎手腕用力向下一扳,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三虎瞬间趴在地上,只听咔嚓一声,手臂刹那脱臼。
: r2 B( T3 u6 w( z2 h' d+ A5 {8 s9 H  另外两个壮汉同时扑上来,却被卓不凡两拳打趴在地上。$ Z. Z$ E" h( r( `
  叶开河、叶开海、叶子狐和浓艳女子等人都瞪大眼睛,长大嘴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什么时候卓不然打架变得这么厉害了!
$ I9 c5 E% [/ W. j) W( I: P  卓不凡将三虎的手按在桌面上,道:“不要说我没给过你机会,现在给我老婆道歉。”
* _/ k; w  V8 I- D8 ^) }, ?9 Z3 Z  “妈的,要我道歉,你做梦!你能打又如何,能打的过几十号人吗?我们还有武者!”三虎咬着牙齿,怒目瞪着卓不凡,他不相信卓不然真的敢动他。
. b2 u9 _! ?1 ?! V8 N* }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卓不凡拿起一双筷子,凝聚真元,直接洞穿三虎的手掌和桌面。
% |7 [9 k1 ?: m5 ^% G* X2 {( i- B  三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鲜血横流,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 N& C, T$ r% U7 [% \6 S  “大哥,大爷我错了,别……别废了我,我错了,叶总对不起,我的错,我狗眼看人低。”三虎连忙求饶道。# m2 i# w% }) b5 m$ `  ^* i
  卓不然也不看那些目瞪口呆的冷血亲戚,拉着叶子沁的手说:“子沁,我们回家吧!”
" n& g% Z; a4 L  包厢里的叶开河等人狠狠咽下一口唾沫,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这个卓不凡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5 T- s' y+ e- c3 U1 A. b6 L& }
  “虎爷,您没有事吧。”到底的两名马仔,立刻上前想帮三虎将筷子拔出来。
* b2 W7 B% Y5 u$ W6 c- I, @3 S  三虎捏着手腕,仿佛血液流失过多,眼睛里却泛起一道狠毒之色:“卓不凡,你死定了!”
4 `# X2 s( j$ k  第四章阴谋的味道" E2 e+ K: W7 b  I. h2 E% R2 t
  直到被卓不凡拉出来,叶子沁回过神下意识看了一眼被他抓住的小手,刚才那一瞬她心里仿佛找到了一种依靠,给她一种坚定的力量。; S$ @+ V$ Q( r% W) V
  卓不凡犹豫了一下,手掌松开她的小手,笑道:“已经没事了。”) _9 f  n+ Y/ E+ H$ M" ^
  “嗯,谢谢你。”叶子沁光华闪烁的眸子看着他,感觉有点不认识这个同居了三个月的丈夫,又担忧道:“那个三虎是天爷的人,你这样羞辱打伤他,天爷肯定会找你报仇,你要不然回青州避避吧!”2 Z/ I8 o* S' m) _) U. L
  “不用了,我说过,他们在我面前都如同蝼蚁一般,况且我觉得有实力能保护你了。”卓不凡淡淡笑道。6 E! P. H% s; t9 _9 H- d+ L
  看着卓不凡信心充沛的样子,叶子沁皱了皱秀眉,没有说话,心里摇头道:“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了功夫,可是……想要出人头地,单单靠武功是不行的,一切还得讲究人脉和背景。”
! I2 \3 e3 i  _6 X  回到家中,卓不凡直接回房间继续修炼,直到晚上吃饭才出来。
, b9 _; _; k, i  王妈五十岁左右,笑着说道:“姑爷,大小姐在餐桌等你吃饭。”
" W2 I6 D$ O6 W" D) }  c  “知道了王妈。”卓不凡应了一声,来到餐桌旁,很普通的三菜一汤。
0 e, f" n  [6 m( \% Q6 V  叶子沁说:“我最近胃口不是很好,如果你觉得菜不喜欢让王妈帮你再做几个。”# Z: H7 W0 C* w9 c" A4 ?
  “不用了,够吃就行了。”卓不凡摇摇头说道。
2 M, o; J! q+ Z' W/ ^  一边吃着饭,卓不凡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公司里出问题了?”
- Z/ f5 u$ D5 O% q; v6 e( P  叶子沁放下筷子,点了点头,将一咎落在腮边的秀发挽到耳后,说:“公司是出了一点问题,‘天成集团’一直想收购我的公司,不过公司是母亲留给我的,我一定不会把公司卖给杨家。”
- ?9 W& u0 z) V* W7 Y  “嗯,那就把公司做成金州首富,全国首富,世界首富。”卓不凡笑道。
4 o9 @' p, t2 K5 U; a  叶子沁听见他的豪言壮语,不由摇摇头笑了笑:“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哎!”
: n* r2 W& u; K4 F8 }1 W  卓不凡也不说话,叶子沁对他一直都很客气谦虚有礼,但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7 H( n  x7 o( C3 V& w2 U6 V9 s* b  ……
, P9 b& s, p  W& a. b4 `5 S. h/ E  金州尚都会所的包厢里。8 s) p6 ?8 d9 }$ B, t4 W" i
  一名西装笔挺,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坐在沙发上面,对面还有一个穿着白色阿玛尼套装的男人,长得白白净净,但是身上却有一种阴骘的气质。! ?8 g- p4 b6 j" H. {: B% @
  “杨总,我已经说服叶子沁的亲戚去劝她,可是她好像冥顽不灵。”周伟扶了扶眼镜,镜片下反射一道锐利光芒。. v+ r) X9 G( a: h7 p2 |6 P* F  x
  杨天成深呼吸了一口气:“吞并天美成功,我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只是那叶子沁恐怕不会喜欢你了。”' S2 l- m% j( S( I3 H, o3 a
  “到时候她无依无靠,我在使用一点手段,最后还不是要乖乖就范,这种女人就是贱,找个废物男人还不肯离婚。”周伟阴森森的说道。: D" D, Y  ^( P$ D# h: Z9 v
  杨天成点点头道:“剩下的事情你去安排,既然叶子沁不识好歹,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i. P8 j# [- z* h
  “嗯,我会尽快安排好的。”周伟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旋即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给您汇报,卓不凡惹到了三虎,听说把三虎打了一顿。”: b8 u! ?0 a! p0 Q& L6 B" [
  “卓不凡惹到了三虎?褚天手底下的那个。”杨天成眯起眼睛说道。
% {) y4 r# Y& N' e( [6 W  周伟点点头道:“嗯,听说卓不凡在暗中健身习武,三虎在他手中栽了跟头,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2 u8 L. x! ~
  “哈哈,健身?练武?难道他还想加入武道联盟,就凭他?”杨天成仿佛听到了好笑的笑话。9 b. n' T. Z# A, p# \7 W8 r
  “三虎是褚天身边的红人,卓不凡打伤三虎就是伤了他的面子,他应该不会坐视不管。”周伟狡诈的笑道。' x! ?0 a3 B1 x) E2 U& g
  杨天成眯起眼睛,锋芒毕露:“最好让褚天和卓家狗咬狗,我们杨家坐收渔利,这个褚天一直跟我父亲作对,要不是他身边有一个高手保护,他早将他铲除了。”
/ N. D' f" l( ^6 w% _  ……- m$ P; n8 ]" M( V# h
  第二天,骄阳似火,晴空万里。  ~/ d* p+ i6 D0 s
  景都别墅区是由金州首富柳长春的‘亿达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开发建设的,整体面积很大,其中囊括了一个自然湖泊景,满足一般富裕阶层和顶尖富豪的需求。# ^/ i* F' ^& M9 t1 c9 k
  比如叶子沁住的别墅在景都别墅区北面,只能算一般,而西面则是顶尖的豪宅府邸,没几千万拿不下来。8 I2 L* W/ N6 ?! O1 o
  西面别墅区方向,空气中雾气氤氲,人烟稀少的湖边却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一头银发,约莫70来岁,穿着一身绸缎白色唐装,目光精芒熠熠,颇有瘦虎东临碣石的雄姿。) w, l+ }( U' j0 N. v& n
  而他身边还站着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子,一身阿迪达斯运动装,头发扎了一个清爽的马尾,鹅蛋脸,有着一双灵动的美眸,倒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 O) P8 t. b8 O3 b2 `4 D" L  “爷爷,武者修行真的这么难吗?我现在都二十岁了,还没突破暗劲。”女孩子苦着一张脸,闷闷不乐道。
1 `, l" e! y; V- o6 R5 M% M% a  “哈哈。”老者被她的话逗笑了,眼神中流露出慈爱的目光苦笑道:“你啊你,你二十岁就踏入了明劲,突破暗劲朝夕之事,还不知足,算起来你也是天才一流,加入武道联盟不成问题,你要知道有的人甚至40岁都没踏破暗劲。”( b1 Q4 ]4 H' a- v9 T, K
  听到老者的话,龙歌月俏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笑道:“嘻嘻,爷爷,你说武功到了宗师境界,可以捕风为刀,摘花飞叶皆可伤人,还能踏水而行?”
1 L/ e+ ?  ]( d0 I- X, l' U  “当然可以,不过这样的高手很少出现在俗世当中,而且这种人万中无一,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老者悠悠长叹了一口气。6 F- L" E8 B3 I
  忽然,两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三百米开外的湖泊上面,浓雾之中隐约出现一道黑色的影子。( Y% c8 [$ f, H9 |, t
  龙歌月惊讶道:“爷爷,那个人在水面上行走?”/ h  X  Y+ p2 e3 n2 J; e, u
  龙傲天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他刚才还说这等奇人可遇不可求,现在眼前就出现了一位,这不是日了狗了吗。' W9 L. O4 j; ]6 p
  只见那到黑影不急不慢从水面走上陆地,匆忙朝着北边走去。
+ r3 M6 ^5 f" f! ?' h& u  “想不到金州居然有这等武功境界高强的人,踏水如平地,恐怕只有武道联盟内的巡查使能做到这种地步吧。”龙傲天瞠目结舌。* P% w6 p3 v; u) M
  龙歌月一瞪眼,张开樱桃小嘴:“整个岚国武道联盟内,仅仅有三位巡查使,他的实力居然媲美巡查使,而且还出现在我们小区,爷爷要不然去见见他。”
  ]5 T$ F! K$ u8 |& _  “这等高人唐突不得,否则会惹人厌烦。”龙傲天望着那人影不由皱了皱眉头,眼里露出深思之色。4 a' i: P( d) E. B; o# n* {9 |
  “那怎么办,咱们不找他了吗?”龙歌月俏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p9 {7 P6 M. N- q  Z. R5 I: |
  龙歌月眸光闪烁,他爷爷可是武道联盟退休的长老,论眼界、地位那都是一等一的存在,居然给出那个人如此高的评价。
$ l, }: M, Q: L3 N9 B+ }5 G( Q6 |( e  ……
7 P7 J: F  ?% q! I# q4 r  “山水是灵气汇聚之地,修炼了一天感觉还不错,不过刚才岸边有两个人见到自己踏水归来却没有惊呼,倒是有些奇怪。”卓不凡心里琢磨道。
6 t6 z6 ~" N, N& ]  不过这样也好,我还没有足够的实力,还是要韬光养晦,积蓄力量,在这之前,最好不要被人关注。+ [  K+ O5 e0 {+ o) Q, N
  要知道他并不是恃才自傲的人,岚国虽是低武星球中,但数千年的积累,也是有着不世高手存在的。) T$ x* e4 M0 b; E
  第五章叶子沁车祸  z7 m! ?; K* V% ?% ~8 _- W
  接下来的几天卓不凡都沉浸在修炼的生活当中,本来他是金州高中高三的学生,不过现在距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他也不着急。4 I: B$ `; t2 S  N. q! g
  这天刚吃了中午饭,叶子沁正打算要出门谈生意,被卓不凡叫住了:“叶子。”
# @1 u3 s; F# g  P5 |' H  “嗯,有事?”叶子沁穿了一套灰色的套裙,头发高挽发髻,气质干练,原本的清丽中带着一丝妩媚。
# P2 `5 |& n/ k, p7 |: x' U  她半弯着腰,一只欺霜赛雪的手臂扶着门框,弯腰换着高跟鞋。
7 l! S' k9 T! Z' n' F! e; N; R  这样美丽漂亮的妻子却嫁给了自己这个窝囊废,难怪叶子沁的亲戚、朋友、闺蜜都为她抱打不平。/ h& }# p' Q* P- g
  “叶子,能不能借给我一点钱。”卓不凡脸红道。6 q8 z( N8 {8 a4 o" j
  想他在异界横扫星河,现在却要伸手问女人要钱。
" O6 d6 T2 d- ^2 I# L1 h8 ?1 a  “上次不是给你了吗?一个星期就花光了?”叶子沁蹙着娥眉,站直身体,一双大长腿亭亭玉立,秋水眸子里闪过一抹失望。. q& @+ M, W/ X! x5 i! ]
  拿出一张卡递给卓不凡道:“最近公司资金很紧张,省着点花。”
; ]0 F  a0 K$ R, D  说完,她就走了。# F+ Z* z7 [3 B9 _
  卓不凡拿着银行卡心思复杂,叶子沁恐怕已经把他当成吃软饭的小白脸了,现在她不愿意和自己离婚,一来是怕卓家面子上过不去,第二个原因有自己这个窝囊废老公,可以帮她赶走身边不少苍蝇。
! K) w0 c' v; X6 j6 D) b; q  卓不凡拿着银行卡打了一辆出租车出门,映象中有一条古玩街,在里面购置了一些朱砂、狼毫、黄纸回家,地摊和一些风水店铺都有卖符箓的,不过他看了一眼,根本就没任何灵气,只能骗人求一个心安。$ r  h2 Y/ x- Q- {* V
  关好房间门,他把空白的黄纸摊开,狼毫沾上朱砂,试着把灵气聚集到朱砂当中,然后开始绘画。
0 p1 v( ]& Y0 S  第一张画完的时候,卓不凡额头上已经沁出了密密细细的汗水,画符看起来轻松但是实则十分消耗灵力和精神。
! u7 ]3 j+ Y/ ~5 N/ g  “失败了!”卓不凡垂头丧气道:“还是我现在的实力太弱,换做以前,随便能画出一张地阶九品符箓。”) a1 K2 d: s. R# \
  一个下午时间卓不凡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等叶子沁下班回来,王妈帮她把外套挂在衣架上,还担忧道:“姑爷买了一堆纸,朱砂、狼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一整个下午都没出来。”
# W2 [9 C# N/ J3 W# Z2 @% F  叶子沁换了一双拖鞋,皱了皱秀眉,这几天觉得他怪怪的,难不成受了什么刺激:“嗯,我去房间看看他。”# k$ S6 P% J2 F+ l
  推开房门,只见地上全是黄纸,桌安上朱砂斑驳,卓不凡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午他就成功了三张,而且累得不行。
. {& q( X( o% ~7 n9 P$ ~  “叶子,下班了。”卓不凡赶紧坐直身体。8 \! v- g7 f. X* f- m7 n1 B
  “嗯,你在干嘛?”叶子沁皱着眉头,狐疑的看着房间里的一片狼藉。* N5 L0 s. {* Z4 H& c
  卓不凡从桌子上拿了一个折叠起来的符箓递给她说:“无聊从书上学了一点画符的技术,这是我做的平安符送给你的。”4 {* `! s7 h( [) u; l4 n, S
  叶子沁接过符箓,脸色冷俏,自己这个‘丈夫’真的是无可救药,还学什么画符,想一想总比去外面找女人被抓,自己还要去捞人好。
# t5 C% [5 A* R9 V& ?  “我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你在家自己吃饭。”叶子沁随手把平安符放进衣兜里,转身出了房门。% E6 _  L8 J4 \- f% q: ~
  ……/ N+ r( `+ k( S: q* o
  吃过晚饭,卓不凡又跑到别墅后面的山林中盘坐修炼,周围数百米的灵气朝着他汇聚过来,他胸口一浮一缩,仿佛像是鼓风机一般,鼻孔两道白色的灵气伸缩不定。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回复数字116,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此时在伯纳德会所的宴会大厅里面。“哟,那个就是叶子沁,长得跟狐狸精似得。”“呵呵,人家傲的很,你没看见刚才那么多贵胃公子哥跟她打招呼,她连笑都不笑一下。”3 J5 d- S  t* A- T
  “傲气又怎么样,还以为攀上了卓家这颗大树,还不是找了一个窝囊废男人。”
3 v( \% C; u" U- J' A. l9 |  嫉妒叶子沁曼妙身姿,绝色脸蛋的女人汇聚在一起挖苦讽刺,目光都落在不远处,一袭黑色晚礼服,雍容华贵的叶子沁身上。
+ f  J3 t. E* u2 n1 g' `2 Y) |& P! t  叶子沁端着酒杯,一双黑色的木叶流苏高跟鞋衬出她高挑迷人的身姿,白皙柔嫩的小手端着一杯红酒,绝世而独立。
" n6 r% j9 P/ D& I/ j4 o$ c1 E  “叶总,杨公子来了。”她身侧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是公司总经理周伟。; E' c% q. D3 G, Q+ Q& t# j7 H
  正说着,一名穿着阿曼尼白色西装,风度卓越的男子迎面走了过来,笑道:“叶总,好久不见,依旧风采迷人。”4 q& {; s% g/ X9 s* p
  “杨总也是年少多金,风度翩翩。”叶子沁嘴角多了一丝僵硬的笑容。
4 `+ b) N9 w0 L* E  “不知道我上次的提议叶总考虑好了吗?”杨天成笑着问道。; B) o: l9 Z4 J$ {  D
  叶子沁不冷不淡道:“杨总,你如果要谈其他事情我们还能继续谈下去,不过你想收购我的公司,我不会答应的,公司我母亲辛辛苦苦一手建立起来的,我不可能卖掉。”4 S" S+ m7 U" R
  杨天成笑道:“叶总,我们都是商人,现在是市场经济,谈感情的话可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说着,他眼底闪过一抹阴骘之色。$ X9 z+ N' F9 f" T$ `: l
  “我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但是我一定要做一个合格的女儿才行。”叶子沁冷声说道。  C% P0 p$ e+ r3 D, U! S) s
  杨天成冷冷笑了一声,心里骂道:“臭三八,不识好歹,可别怪我。”
' e: c( z# Z& F1 _  宴会结束以后。叶子沁独自开着奥迪A6L回家,刚开出停车场,突然叶子沁心头一颤,一辆红色的轿车突然猛得从侧面急驰撞过来。叶子沁吓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听见‘砰’的一声,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回复数字116,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车身震荡,突然身上闪过一道白芒,破碎的玻璃茬子还没溅到她的身上就被弹开了。撞人的车子一个调头直接开跑了。9 c' o  F' Y6 ^
  叶子沁脑袋晕沉,眼见出现叠影,方才仿佛之间看见自己身上闪现了一道白光,像是从手提包里发出来的,今天虽然换了衣服但是把卓不凡给她的平安符随手扔在了包里。
1 H8 B& e0 Q( v  a( v  来不及多想,她头一晕直接栽倒在了方向盘上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