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小女人的性之路

小女人的性之路

  昏暗的KTV包房里充满了五音不全变调的歌声和男女间的嬉笑,一个三十
' [# v' y3 S7 i! i  多岁的男人一手拿着瓶啤酒,另一手拿着话筒站在房间的中央,扯着嗓子在吼一
0 m% A7 Z% W+ c6 f9 V  首西北的民歌,不时还猛灌一口。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放着几个空酒瓶,其余的十
8 d$ c) Z, P5 n  来瓶啤酒全开着盖,我和一个青年男子在沙发的转角上歪坐着,面前的一瓶红酒' g2 N6 p! a4 u# |) V
  已经底朝天了。' u3 r1 b2 P' y4 H8 i' P% J
  我上着一件V领短袖汗衫,下面则是一条牛仔短裙,灰色的棉袜配着一双黑/ D/ c: v3 c2 [  p2 _+ X
  色运动鞋,样子打扮得很青春。那男子一手搂着我的肩膀,一手放在裸露在裙子
) I1 G6 P7 i: U1 Z2 u% N. T  外的半截大腿上,我半边身体倚靠着他,我们不停的说笑着,相互之间有一股暧
. w0 ~$ _9 h" `  昧的气息。
/ o1 S3 Q" {) Z& \  _! R4 m  青年男子姓叶,他们单位是我们公司的一个老客户,别看他年纪才25、6
/ @* @" o+ @, q9 x1 f8 O  岁,但是非常精通业务,能说会道,人也长得比较帅气。这次来上海是来采购我
" w+ [* b) h! L# N7 Y9 \6 p  们公司一批设备。
" r  o: A. s# {% b& ?/ J  由于我在公司主要是搞接待和协调工作的,加上又是熟悉的老客户,他在上$ y. v" \' S# c7 `$ A7 K9 ^: b7 `
  海的半个月,我几乎天天陪着他吃喝玩,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我陪他吃完午饭送
/ J5 o. R6 }1 [  他回房间,在半醉中我和他超越了业务关系。此后,他几乎每天都找机会把我叫; X1 u  d. K1 k
  到他的房间,我努力维持着的矜持被堕落彻底的取而代之了。(关于这件事情我
/ X5 j. ~, G! u8 V& X9 @! j) p7 C! h  会另外再写出来。)
1 M- C# L. G: z2 E9 m0 I  正在唱歌的男人是小叶的顶头上司谢总,是来最后签合同的。我们上午就在
( t$ q7 r" X/ c5 y( g# |  公司完成了签约工作,我们公司的大小领导陪着他们一起吃了午饭后,谢总和小8 B+ [/ k. a7 c/ f% x' p6 V8 Q
  叶就谢绝了晚上的应酬,理由是下午要赶去别的地方办事。4 L7 O+ Z! a( F. {
  2、3点的时候我接到了小叶的电话,他让我晚饭后出来陪他们一起唱歌,& g, k! a: L# S+ D
  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接他电话我忽然有一股冲动,心跳不争气的加快了,因为
5 A8 _- c9 ?  A) \  我知道去了会发生什么事,该不该去呢?
4 Z* b8 K# J& Z: z5 U: W  在小叶的床上,他和我说谢总很欣赏我,虽然认识不短的时间,但一直没机
, w' O2 U% x# h5 f+ {  会单独请我,所以特地要小叶安排时间,他要单独请我。
) w( w  c/ {7 ]  可恶的小叶一边享用着我,一边说服我去满足谢总的任何要求,并且开导我
$ H* D# @) {3 {9 n% I. u! c  要及时行乐,不要辜负美好的年龄,在他带给我高潮的快感中我迷迷糊糊的答应5 [. h. x8 a/ s/ M7 [  ]* s: c
  了。. Y1 a9 l# }, A  B+ [& C
  小叶在电话中又说了谢总很喜欢很欣赏我之类的话,带着女人的虚荣心,我0 T2 v! k5 P! h! w1 i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同意了晚上和谢总见面。! z$ J: o7 Q* x- n: f0 v, v2 t
  现在已经酒过三巡,刚见面是的一丝紧张和局促不安已经让酒精和时间完全
% _4 Q8 z0 Q6 x2 e2 `$ Q% J  的浸没了。也许是酒的作用吧,我现在已经显得很自然的靠在小叶的怀里任由他
  {9 ^# K- y; v  搂着我,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来回的抚摩。他的手是那么的热,我的大腿肌肉在微3 y) x& a# c' N- p4 G( |
  微的抖动,我轻轻分开双腿,他的手滑到了我的两腿之间,手指隔着薄薄的纯棉
3 k: {& K7 b% v( ]  内裤在饱满的阴部上下的划着。
: M) |) T! C$ M/ j8 c  ‘嗯……别……谢总在……’
' B. c) ^  m1 K; d7 [4 H  我还在努力维持着仅有的一点儿矜持,轻轻的推搡着小叶,他却把我搂得更% C& f5 j- M$ ]3 ~) a; Y. I
  紧,手指轻易的挑开了松松的内裤,整个手插了进来,按在了我的大阴唇上。我
$ J3 z2 N) O& V, L  身体条件反射的一颤抖,两腿合拢夹住了他的手。手指在我的肉缝中艰难的扣挖
% u% C6 |7 d9 V7 B# C( U6 N4 C- U  起来……  K' j' |" j9 i9 T7 l, c5 {
  ‘菲菲姐,谢总不是外人,你只管放开就好。’
+ C# T& U4 U6 |3 S  指尖用力的按了一下阴蒂,其实,从三个人一见面小叶就自然的搂住我的腰4 {8 O# Q1 Y0 g
  和谢总看我的眼神上,我就知道不用再刻意的去掩饰什么了,放开只是个时间问
/ ?, Q4 i& N  a; q  题。
; ]4 ^  C5 M& m" r4 W  ‘啊……呜……’
/ t  |" j- s8 X  我刚张嘴轻呼一声,小叶的嘴吻住了我,舌头钻进了我的口中,舌尖灵活的
3 e4 h6 t+ t, Z+ N) _0 ~( s4 N1 f! i  舔着我的舌头,手指从两片阴唇中探到了阴道口熟练的揉动起来。我的身体在酒- ]+ P" x! k7 _# Y, k- n% y1 S
  精的推波助澜下马上有了反应,阴户和乳房开始有鼓胀感,乳头顶部和小腹深处
# V& `  D+ _, G2 M3 O7 z, l/ m& k  一阵阵的酥痒,阴道湿润了。; o+ U  Q" z2 @
  ‘呜……呜……’
# n; p5 J6 ~; E0 I7 a0 R  我的鼻息变得粗重,情不自禁的呻吟从紧紧吻在一起的四片唇中强行的挤了
8 {/ {! u- Q5 D" g: k  出来,丰满的胸部因不通畅的呼吸明显的起伏着。小叶这个坏蛋还意犹未尽,手
* D+ B6 A2 l& y: Z# B1 f  指慢慢往阴道里插。0 A+ ~0 V! R" G" h$ r
  ‘哦……别……别这样……坏死了……’3 H6 O2 j! w4 _" K) `) ~  Q" r/ [
  小叶放过了我的嘴,我嘴上说不要,但我却打开着双腿,双手紧紧的抱住他$ v; {/ D; J( I
  的腰。他转而舔起我的耳垂,边舔边说着,手指还不忘在我潮湿的阴道里微微搅- T8 _/ n9 J; p% f1 ?# N. q% I2 z
  动:‘菲菲姐,开心吗?一会好好陪陪谢总,别紧张,我知道你放得开的。’
/ y6 Q" ]2 g0 g/ x- I  ‘嗯……哦……’
! B1 Y! M0 A: c- D  我用呻吟来回答他,算是默许了。这时我虽还有些紧张,但也算是放开了,( s" }$ X3 N6 m: s) N# U: L
  再说有个人在边上看着,感觉上更让我有说不出来的新鲜刺激和兴奋,毕竟这是
( I& E9 H) A% G8 ~7 D  第一次被人看着做这样隐秘的事情。就在我沉醉在小叶的挑逗下时,谢总已经坐
7 t" Z& ~3 J3 \" A6 I: G. ]  在了我们的边上调侃起来:‘哟,你们玩得挺开心嘛,是不是没把我当人啊。’1 A3 R; t9 U( E# T# x, U
  我一下松开小叶,从他的怀里坐了起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觉得脸烫得( y  _, s& M# J, _" `5 q
  不行,双手局促不安的交织在一起。小叶松开了搂着我的手,另一只手从我的两
5 ~6 E9 y* ?6 {; H+ T" a! @6 j0 |  腿间抽了出来,拿起桌上的纸巾,若无其事的擦着手。他对谢总说:‘老板,菲
% A1 E2 C* R# {! e: v: U& h! B  菲姐真不错,人好又放得开,很会享受的。’7 a! g5 ~. y7 U: j. s& ~
  ‘这个不用你说,我认识菲菲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她又大方又有气质,只是
; _- z, O6 k, u% y' C  我们以前没什么接触,今天机会难得,我们应该好好的沟通一下,你说呢?吴小' t. [4 @, `& a3 M
  姐。’
2 G" b7 ?! s" V: B. Y! C1 m6 b+ `* ]" I$ |  最后一句话谢总对着我说,一只手很自然的搭上了我的腰,微微用力一捏一, [* Q' w* ^: ^! Z2 I# H+ ~+ ~5 d8 f
  放着。我有种过电的感觉,刚才被手指堵在阴道内的水也慢慢的渗了出来,把纯% p2 v4 j+ w0 E- a
  棉内裤沾在了阴户上不太舒服,我轻轻的动动屁股:‘谢总说笑了,我哪有你说
  o! d: T9 A; E3 Z2 D. z4 x) F  的那么好啊……谢总怎么会看得上我这样的人啊?’9 p& _3 N; X: i: M- @6 f2 a
  ‘哪里的话,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其实我早想和吴小姐好好聚聚,只不# i; o% N/ W" k+ g. F! `  y
  过我一直很忙,今天请吴小姐来就是请你原谅的。’
9 G! u% `, v. f2 r  说着,谢总的手用力揽紧了我的腰,我也顺势靠过去,两人的腿贴在一起。# W; h2 U3 F' n% x6 D2 u
  我的一只手很自然的放到他的腿上。2 z: [. \+ S* J/ ~; ^
  ‘谢总太客气了,我们是老熟人了,这样说我很不好意思的呀。’0 U  z. Z0 N5 e& i. s- V" }! N; n
  ‘老板,菲菲姐,我出去有点私事要办,大概要有一会儿。’& ^" W3 @9 O( b9 S4 @3 I) e
  小叶不失时机的提出要走,出于矜持我也要象征性留他:‘小叶再坐一会儿  {% j# f  ?. M6 p
  吧,你走了谢总会不高兴的。’- d( Q6 i* U+ V' w% y  k/ r
  ‘没事,菲菲姐,老板有你陪着就好了,我先走了。’* w/ P3 ~6 v" @# N
  ‘快去办吧,小叶,我们在这里等你,你不用着急的。’
; s  m9 N, u; x/ s  既然谢总发话了,我也不再勉强了,其实我也希望小叶快点离开,毕竟当面0 L# a& P6 r% L2 F
  和他上司亲热,虽然是在他的诱惑下我是心甘情愿的,但心理上还是无法完全接/ Z) B  S+ }) R( p
  受。小叶起身冲着我微微一笑:‘菲菲姐,好好照顾我的老板哦。’4 n1 l% t! E* z0 ~; r( ^
  小叶带着暧昧的笑容带上门走了。我故做镇静的环顾着房间,心却在乱跳,
3 ~, d9 `" R" a6 v  其实我不是担心有人会来打扰我们,这种地方的服务员都知道规矩的,除非房间$ w: [" s# s! [: X& ~
  里有人叫,否则是绝对不会进来的。
9 H4 W, l& }: ~! p  房间没有窗,门上的玻璃也被印花窗纸贴得严严实实的,没人点卡拉OK,
- [  s) N6 h& ?- y. }6 N* \  也就随便在放歌。气氛出现了短暂的停滞,谢总的手还在我腰上有一把没一把的
; l1 h% S7 C1 Y: a. `  捏着,我低着头默不作声。还是他打破了沉默:‘吴小姐在想什么?’8 N- I7 D2 ?& g
  ‘哦,没想什么呀,谢总不用客气,就叫我菲菲好了。’3 ?) `# {: ]3 {# O
  ‘好吧,菲菲,我们的小叶不错吧?你们在一起合作得不错吧?对他还满意5 `" ~0 V# r7 \
  吗?’" h# @6 u! t; p2 H' u
  ‘谢总,你说什么呀?我们都是老客户了,一向合作得很好啊。’
2 I: C, O; [* x, p/ i  ‘呵呵,我是问你这次的合作怎么样?’
2 y8 Z+ v' I# Z+ s( r4 m  他一边问,空着的一只手握住了我还放在他腿上的手。我脸一热,我知道谢- K5 @! ~/ ^# P) O$ A7 d
  总话里有话,又不好意思回答,只好抬起头白了他一眼:‘谢总……您都知道了
0 Y. S- c9 ^2 E! N: A  还问啊?’& x5 p) T' z6 k/ V! J% f$ c6 A
  ‘哈哈,看来菲菲是很满意喽。哎,那小子福气真好,便宜全给他占了。’! P' T1 f% h3 {5 W% h" e
  ‘嗯……谢总您怎么这样说啊?难为情死了。’
. b; o3 I& ~7 V/ N" X8 |. [& `: L  我撒娇着靠在了他的怀里,把头埋进他的胸口。
1 i$ t, T5 Q, b# [3 s! H3 q  ‘呵呵,菲菲,小叶对我说你是个很可爱的女人,而且做事很放得开。’( Q* E$ O* r" J7 B; Q7 _# A" r. O  b
  女人总喜欢听别人称赞自己,我也不例外,虽然这种赞扬的含义很隐晦,但* S+ `8 o+ L: L) d5 ]* x
  还是让我有点得意。
4 c1 Y5 [5 ]+ D4 g$ ~' b+ [  W  ‘小叶好坏,就知道乱说,他还说什么了啊?’
0 h: G; Q" Y: N. d  ‘真想知道?’' {7 d: N* u/ ~8 c4 p* j8 k- {
  ‘嗯……’0 n1 O5 v* x' W' K9 R" u  ]# f
  两个人的姿势在对话中不知不觉变化了,我上身已经侧着平躺在他的怀里,2 u* r7 X& C. d7 P! f
  他一手托着我的背,一手揉着我的肚子。* i9 r% E! z' {
  ‘他说你水特别多……做事情的时候特别投入……’
$ K  c( g5 o  n& e) F  ‘你们男人怎么都这么坏,背后说人家。以后人家不来了。’  A6 X6 g" z; W7 s
  我不依不饶的用拳头轻轻的打着他的胸口。
% K' p) [4 l: }* ^; g' }7 v7 Y  ‘菲菲别生气,你这样的女人最讨人喜欢了。我有点后悔早没注意你。’
/ E& R) b" x: p8 ?  ‘谢总真会哄人,您是大老板,哪会注意我这样一个小人物啊!’5 J4 z. M" s8 Z
  我上身侧躺在他腿上,双手环抱着他的腰,小腿以上的下身部位平放在沙发
) I* H# n9 b( h  o- |2 \: H  上,小腿弯曲撑在地上,这个姿态在暗示他我的完全开放。他一手托起了我的上% z" `- N7 X& v2 c8 k
  身,我紧紧的抱着他,睁大眼睛看着他。; f* g0 Z. {$ L1 _' B+ K
  他俯下了头:‘菲菲,你真是个可爱的女人。’2 J1 @& m1 i" |7 m6 s4 h/ }
  ‘嗯……呜……呜……’$ a$ ?) X0 M/ G
  我闭上了眼睛,谢总的嘴散发着酒和烟味吻住了我,我把主动把舌头伸进了
: M  J' u: |  Q% G  他的口中,舔着他有点发苦的口腔,热吻中,他的手把我汗衫的下摆拉到了肚子
0 v6 U; N# O. t& v, f$ f  上,手伸进去隔着纯棉乳罩握住了我的一只乳房。他含着我的舌头又吻又吸,不8 ^" n8 n3 ~( I
  停的发出‘吱,吱’声。, W1 x1 P4 \  c! l' \
  ‘嗯……嗯……’
; @! \: j6 {" \& ]) L' T  两个人的鼻腔里都喘着粗气,我的下身不自觉的扭动着,浑身发热,两人缠( u/ {; O8 {- j9 \: G
  得太紧再加上喝了酒的关系,我出汗了,被小叶挑逗上来的情绪刚刚压下去一点8 |6 m) v' c5 G. ?- @: M1 |
  又开始喷发了。内裤的档部已经湿透了,贴在阴户上很不舒服,我腾出一只手,
! l( o# u! I  @, S1 Q! t- s  把牛仔裙往上提起,方便把腿分得更开,这样一来,我的大腿几乎完全裸露出来9 r/ @/ R6 W) G1 w4 v; H- g
  了。5 ]- b( I, f/ r3 ^
  我的乳头硬了,顶部麻痒难忍,他的手虽然有力的在揉捏,但隔着乳罩还是# S/ k% u* l2 v' D
  让我觉得在隔靴搔痒,乳罩勒着我发胀的胸部很难受,加上嘴被堵着,快透不过
2 A* _( Y5 E: I5 y" d  气了。我一扭头,两张紧合在一起的嘴分开了,松开了抱着他的手,我把上身平) t: c% d7 Q& p) U
  躺到他的大腿上,仰着脖子大口的喘气,谢总也好不到哪里去,满头是汗的也在+ T; I6 O; N$ |
  喘粗气,但握着乳房的手却没停止揉捏。
# o' X) T' A$ b) N/ e  ]* C  我现在是浑身的不舒服,由于大腿是伸直的,内裤又陷进阴唇和股沟中,夹
* l- _  q- l7 I: S( g; {  着真难受。. J3 T% Y2 o' p+ i" p
  反正也已经到了这地步了,不需要再掩盖什么了,抛弃了羞耻的我坐起来,/ P: k- }( L9 Z$ ^/ {4 h$ k- g
  背对着他拉起汗衫,他的手一直没离开我的乳房,还在贪婪的把玩着,我扭头给" N/ o# X% y, O9 E4 Y
  了他一个白眼:‘讨厌,还不拿开啊!’
7 [. Y+ r( ?: n2 c& E  ‘怎么了?菲菲。’谢总松开了乳房,迷惑的看着我。
1 j& W! X& {) t# Z- u% H' L2 E  ‘搞得人家全是汗,好难过,帮人家解一下啦。’
, \; J4 c: y6 P, X5 ?  他帮我解开了乳罩的搭扣,挣脱了束缚的胸部一阵轻松,我长长出了口气,% B/ N" I+ V; b
  还没来得及放下衣服,他的两只手从背后伸了过来,刚解放的乳房又落入了他的0 N: n3 u, v) o
  手中,被他把玩起来,翘立充血的乳头同时被他夹住。
: M; U9 J6 E* G* v  我无力的垂下手,乳罩挂在胸前,落下的衣服正好盖住了他的双手。我软软  H) x9 R# H- J
  的靠在他的身上,任有他从背后抱住蹂躏着饱满的胸部,身体麻麻酥酥的感觉真
: v# H5 v  Z4 ~, D5 b1 \8 a3 p5 n7 \  好,脑袋有点轻微的晕眩,闭着眼睛我轻轻的呻吟着:‘嗯……嗯……’
/ ~' X+ p5 V' d  ‘喜欢吗?菲菲,爽就说出来。’他在我耳边轻轻的问着。5 |, f0 y! P' J9 _5 i
  ‘嗯……谢总,你的手不要乱摸啦……’
3 K+ P0 Z. |/ l" `  我体会着抚摩带来的快感,嘴上却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我的一只手不知不觉5 o: ~5 n5 G1 Z
  的按到了他的两腿之间,轻轻摸着隆起的硬团,兴奋得谢总说话已经没了以往的
9 r! _/ e% M) H7 S  斯文,变得粗俗起来,其实这已经无关紧要了,陶醉在兴奋和快感中的女人几乎! R# D4 d$ v  h0 }+ c# G
  是不会介意的,往往越粗俗越容易刺激神经,至少我是那样感觉的。0 l# X) Y0 O% |" z  P) F
  ‘菲菲,你的奶子长的真好,又滑又软,不好好玩玩就可惜了。’
/ R& v4 g, \0 }) E. ]' u  ‘嗯,不要逗我了,还不是用好话哄我,趁机吃人家豆腐。’
) o+ ^& Y0 X# A9 i) p# a  其实我对自己的乳房很有自信的,虽然不是很大的那种,结婚后有点下垂,/ e- F1 U) H6 b
  但是总体上还是很能吸引男人的眼光。(具体我就不说了,在《性之路》的第一7 i( r8 n: \* L0 u* E
  章里有介绍。)虽然和他是第一次,但是女人的天性还是让我对着他像老情人一# Z! `/ J7 k% H4 w9 P# W
  样撒娇。3 U/ c; L6 z1 G/ E
  ‘菲菲,听说你的逼长得更好,又肥水又多。’8 N8 u- B  g' S% u
  ‘哼,又听小叶乱讲……他真是个坏东西。’
7 h/ Y) N9 B8 j  G/ c: i  F  ‘菲菲,把内裤脱了吧,那样方便点。’
! X  s" |9 `2 a1 h& C  内裤嵌在股沟和阴唇中确实很难受,有的时候纯棉内裤很讨厌的,特别是在
, _9 T+ p! e! M; V# p3 U. ?+ Q& X8 u* ^  潮湿的情况下,现在连阴毛也湿了,粘连在上面。我想站起来,谢总暂时放过乳- s8 u7 s3 Y6 E" K
  房,我把裙子拉到腰部,弯腰把内裤脱了下来,暴露的阴户在空调房间里觉得凉/ ^- o9 r2 w1 Z7 f# {
  凉的,一种如负释重的感觉,阴毛下面的皮肤痒痒的。
. I4 r6 B9 T0 j  b  ‘菲菲,别动,让我好好看看你的逼。’
/ {1 ]$ k) {: ~3 `9 o$ m% L  我的屁股撅着正好对着他的脸,肥肥的阴户被他一览无余……$ ~# f) L) @1 K7 k( w
  无法抵御的堕落(下)$ Z; I. k7 L. u* P
  我就这样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一只手还拿着刚脱下的内裤。他的手从- X- a" B: ~4 s- i7 Q. c
  我分开的两腿间穿过,盖在了我的鼓起的阴阜上,来回摩擦着稀疏的阴毛。我轻
; @3 B  ?& }6 I# `  轻的扭动屁股,他摸到了我潮湿的阴部,压住我的阴唇揉动着。充血的大阴唇一
9 P4 c) f% {& E4 c" ~* w& h7 V( T0 |  阵阵的发胀,阴道内的水慢慢的流出来,一会儿就把他的手打湿了,整个裆部被, h: V: u  r2 F/ A& N5 X
  他的手搞得一片狼籍。+ Z& m- c' P7 B2 |3 t
  我整个人发懵发晕,可恶的谢总用指尖在拨弄我的阴蒂,我的双腿不断的打
# N( ~) ], `, ~! H  颤,随着他手指的轻重,我呻吟也高低起伏着,阴蒂一跳一跳的,手指沿着湿透
1 C! A) v, F7 R" b3 g4 s& r  的肉缝上下的摩擦,他另一只手从衣服的下摆里伸进去捏住了我的乳头。) q7 @7 @5 }4 H. c- D. e8 m
  ‘小叶说的不错,你的逼真是不错,又肥又软,水真多。’
: w  F2 v- q7 \* ^+ B1 V, ]  ‘啊……啊……谢总……不要说了。’  h) ^( Q( F3 h, ?7 W6 e
  阴户好热,我努力的支撑着不断发沉的身体,食指一下子插进了滑腻的阴道
7 S# ~% O# ?; ?" b8 N  中,我小腹自然的一紧,阴道裹住了手指,体内的水由于手指的抽插不断的被带
' B6 I3 q. B, D3 ]3 B& f& A  出来,流到了大腿内侧。我快站不住了。
! e. [! C, A2 B  ‘啊……谢总,不要弄了……受不了了……’
6 ~8 a7 i. C  i5 k5 C6 p  ‘菲菲,你不舒服吗?那休息一会儿。’
$ B4 g, W' r# |% |  v4 X1 [  他一下子把手指抽出来,阴道里一阵空虚,另一只手也从汗衫里拿了出来。4 M0 b2 D- S! w& O
  ‘哦……’
0 `) t. n" l9 o" ]( k  我长出了一口气,往后一屁股瘫坐到沙发上,顺势倒在了谢总的怀里,内裤! o  F$ w; Q( R+ C+ s
  被我随手扔在了沙发上,刚才那姿势真的是很累,腰和腿特别的酸。谢总抚摩着, ^1 {" H9 a: M9 m
  我的头发,让我感觉一丝温馨,投桃报李的我抬手放在了他的腿间轻轻的揉着。
- {1 Y( J4 L% K% Z# o6 U8 o: T  ‘菲菲,帮我解开。’
8 x& w% y' ]9 x& N' g; R  ‘嗯……’# G, A+ c- q! f9 V
  我一只手艰难的松开了他的皮带和裤扣,他拉住裤腰,让我顺利的拉下了拉3 \5 E4 t4 Y8 K! K8 T! A
  练。
/ R" C% u: Z1 h8 X! N' Z8 M  我把他的内裤往下拉了一点,手伸进去握住了早已经勃起的阴茎掏了出来。
5 l! j% _; a% }5 G: @  A* N0 a, B  看到他的阴茎,我不禁抿着嘴偷笑,还好他看不到我的脸,原来他的阴茎好
6 L' q. B- P6 y% D  G& w  短,我的手完全握住才露出一个龟头,但不管再短,插在阴道里还是有快感的。
0 t4 R' g, k5 }: M; H3 j) O  想到这里,我的手轻轻的套动起来,低下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舔着,也许& o/ v3 u) C8 U1 N
  是没洗澡又出汗吧,味道碱碱的有点酸。( K- g- n9 j2 E% j, B
  才舔了没几下,谢总的手就在我头上胡乱的摸起来,嘴里也开始哼哼唧唧:
) J) c  @- s8 l6 n  ‘哦……菲菲……你真让我爽……不要停……’1 q5 K; U2 H: g
  我的手插进他腿间,轻柔的抚摩着阴囊,张开嘴把阴茎含进嘴里吮吸起来,- y0 B. ]+ n- _/ n+ _. b* h
  舌头卷着熟练的在龟头上打转。幸好他的阴茎短,才给了我活动的空间,要是换+ @% o' p9 `3 M. X+ i
  成我的情人,嘴都塞满了。谢总的身体绷得紧紧的,手移到了我的脸上。我的头
; _) s- ~0 D: @( E: x  开始上下的起伏,嘴唇裹着阴茎熟练的吞吐着,吮吸着。
5 A) A: |4 D! n  ‘哦哦……菲菲……你技术真好……快……’) ?0 r( M) _$ o2 N1 S
  我的口交技术是我情人教出来的,现在已经运用得非常熟练自如了。谢总的8 Z- r+ F/ B6 i# g9 F- h
  另一只手伸进我的领口,紧紧的抓住一只乳房,我感觉有点疼,但是感觉最多的
+ q. l9 \  ]" Y+ b1 G  是来自于阴道和小腹内的骚痒,为了抵抗这种难以忍受的感觉,我夹紧双腿扭动
' z6 h( N% k* R" M3 M1 n  着。裙子不知不觉的随着我的扭动卷到了腰部,我的下身完全暴露出来,此时我' Q9 H/ u5 R0 O7 ~) A
  已经顾及不到这些了。1 s7 W' _* h+ z: E5 s" t2 `
  谢总不停的喘着粗气,当我觉得差不多可以做爱的时候,刚想抬头,他突然1 v& e. k1 O3 |3 I1 h" I7 L
  死死的按住我的头,小腹往一挺,凭经验我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了。我用嘴唇裹紧/ f. Q  q8 z5 S1 b$ V! Y
  了阴茎,不一会儿感觉到一股热热的粘液不断的冲向我的嗓子,我屏住了呼吸,& M0 e1 }# f' O$ d: f* q$ L0 T" @
  他的阴茎在我的口腔里微微的跳动着,他好让我失望,居然射精了。
1 [# Z2 x* v9 L" V# w  谢总出了口长气,按住头的手无力的松开了。我把手从他的腿间抽了出来,
2 @& J  G3 \& J) L3 r" x  慢慢的抬起头,我吮吸着逐渐退出口腔的阴茎,剩余的精液全被我吸进了嘴里,
, g6 T/ _9 |- L  阴茎退出口腔的一瞬间,我抿紧了嘴唇,苦中带酸的精液留在口中,一股的碱腥
( B( m* A: h- I4 J0 ]& m  味冲的我的脑子晕乎乎的。我坐起身子,弯下腰顺手拿过垃圾桶吐掉了精液。
  u8 @9 H& I8 o( }) `  z  谢总伸手在我的背上抚摩着,欲言又止。$ F) U5 `8 O0 b5 G$ C; j
  ‘菲菲……’* L9 V! O: p7 H, \) ~
  我理解男人的心理,这么快就射是很没面子的。我随手拿起一瓶啤酒,就着) v& f7 Z( j9 r9 x+ C2 G" u- ]
  瓶口灌了一口,漱了漱口,冰凉苦涩的啤酒混合着剩下的精液被我吞进了肚子。' Y0 l# N( h' o6 A& r$ h
  我晃了晃脑袋,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气氛有点尴尬。两人沉默不语,我慢( o% g! {2 ?6 _3 m( Z
  慢的恢复了平静,转过身,谢总还瘫坐着,阴茎软软的耷拉着。我伸手拉开了内2 G% L1 k6 i! _9 K- R6 Z6 T. B
  裤,把阴茎放回去,替他拉好了裤子,然后依偎在他怀里,抚摩着他的脸。4 L( G3 f/ x2 z% e
  ‘谢总,我好累,我们走吧,好吗?’3 F; D' ]8 i+ [$ t. P! F
  虽然阴户还是湿的,体内的骚痒还有,但逐渐恢复常态的我没了兴致。6 L% ?  l' }" L( U' j/ h( w
  ‘菲菲,要不今天晚上你就别回去了。’/ ]% e' M" n0 ]# x( n! Z
  ‘不行啊,谢总,我老公在家呢,我不能在外面过夜的,谢总怕以后没机会" c- G: k& X. N) M0 r2 M# h% r
  吗?’
- s  P8 }- L# R1 I6 m: {4 c  我婉言拒绝着他,他听了也不再勉强。
- u" [4 U1 ?/ K1 s0 M0 L  ‘好吧,菲菲,那我们走吧!’* R9 ]* x8 n+ T. Z: j
  我起身拿起桌上的纸巾,草草的擦干了裆部,找到内裤穿上,也顾不上还是8 A% G$ N1 V7 {& b/ Q2 V5 x
  湿的,撩起衣服系好了乳罩,又整理了一下头发。我的脸还是红红的,我坐回沙
: q4 [8 l4 z/ [+ J+ H. z# _  发上,等着他叫服务员结帐。终于可以走了,谢总很自然的搂住了我的腰一起离
. q5 m( j% W% S: D7 E% `+ g  开了。
/ V* n  t$ I" P! N. e& f1 A2 X5 {  来到大门口,小叶突然冒了出来,其实我也明白,他就一直没走。这时谢总; e* a/ N& T" j0 W3 ~2 P7 U$ ]9 r
  拿出来老板派头:‘小叶,替我送送吴小姐,我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了。’5 V) N- ^( c6 @$ o9 F% |
  他握住了我的手:‘吴小姐,这次合作得很愉快,希望有机会你去我们那,
  G0 S; N: c8 B2 u% _9 [! Q  到时候再好好聚聚。’+ N% |+ T. ~0 _7 {
  ‘谢总客气了,你招待的那么周到,我都不好意思了。’
3 A( k+ G* @) i. C. C  大家心照不宣的说着场面话,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我和小叶把谢总送上了
5 f. G1 e5 p" X8 u0 C4 P- O; R  车,我们两个坐另一辆车送我回家。车没开多远,小叶的手就放到了我的腿上,- N7 p3 z5 |' x# r+ F
  在大腿内侧抚摩着,我拿开了他的手,把头转向另一边。他的手又从我背后伸过) I( E' \9 L6 i1 g/ `
  来搂住了我的腰,这次我没拒绝,只是软软的靠住他。他在我耳边轻轻的问道:
6 R* P$ |# X% e  U+ R" @) h  ‘菲姐,感觉怎么样?开心吗?’
) v4 k+ O1 y: J7 E' ]3 ~* K' N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默默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那坏家伙在车上还没忘2 W2 E+ C5 [! ]6 e" |# a0 f' L3 [0 S
  吃我的豆腐,另一只手慢慢的又伸进了裙子里,挑开我的内裤边,一根手指直接1 e" j  L8 c. U. G! i5 e& [
  拨弄起我的阴蒂。我转头在他的耳边,喘着气轻声的求饶:‘别……哦……求求9 L9 r6 I' ?# v" P% A4 M0 f
  你……别这样……我受不了……’
" R3 J  Q9 n, ]& O) D" D  ‘菲姐,把腿分开,你也摸摸我。’  |/ |! |$ l6 ?$ H* C
  ‘哦……不……’. r) ?1 ^# ~$ T9 D3 A
  嘴里这么说着,腿却自觉的分开了,手也听话的伸了过去,隔着裤子抚摩着
4 H4 |- Z; C+ Y1 P3 B  k4 `+ W0 A  他的阴部。我们亲密的靠在一起,司机认真的开着车,也许他是看多了,见怪不
1 y2 I0 b, ^7 C& c1 N) e  怪。& C5 R2 ?2 p# h! C1 ?- M& j
  小叶的手指艰苦的插进了我的阴道里,在里面扣挖着,脸却一本正经的朝着
% J: S- v2 p8 f  前面,我的手紧紧抓着他鼓起的一团,心跳得很快,水不争气的又流了出来,阴% D( h4 U9 {( i* M' T& \: L2 @
  道内传来阵阵的酸麻。我不敢大口出气,只是抬嘴悄悄吻着他的下颌,任凭他猥
# d# ~% _1 T: l, ^/ v# |. G3 p  亵着我。6 i% W5 ]- w; }2 u' w- \
  车慢慢的靠边,停在了我家小区对面,他把手抽了出来,松开了我,低头在
1 J% G* B7 B/ E$ g4 U, t  我嘴唇上快速的吻了一下,我赶忙坐直身体,两个人分开了。他打开车门先下,
- q' \- O+ b( d1 K+ j, w: s  我弯腰钻出车门时,小叶趁机伸出手,托在我的一只乳房上用力捏了一把,我浑$ f" d9 u6 e+ A1 h% W
  身一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先走吧,早点回去休息。’
. `7 S& x) }0 W. Z, ?: L8 Z3 F; K  ‘菲姐,要不我送你进去?’
  c- l5 s/ N' @+ [$ `" E- Z8 `  ‘不用了,很晚了,你还是先走吧,我们电话联络,路上小心。’$ O" L- u) R; x9 z3 P4 H3 p0 x) a- i2 S
  ‘好吧,菲姐,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你也小心。再见。’
( e) U) n+ x  `8 v) B; e/ c+ o, e  ‘再见。’( v  I1 _, i; G/ l8 f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屁股,上车走了,我目送着车开了,带着疲软的身体和没
. O+ Y( k$ C; u8 S! t  满足的空虚,同时也带着小叶手指扣挖后留下的余韵,我过了马路走进了小区。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