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我的美女老板-5

我的美女老板-5

(11)
; Z# d+ A8 q1 Q' H* M1 {“有什么奇怪的,自己吃的当然该自己付了,人家又不欠你的。”何雅理直气壮的说。5 I/ G; L. a' b& Q' s6 D* ^
张颖的脸色沉了下去,从钱包里摸出一张一百的,啪的一声放在桌上:“找的钱我不要了,给你好了,真是穷酸,什么人哪!”2 x( Y6 K' N9 z6 m4 t0 [- B
我真想钻到桌子底下去。何雅倒是一点不示弱,振振有词:“让你付一下自己那份就不高兴了,拜托你有一点独立的精神好不好,就几十块还好意思让别人出。”
& k& H( T) z9 c# n; h& Q5 `- u“懒的跟你说。”张颖抓起自己的包,不高兴的摔门走了。+ t/ o  k5 i5 ]6 V8 J# ]
“这,这也太不好了吧。”要是张颖回头把这事告诉我二姨,我可就没脸做人了。4 _1 A; Z: d. v
“干嘛,是不是嫌我坏了你的好事。”何雅不满地瞪了我一眼。
# Y/ n: J" C) k5 T8 W# n' |“不不不。”我赶紧摇头,借我两胆我也不敢嫌何雅。我转眼也想开了,管他的,长这么大,又不是第一次丢人,已经发生的事懊悔也没有。
2 Z: `9 ?$ k! o1 ~9 m3 m“服务员,别忘了把找的钱给我。”都已经这样了,八块钱不要白不要。5 Q) X% s/ p" _! {) w; e+ b0 }
何雅:“…………”。* W6 N& o9 B& I

4 z, o: h6 F% r$ q& b' s出了饭店,何雅让我等在路边,自己去把她那辆悍马开了过来。
- S3 _: ~6 o6 q: w' c; M! Q一上车,我就吓了一跳,这车的副座和驾驶座隔的也太远了点,电影里面老演的副座抢方向盘的事在这车上就不可能发生,根本够不着。车厢里显然重新改过,因为后座的真皮靠背上居然有Hellokitty的图案。座椅和车厢的颜色也有不少的粉红色,真是委屈悍马了,这样彪悍的车居然被打扮的有女人气,我脑子里不由想起了如花。
" b' m+ |9 t" e0 ^! O- N“哎,我说,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去相亲,也太土了吧。”开着车,何雅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 d( n  n( t1 W- P5 M5 P“是我二姨硬要我去的。不过我以后真要找女朋友,基本上也只能通过相亲。”7 V& w: J# ?: I+ o
“为什么?”
0 r! D9 s$ H5 V% D' K3 {) P“我们做程序员的,圈子小,哪有什么机会碰到合适的,不要说合适的了,就是女人都很少碰到。”我说的也是实话,我前一个公司里做程序员的,二十七八还没女朋友的多了去了。
2 p& L' D: a, E8 J% f; O“碰不到吗?切。”何雅很不以为然:“碰到了你也没追啊。”& ?2 i& K8 d. N, y
什么意思啊,我有点莫名其妙。这会儿,何雅把车开到一家网吧门口停了下来。/ k5 ^: p4 A6 ]7 }
我这才知道何雅跟人约了打CS,每边五个人,不过何雅这头有个人临时有事来不了,何雅也就把我给拉过来了。# }3 v: L/ y. b$ Q3 }
自从宿舍里拉了宽带,我已经很久没进过网吧。我印象中的网吧都是乌烟瘴气,密麻麻摆满机器的房间里空气不畅,打游戏的大声叫喊着,到处是抽烟的人,座位肮脏不堪,键盘的缝里满是瓜子壳,米粒。
; h$ h% y8 F8 b0 l可是何雅带我来的这间网吧却是窗明几净,空气清新。一进门就有一个穿旗袍的小姐迎上来,笑容满面的问:“两位吗?”怎么像是饭店,还问人几位。
% ]& X6 J/ s4 N8 n' G7 u何雅报了一个人的名字,小姐点了下头:“请跟我来。”领着我们往网吧里面走去,我这才发现这网吧不像一般的网吧那样一个大厅里摆很多台机器,而是分成很多小房间,装修看上去更像是五星级酒店。1 r9 h# E2 M8 N* T6 O5 X' Q
小姐把我们带到一个房间的外面,替我们拉开门。屋里摆了五台电脑,已经坐了两男一女。何雅替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然后和我一起坐到最左边的两台电脑旁。' z* \) ]6 u/ s, x4 W
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网吧电脑的最好配置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液晶显示器,不比我家里的电视机小。鼠标就不用说了,鼠标垫都是ICEMAT的,3百大洋一个呢。机箱和键盘的造型也很炫,我对这方面懂得不多,可是看这样子就知道价格不菲。* v) k  L6 e' B" z
我小声地问何雅:“这里上网多少钱一小时。”
7 [! ?0 S2 F1 v% K, W  C0 r( d“非会员五十,会员三十五。”) [) e( q0 l* d2 ]# Y4 S  ?2 ?) v
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这么贵,你又不是我知道我现在身上没钱。”就算我身上有钱,打死我也不来这么贵的地方上网。+ Z1 Q* ^- H7 q/ a
“不用担心,我出你那一份。”8 P( R9 p% n$ N3 j6 d$ S
“这不太……。”话还没说完,何雅就瞪了我一眼,我赶紧把最后“好吧“两个字给咽了下去。“别人请客我最喜欢了,花别人的钱,就一个字,爽。”2 |& S& `# E; T, Q! F! h: ^
何雅伸手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少贫。”这才叫痛在手上,美在心里呢,尤其是何雅掐我时那嗔怪的表情更是让我心里麻酥酥的。
- s5 D$ ^+ |! Q3 H# s比赛开始。何雅真的是不管干什么都是高手,一杆狙击枪使的出神入化,见人杀人,见佛杀佛。对方和我这边的另外三个也都是出手不凡,弹无虚发。跟他们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一个初学者,只能起到吸引对方火力的作用。
9 m" g- e) I! |8 v, B/ G; h# D我这边的三个人快要气死了,比赛过程中不停的抱怨我,越是这样我越心慌,到最后连炮灰的作用都起不了。  p3 l: d& N9 i* J: r
两个小时后,我方以二十一比三十八惨败。那两个男的啪的一拍鼠标:“太他妈郁闷了,我们本来可以赢的。喂,你怎么回事,打的也太烂了点吧。”
0 O6 t& Q5 l% J( g; B4 X我还没说话,何雅先抢了话头:“别说人家,你们也好不了多少,要是你们俩都厉害点,咱们以四打五也不是赢不了,就知道推卸责任,是不是男人?”* A0 W0 n+ U; Z  r0 }3 ^. ]
那两男的羞愧地低下头去。我这才发现从始至终,何雅还从来没抱怨过我一句,而且现在还替我说话,真是好人,看来我以前看错她了,我在心里向何雅道歉。  \. b0 b; O' k; M3 H
一出网吧的门,何雅的脸就风云突变:“你怎么什么都这么笨,拳击不行,乒乓球不行,怎么连打游戏都不行,你在大学里不是整天打游戏的吗,四年都白读了。”- w6 l9 V  ?7 ~$ D+ Z1 \5 \
这都什么逻辑,打游戏不好就是白读大学,不过何雅怎么知道我大学四年净打游戏去了。我给说得一愣:“刚才你在网吧里一句都不说我,怎么都过去了才放马后炮?”
( s( P, C0 z$ x% W4 o“你是我请来的嘛?我要当他们面说你不等于扇我自己耳光吗?说你笨还真是笨,这都想不到。”1 f+ j; y! {+ A9 _# _
“…………”。
* [# C. s3 g1 f( a+ I“有什么奇怪的,自己吃的当然该自己付了,人家又不欠你的。”何雅理直气壮的说。. J/ |+ u9 F) p  P  C# p
张颖的脸色沉了下去,从钱包里摸出一张一百的,啪的一声放在桌上:“找的钱我不要了,给你好了,真是穷酸,什么人哪!”+ z/ e1 m; L1 }8 z/ \0 j
我真想钻到桌子底下去。何雅倒是一点不示弱,振振有词:“让你付一下自己那份就不高兴了,拜托你有一点独立的精神好不好,就几十块还好意思让别人出。”
( e6 L; c) h* s8 z; p* {: m“懒的跟你说。”张颖抓起自己的包,不高兴的摔门走了。$ L+ {' x4 j$ I! u0 p
“这,这也太不好了吧。”要是张颖回头把这事告诉我二姨,我可就没脸做人了。
% x4 Z0 i' Y  ^% E5 R6 G“干嘛,是不是嫌我坏了你的好事。”何雅不满地瞪了我一眼。( F, l2 w  A" B4 Q5 f
“不不不。”我赶紧摇头,借我两胆我也不敢嫌何雅。我转眼也想开了,管他的,长这么大,又不是第一次丢人,已经发生的事懊悔也没有。
% y" |  c( ]. e- {2 ~3 H2 }“服务员,别忘了把找的钱给我。”都已经这样了,八块钱不要白不要。; t# G. S- J$ r) g
何雅:“…………”。- ^' s7 H7 b) }- n7 M' v- w3 D

; H3 B' J) \: p! D' K; d8 }$ p. D出了饭店,何雅让我等在路边,自己去把她那辆悍马开了过来。! @2 t2 H6 y! v
一上车,我就吓了一跳,这车的副座和驾驶座隔的也太远了点,电影里面老演的副座抢方向盘的事在这车上就不可能发生,根本够不着。车厢里显然重新改过,因为后座的真皮靠背上居然有Hellokitty的图案。座椅和车厢的颜色也有不少的粉红色,真是委屈悍马了,这样彪悍的车居然被打扮的有女人气,我脑子里不由想起了如花。9 s  ]2 g* o! M. e' r: {
“哎,我说,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去相亲,也太土了吧。”开着车,何雅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3 n' P* R- c, v3 q( U9 \8 ^! X
“是我二姨硬要我去的。不过我以后真要找女朋友,基本上也只能通过相亲。”
3 G1 k3 C0 j! ^8 I“为什么?”
9 o: E3 F2 x6 |' @  _“我们做程序员的,圈子小,哪有什么机会碰到合适的,不要说合适的了,就是女人都很少碰到。”我说的也是实话,我前一个公司里做程序员的,二十七八还没女朋友的多了去了。" g3 r: K# O  ^" n; @2 b  F9 F: G
“碰不到吗?切。”何雅很不以为然:“碰到了你也没追啊。”' F+ M2 l7 C9 |" z, Z! q
什么意思啊,我有点莫名其妙。这会儿,何雅把车开到一家网吧门口停了下来。
: x* _$ y+ M* b我这才知道何雅跟人约了打CS,每边五个人,不过何雅这头有个人临时有事来不了,何雅也就把我给拉过来了。' @8 u1 `4 \5 D
自从宿舍里拉了宽带,我已经很久没进过网吧。我印象中的网吧都是乌烟瘴气,密麻麻摆满机器的房间里空气不畅,打游戏的大声叫喊着,到处是抽烟的人,座位肮脏不堪,键盘的缝里满是瓜子壳,米粒。% j: ]* o0 C/ r% \6 s
可是何雅带我来的这间网吧却是窗明几净,空气清新。一进门就有一个穿旗袍的小姐迎上来,笑容满面的问:“两位吗?”怎么像是饭店,还问人几位。* a* W5 \. S* e9 ~' Q/ C/ o
何雅报了一个人的名字,小姐点了下头:“请跟我来。”领着我们往网吧里面走去,我这才发现这网吧不像一般的网吧那样一个大厅里摆很多台机器,而是分成很多小房间,装修看上去更像是五星级酒店。
  z/ k: x( K5 w. s1 R9 D3 D. K小姐把我们带到一个房间的外面,替我们拉开门。屋里摆了五台电脑,已经坐了两男一女。何雅替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然后和我一起坐到最左边的两台电脑旁。
+ w9 R' O  a2 k: l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网吧电脑的最好配置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液晶显示器,不比我家里的电视机小。鼠标就不用说了,鼠标垫都是ICEMAT的,3百大洋一个呢。机箱和键盘的造型也很炫,我对这方面懂得不多,可是看这样子就知道价格不菲。
* B6 s5 n+ R! Z/ Z9 M我小声地问何雅:“这里上网多少钱一小时。”
, [, z- M! E. ~  v5 H“非会员五十,会员三十五。”) O# \, d8 B. ?; X$ b
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这么贵,你又不是我知道我现在身上没钱。”就算我身上有钱,打死我也不来这么贵的地方上网。
7 V" P2 D0 c% n8 ]- z* n“不用担心,我出你那一份。”: T/ d: E9 l  c
“这不太……。”话还没说完,何雅就瞪了我一眼,我赶紧把最后“好吧“两个字给咽了下去。“别人请客我最喜欢了,花别人的钱,就一个字,爽。”* J7 u4 \' g# t7 b4 g
何雅伸手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少贫。”这才叫痛在手上,美在心里呢,尤其是何雅掐我时那嗔怪的表情更是让我心里麻酥酥的。+ n; l  K  i4 r+ C% D$ t& S
比赛开始。何雅真的是不管干什么都是高手,一杆狙击枪使的出神入化,见人杀人,见佛杀佛。对方和我这边的另外三个也都是出手不凡,弹无虚发。跟他们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一个初学者,只能起到吸引对方火力的作用。* L' I, C8 y% w! F
我这边的三个人快要气死了,比赛过程中不停的抱怨我,越是这样我越心慌,到最后连炮灰的作用都起不了。
3 R: D+ v$ t+ \1 N两个小时后,我方以二十一比三十八惨败。那两个男的啪的一拍鼠标:“太他妈郁闷了,我们本来可以赢的。喂,你怎么回事,打的也太烂了点吧。”" q4 ~+ ~1 y  V: H' E
我还没说话,何雅先抢了话头:“别说人家,你们也好不了多少,要是你们俩都厉害点,咱们以四打五也不是赢不了,就知道推卸责任,是不是男人?”- p$ k( H3 g+ [2 w: G
那两男的羞愧地低下头去。我这才发现从始至终,何雅还从来没抱怨过我一句,而且现在还替我说话,真是好人,看来我以前看错她了,我在心里向何雅道歉。
& _, ^6 {( `( ~, ?/ r一出网吧的门,何雅的脸就风云突变:“你怎么什么都这么笨,拳击不行,乒乓球不行,怎么连打游戏都不行,你在大学里不是整天打游戏的吗,四年都白读了。”/ d# \& h! G: S. @
这都什么逻辑,打游戏不好就是白读大学,不过何雅怎么知道我大学四年净打游戏去了。我给说得一愣:“刚才你在网吧里一句都不说我,怎么都过去了才放马后炮?”
4 W2 x! g, v- L“你是我请来的嘛?我要当他们面说你不等于扇我自己耳光吗?说你笨还真是笨,这都想不到。”
& w* l& k  k& f( Q+ i(12)* a( ~* W& U0 h, {- Z1 ]
“算了,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 v! Q$ s" r: u+ ~让何雅付了上网费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这会哪还敢麻烦她送我回家:“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坐公车就行了。”. P6 C$ x9 c% o# T7 ]
何雅瞪了我一眼:“你怎么这么麻烦呢,说声好,谢谢不就行了吗?干嘛,就说了你两句就生气了,也太小心眼了吧。你不是男人吗?”
7 b$ A; ]3 Z' p( X: X* K1 J5 S真是冤枉,我知道跟美女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我赶紧跑到车上去坐好。
. z/ Z) G- m) Z7 y( s上车没多久,二姨就打了电话过来,我硬着头皮按下接听键。
6 W6 P. `; W5 r$ @. n2 @9 ^“你这个家伙怎么回事,有第一次相亲就让女方付钱的吗?你身上没钱说一声,二姨给你就是,咱们家的脸都让你丢光了,真是的,以后你二姨还有什么脸见别人。”
+ e3 S( y( U+ h) k6 X二姨的声音嚷的很大,何雅也听见了:“为什么第一次相亲就不能让女方付钱?什么逻辑,你把手机给我,我给她说。”何雅边说边把手伸过来抢我手机。
  n. f! @1 w3 J7 V2 l$ G2 ~$ o还好座位远何雅拿不到,我侧过身子,老老实实地给二姨道歉:“是是是,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r+ H& X- A6 z+ v8 [
“什么意思,你错了那不就是我错了。你找死啊。”我真是两头受气。还好二姨没有再追究。
2 q/ }# L* o/ B5 o1 }“这次就算了,下礼拜你过来,二姨还有别的人选,你再这样二姨可饶不了你。”
) N* L% S: ]8 g3 W6 e# ]6 J, s! n此情此景,我敢说不吗,只好又答应了下来。
9 L; L* t" V/ v2 Q. a挂上电话,我等着何雅跟我算帐。5 a5 r7 z/ n5 ?
“那是你二姨啊,可真够厉害的。”何雅的态度突然又好了起来。“干嘛,下礼拜又要去相亲,你就这么急着找女朋友吗?”
7 R' w+ a7 Y1 N3 D2 x, J1 t3 v“哪是我急,是我老妈急,我现在根本就没想过要找女朋友。你说我现在这么穷?找什么女朋友。”看何雅脸色有些不对,我赶紧补充说:“我不是说女人爱钱,也不是说金钱比爱情重要,只是金钱是基础,何况你如果爱一个人,总是希望能让对方幸福,这也需要钱的嘛。”
% t5 U" Q3 C' v1 ~0 M“说的是。”何雅点点头,问我:“你哪年生的?”7 _- f# E" a$ j; B8 y
“八一年。”
) C( W; O* i; l' T7 k3 U& B“要不我给你介绍我姐怎么样?”3 j+ a- R0 D# C. g1 ?* O- u5 `
“你开什么玩笑!”要不是有安全带系着,我的头已经碰到车顶了。
$ q. l( h  a( k. W5 j“那么大反应干什么,我姐不就比你大一岁吗?至于那么夸张吗?”何雅有些不满。4 ?  E2 }! |2 ^& M3 ?
我这才知道何艺居然是八零年生人,也太厉害了一点,这么年轻就是副总裁。8 r6 K* A( _$ j: c) C
“跟岁数没关系。只是这玩笑也开的太大了点了吧。”虽然到现在为止,我只有入职那天跟李函一起见过一次何艺,不过我已经很充分地感受到何艺那种副总裁独有的威严,跟何艺说话我都有点胆战心惊的。; {  q! ]9 {( F: a
“你什么意思,我姐哪点不好,长的不好看吗?还是气质不好,你不说经济是爱情的基础吗,我姐基础也很雄厚的,你有哪点看不上我姐啊,凭什么?”何雅对我的回答很不满。
3 ^9 S2 c9 Z* @1 U“你完全理解反了,我是觉得你姐的条件也太优秀了,人长的漂亮不说。”3 B9 Q' |: c2 C2 w1 e  }
何雅笑了一下,打断我说:“谢谢夸奖。”: U/ [: m( S( n$ G) L! r
我继续说下去:“而且又聪明。”我到公司的第一天就听说何艺读书超级厉害,二十三岁就拿到加州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硕士学位。“还很有钱。美貌,智慧还有财富,这三样如果只有一样还好,可你姐三样都全了,一般的男人也就只能自惭形秽,哪还敢有什么痴心妄想啊。”2 T( X# k* l$ X3 f& |
“你说的有道理哦。”何雅很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自从我姐拉到投资开始做经理后,追她的人就明显比追我的少多了。基本上就是没有,我还奇怪呢,看来是这个原因啊。”6 f' S5 T6 q6 n% b  X3 ^4 Y; Y
“肯定了,有句俗话不是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其实这样的癞蛤蟆已经属于很有勇气的了,大多数的癞蛤蟆是连想都不敢去想的。”
. x+ r' s% E$ |; J& S4 A何雅笑了起来:“那你干嘛不试着做一只勇敢的癞蛤蟆呢,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呢。就这样吧,我给你们安排一次相亲。”
/ V% c" V- Y' a- p+ @“千万不要!”我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你饶了我吧,伴君如伴虎,我可不敢。”( [) E; e" B$ {. I- z* h
“胆小鬼。”何雅还要说下去,她手机响起来,打断了她。' Y' X! [. X, i( J6 O" n" S' g
“知道了,我马上就来。”我发现何雅打电话时的神态跟语气倒是跟她姐挺像的。
* c. H+ a5 L3 z挂上电话,何雅有些抱歉地说:“对不起啊,我临时有点事。不能送你回家了,就在路边放你下去吧。”! q' x: W; I5 t& H6 r, }: S: w9 J
回到住的地方,我室友正跟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一起看碟。我室友叫方海,在一家卖轮胎的公司做销售,这家伙超级的油嘴滑舌,靠一张嘴能把树上的鸟哄到锅里来。基本上每个周末他都会带女孩子回来过夜,很多时候这些女孩子还都不一样,按照方海自己的说法,他现在已经是百人斩。然后每个周末的晚上,我都只能在男女沉重的喘息声合奏中入睡,害的我晚上老做春梦。( s6 }9 A3 }0 N  y  x1 p2 z
这个晚上也不例外,九点刚过,方海就把那女的拉到了自己房间,很快,房间里就传来男女辛苦合作创造人类的声音。我注意了一眼时间,心里对方海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这小子居然折腾了一个小时才消停。而且才不过十分钟,房间里就再次又有了响动,我不禁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武侠片,《神鞭》。  R% E8 |) N5 w) S1 v7 K
这个晚上我没忘记把手机关上,星期天我一直睡到十一点才神清气爽地起床。手机才刚打开就响起来。. K6 F) ?+ u' w' }- J, [
“大白天的你干什么关机,我打你一上午了。”何雅在电话那头气咻咻地说。
$ w. Y; O* ^& w+ Z7 z3 t“对不起哦,我刚起床。”
+ i- |' S0 Y2 z* b# t“你猪啊。”我发觉我真的有点贱骨头,何雅骂我是猪我心里反而觉得甜滋滋的。
2 u$ m, e0 f5 Y' M6 K* G) q. m) C何雅在电话那头命令我说:“以后不许关机,听见没有,二十四小时都要给我保持开机。”% ^+ K7 @! s9 W& k1 T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何雅又问我:“你房间号多少?”昨天我只告诉了何雅我的地址,没告诉是几楼几号。
7 |- `( Y) `1 p; o$ R( C6 K  Y“703”% N% D# q8 Y4 x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何雅从来都不征询我的意见就直接挂电话。2 K% t$ n2 n+ z' q: r, Q* N) O& p
我拿着手机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然后才像被蜜蜂蛰了一下猛地跳起来。我飞快地跑到客厅,地上东一处西一处堆着从上个月一直累积到现在的瓜子壳,桌上堆满各种装零食的口袋,几个饭碗东倒西歪地倒在上面,碗里的菜和饭都已经结成了块,方海这小子从来都是要吃饭的时候才洗碗。沙发上和地上到处都是穿过的袜子和衣服,甚至还有几条内裤。
# i' |$ x/ J7 e% R" H& J" c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