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催眠調教

催眠調教

身上穿著一件紅色T恤,套上米黃色的襯衫,RED開著自豪的高級轎車3 p) A6 k% V( o
    來到涉谷街頭,艷陽高照,今天的涉谷熱的惱人,但來往的人群依舊,這是他! P! ]/ k" B1 z& R4 R
    最喜歡尋找獵物的地方。
, a- X7 Y+ V% ~4 I9 g/ h; n    他用著獵鷹般的眼睛掃過來往的每一個女人,信步的四處走著,終于在一
0 N0 F- o7 o" [3 i    家咖啡館前挑中了目標。2 m% {4 X5 a0 y9 f' h, l4 H" V, I
    就在和她擦肩而過的那一瞬間,他就知道她已經逃不開他的掌握了,那個3 y% `$ D* _' {4 y4 y) C
    女人一身上班族的打扮,黑色上衣、白色長褲,大方俐落的套裝,留著一頭波
; C. H$ U) ?. K5 i: F5 E- ]6 L7 |  }    浪長髮,肩上揹著黑色的提袋,散發出一股自信的美麗。% i! T* @6 [# l, _1 P' w4 L
    RED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尾隨著那個女人前進,而這個上班女郎只是自
3 h8 X" G+ ]4 a8 q. k4 w    顧自的前進著,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后陌生男子的眼光,渾然不知惡運正緩緩的
: I  u+ T  w+ n" h* D# q    接近她。
6 H) T. k, x0 V0 S8 P    RED跟著她走過了一條馬路,在人群最多的地方加快腳步,然后偷偷的
) o0 `% x1 U, \& J! \8 k    將自己的手機放到她的提袋中,接著便走到騎樓旁休息著,今天的天氣真是悶2 h/ i2 N7 A. v5 n
    熱的很,但他只是點了根菸,滿意的微笑著,他知道這一切會是值得的。* |+ a0 |, h# E$ ^) ~: E
    抽完了菸之后,RED看了看錶,時間也差不多了,他走向身旁的公共電
) |3 i5 ?+ U" Y! X, i" M    話亭,撥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5 m% j$ R& }& g# H4 _    「喂?」電話那端響起了女子輕柔而帶著懷疑的嗓音。
. l5 P" a0 }% i5 C' n    RED知道他又向成功邁進一大步了。9 L0 R  k- a# F) B5 O$ z9 ~
    「啊,真是太好了,妳撿到了我的手機嗎?」他裝模作樣的說著,「我的) p9 p5 U" {6 ]* Q0 w4 C
    手機裡有好多重要的資料,剛剛不知道在哪裡掉了,還好妳撿到了,真是太感
& e, ^, d, l3 v) A3 M1 @    謝妳了,可以告訴我妳在哪裡嗎?」
- E1 G  A6 m. z2 Z    「咦,現在嗎?我在新宿車站前。」她遲疑的說著。
+ A: u8 l+ w% _2 D: w8 D' u5 D' a    「太好了,妳可以先在那邊等一等嗎?我馬上過去跟妳拿,」RED裝著6 K0 z8 h% j% y0 }. S" Z  j/ B
    一付慌張的聲音,卻從口袋中拿出了有蓋式的打火機,從容的玩耍著,「唉呀
, U7 k: i/ c( t8 F- x" A! r    ,我竟然忘了,我現在要先回到XX飯店去,剛跟人約好了在那邊拿東西,如! J& ]5 }4 G; I& G$ i
    果他到的時候沒有人就糟糕了,可是讓妳等太久又不行,怎麼辦呢?」5 K9 d8 Y- h5 a3 f4 ~
    「我送去給你好了,正好我也要去那附近辦訪客戶。」
- g" g# a3 f0 X. W& d# w! T9 \    「真的可以嗎?太麻煩妳的。」
+ u7 ^3 J( Z/ D/ \% Y1 Y6 Q    「嗯,沒關係的。」
. B. B9 b/ I* F$ s, w" z$ w; Z1 [    「那...可以麻煩妳送上來給我嗎,我的房間是1622號。」3 `' }% c: V+ A* H, q& v1 b7 q9 ?
    「嗯,1622號嗎?我知道了。」
) I. C! `( I) ~! D  d    「謝謝妳。」; {3 D5 T. G5 \$ t+ D! d2 |% X$ l
    掛上了電話,RED又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 Z8 Y9 d! l% ~  {    門鈴響起時,RED已經回到飯店房間抽第三根菸了,他趕緊熄了菸,開* I- Y- l6 f2 H' f1 g! h
    門迎接他的獵物。
* b0 G1 \: c) N( l$ d    「啊,對不起、對不起,這樣麻煩妳。」RED裝作不好意思的說著。9 `* P; Q5 s5 q4 o8 X7 `0 Z6 E! a# t# f
    「沒有什麼,你好。」那女子禮貌的點了點頭。
, w0 k3 l2 }6 E9 P    RED讓她進來並關上了門,多年的催眠經驗讓他成為一位健談的高手,
' U! q# h* S/ I. t# I: p    他很快的帶開了話題,讓這個女人願意坐下來跟他聊一會,她的名字叫如月桃* t" H" b3 U$ m, @2 Z( l! Y: ^
    香,如他所想的是位OL。
; C+ W7 p4 N3 @  H- B/ Q+ n    「啊,這個打火機好漂亮啊。」聊到一半時,桃香看到桌上的打火機便這
* h2 s; h  Z, D! U% X1 ?6 I    麼問著。$ t0 i' C( r6 F: E. p
    「這是我工作時用的傢伙,」RED簡明扼要的回答著,「我是一位催眠3 _( \9 [- J  |+ t2 N
    師。」
* s1 m0 _0 O7 c# P; e0 i( O    「催眠師?」1 t, P  n/ ?# k0 d
    「嗯,沒錯。」
9 ?) K  R# t5 ~2 |3 h' V; e    「你是說像電影裡面拿著一根串著錢幣的繩子在人家面前晃來晃去的那樣4 P" C1 @6 v! W( u( G0 r
    嗎?」( H, J8 \9 B  @7 i2 j
    「妳是說這個嗎?」RED從口袋中拿出了桃香說的東西。% K+ u8 \$ g: |4 B" Y8 _
    「對、對,就是這個東西。」桃香有點訝異的叫著。
; k9 P/ l4 g. |8 r6 N9 o    「妳想試試嗎?」不等桃香回答,RED就硬將繩子交到她手上,「舉在
" i, ~: ~$ Y2 j    空中拿好。」& s6 p1 k$ j+ z
    桃香沒有拒絕,半推半就的聽著他的指示。
3 u- a1 w$ O  _& t    「舉高一點,讓錢幣停在妳眼前,」RED說著,一邊將桃香的手高舉了
6 s3 f( b9 c: {' q' H4 d9 [* u    起來,「沒錯,就是這樣,我要妳拿好繩子,穩穩的拿著,不要讓它晃動。」8 h% J- ~0 w8 e+ H$ G$ t
    「嗯。」
8 M- V& w* R- h) R- `# q" n    停頓了几秒鐘,RED左右手各伸出一隻手指放在錢幣的兩旁約20公分  e/ q0 q& k+ f
    的位置,「拿好錢幣,不要讓它晃動,」這麼說著,他卻將兩根指頭左右晃動- I4 t& Y$ u% ?" |$ g& W  k, s& g
    著,「可是妳會發現錢幣自己晃動了起來,左、右、左、右。」
  t$ G) m6 X3 _( a    沒有几秒鐘,錢幣果然跟著RED的手指動了起來,這當然不是魔术,只9 F3 g2 B. |2 X3 \& U' q
    是利用一點暗示,讓她已經有點疲憊的手臂不自覺的擺動,由她反應的時間,
8 x: m8 J+ E. }: g    RED知道這個女孩有著相當優異的催眠感受度。
; A0 P6 J  Y+ I9 @: B0 q    「好厲害!」桃香笑著,一臉的不可置信。$ B, c* M! F9 d8 [; |0 e6 X2 x
    接著RED又將手掌放在錢幣下方,前后的移動著,「現在錢幣會跟著我  n8 x2 q6 |% F: j6 u. a3 J
    的手掌前后晃動著。」( A  D/ c  `. F/ Q; ]
    果然沒一會儿,錢幣的晃動便改變了方向。$ [$ b1 H% v9 [  l3 J  P
    「騙人!這怎麼可能!」桃香又笑著,語氣中充滿了驚奇。3 l* o* v& J/ a5 `
    RED沒有理會她,自顧自的說著,「好了,放下它吧。」
  i# N' w/ y! j' E. f" E    桃香將手中的繩子放了下來,無法相信的笑著。
3 F! a9 L5 P9 h  h7 ^    「現在將妳的拇指和中指夾緊,像這樣。」RED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示范( t/ M5 i1 c5 M
    著,而桃香也依言做著。2 E+ f; f- n- t' g& ^
    「像這樣把這張紙片夾好,」RED又說著,並拿了張紙片放在桃香的兩
2 V# h/ A; k. ~2 H    根指頭間,「盡全力的夾緊它。」
* O7 N" [$ m8 H: L    桃香不明所以,只是照著RED的話做著,突然間,RED很快的從她手) K. V7 w7 x/ u$ P5 X2 }
    中將紙片抽走,她小吃了一驚,然后只聽見RED說著,「夾緊它、現在妳的
$ S% I4 q- X/ d4 T9 ]. e# Z. S4 O    手指分不開了。」
5 c, Z# Y, E& m$ J: a5 A4 n7 Q/ R4 j    桃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仍然維持著本來的動作。
! s' _) [: w2 J* [  |; p+ ?    「愈來愈緊、愈來愈緊,」RED快速的說著,「妳可以試著分開妳的手! h5 N( O- D' e1 I$ V& n
    指,但是妳的手指只會愈夾愈緊。」1 W0 M+ s' i- D1 Q7 p
    桃香努力的想將自己的指頭分開,但怎麼也辦不到,她大聲笑著,似乎想% ?( g; C0 D* }# k  u
    用笑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u1 a+ x0 G9 ]
    「好了,」RED拍了一下手,「現在妳的手指可以分開了。」他甩了甩
+ v- R" E! H* E+ m! L    桃香的手,她的確就將手指分開了。
* C( t; M  `" O    「好厲害!」桃香由衷的說著。$ c4 G5 I$ p$ ~+ R/ Z! N3 i
    「人類其實是很容易被影響的生物,」RED緩緩說著,「剛剛只是我利
/ @* y+ e- M3 B    用很自然的原理造成妳的錯覺,催眠還有更厲害的效果,妳知道嗎?每個人都
* d- G. ~3 ~: K5 i    有自己想像不到的潛力,而催眠可以將這種力量激發出來。」6 A5 e% R. e+ E1 o4 n
    RED從桌上拿起了零錢,將一枚一塊銅板交到桃香手上。
( U" Q' C) n* p3 c8 {    「用妳的手指夾著銅板的兩端,試著折彎它。」
6 |' J1 Q( }" F& `/ D    「這怎麼可能?」桃香不相信的說著,但仍然聽話的嘗試著。
9 [2 }' W. P6 q! \/ j( L    「可以的,」RED拍了一下手,「我一拍手,妳就會感到銅板變彎了一
( X: F$ a& E4 L/ @3 v5 D& J2 ~' r# B    點,我一拍手,銅板就更彎一點。」他說著,並不時的拍手。
% A+ F7 C+ g$ ]. {$ ?3 O    「騙人!」桃香說著,卻確實的感受到銅板在她手中彎曲起來,「這不是
: r; ]) s4 ^. i) E% v/ y/ W. t( Q- c    真的吧?騙人啦!」
- ~- L4 d/ ?1 r# q) n    沒過多久,銅板便被扭曲的很明顯,桃香將它拿在手上,一臉不可置信的
- y. e7 G4 V; m2 m- ~% z8 j    看著。
- u. A5 F' B4 l* q" P    「很驚人吧?」RED將那枚被折彎的銅板從她手中拿了過來,並擺在她+ Y8 X9 a  e3 o7 p" b& G7 {
    的眼前,「妳看,妳徒手將這枚錢幣折成這樣喔。」
" P* k& x/ G, p* n8 M    桃香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笑了一下。& a/ h7 \  v% `3 i9 T6 X3 s: u
    「看著這枚銅板,」RED說著,將銅板高舉了起來,使得桃香需要微微
# g. `, @3 A, \# b3 M" t    仰起頭才能看見,「仔細的看著這枚銅板。」
; d( p! ^0 N) s* B    桃香的眼神向上飄去,認真的凝視著銅板。$ Y7 e) p# r- p! p. C5 B- z
    「看著它讓妳覺得很輕鬆,」RED繼續說著,「妳感受到一股倦意涌入& N9 U7 |+ @; v( h* z1 S
    妳的身体,妳突然覺得很睏,很想好好的休息。」, ]' N6 V6 ?5 X1 n
    桃香立刻趕到一陣睏意,她用力的眨了下眼睛,然后尷尬的笑著。' |, N) o, t/ ~; c
    「不要笑,看著它,感覺力量慢慢的消失,眼皮愈來愈重,」RED的聲" D$ g3 t/ U/ W# K0 ]: Q9 @% {
    音愈來愈快,「好想睡覺、好想睡覺,看著銅板,妳會覺得愈來愈睏。」" l& O/ f6 M  a2 U7 e7 D
    桃香依舊看著銅板,卻不斷的眨著眼睛,每眨一下眼,張開時似乎就顯的  k% x3 A' v6 ?
    更加辛苦,沒多久后,她只是想再眨一下眼,但眼睛卻怎麼也睜不開了。. f# l, w9 x" F& ]. `. v) a% s; M
    RED看到桃香的反應相當的滿意,他放下銅板,扶著她的肩膀,緩緩的2 B2 d0 C& p5 q7 l  V0 L2 w7 ]& W1 Z
    搖動著,「慢慢的,放掉全身的力量,深深的睡去,進入很安全、很平靜的催; c2 K/ s( E) u! X0 I) j6 `0 Y
    眠世界...」
( V! d7 M! u/ s& v% a/ S: Q$ P    桃香的意識迅速的離開了身体,她只感到很輕鬆、很平靜,隨著RED的
3 Q6 k% ]% U0 }( |: @    搖動慢慢的放掉了全身了力量,也放掉了那一點僅存的反抗,只見她的身体愈
4 o1 G' p" q0 Z' V* j    沉愈低,一顆頭重重的垂到了胸前。
. s$ u/ {4 g8 Y8 M6 j) b    「妳覺得好舒服,進入了非常深沉的催眠狀態,妳什麼也不要想,只聽的
! c; p% D4 F  S% i2 V8 D( K7 W    見我的聲音,只覺得一種從未感受過的放鬆與舒服,聽著我的聲音,妳就會慢; H6 o% Z. X( n2 a% L
    慢的進入更深、更深的催眠狀態...」; c: l  {6 o  Y8 t: W& P! N- @% z
    RED站了起來,而桃香卻只是呆坐著,一點反應也沒有,等了一會后,# L# Z6 r5 N, a6 _; `4 P
    RED將手放在桃香的肩膀上,繼續說著:( Z; Z( P4 t( b
    「放掉全身的力量,妳進入了最深沉的催眠狀態,現在的妳完全失去了力
# `. Z0 Z8 G( d7 ~' E    量,什麼也不要想,讓身体和心靈都完全的休息...」7 P) a* Z$ X6 B& _% j* i
    RED的手輕輕的將桃香的身体向后拉,桃香就這麼順勢的倒了下去,整* a7 d) @0 g8 k8 W6 w  X$ \" z
    個人癱軟在沙發上,讓一頭長髮散亂的披落在臉上。2 z; p% v5 J$ _  N( X1 K4 u' P7 X
    RED站起身來調整了一下桌子的位置,讓他有更多的空間來催眠她,接# ^6 N: z9 i( {/ z/ ]
    著他挪了挪桃香的位置,使她躺的更舒適些,而桃香只是沉沉睡著,像個玩偶1 i. i; }9 ]- Z
    般的躺在沙發上,對身旁的一切一無所覺。; I- h+ ]) T7 x! D2 y) q7 a6 K
    RED坐到她的旁邊,輕輕的撥弄著她的髮絲,撫摸著她的肩膀,「妳的
" d6 `& _8 }! Q/ r. j- ~: ~    頭腦一片空白,妳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我的聲音,妳被我深深的催眠著,當妳
' W- s2 Z4 M5 l    醒來后,只要我再度要催眠妳,妳就會立刻回到像現在這樣深沉而舒服的催眠
$ Y. U) r. p/ G    狀態,當我數到一之后,妳會完全的清醒過來,感覺很舒服,妳不記得我說過
5 q+ _$ W7 G+ v( @    些什麼,但是我的建議已經深深的留在妳的潛意識中,三、二、一!」
. G. ]4 Y- G$ P3 {1 S) H    RED拍了一下手,桃香立刻張開了眼睛,一臉睡眼惺忪的樣子。6 \' `% `  s1 i5 p- M
    「早安。」RED頑皮的說著。( e5 h1 f  y$ Q$ n
    桃香趕緊坐起身來,理了理頭髮,不好意思的笑著。) W; ^! G, o- a* T* h& O$ B
    「很舒服對吧?」RED問著。
; }4 Y9 U* x* K* O6 @0 m    桃香沒有回答,只是笑著,抓了抓頭,然后拉了拉剛剛因為躺下而零亂的
6 d  z2 }- p6 r$ J* I    衣服,RED突然將手掌伸到桃香眼前,擋住了她的整個視線。
  T3 X$ U, {$ _& S( Z    「深深的進入催眠。」RED說著,桃香的手臂立刻無力的放了下來,眼4 R* D+ C1 x8 z
    神先是沉陷恍惚,接著便緩緩的閉了起來。
* z, V+ Z9 H6 s) h! d+ v    RED左手扶著她的肩膀,伸出右手在她面前彈了一下手指,桃香便立即8 x0 O# ]9 J1 K  u2 Q2 a; D
    倒了下來,毫無知覺的枕在RED的大腿上。
7 `! y7 w; U! L$ G    「深深的、深深的進入催眠狀態,妳只聽的見我的聲音,我的聲音就是妳
* Q" ^/ n1 Q! X  p    的一切,當我數到一之后,妳會張開雙眼,但不是真的醒來,妳會恢復自己的
9 k# P: O& n2 R4 M1 O    意識,但感覺一切就好像夢境一樣,妳會覺得奇怪、覺得羞恥,但絕對不會想$ ?5 M' Q, p$ Y% `* R
    逃跑,因為這只是夢境,而我是這場夢境的主人,妳會很自然的服從我的話,$ x; T' d1 k# @8 G7 V: Z
    而不會去想為什麼,三、二、一!」: t( [/ m6 P# Y! C# j. H) P
    RED拍了下手,桃香緩緩的張開了眼睛,她坐起身來看了看四周,她看' E* \. Z/ M4 h; p5 f
    起來像是清醒了,眼神卻又有些迷茫,RED引導她到房間中的床鋪,讓她坐0 B; A* M+ C. T) z' E
    在床沿,然后坐在她身邊,並拿起了打火機在她眼前點起了火。
) }% f6 N. ?6 K# l7 z) N; k    「看著火燄,妳會覺得眼皮愈來愈重,力量一點一點的被吸了進去,感覺
5 @- a1 {7 M* M( J1 K: ]4 l    到了嗎?」& `3 m6 L% A% f4 `
    「是啊,好神奇。」桃香小聲的說著,眼神顯的更加迷濛。
5 f- g! r1 s  d: K    「看著火燄,力量一點一點的被吸走,感覺好睏好睏。」
% y* ^' X4 _3 Y; e    桃香只掙扎了一下,便閉上眼睛往RED的方向倒了過去,但RED硬是
5 c0 \$ K. Z6 e7 j& I3 d6 E    扶起了她,「不要睡,妳要試著抗拒,但是火燄卻不斷侵蝕著妳的思想。」# y6 D$ ~/ V3 P0 K% M- f2 E# ], G
    桃香張開眼睛,眼神中已沒有一點生氣,她几乎只是下意識的聽著RED2 T5 J( ]" U# d+ L# U
    的話,事實上,她現在只想安靜的睡去。
$ ?1 D6 y( ~0 K' d5 u' x    「妳不能睡著,我要妳看著這個火燄,當火燄消失的時候,妳會完全的失; O- \& f8 t+ _
    去力量,甚至連張開眼睛的力量都沒有,但妳仍要保持清醒,三、二、一!」  ~0 t- y! {9 ~1 p
    RED關上了打火機的蓋子,隨著這個聲響,桃香也閉上眼睛往他身上倒去。
4 d* o+ ^" C$ Q6 ]6 d- `+ H( b    RED扶著她的肩膀,讓桃香繼續維持著坐姿,「妳現在連一點點的力量
  G  P2 S' l% S$ u2 u( R0 `7 L. {    都使不出來,妳可以試著張開眼睛,但是妳虛弱的完全辦不到。」
, V  x9 Z! t2 i' q    桃香的眼皮只是微微的抽動著,一點睜開的跡象都沒有。
- \4 ~- [( ]  H5 ~  L; g& F8 U    「好了,現在讓妳的心靈也休息吧,聽著我數數字,每向下數一個數字,+ `. e9 ]1 \# i% }' w
    妳的思想就會愈來愈模糊,當我數到一后,妳的心靈會完全的空白,進入比之
# w! W: {7 O# p3 F: x6 Q/ h8 ^    前更加深入的催眠狀態。」
8 b6 X! m3 Z5 Q* K    「二十、十九、十八、十七...」RED慢慢的開始數著,並逐漸的加
8 Y, p6 t( X' u    快速度,「五、四、三、二、一!」他很快的唸完最后几個字並輕輕的推了下
7 X7 @% w1 ~$ H  P    桃香的額頭,她立刻向后躺到了床上,沒有一點點抗拒。' q0 l6 w& F0 e* h  E
    「妳的腦筋一片空白,我的話就是命令,就是妳的一切,深深的進入更進' W$ v; I8 W1 u/ e) d; t) B+ {0 m, x
    一步的催眠狀態,感覺很舒服,服從我的話會讓妳感到更加的舒服、更加的放
( U  E$ k2 L: o; z    鬆,除了服從我之外妳什麼也不能做。」( t' s* g( L$ J9 w: R& z
    RED站了起來,讓自己的眼神在桃香身上放肆的游移著,這個睡美人當% G' T: ~7 f6 J! s. u4 E7 @
    然不會知道自己已成了砧上肉,她的雙唇微張著,臉上呈現著一種只有熟睡時0 x0 L; i# T5 I% Z8 O6 }. O
    才有的鬆弛,傲人的胸部在上衣下規律的起伏著。
4 Z% Q( b& w- L; }8 z    「妳的身体慢慢恢復了力量,但是妳的心靈仍然是一片空白,我要妳站起, n* A% U5 `& K
    來,張開眼睛,什麼也不要想。」1 _$ Q) h. E) h. n" w3 b
    桃香緩緩的站起身子並張開了雙眼,但她誘人的雙唇仍然微微張著,眼神
; z, J: p( a& w4 f5 t    呈現完全的呆滯,RED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一點反應也沒有,RED# j5 Y. b5 {8 M* r6 H5 A
    滿意的笑了笑,桃香的催眠深度完全達到了他的要求。
" _; a' i- `- i2 @6 z' B* b    「當我數到一之后,妳將會再度閉上雙眼,失去力量,三、二、一!」
0 ^3 A5 J+ e% S' z( M    那聲『一』一喊出來,桃香立刻閉上雙眼,重重的倒到了床上。' T: v8 ^% T  d+ M" a' J* {2 G
    「桃香,當我數到一之后,妳會張開眼睛,清醒過來,但仍然感覺一切像
; ?6 W# I- a, n& ~- j% z    是作夢一樣,三、二、一!」* I5 J% g# h6 O0 i1 q- u
    桃香張開了雙眼,表情有點迷茫,她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只是懶洋洋的躺) {. w  n4 ^0 q; {8 k0 K. O
    在床上,RED拿起了她的右手,慢慢的說著,「放鬆妳的右手,不要用任何% W( W7 o9 j0 {. I9 M8 A- ^
    力量,妳有感覺到右手慢慢失去了感覺嗎?」+ U9 B, U* x; D# f( O
    「嗯。」桃香下意識的回答著。: r: |- o6 y% V$ p$ q* w; V2 R( U% `
    「沒錯,我正在取走妳右手的知覺,妳發現妳慢慢無法控制右手,妳感到
% z  K* [. |* A4 e$ @    妳的右手就好像不存在似的,完全沒有了任何的感覺,當我數到一之后,妳的
% q( n5 C" r) b! e0 h. B    右手就不會有任何感覺,三、二、一!」RED甩了一下桃香的右手,她沒有, L! T: {( w1 I5 q2 c+ ~
    任何反應,手腕自然的向下垂著,沒有一點力量。1 I1 x% G4 }# L' }, `3 R2 {
    「妳的右手完全沒有感覺。」RED邊說著,邊拍打著她的手,而桃香只3 N  U: V2 j& u1 e. p% ^: `* S
    是靜靜看著,好像那隻手根本不屬于她一樣,突然RED又打了她的左手。
4 m8 B7 v4 d. [0 T# p% h3 p    「痛...」桃香喊了一聲,本能的縮回左手。
6 L: K6 N) k: \$ m/ C    「可是這隻手卻一點感覺也沒有,是嗎?」RED邊說著,繼續打著她的1 W3 _: ~; ^. I
    右手。" w/ N; b( o% w+ L, w) N& C
    「是啊,好奇怪。」
- Y2 R) C% d; b    「現在我要讓妳的右手回覆知覺,」RED說著,讓桃香的右手握起來,- o5 U% U9 t) {& M+ C' F/ a
    然后移到她的大腿之間,「當我數到一之后,妳會發現妳下体的感覺就這樣轉
: ^9 p6 t( k/ G& `& R0 Q    移到了妳的右手,三、二、一!」
6 R2 j; G2 j. w    接著他又左手緊緊的抓住桃香的右手,而用右手去觸碰桃香握起的食指與
1 ^7 Q* o' }5 B    拇指,桃香發出一聲嬌喘,雖然褲子和內褲都完好如初的穿在身上,可是她確
1 t* }& G4 j1 `% \    實的感受到自己的敏感地帶被挑逗著,她趕緊用剩下一隻還能自由活動的手來; W3 m& q. `- D6 c7 j, M$ Q
    阻止RED。3 L* }( [7 E! ^
    「不要這樣,」RED檔開了桃香的左手,「妳不會想阻止我,慢慢的去3 J# f* ~; F7 l5 ]: p, l
    享受這種感覺,妳覺得好舒服、好享受...」
+ W: b9 {, \' _, b. h; K    說也奇怪,桃香突然不想做任何抵抗了,除了右手之外,她還能自由的活, V9 o. I% Q4 m% _- h
    動,可是現在的她什麼也不想做,隨著RED的觸碰,她趕到一陣陣的快感竄0 \: z* x" f: }; _& i
    入了脊髓,她分不清那究竟是哪裡的感覺,只是不時的嬌喘著。# C. C- q) Y8 p' w% \# P
    「妳看看,這裡就像妳的陰核,」RED說著,並不斷撫摸著她右手拇指
) \. Y. L) P% |  S( d; ?3 q    的前端,桃香恍惚的看著,一陣陣的快感已經快淹沒了她的思路,「妳看看,
6 i' Z/ o9 S# b0 H1 ]- i3 o0 X    要插入了。」RED用兩根手指塞進桃香緊握的拳頭中,然后快速的抽動著,/ a. A$ z* S+ z% Y% T8 \& v
    桃香的感覺完全就像是下体真的被插入了一樣,她忍俊不住的閉上雙眼,用呻1 a# X5 u# _( ]* L3 l6 n) U
    吟來回應RED的動作。
: Q1 T4 ?# @$ q    「只是手指就能讓妳這麼興奮嗎?真是個淫蕩的女人。」RED說著,完9 D( Y+ U1 Q1 @* c3 o
    全沒有停止手部的動作。
& X# J4 O! R# d$ A9 x    「不要這樣...啊...」桃香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
* l1 e6 y& l, t% e6 d    「妳快高潮了...要去了...」RED的指頭抽動的愈來愈快。
1 b" [, b% l2 ]( P( N+ _8 \, G    「啊...啊...要去了...」桃香回應著,RED卻在這時突然停
$ F/ z4 c  Y% l0 |( D    止了動作。* ^# K  Q/ g# |/ a  g! ]
    桃香感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渴望著高潮,但沒有RED的幫助,她自己# s+ _- j  c9 b# P# a5 z4 x+ x, ]
    什麼也不能做。
: h! v; G& C' P! P; a    「冷靜下來,桃香,」RED平靜的說著,桃香一聽到這句話,確實就感3 h; f6 ~' m, R' P5 {% a9 Q. _
    到心情平靜了不少,「穿著這樣的衣服不適合吧?而且妳發覺穿著衣服和褲子% S# ~6 b8 s2 T- m8 k% b
    讓妳渾身不愉快,是嗎?當我拍一下手,妳的右手會恢復原來的感覺,然后妳/ M( e! F& F6 i& j: n
    會做妳想做的事情。」. U( O- a: j$ ~- {, `
    RED拍了一下手,桃香感到右手突然回復了生命,她甩了甩右手,發現$ O6 X+ ]: j, N3 r& q
    上面全是汗水,順手在床單上擦了一下,接著她開始感到衣服給了她一種莫名2 @8 G; ^' s7 m
    的束縛感,她急切的解開上衣的釦子。0 I( o# K$ Y2 G6 B5 a$ z* Y
    「妳沒事吧?」RED假意的問道。
) r/ O4 q* _# _3 v    桃香沒有回答,很快的脫去了黑色的上衣,丟在床舖上,RED看到她一  a% u# u% |+ [5 E! g
    對傲人的胸脯在胸罩下几乎快彈了出來,接著她又解開了褲頭的釦子,拉下拉
6 ?+ c0 J$ R$ ]* r1 v( }( H6 ~* Q    鍊,跪坐在床上,將那件白色的休閒褲也拉了下來,丟在剛脫下的衣服上面,, h3 o4 i: q; V8 u- E
    現在她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胸罩和內褲。! A$ m: W: P; A" n
    「舒服多了吧?」
0 @# Z0 |  J& M/ D    「嗯。」桃香小聲說著,僅存的一點理智仍讓她感到些許的不自在。
' b. S1 z" F: E0 K8 r# m    「來,坐在床沿邊,我們再來玩個游戲。」
- }- v* V' R/ h/ u. C* B( g+ A    桃香依言做著,RED則坐到她的身邊,他拉著她的右手,讓她的右手向
. i' [. }8 a) w2 \    前平舉著,桃香一開始有點輕微的反抗,但很快的便屈服了。: m) S( m% N. L
    「僵硬、完全的僵硬。」RED突然喊道。* x$ S* R$ @, u3 l4 Y
    那一瞬間,桃香感到自己像是被凍結了一樣,她無助的看著自己平舉的右2 [1 G% t9 Z7 G+ q2 O# \4 ~
    手,什麼也不能做,RED繞到她的另一邊,讓她的左手也平舉著,桃香的意
4 P% U( B7 ]$ T+ A+ M% Y9 r0 v    識相當清楚,她睜著眼睛,但卻連脖子也無法轉動,她想知道RED在做些什
( Y) A- _0 w  s/ G- U: R    麼,他就在她的旁邊,而她卻連轉頭看看他也辦不到。
) {7 }: T6 ?- x6 Q6 d    「完全的僵硬...」RED持續說著,然后將桃香推到床上,桃香看著2 `% `' Q) ?/ f0 m
    天花板,兩隻手向上舉著,而腿部仍然維持著坐姿,成了一種可笑的動作。
- {' P) B5 T2 t0 I' T$ O/ ^    「等妳聽到我拍一下手后,妳會感到全身失去了力量,」RED又下著新
9 f/ @0 g7 m2 A' D( ]0 d3 S; V    的指令,「但是妳仍然清醒著,妳會張開眼睛看著我,卻什麼也不能做。」
( w" [7 F' ]* e4 L    RED拍了一下手,桃香僵硬的四肢立刻癱軟在床上,她看著RED,其
' E2 W$ k& ?2 T% G- _    實對她而言,這一切並沒有什麼分別,她的身体始終不聽她的使喚。
" g5 y8 a9 K( a7 T5 \    她的感覺是很清楚的,她知道RED甩了甩她的手,又走到她的前面舉起  w0 [6 b, Q3 N# K& B' f( }. t* t
    了她的腳,但她什麼反應也做不出來,頂多就是發出一些輕微的呻吟,在他放* `- q3 s% F- c, H
    開之后,她的手腳也只是重重的又掉了下去。: [5 t8 z4 v1 x/ T5 }
    「當妳聽到我再拍一下手后,妳會變的相當敏感,妳全身的每一吋肌膚都
: {* v( T+ e4 O1 `. B! E    是妳的敏感帶,比妳原本的敏感帶更加敏感十倍,甚至是一百倍,只要我一碰1 V7 \" j7 e& s  }( B* I- q
    觸到妳的身体,妳就會立刻感到非常興奮,感到自己就到了高潮的邊緣,三、
" [; K" `8 I2 }% v    二、一!」RED說著,然后拍了一下手。
/ }" U) v$ X2 O$ b% Y7 y8 m    RED走到桃香的視線中,「妳現在有什麼感覺?」, s' I: F' B+ Y1 E
    「我不能動...」桃香無助的回答著。, l5 R3 z6 ~* c5 x
    「真的嗎?再試試看。」
: j% w& Y+ K* c    桃香努力的嘗試著,但除了微微的皺了眉頭之外,什麼也沒發生。* Z" u. [& f$ `. r3 K1 B; w3 X
    RED滿意的笑著,接著伸出手撫摸著她的手臂。% b9 y( R0 t6 r
    「啊...」桃香立刻發出了呻吟。/ v4 Y8 ^7 J+ X" N9 s5 k
    RED當然不會就這樣放過她,他用另一隻撥弄著桃香的頭髮,然后輕撫+ o# S- B* F; a$ k" i, o8 R
    著她的耳垂。  L2 t3 z; P! b* x
    「啊...不要...」桃香恍惚的像是上了天堂。
- Z0 u/ O" ~3 {" v    RED站了起來,桃香緊繃的神經終于稍微紓解了一下,不斷的喘著氣,* t9 Y. C' r  r3 J1 J0 D
    但只那麼一下子,她又感到RED碰觸著她的小腿、然后大腿..." |- h9 B4 P+ s1 k9 S8 p
    「喔...我不行了...不要...」桃香的表情溷雜的痛苦與喜悅,, @9 X! [$ ?9 X/ d7 a( R+ K
    事實上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想要RED停下來。
7 M8 X3 E( T7 L8 k* l    RED毫不留情,從她的大腿撫摸到肚臍,又撫摸著她的肩膀,他似乎刻' M7 q7 z. h. L
    意避開了敏感的地帶,但這對桃香一點分別也沒有,無論是什麼地方,都能讓
' Y1 e* j% C3 K4 ~& Y$ \2 [    她感受到升天的快感。" w4 P) |3 b* h( F1 h5 k, H; M7 i& o
    「妳這個淫蕩的女人,怎麼會興奮成這樣啊?我連妳的胸部都沒碰呢。」
7 X5 W  |  x# h! S) ]0 K% W    「啊...」桃香的身体雖然不能移動,卻因為不停襲來的快感而不斷抽1 V0 u# x0 x) S. H
    動著,「我不知道...哦...」
2 q1 Z7 p( K# f* P; M; `. Y    RED扶起了桃香的身体,讓她坐了起來,「僵硬、完全的僵硬。」, S) O2 V# ~1 l! V& `7 n$ L: L1 I
    桃香不斷恍惚的在高潮邊緣游走著,她甚至不知道現在的她是怎麼樣的動
' p( y  i) E4 N! K" S6 p- }) A    作,RED撫摸著她的臉、她的手臂、她傲人的雙峰,一雙手始終沒有離開桃  ~8 X( s6 J/ R1 R
    香的身上,「告訴我妳的感覺。」
  ~6 [1 z4 y0 l2 ~) r9 Z) P    「啊...好舒服...」桃香下意識的回答著。
4 s1 Z0 @  k( M  s2 w$ N    RED又撫摸了她的大腿一陣子后站了起來,「當我數到一之后,妳的身/ f2 n) @% W5 ~9 S
    体又恢復了自由,我要妳站起來,三、二、一!」
) }  v% ~7 K7 w, v    RED拍了一下手,桃香的身体突然軟了下來,然后緩緩的站起身來,由
, N1 D' \5 H. G- z' [8 f3 S$ Q1 V. H    于剛剛的恍惚還沒散去,桃香的動作顯的有些不自然。6 J* D) c$ y! B* I
    「僵硬、完全的僵硬。」在桃香站起來的那一瞬間,RED突然又叫著,
1 X: Q( v. }1 b- Z    桃香立刻停止了動作,像個凋像般的站在原地。4 V- ?/ r9 n# O: D/ e' Q
    「張開妳的眼睛,看著我的手指。」RED將一根手指伸到桃香面前。
6 t  U6 m8 X8 @% w7 K3 t, L    由于之前的陶醉,桃香一直閉著雙眼,聽見RED的命令,不情願的緩緩$ m7 b3 M. r" B* v. I+ U* t2 ~0 P) V0 o
    張開眼睛。* H: b3 J% A: i) s
    「雖然我沒有碰到妳,」RED說著,轉動著自己的手指,「但只要看著
+ ~: t+ F7 P/ g8 C. U. m* w    我的手指妳就會覺得它正在撫摸妳,妳會覺得好舒服、好快樂...」
/ E$ X* n4 {2 F* x1 O- a/ J: t    「啊...」桃香大聲的淫叫起來,才稍微停息一下的情慾又被無限的挑
8 D7 h* V1 G; Q7 y    逗起來,她全身不停的因為快感顫動著,沒多久后,她看似沒移動過的身体竟
1 ]# s* j; t& B, @7 U    然成了半彎腰的動作。1 E7 b& i1 g' V. [, w5 F, X$ P
    RED調整了一下她的動作,扳直她的腰,讓她微仰著頭,挺胸站著,「
0 [1 N6 E3 g8 Z2 J1 l4 h; {, l    當我撫摸到妳的下体時,妳會得到妳想要的高潮,享受到這輩子從未有過的快4 c4 v3 ~0 i  O/ \
    感。」
& W+ V% ?% i  w    RED雖然這麼說,但卻沒有直接攻擊她的陰穴,又在她的大腿四處游移
7 M! y2 H+ r. A/ S9 L$ m( N9 |; b    了好一陣子,才終于去碰觸她最神秘的地帶。
, X$ ~8 S  i3 F9 `2 F    「啊...」桃香發出了愉悅的呻吟,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服,她半張% R& v3 |+ K% l- M
    著嘴巴,表情呈現一種恍神的呆滯。: @$ }+ u4 x6 u8 V
    「當我數到一之后,妳的身体將不再僵硬,肌膚也會恢復成原來的感覺,* o" N8 ^+ p: K# I1 I9 R
    三、二、一!」RED拍了下手,桃香低下頭來恍惚的看著他。
# P9 y* Y1 U& P. E8 V    「喜歡嗎?」RED問著。
3 w2 _9 A# f" y    桃香有些尷尬又虛弱的笑了一下。  j3 M- O+ T5 \3 E; h0 O% Y
    「睡吧,好好休息一下。」
3 n  b0 ]9 h5 k5 O    話一說完,桃香便失去力量的躺回到床上。8 N% Q8 A' r/ `. f) s3 Z
    「妳感到相當的輕鬆、舒服,深深的進入催眠狀態,」RED在她耳邊下+ S' Q+ s  `$ @" U
    著指令,「當我數到一之后,妳會清醒過來,覺得這邊是妳自己的房間,妳的" Q& y9 O- h/ J$ l, M0 H( c, b: x$ Y
    內褲都濕透了,所以妳會想從衣櫥裡拿出一套新的衣服穿上,三、二、一!」
% D7 E0 }- L$ z2 V$ f# b5 H9 K    RED拍了一下手,桃香立刻張開眼睛,看了看四周。$ v  M) h& N" t+ c+ \1 p4 A& {
    「站起來,妳看看妳的面前就是衣櫥,」RED引導著她,而桃香毫不猶
  F: P8 I; ~8 E9 W1 @    豫的認為那就是事實,「打開衣櫥,裡面有好多漂亮的衣服呢。」' [: w! \  G7 ^( Y; Z& t! D& E& J
    桃香像是演默劇般打開了隱形的衣櫥,然后會心的笑著。
7 o4 D3 ^4 F; }, k/ P# J8 E    「挑出妳最喜歡的一件,將它換上。」
' R5 b/ Y2 x( d# ]  z    桃香就這麼挑了件國王的新衣,她先將衣服放到床上,然后很自然的脫去4 \' R" T3 C$ b6 |5 f( X$ t
    身上的胸罩和內褲,一絲不掛的站在這個今天才第一次見面的男人面前。- _6 e( @8 r# L0 U
    接著她開始穿上剛剛挑選的內褲,戴上胸罩,套上她心裡面最喜歡的小洋0 `1 g) D- T( U1 `; S7 X8 h
    裝。; c) f# d/ [, f' H( B0 a
    「哇,好漂亮啊,這套衣服很適合妳呢。」RED說著,將桃香引導到鏡
7 Q0 b9 w, V& W5 c    子前,鏡子反映出的明明是桃香的裸体,但她卻看到自己穿著漂亮的衣服,滿4 c7 V! [! e( F# _( \
    足的笑著,還在鏡子前擺手弄姿。
- L% X# _! {% Z' I9 k0 X* L' L    RED走到她的身后,「聽到我拍一下手后,妳會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身
- }4 _; \8 ^+ D  @' k* d    上什麼也沒穿。」' q& l/ m; V2 ]
    RED拍了一下手,桃香震了一下,不知道身上的衣服為什麼在一瞬間消5 K( q2 z* U% b' G0 i
    失無蹤,她慌張的用手擋住自己的胸部,「討厭...怎麼會這樣?」* M4 f. Z5 ?4 Y$ h* k; Z
    「看著這裡。」RED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懷錶,在空中晃啊晃的。7 w8 e2 H- t2 I/ c6 x2 a1 {$ S9 D
    桃香的目光一接觸到那只懷錶便迷濛了起來,雙手也無力的垂落到身体兩$ Q0 a* Z' b5 i3 P9 ~) v0 ]
    側。
# S1 C$ T) [) c/ w    「仔細的看著這只懷錶,什麼都不要想,跪下來。」
( x& R* t, J* b! V4 O    桃香靜靜的跪了下來,什麼羞恥、貞操這些觀念早已消失無蹤。
) M1 t- P, x0 X8 i: O  a0 J    「乖,桃香,妳做的很好,仔細的看著懷錶,被催眠是很舒服的,我會讓  z+ q8 ]6 h3 m% S+ u7 k+ X: O
    妳進入比之前更深的催眠,只要你看著懷錶,聽著我說話,當我數到一之后,+ S6 h8 m9 y, k( h5 E
    妳會閉上眼睛,沉沉的睡去,進入更深沉的催眠狀態,三、二、一。」8 m5 @2 X4 d9 Q2 X8 U
    桃香閉上眼睛,緩緩的倒向前去,RED趕緊蹲下來抱著她,讓她躺在他0 o6 L# c& x' r0 Z: |9 e  Y# c
    的懷裡,「當妳再醒來后,妳會發現自己很想尿尿,妳也顧不得沒穿衣服,或
; C# j4 I  Q7 F1 H5 h, B    是任何事情,一醒來就會想要衝去洗手間,但是當妳進去后,妳會發現你不能+ o( ~3 E! R! y0 C( \
    使用馬桶,妳只能坐上洗手台解決,但是當妳坐上洗手台后,妳又猶豫了,因1 o$ N- g3 D! g0 ~
    為我就在妳的面前,妳不想在一個男人面前尿尿,可是妳卻又不得不解決。」
# d$ v& |9 m; M+ ?) k7 C    RED故意要讓她抗拒,再將她僅存的羞恥心徹底的摧毀。
2 {& \$ P5 Z( r- B0 e6 Y    「當我數到一之后,妳就會清醒過來,三、二、一。」9 }* L2 |9 C& i! A( M# I
    桃香張開了眼睛,怔怔的看著他。7 [/ }5 c/ c4 b% h: F8 Y
    「怎麼了嗎?」RED問著。
* t$ u4 `4 X! G8 N1 z4 B' A    「我要廁所...」桃香說著,便站了起來走向廁所。
$ S' g9 v7 l4 i8 f1 c4 W% j    然而走進了洗手間后,她卻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她想要上廁所,卻不知! c- P+ d" z3 o# F  b) w2 Q+ o
    道該怎麼做,然后她就不明所以的坐上了洗手台,她几乎快尿了出來,但由于) e5 Q; m) Y. z0 q9 ~- F
    RED一直在前面看著她,所以她拚了命的忍著。0 n- d9 w* X, O/ h8 _
    「怎麼了?怕丟臉嗎?」RED故意問著,桃香沒有回答,接著他突然走
5 h  K5 m( P: A# y/ L% ?    近她,用力的捏著她的乳房。
5 `( }" {4 r+ s& ~& N% {7 s0 z9 K4 m' @    「啊...不要...」桃香敏感的淫叫著。/ [# H  G0 @8 u, r4 m% U* n
    「妳憋不住了,雖然妳很努力,不想在我面前小便,可是妳的身体卻無法
2 m" p$ d1 E9 V( A& s9 V! a& U0 L5 n3 E    承受了,尤其是我一捏妳的胸部,妳就感到尿液好像快被擠了出來。」
+ ~" H2 N7 j, c3 y    「啊...」桃香叫了一聲,澹黃色的液体便從下体噴了出來。0 B5 i; Q6 V) J7 _+ _: k( ~
    過了一會,RED讓桃香清理一下身体又讓她回到床邊坐著,他拿了一根2 A' [! }& x) i5 `3 l- y
    女性自慰用的假陽具放在她的大腿間,「這個是妳的性器官,妳和男人一樣擁1 t5 V- a4 _7 _+ Y# d1 s9 u1 p
    有陰莖,妳會有和男人一樣的感覺。」他說著,並撫弄著那個假陽具的龜頭。
0 @1 u! o5 I- `0 |, O0 u    「喔...」桃香看著那根假陽具,確實的感受到它成為了身体的一部,% Q' ?/ e/ n/ K, [5 a- k1 B$ Y
    一陣酥麻的感覺竄了上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