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罪惡之源[全足本]-6

罪惡之源[全足本]-6

(十一)
0 G* P" R5 L; f/ s+ p3 W3 m$ ?  “是我,姐。”
- \$ y1 B  S, |( Z  这是一张近乎完美的面孔,紧紧抿着的嘴唇浮现出海市蜃楼般的微笑,尤其  r% A1 q" I2 [
是他的眼睛流动如山间的清泉,霎那间滋润你饥渴的心田。
4 K, f9 p5 e/ d* y% ~  他终于回来了,我亲爱的弟弟。
) L& K+ h9 L" N  关昭的热泪顿时夺眶而出,几天来的委屈和痛苦随着滚滚直下的泪水如翻江/ A: X/ [) y; E2 }
倒海般倾泄,她颤抖着丰润的双唇,身子一阵的发软。
1 o  M2 i. K6 {& p  关化抱着她摇摇欲坠的娇躯,一股熟悉的滚烫,从手掌传到他全身的每一根) s1 `# |/ ^% _8 m
神经。
% U# g" \6 t& b7 o$ j  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牵挂的女人,就算是远在千里万里,她依然是梦中最美的/ u3 ~- Q, J$ G& ?# `
星辰,熠熠生光。8 ^/ ]. L7 g2 x; v* X# h
  他温柔地吻着她精致的脸,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唇,每
" m9 j  K  M/ ~0 s! B8 ~  L) z( ^一样都是那么的熟悉,都是那么的甜蜜。两人的嘴唇交接着,互相探索着,关昭6 s+ {$ ]' \: z& y$ N/ S# b
整个身子都快要瘫倒了,她感觉到他的手正在往下滑,摩挲着她丰满的臀部,她
6 P2 r( ?- d  |忍不住呻吟起来。9 t/ m3 B8 d* ~4 D7 T0 s+ u4 J
  臀部和阴牝之间的肌肉因为敏感而紧张,天啊,这是多么熟稔,多么令人疯! K5 B6 j) U; }
狂的感觉!+ r) `0 M' n2 e% f/ }$ \
  她柔嫩的阴牝因为他的爱抚已经瓣开,翘立的阴蒂坚硬地肿胀着,这瞬间,
; S1 m8 K& b! Z3 a- w. x她全身敏感的器官都显得生气勃勃,“好弟弟,姐受不了了……”: [  Z" F8 J% S
  关昭全身感觉热烘烘的,阴牝间的爱液不断涌出,内裤已经全部浸湿了,而
7 p# e6 I4 c& x+ O3 P7 p( y* U关化的舌头仍然不停地向着她的舌头和喉腔索取着,唾液流泄在关昭雪白的胸脯- C4 w. J' I  ^
上。9 j* i+ f) n/ M  [! n4 D
  关化慢慢地把她的内裤脱下来,目光深情地凝注在她黑亮齐整的阴毛和微微; v8 ]/ K# t% W  I# h8 _
起伏的阴户上,“她属于我,永远都是我的女人。”他想,他跪了下来,把头俯8 c+ X* U6 o$ f$ E- G0 S3 P" p
在她的双腿之间,她的阴牝有一种潮湿的味道,他的舌尖轻轻触摸着她两瓣阴唇
# u( Z1 ?8 o7 |: k  B周围,接着缓缓地伸进阴牝内壁,进出之间只感到阴道里奇妙无比,自有一番天! w/ h% U' ?. |- |6 T; d% g' T& \' X
地。
0 s& J5 G9 ^/ Z5 u  关昭一阵的酥麻,美目轻闭,细致地享受着这阵阵的快感,唇间挤出似断似  X! ~! R$ x8 S" `3 ^% \
续的呻吟,这真是太美妙了,她再次痉挛着,就好象电流行经她的周身。7 n3 j( H! D4 Y1 D. i" ], N
  关化嘴里嗫嚅着,好象在说着什么,然而他的舌头并没有停下来,仍旧在她3 B- }+ v+ l5 A  `: t0 Z# R3 S8 a
美丽的阴唇上下左右游走不定,就好象在享受着美味佳肴一般的吸着她不断涌现
& `; _) p5 e( O) i% Q出的黏稠的淫液。
* P+ U, o+ V2 y$ m% P  关昭只感到全身的性神经都被调动起来了,她不断的扭动着曼妙的胴体,身6 z) u. I( @* a/ j2 ^1 @, K
子越来越热,在兴奋之下,她的双手也开始不自觉地往自己高耸挺立的丰乳揉搓
4 u: G: _; N3 X着,“我要飞了,弟弟。”' c# O7 {% |- p% X  J8 Z8 o/ S& Y7 w
  她的神志渐渐不清了,她无力地抬起柔若无骨的柔荑,“好弟弟,姐姐就要, h; G" q+ H3 W) d
飞了,要飞了……”/ D) W, H2 L" F2 i# y1 q
  就在这时,关化捏了下她的美臀,然后双手按在她的纤腰上,一扳,让她的
  b# M, V! F, _- O+ X四肢支在床铺上,每次相交,他总是要先从背后插入。% U' b& z: [8 @( z! f% W& E
  关化擎出已然滚烫坚硬的阴茎,当硕大无朋的龟头一接触到她的阴唇时,她. v4 U  W0 C2 M7 H
一阵颤抖,接着她感到疼痛,“啊!”她发出一种近乎天籁的声音,刺入的阴茎* [2 t2 F( V- r5 _7 ]
就像刺入了她的子宫,太好了,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我的好弟弟!
7 {* }& d% p9 x) W  他的每一次抽进抽出都是那样的真实,在这种一出一进之间,关昭尖叫了。
0 k6 l( |% [4 ]' c! v! {  “嗯……啊……哼……好弟弟,再用力些,把姐的逼插烂……再快快……”
: v$ S. p* j/ c( @) v* U- z  就在她不停的叫喊中,关化也一往直前地冲刺着,他的阴茎忽而上下冲插,
9 D& h' X0 N# w& g3 O6 J忽而左右搅拌,阴茎摩擦阴道内壁的快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阴茎已经膨胀得
2 f; {( U' z& n- ]6 ]( J' t快要爆炸似的。( A  ]2 X. H! K! {5 @, o* {
  关昭的小嘴咬着她的绣花枕套,香汗淋漓,粉红色的乳蒂坚硬地膨胀着,
  D. ~3 ]% D( J“我不行了,不行了……”已经是关昭的第三次高潮了,她全身发软无力,感觉  v7 o' R& `. ~  [1 @
就要虚脱了,而关化也体贴地感觉到了,他速度加快,频率加剧,配合着他的姐
0 J+ X/ I7 D, y5 ]5 ^/ r姐又是一阵猛烈的冲撞才紧急地抽了出来,只见一股粉白的液体从她的阴牝处激
5 X/ Y" D: D$ g8 T: U+ H: d射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 X/ v& S' W  |# o  “好弟弟,你真行,你真棒。”+ @' N6 M7 {9 z. P9 i+ Z
  她气喘吁吁地仰天而卧,她深情地看着他,而他的龟头仍然高昂着,“姐用
, |: w* q# r8 S5 K( m3 {嘴帮你出来吧,好么。”
+ u0 _# a7 J1 X4 G  关昭也不等他说,就坐了起来,伸出纤手抚摸着他滚烫的阴茎,她用食指和4 N+ P; }: M/ J6 r& ?
拇指环成一个洞把他的阴茎包在里面。她先是轻缓地套弄着,然后吐出舌头轻轻6 s$ l1 Q# U# V$ u( `
地舔着他的龟头,而伴随她的舌尖吐进吐出,关化全身的毛孔都舒张着,真是太
9 ^* q6 R3 q- s& _& W舒服太爽了,尤其是看到姐姐椒乳颤动,凤目迷离的浪样,他更是淫兴大发。; a5 o$ Q3 n7 `3 i; ?; M/ J( H
  关昭从龟头沿着长长的阴茎舔至睾丸,然后含着睾丸细细地吸吮着,而小手, _$ l8 F3 H* J
纤纤仍旧套弄着他包皮褪尽的阴茎。' c# J5 j! n: U5 G. [
  关化呼吸急促凝重,随着她的动作加快,他的脸部肌肉也痉挛着,身子一阵4 r5 s+ v. T2 n
抽搐着,“啊”的一声,一股炮弹般的急流掼入了关昭的嘴里面,其量之多,使
& t7 J  [# d( H) l& L. g5 j得她的小嘴竟然装不下,依然有不少粘稠的液体从她的嘴里流泄而出,关昭伸出* {7 }; a* p# l: X1 H
粉红色的舌尖慢慢地舔着,其状之媚之骚,饶是关化身经百战也仍然心里一颤,. N- q7 ^+ y7 B6 P  ?$ l" k5 u  O( g
“好姐姐。”8 Y) H( h- E, P( D2 I
  关昭摸着他壮健丰硕的肌肉,自上而下缓缓的用细长的指甲轻轻划着,一股) I  m9 g2 [* \8 T) l% [3 Z
快意涌上关化的心头,他忍不住低下头来亲吻着她黑亮的长发,浓密的发间散发1 W- W3 y3 Q' O7 ]
着紫罗兰的香郁。* s6 ?4 [  z( W) {* K1 e
  “弟,姐已经买好画展的门票了,听说这次参展的有特地从卢浮宫借来的西
# m' Z) ?8 ^4 [/ L6 r4 c9 u莱斯、德加和雷诺阿的画,都是你最欣赏的法国印象派绘画大师。”
5 [! K0 u% G: F  “嗯,太好了,明天我们就去。”: e) K. Z6 _4 a) u1 M/ B
  关化深深地吸吮着她丰润的双唇,有一种芝兰香的味道。
. y1 ?0 B4 Z8 M2 b& ?* A2 t  ************$ C# w" b/ x$ F8 _$ \$ X% K) Z: _0 r
  姬晓凤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依然是那样的花容月貌,冰肌玉肤,她重重
: t; d! ?/ e# U% k) z3 x- j" g地叹了一口气。$ w( a/ y) ?# q: _7 [, U" ?2 Q
  闻于斯不在,他说要出去走一走,只要他不叫,她就不跟,这是多年来在他. v, g' s: p" x, j( l1 I
们当中已经形成的一种默契。* n' R3 h7 X: `5 e
  她把洗面奶涂在脸上,细细的研磨,然而闭目间满是闻于斯坚毅的面容,他1 Z# L# T; _/ F1 V( ^% V: c
深邃而忧郁的眼神叫她回肠荡气。
' I/ Y  O, }& Q" I" I: v# V9 r  她感到异常的焦燥和不安,有一种末日般的感觉,这是一种几天以来愈来愈
1 ^. m1 K. V2 n' }强烈的感觉。
2 {# G" A7 w0 p% X& T1 e& {! C/ P& P  十年来,他从来不曾带她出门,而且还是出来旅游观光,她一直默默地扮演' ?3 k5 c0 F( v9 [! C5 {3 c
着地下情人的角色。三天前,闻于斯突然来到了她的方正律师事务所,那天她正; T+ ~! O* m4 e- C9 k/ ]
埋首研究江城市最大的国有独资公司——江城天龙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5 x0 G6 Y* t( }4 d崔志强贪污受贿一案。
5 y; j9 R! k1 \$ S; m  “凤,过几天我要去北京,跟我一起去吧。”他的神色一如往常,从容而又  F: [( g7 R7 x) Z0 Z# B
有些慵懒,那股略带磁性的嗓音总能叫她的心弦为之一颤。- x' G/ C- g5 g, R
  “好,我吩咐助理把这案子理一下,咱们什么时候走?”( ^& Y8 ^3 a! {' m3 Z7 }# w8 [7 F
  她几乎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她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有些颤抖,几千个日日夜4 |6 a: G. k! c: n, f
夜了,他从来没有这般郑重地邀请过她。尽管手头的这个案子是如此的重要,但
4 o" q$ j" U. u9 g与跟他出游相比,那又算得了什么?
1 D4 t5 J( p: I! `- j5 [, W  “怎么了?凤。”闻于斯轻轻地摸了下她微微泛红的脸,她的眼里有泪花闪6 n% _+ e: M8 C1 e
动。" m/ R& A0 P2 J& ]  O; J0 Y
  “我想看看画展,你知道我一向对油画情有独衷。”
1 i5 H, v. w1 m  就这样,她跟他来到了北京。( ~4 c/ a! n% r: r1 K
  她想不起为什么内心会如此烦躁,她苦苦地思索,平时闻于斯跟她在一起,1 i1 L2 z( K9 Q) X: T' h7 W
通常都是疯狂地造爱,难得有交心的时候。
' D( E/ G+ B* G  p  ]  但为什么这次,他会异乎寻常地和她谈起了他的父母以及他对父母那种强烈0 H& d  ~; v' Z1 s$ R. B! l; y
的思念?她想,这就是自己烦躁不安的原因吧。
0 A8 k/ P) I4 {4 L  她用力地甩甩乌黑的长发,沐浴后的姬晓凤犹如出水芙蓉,清丽不可方物,
! {( U; i* J( I/ R! b9 o; \虽然已经有一个十三岁的女儿了,但她自信还能足以打动闻于斯的心。没有迹象$ w* k5 k7 z/ F+ s
表明,他有第三者,而且自己也不害怕,因为自己还是有实力的。
5 Z7 M0 g1 H0 Q8 F! c, M$ s8 L/ C  她摸着细腻光洁的肌肤,丰乳高挺,小腹结实而没有赘肉,阴牝紧窄处闪现! p% t; n" ?3 |6 o
着奇异的光芒。还有什么可忧虑的呢?6 P) n9 L' Z1 F4 z) D' y
  正在胡思乱想时,她听见了开门声,闻于斯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大包的东
' U4 Q2 b* [( Z西。8 @; r' h: Z9 k) h0 K* K
  “给你买了件大衣,试看看合身不?”他从袋子里拿出一件咖啡色的大衣,+ \7 ]: ?# k0 K: f: R, p, ~: ^: P9 E
是法国巴黎JESUIS品牌。
: w2 m: X7 W  t8 U  “我喜欢它的品味高雅,清净自然,凤,你穿上去一定好看。”! P! H$ j/ B5 g
  没等他说完,姬晓凤一把抱住了他,激动的泪水潸然而下,“闻,你对我真0 {5 _+ A2 r6 `' g; ~: [
好……”她的一双眼睛深情地凝视着,秀美的脸颊上飘浮着一抹醉人的酡红。
1 F! c: F0 C  X) I& s- U4 ?8 D  闻于斯虽然还是神色不变,但内心不免有些感动,只不过送一件衣服,她就! m, M7 P. B, w& ^8 E* Q
激动成这样子,看来以前对她真是关心太少了。他对男女情事一向不那么看重,
' O/ E& _+ i4 F+ E9 i尤其是对官宦子女更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疏远,当初看上姬晓凤,只是出于一种7 ~  R/ U! o- w* `; i
男人好色的本能,压根儿没想跟她多纠缠,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就这样十年过4 q- w$ w0 Y+ N- R+ L8 F5 r4 n) f
来了。6 |1 e9 Z( o/ I( X/ u: R) z7 a
  电视机里传来蔡琴缠绵悱恻的歌声,声声道尽无边的浓情蜜意,情动的姬晓
7 e- Q. N8 z9 \+ ~1 Q0 q) L凤踮起脚来,两唇相接,丁香暗渡,心中灼热难当,她需要,需要他坚硬的刺入!
" n0 K* ]: L* y8 O  “闻,来吧,快来!”. W1 \2 B# S) m. I+ B  q  ?
  其实不用她说,闻于斯已是自然而然的抱起她火热的身躯,往卧室里走去。* u  o2 W! C, t6 \) Y5 O9 x4 H
  闻于斯静静地躺在床垫上,看着姬晓凤闭着眼睛骑在自己身上一起一落的,
, x% |2 K0 R2 F而阴茎被夹紧的感觉是如此的快乐,她的乳房随着她的节奏也在上下左右的跳动2 {7 u! ^: }" ?. o
着,“噗噗”的声音是肉与肉相互撞击的结果,而回荡在房间里的还有她不时发0 p/ j6 d# d  Q. P$ [! m+ Y
出的奇异的浪叫,有时又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拖得长长的,更显得奇诡淫
. _7 C- P% V6 R! r* M! R1 g縻。/ s/ N! b0 p- o( K3 K% e0 B% _
  他也需要一场激烈的性交来摆脱内心中那种不详的预感,“当你听到嘟的一6 d3 ^8 n9 C) B: ]. |' z4 G
声,请留言,我将以最快的时间给你回覆。”
# K5 ?! J1 Z) B" e3 H  符载音的卧室电话留声重覆着单调的语句,这是很异常的,符载音已经失去
) H; M. R* O3 e7 j4 i音讯多日了,无论是手提电话还是电子信箱,都没有回音。+ F) v, v) M: Q6 N
  刚才在北京街头的公用电话亭打了他最后一次电话,他就绝望了,他知道,' r8 h' I5 ~. m7 q
出事了!一种隐隐的痛霎那间铺天盖地而来,他的心强烈抽搐着,“一切都等回
( z3 I5 J4 z) m. v$ Q' O1 ]) J! `到江城再说。”他想。
' L1 ^8 R+ V% m1 h% g; M" u% l  闻于斯突然把姬晓凤掀翻在床上,腾身而起,坚硬的阴茎一举掼入了她脆弱
+ C  x7 y: l# a/ e0 z潮湿的阴牝内,直抵她的花心。7 `3 ~+ W  I* S; O
  姬晓凤乐得全身一抖,耻骨相接的快感是难以言宣的,她忍不住把粉臀上扬,/ j  e4 G: x, ]5 T( n5 E% C9 p
陶醉于这种有规律的挺动中。/ ~" e, w2 {! q- z' B8 ^
  闻于斯有节奏地抽动着,然而在这种节奏中包含着一种疯狂的失去理智的情5 l: \* m4 m: {6 E1 q
绪,他一言不发,全身显得僵直,丝毫不理会身下这妇人玲珑曼妙的身段和柔腻
; h7 a1 B+ d3 @的肌肤。
5 g$ V3 t: j& m9 f$ g  姬晓凤抑制不住阴牝处传来的阵阵疼痛,双腿盘曲着挎在他的腰间,泪水夺
. T5 y; s6 I# H眶而出。然而她的脸颊却泛着异样的潮红,星眸半闭,贝齿紧咬,脸上呈现出痛
0 j6 G9 E- R- ~+ \5 M5 K并快乐着的表情。她的全身轻飘飘的如在空中,花心处的酥麻和阴道内壁的痛楚
) N  P6 d$ T' L! l/ E需要她付出全部的精神和体力来迎接,经过一连串的抽搐后,她全身瘫软下来。
1 B: ^; z3 J7 ^4 U  但是,闻于斯仿佛永不停歇的样子,仍旧是开足马力拚尽全力地横冲直撞,
; `# ~" S0 f, U2 C姬晓凤在这种无休止的撞击中已是泄出了阵阵淫水,高潮不断使得她发出了气若3 M# N+ |+ X6 {" q; s
游丝般的呻吟和喘息,她昏迷了……" T; j' J* R( O5 O! V6 ?+ n% j
  闻于斯看着她赤裸的身子,呆视良久才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他把阴茎从她! ^$ q+ O" v+ E8 N
的阴牝里提了出来,仍是阳刚十足,随着阴茎的拔出,姬晓凤的阴道口喷涌出许
# T! b2 Q- [0 a3 m# O5 p多粘白的淫液,一股接着一股,浸湿了胯下的床单。# j9 x- U  K! \' j/ f) m
  闻于斯从床头柜子里拿出“三五”香烟,抽出一根放在嘴里,但他的思绪却0 E, @. `2 h+ {  o+ g- S9 Q
不在这里,在激烈的性交之后,他神奇的预感再一次光临他的心头,浓浓的担忧
, |0 A* E3 [" d1 q笼罩在他思想的天空,使得他的心发紧,只要是关于灾难的预感,对于他来说,
& w. o1 a3 o% K4 w. ]" c3 b! R百试不爽,这是他在法国外籍军团转战中东和非洲时就已经得到过验证的。& O+ K; n* Y) [" {4 B) A: d
  (十二)/ a, b2 U& c* h6 Y3 {. U8 P. f  A
  次日的凌晨下了些小雨,北京的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主持人很快就宣布开
9 f- q1 B; y6 L5 l  \& u' h幕,由一个文化部副部长剪彩,但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来宾并不太多。7 ?8 z, `( K, [
  闻于斯和姬晓凤两人一踏进会议中心时,就看到迎宾小姐的诧异和惊喜的目1 u" J* F. b7 j/ O& q
光,“欢迎光临!”的话语是用中英两种语言来说的,这次主办方请来了外语学
1 N0 ^! W) s+ Y; V$ D院的女大学生,专为中外来宾服务。& u" ]# Y/ O* g8 t5 G+ q. u" s
  过了一会,他们沿着由屏风构建成的走廊来到主展区,就在这时,他们眼睛9 d3 [6 P: |+ k' B$ {
一亮,看到了一对青年男女正站在荷兰绘画大师伦勃朗的作品面前,那份淡雅和3 \4 f- H# @6 v: B0 e: l. `" P
娴静正宜入画,他们霎时明白了刚才迎宾小姐惊讶的缘故了。
/ W  c6 P# G& E  在一天当中,能够看到两对玉树临风般的爱人手挽手的出现在艺术的神圣殿: C, j* G% W  G& ^  _
堂上,也算是这次画展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4 G# ?! J! P$ h% u+ l  闻于斯能听见那两人的窃窃私语,语气颇为轻柔婉约,他微微一笑。然而就
6 B, |2 z% U# x* V9 D- R在那女人侧身轻笑的一瞬间,他的心突然感到好痛,那是一张多么完美精致的面
) W" J4 z: N" k+ c0 D" O4 i孔,却又那么熟悉,这张脸曾经在他的梦中无数次的出现过,伴随他渡过许许多+ }5 U( A. e  L$ i6 t: q. I9 m
多的艰难岁月。
7 F, z* B) M/ p" p5 v  刹那间,他感到呼吸困难,他用力地握住了姬晓凤的手臂,她的手臂一阵奇6 {( h" S; _4 ?* G
痛,好奇地看着闻于斯,“闻,你怎么了?”然而当她看到他那惨白的脸色时,
- B2 ^# Y$ b5 a+ T4 N- M" _7 v惊讶转为关心,“你哪里不舒服,咱们去那边休息一下。”
2 i; t4 k1 V8 \: r' {- b  闻于斯把头摇一摇,“不,没什么,可能是早上吃多了,有点反胃。”
( d' H  t: e9 D  多年的历练使得他迅速从现实中醒来,怎么可能?在这世间竟有如此相像的4 ^' J% ^9 u" N/ |
人,连那份气质也一般的清雅天成。
; \! M* W; r2 h( }% X. M3 {/ c  “这是伦勃朗早期的作品,价值超过六百万美元。”闻于斯和姬晓凤也已走
! w3 X- _) z4 u5 E3 ^5 P  e到外国油画参展区,他故意和那对男女保持一定距离,“伦勃朗绘画时使用一种
$ X) o/ b5 ]  Y  E独特的技法,把油彩和清漆调和起来,使它们融为一体,这就是伦勃朗的画中都9 X& Z  n# X! R; c0 C
带有一种奇光异彩的原因。经过几个世纪后,由于清漆和油彩之间的化合作用,; W7 o1 C. m9 _. q
便产生了一种似乎发自油画本身的金灿灿的光彩。如果能让你触摸的话,凤,你+ ^# m7 i0 \! s" h. D% H6 F) B7 {' j* S
会感觉到它有岩石般的光滑细腻。”. y' ?3 v4 \4 V& N5 N  I  m
  闻于斯极具内行的轻声慢语还是引起了那对青年男女的注意,他们转身向闻0 G$ ^+ z1 H; g
于斯走来。0 r. q/ f7 z3 K/ h; x$ t7 z
  “对不起,刚才听到您的话了,您真是行家,幸会幸会,我叫关化。”那男
& h& Y$ B* {2 l* k7 P0 O0 ]: l子伸出手,和闻于斯握在一起,彼此都感觉到手心的温暖。
. v' U! ~. F& n' q- E  Z1 C  “幸会,我姓闻,对此行我也只是爱好而已,见笑了。”
% p6 L  f9 A5 k& }; L  k' D  闻于斯淡淡一笑,然而在他的内心毕竟还是微微一颤,为什么他对这个年轻
9 |8 J6 S8 L6 h& e- Q1 F- h( _7 g男子也有这种熟悉的感觉,就如见了亲人一般?
# Y' g3 i% n: {5 N  “留存至今的大师杰作已如凤毛麟角,而当代画家的作品中,能够跻身珍品
4 W% b  [7 C2 }2 n之列的却又寥寥可数,所以我珍爱这些硕果仅存的杰作,它们不仅仅是艺术,还6 Y9 |/ H* q$ I+ W/ x+ U1 u- Z* X
代表着永恒的历史,您说呢,闻先生。”关化一改平日内敛的个性,侃侃而谈他
# `6 s0 _9 S* `) G+ Y+ ?5 Y对于艺术的感言。$ w1 J  [* m( T  R7 i1 X  l
  “不错,关先生在哪里高就,学什么专业?”
: I1 q% v( ?" X  闻于斯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他,看他的年纪应该比自己小,但眉宇之间隐藏
6 D" n$ r( g* ]( {# |着一种咄咄逼人的锐气。8 I/ M# C7 V7 J# t5 @& \" Q; z
  “哦,我在北京一家生物研究所工作,我学的是生物学,但打小就对油画有
$ H0 M- j& }2 j. e  f偏好。”
% \  A* O5 K5 t; h  M  关化第一次见到这种气质如此淡雅从容的男子,举手投足间那份自信的大家: l" g. g2 ~% e7 a& d# g
风度决非一朝一夕能够练就的,心中不由得生起惺惺相惜的感觉。
7 Z0 q8 Q9 H* A9 M  而那边厢的姬晓凤和关昭已是谈得甚欢,彼此互相欣赏,都对对方的出色感
# G. V' ?; `. b( W3 E到惊讶和喜欢。
) \# N% H* e$ \+ Q3 x  “还没请教闻先生……”) T& [. i+ Y+ B
  未等关化问完,闻于斯就微微一笑,道:“相逢何必曾相识,咱们有缘就会' m9 W  ~4 s# G
再见,对不起,我还有些事要办,就此别过如何?”$ M7 G0 q& D$ |& _
  他深怕自己克制不住,因为胸中一直涌动着一股强烈的欲望,他急需马上解- F3 P% \/ v4 z/ [
决。
; `5 C$ U/ `8 w9 {4 e# c  ************$ z+ r4 j- W; O/ J( E5 L8 f
  “弟,你要去江城?那不是太巧了,你姐夫正好在那儿。”7 ]) Y4 F9 |  w. P, y2 |
  关昭听说关化要去江城,大感惊讶,她趴在桌子上,虽然已近冬天,仍是香5 O* F& G" M; e, ]' o/ h0 q
汗淋漓。
: b7 n" t8 \4 Z: T. k, G2 Y2 Y  “是吗?我这样比姐夫插得深吧?”3 e! @" {3 L  T+ J) B( x' t  C9 J6 h
  关化坚硬的阴茎再次挺入她的花心深处,龟头紧痛,顿时感到一种神奇的吸
# v  ~3 {8 v  t; R5 v1 K9 v- a引力从花心内传来,带着一股灼热和滚烫,他猛烈地一冲,只听到她“嗯”的一
; K  Y' R6 @5 B- U% r# [0 B声,阴牝内的肉壁翻滚,紧紧地包裹着那根细长而热乎乎的阴茎,好似要融化它
- y9 Y$ ~- h- o$ o, T  I; K$ ^- U一般。  H( d' _1 x9 }# O- {% M- s4 x9 a
  关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把阴茎退出少许,缓缓地带出红浪般的粉红色肉
9 B- W/ R; G* l/ ^2 J瓣,然后再沉了进去,重峦叠嶂般的阴牝夹得肉棒酥麻无比,快意无双。
/ [& I: W  I) O# k2 f3 \6 [  他扶着关昭的粉臀一次次地用力撞击,每一次都是那么细致周到,带得桌子' A0 i/ w, u3 L: F2 x& A! |
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响声。
# ?; _; y% `7 b  关昭颤抖着伏在桌子上,全身感到酸麻难当,仿佛全身的性神经都张着飞翔
) Q* ]9 ~0 G& e5 ]; }的翅膀,紧紧贴在桌上的乳房显得格外的肿大,变形,子宫深处就像有一根铁棒( `# u+ m& C8 P  ?5 k
在里面搅拌着,她心痒难搔却又畅美非常,她发出的叫喊都带着一种极其淫荡的. q8 E0 c. J2 R
意味。
* q% ^1 A7 _& W  “弟,把姐抱起来吧,姐想换个姿式。”
" K, p9 C9 y6 B# j  J  关化退出阴茎,只见关昭气喘吁吁地把脸贴在桌上,乌黑的长发也是湿漉漉
& H1 q+ o& v# K0 \$ y' ?的,显然她的全身上下里里外外已是湿了。4 j. T! R* d6 n% I# P0 ^) I$ B
  关昭仰天躺着,将两腿搭在关化的肩膀上,小腹下的那丛阴毛乌亮着,有白
+ @6 ?1 v( d$ j6 z" ?+ C* r色的淫液正自细水长涓。
. M0 r; L* p' w( e3 O" p  他有些儿等不及了,“噗嗤”一声掼入了她紧窄的阴牝内,这种姿式更利于% U& t! E6 ~5 @5 n3 E) T9 C
阴茎的抽插,他的频率加快,富有节奏的抽送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撞击声。& C7 J) S% P7 R9 @. c9 Y
  关昭阴牝处粉红色的阴唇肉瓣不时地外翻,随着阴茎的插入抽出,溅出许多
& y/ s: F7 U: B粘稠的白色淫液,与肥美的粉红阴唇相映显得更是奇淫无比。关昭把小手伸到阴
# Z, X3 i* Q/ W: W. o. R! \牝处,趁着阴茎抽插的间隙摸弄着自己翘立的阴蒂,那种奇麻的感觉是无以伦比
' L1 n% C3 f* y# e0 @: _3 A的,她的全身再次痉孪着,“啊,弟,你再用力些……啊,姐要受不了了……”
, w% b- L# Q" L& j- O  肉棒此起彼伏的撞击使得花心深处一阵的酥麻,快感接踵而至,一浪盖过一6 \7 r/ ~0 W3 U, I1 [. Y
浪,关昭扭动着曼妙的身躯,一只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肥大的乳房,一只手捏弄7 K" z  a3 p0 \/ g+ `; u" n
着阴蒂,媚眼微闭,贝齿轻咬嘴唇,用嘴吸气所发出的声音显得更是淫秽。
/ l3 q3 q2 ^! t5 M  这种骚浪样使得关化的淫欲高涨,更是用力地撞着,脸上的肌肉痉挛,显是" d4 j0 N, o$ F- i) b
有些失去理智了。
* w. l6 r% q9 C$ G  “弟,早上看到的那女人漂亮吗?想不想插她?”关昭的思绪已是轻飘飘地
0 C4 {& x- r- R. L% e- A7 _浮在半空中,时紧时松的肉壁夹得关化的阴茎酥痒畅快。+ z' B- D' y. l  _8 q, H: W1 ^* Y! x
  “想!姐想不想让那男人插你,我插你这小浪妇……”
4 d1 a( ^* d9 j5 t  _  阴牝内的蠕动夹杂着淫液滚烫的冲淋,他的阴茎已是到了极限,他要爆发!  h, i( Y' ?  Y% u, o. s) d8 U
  “啊!”, b) O7 C: r9 a" M2 v
  一股热浪激烈地放射着,撞在了关昭的花心深处,也撞得她四肢酥软,头脑. _" W2 t0 X; Z% X
昏眩,她“嘤咛”一声,几乎要死去一般。8 X% ~! P4 h$ V9 q" G
  做爱后的关昭慵懒地斜躺在关化的怀里,一丝不挂的她全身肌肤白皙细腻,8 I. M; b2 v! _
丰满的乳房高傲地耸立着,上面镶嵌着两颗樱桃般诱人的,发出粉红色光晕的乳, r7 V' [; i4 `- A1 y7 c5 M$ c
头。
$ T! s1 r- A3 ^2 ~  关化忍不住低下头啜吸着,有乳香和汗香交杂的关昭的胴体刺激着他,他本
% t4 B& C4 o3 u3 h. F7 g1 e! z8 J已疲软的小蛇猛然颤了一下,关昭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的变化,她娇嗔地打了他一
0 Q+ d7 a: v0 G$ @9 }/ A9 {下,“你这小色狼!”% C% ~2 j) ~* b1 P
  沐浴在爱河里的她娇媚无双,散发着特有的浓浓的女人味,眉宇间洋溢着幸
- w1 U$ q9 K$ }3 E福的神采。
9 I2 G( j$ P8 p4 \$ G/ @9 {" u7 V  “姐,你真是太美了!”! f# c0 p  \! s3 @" i  i0 {6 R+ H
  关化语出由衷地赞美着怀中的女人,一股火焰在心底燃烧,直窜到他神经的
& {6 H; t: |2 P2 [9 d每一角落,他全身上下的性细胞在愉快地颤动,他的鼻翼里吸纳的仍是室内淫縻/ u, s( d, h2 l4 a
的气息,他的目光再次凝注在姐姐起伏不定的小腹处,那丛丛浓荫掩映下的神秘
% b8 [7 D. k% q7 i# ]2 W的洞穴曾经是那样的诱惑着年少的他一步步走进了乱伦的困惑之中。
. I7 \/ s/ t/ [+ I6 l) v' k  M, w  “姐,我还想要……”他用力的啜吸使得关昭的乳房有些痛。
" @9 N6 \  l+ ?4 m  “弟,别……这样……这样,你会很伤身子的……”6 d3 o& i& `  d- N& W
  关昭抓紧他坚硬的臂膀,突如其来的快感像电流般行经她的周身,她修长的4 j8 `  P0 W( n. z9 l# y7 m6 R- z
玉腿绷直成一条直线,而这快感是从乳头处蔓延的,从血管喷发,直冲到脑间,0 d' x3 o% J* Q; ^& B4 [
她的阴牝深处不可抑制地渗透出些许暖湿的爱液。, O! }; }$ N, [2 F* m3 w% _
  关化的舌头离开乳头,顺着乳沟,吻着她的小腹,轻轻地舔着,细细地品尝, O5 o; Z" H. H* [  I: B
着她的体液,然后一口噙住了她颤然欲滴的阴蒂,他细致地,轻柔地舔吸着,时
6 X; ~0 s4 r% c4 i6 k) D, J4 g而伸进去点了下,时而轻轻地咬一下,关昭“啊”了一声,她的面色绯红,神情
7 D4 z1 Z% i: `" [; c8 y恍惚,丰润白皙的双腿分开,下体不由自主地往上抬,迎合着弟弟那花样百出的
, B. z. |+ b5 [# e+ w' {/ q9 Y* Y舌功,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张扬着,兴奋到了极点。
& O- A1 @+ x! z. y& S  关化缓缓地把舌头全部伸进了她的阴道内,时而用点的,时而用刮的,搅拌, [/ i9 ]& i- K; L
的力度却又不大相同,而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不断地摸弄着她全身的肌肤,突. S9 o1 n( ^6 L; a
然还用中指伸进了她的菊花蕾里,那种奇痒和刺痛顿时把关昭的欲火全部点燃,
& O# V2 [, R  J& b/ z她大声地叫了出来,“不……好弟弟,你快进来吧……”
" _/ Z1 j' g  d4 e  她把自己的手放进嘴里不住地舔着,以减轻阴牝处的那种奇痒难耐的感觉。3 V: K, S9 ^6 M
  她的呼吸急促,全身抖颤,而身下的弟弟正好似在品尝满汉全席一般的啜饮# m  [+ e0 Y8 A  m* L, n, E4 A
着她源源不断的爱液。她一手握住了关化那硕大的阴茎,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已
5 D6 o2 _- R7 Z& e# @6 l4 Y7 Q经变成六九之式,她轻轻地吻着他的阴囊部位,然后沿着阴茎底部舔到了龟头,. q0 W6 P/ O) ]& @  h; u, p( b
动作轻柔温软,不急不徐,恰到好处,而这时的关化已是欲火高腾,他的阴茎已: m) j  Y& S0 e3 x. u0 ^( Q
经膨胀到了极限。( j# O, o+ |$ k& @- g) w2 I& L
  他一把将关昭推倒在床,下身猛地一沉,阴茎已是全根尽入她的洞穴,“好! H+ l* r* D8 y, b; f3 l; x
美呀,姐。”他的力道刚猛,多年的职业训练使得他拥有健硕的体魄,他雄壮的+ g& a# Z8 e# u% w9 k
腰肢激烈地摇晃,他的阴茎只感到次次到底,快感连连。
" Z, E! M1 z! x# X( e% z  关昭不自禁地摇着头,黑发披散在绣花枕畔,香气半吐,“弟,你再这样,
1 a7 S- G, |( s8 e) g' V" @! t姐就要死了……要死了……”& ~. Y7 l  Q% j4 {  }3 Z4 x
  虽然嘴里说着不行,但关昭的下体的迎合动作还是没有丝毫的迟缓,快乐地
4 B! j- d& ]; K) @4 P0 u享受着来自上面的杀伐,每一次都杀进了她的花瓣最深处,她双手紧紧地抓着床8 b( f: I+ @: L+ \7 J! `- R
单,檀口半张,呻吟声越来越大,身躯扭转就如水蛇在水中悠游一般。
+ S9 c0 x( }4 F" m9 @  经过几度的厮磨,关化已没有最初的耐心和细致了,他的动作一贯而有劲,+ e8 s. t4 E6 J7 _/ |# r/ J& U
不再有任何技巧性动作,只是抽送个不停,阴茎刮着阴牝的内壁,这种单调的动# `1 O, p! v. B: T: d+ ^6 {
作反而刺激着两人的性神经,他们两嘴相接,紧紧地贴在一块,而下体相接处却
* g; a" R2 y5 j, P起伏不定,变幻着各种花样。
5 k# E9 q: j2 v  细细数来,两人从厨房、浴室、沙发、餐桌再到床上,缠绵一起做爱的时间
+ M% g( l( X& z4 P' k% `1 j+ ~已是有快十个小时了。& t* B3 Q- P% m. I! v! i( g
  房间里充满了汗水和淫液的浓骚味,床单上浸湿了两人的体液,关昭射出了
7 t2 E1 v  Z* s# a. a3 \体内残存的粘稠的粉白液体后,全身无力地倒在床上,但关化还是抱着她肥美的- B# h2 U* \! J) y3 P8 ]  r
臀部不停地撞击着,肉与肉碰撞的声音充盈于室,终于他也发泄出了最后的一丝% w3 d9 n6 z, G1 y; w
体力和热量,绽放在她的花心深处。; h, G' o' U/ l2 `' p6 Q# j
  关昭半眯着眼,懒洋洋的似睡非睡的样子,有如一幅淡淡的工笔仕女图。( _2 i& Y( Y/ [/ B) K. Z
  “要是能永远这样该有多好!”
# Z) f9 K+ o' B( k7 \- B, t) K  关昭感叹着,独守空闺的日子于她已是常事,虽然一生当中有两个男人这样
; s6 W+ q6 }- s3 e' O痴爱着自己,但寂寞难耐,芳心煎熬,流年似水呀。5 b& u1 ~  o$ C+ T/ G: n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 [5 `: x+ ~7 g  那是在遥远的故乡,妹江的江水清纯秀丽,恬静中微带羞涩,自己和弟弟时
9 I( e0 y' p, r! Z3 T常嬉戏游玩的堤岸由几方青石铺成,青石缝里插着树桩,泊在岸上的木船拴在树% K2 _+ g) J% {- ~% O( i6 n  ^0 \6 Y
桩上。
: Q; y# o: i7 i  木船是那种常见的半截带篷的老船,船尾在夕阳时分总是飘起袅袅炊烟,呈9 n; [% }4 Y  n8 y) T. r+ y, \
蛋青色,为故乡的江水平添几分妩媚。. j, w7 G3 ~/ ]% W$ h( N$ z
  而她总是在闲暇时沉浸在回忆之中,记忆中那远处散落的零星桔黄色的夕阳
- S1 c) h+ h5 N1 j) ^3 {1 n碎片,那夕阳碎片上有许多美好的脚步经过。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