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好姐姐,使劲

好姐姐,使劲

好雨知时节。惊蛰前后,一场又一场的春雨悄然而至,笼罩着下运河大地,: C/ v9 H7 w9 E2 P8 @9 |1 {
像芭蕾舞女的裙一样,就在你不经意间便肆无忌惮地张开,却又不带任何声息;
' P7 M5 a# @; R' M9 ^9 y% a7 m又像飞天女的彩绸漫天飞舞,满目轻盈,你伸手却触摸不到她;更像写意的画师,7 m8 ^8 n+ S) q8 e$ b9 n
把七彩的笔涂抹得满世界都是。太阳呢,更多的时候总是笑眯眯地高挂在天上,
0 `6 j% I8 T9 _  b2 ^2 B" e就像一个慈祥的老人呵护着自己孩子般温暖着大地。于是,天更蓝了,水更清了,
* r: S% p& j, ]" N1 }树更绿了,花也更艳了。9 N( N) V0 |/ a" h3 F  _
    麦苗们争先恐后地“咔”“咔”拔节,舒展着憋屈了一冬的身躯,不时迎着: {: I* C! `. s, R& o) P0 `1 r2 f
春风跳起欢快的舞蹈;麦田埂上,是一棵棵肥硕的蚕豆苗,通身碧绿碧绿的,方3 X; s+ z; R" h4 i; b3 J
型的嫩嫩竿茎,椭圆型的厚厚叶片,也在迎风起舞。叶柄根部,对称地开满了花,: n& ^  t: }+ l2 C5 R$ s
淡白或淡绿色的花朵,紫黑色的斑纹,极像一只只飞舞的花蝴蝶。她们开得是那; o8 |/ F6 t, |  @
样的淋漓尽致,那样的骄横跋扈。蛰伏已久的巨大生命活力,一但得到春雨的滋
) H. k+ m  H3 r7 D润,春光的明媚,怎么能不肆意张扬呢?
* _- b- V5 L+ U' q: L3 b/ l    小鸟们呢,大多是你追我赶地嬉闹个不停,也有一两对情侣们躲在一边窃窃
. Q# ~0 W% |* ^8 T1 I" G- N; P私语,间或发出一两声清脆的鸣叫。牲口悠闲地啃着路边的青草,遐意的甩动着  H& h& l6 S+ J+ S" a; L# l4 b
长长的尾巴,全身充满了耕种春光的激情。人们也是如此,男女老少的身体里都' I; M5 r; f! l( U6 n
充盈着勃勃的春情。# a# W  n0 ?: t$ ?
    “嘟——”哨声一响,生产队长赵永田的大嗓门便亮了起来:“哎,收工了!”
# M" X+ H* P/ \    顿时,正在麦田里拔草的大嫂小媳妇和姑娘们像得到特赦一样,纷纷艰难地) j( t- `4 D) j  ], r
直起身来,先伸展伸展因蹲得太久而压得有些麻木的腿,再用拳头伸到背后捶捶* e9 D6 I$ @( T5 m! Z  Y! n: X/ _
酸痛的腰,然后解下头上的方巾拍打拍打身上的尘土,这才一个个拖着疲惫的身
' J/ x; q1 j* a0 e" I8 `体向家里走去。
9 ^+ y$ q# ~; O2 W. D3 r    “月娥姐,快点走啊,天都快黑啦!”
1 A1 k6 @3 ^- D    “哎!来啦,你们先走,我要解个手。”$ K+ r! ~) X7 E8 Y+ q1 [
    李月娥不紧不慢地拍打着方格春秋衫上的尘土,没舍得用头上的那顶崭新的
$ j( U7 l3 U2 n红方巾,而是直接用手啪啪地拍。. l) F: c7 o' f
    方巾是一种用棉纱纺织而成的头巾,六十公分见方的样子,质地分棉、晴纶
! W  `; B7 R8 N" j2 \- ~等多种,颜色有大红、大绿、天兰、鹅黄等极其鲜艳的色彩,也有四周带方格、. p9 b: s" f2 p1 S
暗条或带流苏的,种类繁多,花色各异,是下运河妇女们的唯一装饰品和重要的9 n7 \: Q1 ~( f0 S# h8 q  v4 d0 ?
劳动保护设施。不光漂亮,作用也大,一年四季,女人们可离不得方巾。
/ X& W/ o$ @# D: P% X. J( J    春天,用它来抵挡料峭的春风,你可别小看了这春风,乡下女人不懂得文人
3 {$ Z1 d) p4 ~* {7 s笔下春风吹开花千树的浪漫,但她们却知道春风裂牛额的古训,就是说春风能把
; ?: F: _  A; G% I# I牛的额头吹裂,你说厉害不厉害?夏秋两季,用它来遮挡似火的骄阳,倒不是怕
8 V- b+ J3 j2 ]/ r  d脸晒黑,而是头晒昏了容易中暑休克;冬天呢,用它来御寒,柔软的方巾贴着冰! Z- G0 j/ ?0 A# D; }. e) y
凉的耳朵和脸皮,温暖极了。
' L4 p9 [4 L& Z* O: L    扎方巾也有技巧,大多数人就是将方巾对角一折,成等腰三角形的样子,再% s9 }; e! M' o. y- l- p+ ~
捏着三角形的底边上的两只角朝头顶一举,成倒三角形的样子裹在头上,两只角* `: K' {4 ]* {8 }/ m, }% H
在下巴一扎就万事大吉,这是最简单的扎法;浪漫点的女人,在方巾裹在头顶时,
' Y1 \: e% Q: u1 D7 ?尽量地朝额前拉,裹住前额后不直接把两只角扎在下巴,而是在耳边绕到后脑勺1 s. t, x# q9 K9 R
扎起来,这就别具一格了,有了维吾尔妇女的韵味。
: y9 p9 B5 W. [" X! L    因此说,方巾对下运河的女人来说至关重要,男青年偷偷送给心上人的礼物,2 f6 R9 G! D) u3 a# ~% U- Y& p
大多选择方巾。
; u+ k( g1 X' j* j; z/ E    李月娥的大红方巾,就是她老家那个和她相好过的男同学偷偷送给她的,她9 v: r$ [% R$ g
怎么可能舍得用它来拍打身上的尘土呢?
' H+ s/ K9 r  P( h9 W& d    李月娥故意拉在众人的后面收工,并不是真的要解手,她是看中了麦田边上1 z) x4 G- X( \' \+ a  n
那块绿油油的黄花草地。
* g4 o+ V! X4 C' D$ c    尽管还不到季节,但不知什么原因,那块田里的黄花草长得郁郁葱葱的,根
# |/ o+ s. ]$ u4 M本不像别的田块里的长得稀稀拉拉还带着枯黄的叶子 .下运河水乡的人都知道,
2 j2 O/ i& ]8 V8 ]7 m2 t* o黄花草的学名叫苜蓿,也叫三叶草,但大家都习惯叫它秧草。作为绿肥,是大积( Q( u% u- N  ?6 U/ V
大造自然肥料的优质原材料,每个生产队都要种上好几块地,用来沤塘造肥。麦
/ Q( ~5 b4 A' {; O- B5 ~子一割,便要插秧,水稻田的主要肥料就靠它了。因此,它也是集体物资,没有* f$ e! M# o2 r9 ?, H
生产队长的允许,别人是绝对不能碰它的,尤其是在刚刚蓬勃生长的时候。
8 G2 e5 B. X" |* `% l! `* E8 t' F    但是,清明一过,它就象身体里注入强劲的刺激素一样,发了疯似地拼命朝
: b7 O& y! D! `. X& |上长。到了它在田里长得郁郁葱葱、铺天盖地的时候,社员们下工时便顺带揪上
+ f' @( k* F" r9 y1 I7 G一把带回家,全队的上空便弥漫着一股青涩的草香味。2 l! H6 g* }/ q! k
    赵永田拍着屁股大声叫骂也没有用,他家的锅里也正炒着碧绿的黄花草,他% W# m( R( S8 w; U1 p
的叫骂也不过是做做样子。
# {' S; |% B: Y# ^( F  f    其实黄花草并不好吃,又没有油,吃进肚子里嘈人剐心,可总比没得吃要好1 n4 ~8 b+ Z3 p
吧。4 R) P; w9 D8 t) [+ O, q' u
    黄花草也就几天的光景才是鲜嫩的,当开满金黄色小花的时候就开始变老了,/ z0 M6 ^) m) D* q8 S; D
过几天牵藤疯长,老得牛都啃不动,谁还稀罕它呢。再说了,集体也不在乎社员( _/ ]7 E- X% Q, L3 |& r) P8 a
们揪点,能揪多少呢?赵永田主要是怕挨大队书记李宝库的批。你别看李宝库一
( U4 o8 p: j+ ~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实际上是个“笑面虎”,肚子里的歪歪不少,整人很有一些
9 U+ y3 Z' P$ ]3 k6 s, O7 k( I手段,生产队长和社员们都怕他。
8 T! r' V) b( W9 ]/ N$ @3 a    收工的人们都陆续的走远了,直到看不见她们的身影,赵永田也离开了麦田5 x- L" g# q: \6 q$ s" Y
回了家,他中午喝了点酒,眼睛迷迷瞪瞪的,根本没注意到李月娥还没离开,也: d- N9 `# V( l" |/ j
忽略了那块黄花草地的存在,或者说是根本没朝那方面想,春荒季节,有什么可+ F) ^% k) m2 S9 }3 t
偷的呢?总不能拔了麦苗回家吧?
# L, V$ t  X9 E' {4 P+ v9 ^    李月娥看着大家一个个离去了,心里还真有点不放心,于是慢腾腾地脱下裤
9 f9 e# M0 u! _2 L$ k2 N子解手。
* o4 A$ {+ J$ v! ^5 K+ p8 T    本来是装装样子的,没想到还真的来了尿意,便畅快淋漓地撒了一泡尿。等
$ C: h$ [% r4 ?2 I$ v7 z她站起来系好裤带后,抬头四下里张望一番,确信身边再没有其他的人了,她便
7 P* c. f( S2 R( {$ c* m! ^0 |) O) ?4 e几步跨到黄花草田里,蹲下身子就用手揪了起来。
- h+ Q% m% t: `    家里已经断顿了,除了满哇的黄花草,还真就没得吃了。% V9 {! p* T" S0 f) p
    她的男人田守旺比她大十几岁,结婚三年多,至今也没怀上个崽,可大人的
$ J7 m* H( z. B) q- w: x) y两张嘴也是嘴啊,一日三餐总要吃的。
7 Y8 J* b& Y5 `6 I- y3 g) @1 ?    按说像她们这样的家本不该缺粮,两个大劳力,又没有小的,怎么可能缺粮$ N% j% y, e" ]; {' q6 R% M4 f
呢。关键是她本不是下运河人,被人从海里面骗过来,无奈之下下嫁给田守旺。8 C  {0 E. {5 k' ^5 y
说她是海里人并不是说她是条美人鱼,而是从靠海的地方来的,是个“沙宝子”。0 \6 g6 t( X" [/ {& l0 c. T
    下运河地区位于河北省中部,濒临渤海,自然条件优美,四季分明,气候温
5 F1 X" s9 }* P; W和,雨量充足,一条大运河在下运河平原蜿蜒穿过,浇灌着两岸肥沃的土地,
9 y0 d* p( y0 V; B2 n2 g3 _* O8 Y“万灶沿河而居,千帆顺水逐波”自古以来就有北方水乡的美誉。
# h' a  y2 _" L; Q- M1 L    下运河这地界的人很有意思,对从外地过来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幼
, m6 z  v4 k- _% C2 {( S一律都叫蛮子,并对各个地方来的人都有不同称谓,对从南方来的就叫南蛮子,
4 I$ v; `, o# u对从北方来的就叫侉子,对从不远处海边来的人就叫沙宝子。反正,这些人都是
6 }4 }( n% f- s' @5 ~那种不会干农活的人。
/ G& h4 N1 ]4 a6 |9 c    其实这也不怪她,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因为土质和气候等因素,各地方
3 k  D2 L, _0 I% w种植的农产品品种和耕作方式是大不一样的,她们老家就不种水稻,而是种玉米,) z4 Q  s5 J. ]3 t' S2 m% x9 O
植棉花。所以,她也就不会插秧。一个不会插秧的女人在下运河地区有什么用?3 B7 ^3 w$ b0 T. h. _2 Z! s- ^
一年又能拿多少工分呢?加之男人也太窝囊,太老实,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
: z/ Q5 W7 A: H  C0 U: s每天也是和别的大男人一样出工,拿的工分却比别人的少,两个人加起来,还不  B- o. K9 ?3 @: F( U& h
抵别的人家一个壮劳力。
! ?4 Q- s$ c; D" [1 k; }, y    李月娥心里清楚,这是赵永田在故意刁难,就是因为一直没答应让他上了自& a3 c9 ^( p5 r* v, U
己的身子。好几回她都在想,要是再这样下去,干脆把身子给他算了,好过活受5 [- }" U* {5 v* e
罪,跟他赵永田睡觉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全队多少老娘们跟他睡了,连大闺女都; ]" M, \" f: c# b! X6 m5 j! u
有偷摸着让他玩的,自己也不是金枝玉叶,何苦守着个破身子干嘛呢。
$ o7 U1 Z5 F% N) X& f  Z& o' k    李月娥边揪边想,待揪了满满的几大捧,她开始犯难了,怎么拿回去呢?用5 {+ \; s9 P2 h$ C0 p
衣服或者是方巾包回去吧,别人看到肯定要怀疑。再说了,方巾是无论如何舍不
! X: B; `0 }& d7 c& @  p( M得的,金贵着哩。
' h+ E8 Y* h' \8 ~    忽然,她灵机一动,何不把两只裤脚扎在腿上,再把黄花草从裤裆里塞进两. f# Y) y2 M9 L; o  Q, N! W
只裤筒,这样走着回去别人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可是现在没有扎裤腿的绳子,
% ]* X. P7 q9 j- }: d! \8 F4 G李月娥往四周看了看,再回身时瞥见了自己的裤腿。乡下女人的裤筒一般都比较
3 M3 c4 f: W) S2 |+ @/ }+ i; }肥大,把裤脚缝的线头撕开,两个布头打个结就行了,回去把撕开的缝用针一连,
' U/ ?: i/ i' N( U- H% J# T照样好好的。$ k+ L7 C, ?8 U5 P
    李月娥不禁为自己想到的办法而兴奋起来,蹲着两把就撕开了裤脚,顺手一
* Z0 |1 o2 N1 N! P, `绕,便紧紧地扎在腿上,不留一丝缝隙。她站起身来,解下裤带,弯腰想把黄花
& o4 O2 K3 k, z! |8 |草朝裤筒里装,却怎么也够不着。李月娥四下看了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索性
# H: W# A/ s' @0 q0 y把裤子褪到脚面,露出里面大红的薄棉布裤衩,专心致志的动作起来。* Z; h. M0 \# Q( o
    郑大光挑着担子正快步往麦田里走。4 K! I9 c7 J4 k" c9 U
    他在跃进队里可是个出了名的人物,他母亲四十九岁时才怀上了他,便给他
; h+ f9 a% Q3 J" K1 C5 o  F' T起名四九,郑大光这个大号是上学时老师给他取的。
5 T" U. U" t/ N: z    他打小的时候就不学好,偷鸡摸狗,摘瓜掐果,上树捉鸟,下河捞鱼,好象, x4 f7 S& p3 r+ F6 P3 `
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情。
" k) e9 l! v  Y' I+ ^    到了该念书的年龄,他的父母把他关进了学校门,不让他在外面再疯玩了。
( H0 ~/ |4 S* V* O6 ^2 S但人虽然进了学校,心却还野在外面。上课也不好好听讲,不是捣你一拳,就是
! w, L' Q/ N: ^# j2 X! ?0 ~6 f踢他一脚的,要不就是趴在桌上睡觉。最令他头疼的是读书,那一个个文字就像
# v/ }) L2 r+ z* H$ Q' f水塘里小蝌蚪一样让他眼花缭乱的,把头都给搞晕了。读到三年级的时候,便死! Q2 J3 _, Q. A: |; _& e0 }
活也不肯到学校去了,父母拿他也没办法。他的年纪又小,够不到集体上工的资
6 g& b; U3 k5 p& F3 l4 j) n  [格,便索性随他去玩
0 q; ?+ f% O$ g' Q1 v    你还别说,还就是他给家里面改善了不少伙食。4 x0 w$ j- b" U/ {' `, e. X
    那年头,国家困难,老百姓更困难,几乎家家都缺粮,好多人家连饭也吃不
! J! I4 H4 v7 o/ X- O$ s上,光靠熬点稀饭、菜粥什么的苦度光阴,更别谈有什么荤腥了。4 N0 d4 E# [' p/ X
    郑大光家却不缺荤腥,小鱼小虾、蛤蜊河蟹的几乎从不间断,偶尔也能捉到
/ l0 E' w% I0 g. d一两只家雀什么的,运气再不济了,弄几条泥鳅回家煮煮总是没问题的。连生产7 T& u* G0 B+ v: ~* c
队长赵永田嘴馋起来,有时也不得不放下架子,厚着脸皮到他家去开开荤。
& P% ?; H; O) `& }( [8 C) V    得了郑大光的济,他们一家子即使在瓜菜代的年月也活得相当滋润,每个人
- o4 I" i9 O8 z( z3 b1 G! R脸上多少都有点血色。) f* u, J" N: _) j, ]
    后来,他的父母因病双双早疫,他更是无人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生活" t2 W0 m& J2 U& K
来源主要靠嫁出门的姐姐接济。赵永田也许是吃多了他家的荤腥,良心上发现,, p( G7 }) }6 U
让他和年老体弱的几位社员在场头上混点工分换口粮,社员们看他可怜也没人说
; T. {  Q  A7 K* H! o什么。$ i% ]5 O: t9 l0 m  T
    就这样,他慢慢长大成一个壮实的小伙子,也到了该娶媳妇儿的年纪。可是,
9 C! i& u9 O- l: V; n. o' m家徒四壁,再加上他的臭名声,有哪个好闺女肯嫁给他呢?他的姐姐看在眼里,
8 v" F% N; _( c2 K急在心上,却也无法可想。+ d# |: a1 r1 c; ]/ p7 I' x- |7 B; m
    郑大光今天的主要任务是把妇女们薅下来的草用担子运到造肥塘边,留着积/ k- E# |; J- c2 L- D9 J
造肥料,看似轻松的一个活,其实不然。因为造肥塘离麦田挺远,俗话说:远路- q+ @) U) r6 X: A
没轻担,还要来来回回地奔跑,一天下来也累得够呛。) f$ @/ g1 |5 ]( n8 p  I
    当他最后一次返回到麦田边的时候,看到田里已经没有人了,心想:还有最
; S; l" q' {0 b. U* b- a5 U& ]后一担,干脆带晚把它挑完了事,要不明天赵永田那家伙又要鬼吵六喊。
7 B+ |8 o2 l0 H! E' \7 |$ e    正要装担的时候,忽然来了一阵尿意,于是放下肩上的担子,解开裤扣,掏) F% G- o9 _  `- n: S) x+ Y% O
出来就是一阵乱滋,眼睛习惯性地东张西望着。) H1 Z/ R' o- n6 O7 h( R
    突然,郑大光发现不远处的黄花草田里,隐隐约约蹲着个人影。这么晚了,
8 z, Y% |% M4 d: j2 p) h那个人蹲在那里干什么呢?过去看看!郑大光蹑手蹑脚地朝黄花田里走去。
! I  r3 m0 ]" |+ B( J5 V    待走到近前一看,郑大光的头脑嗡的一下,一下子楞住了:只见李月娥撅着
$ Y6 s5 K/ p  y' |9 f2 i+ f/ K8 V9 e4 J个肥大的屁股,半提着个裤腰,正在朝裤筒里装黄花草哩。! D0 i) j  I/ b3 z) j
    “月娥姐,干哈呢?”郑大光突然冒出了声。
5 P9 g- k* J' \( x* D. M    李月娥正在全神贯注地忙碌着,突如其来的一声让她全身激灵灵打个冷颤,( q; V" M4 e8 J9 o
提住裤腰的左手一松,裤子哗地坠到了脚跟,整个肥硕的屁股连同两条白花花的5 E: v" Z9 ?$ w0 O
大腿一齐暴露在郑大光的眼前。# U/ Y! n: K! h0 U$ d; s$ d
    虽说天都擦黑了,这么近的距离看什么东西还是一清二楚的。眼下,李月娥
' _  u' O* f2 p  _4 L" i! Q那紧绷着红底碎花内裤的肥硕屁股和泛着清光的白嫩嫩的大腿,让郑大光忍不住
- M6 G: Y: ~; b. V: M直勾勾的盯着看。
2 E: O' c( R8 j3 m1 s    “哎呀,妈吆,大兄弟,你可吓死我了!”李月娥抬头看清是郑大光后,如
: {& d6 }# X8 n7 l& s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弯下腰准备提上裤子。
# ?' d7 }% t6 K    “让我摸摸!”郑大光边说边伸手在李月娥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s, g0 Y1 [$ Q1 k* s
    “要死啊你?”李月娥又羞又怒地骂了一句,赶紧把裤子朝上提,裤筒里装
/ j+ d8 u  t$ g9 ?- R4 ~0 q9 _8 g满了黄花草,一下子却很难提到腰上,把她急得手忙脚乱。6 @# K$ Z2 S2 h  j6 X
    “好啊,你敢偷盗生产队的集体物资,我告诉赵永田去!”郑大光边叫嚷边
" }8 ]5 N0 P" c9 M" Q拔腿要朝外走。0 ]5 L& ]# R/ K
    李月娥着急的叫住他:“我个小祖宗哎,你小点儿声!”
+ H, i' ^% a$ S    “要我不跟他说也行,你让我摸一下。”郑大光说着又伸手在李月娥的胸前+ ^+ M' r7 E. C# _
揉了一把。
; ^8 K" ^7 T7 W' s    李月娥的心里着实窝火,好不容易找机会捞点后晌饭带回去垫垫饥,偏偏遇8 ~2 r  O- R$ z
上这么个活鬼。可是,不答应他,一时还走不了呢,他这张破嘴要是真的在赵永/ P& K7 |: d4 F- [3 `4 f9 v$ ]+ J+ Q
田面前一说,自己可就要倒大楣了。
2 N, e' s0 Y5 K    算了,就让他过过瘾,这个破身子迟早是赵永田的,郑大光毕竟还是个小伙
4 z9 c/ d9 `; w$ d( q% w+ v2 N子,给他弄一回自己也不吃亏。7 ?( R0 l6 B3 G% b+ N
    想到这里,她松开了手,裤子哗地又滑到了脚面上,两条雪白的大腿直晃郑
' Q4 X# J* ]- `( u: t7 v/ {大光的眼睛。
3 T- U  k( F: a. a8 V* R    “我可跟你说好了,就这一回。还有,甭跟任何人说啊,要不,我撕烂你的" M  N3 R, d2 |
嘴。”李月娥说着就弯腰麻利地解开了右腿上扎着的裤脚,把右腿从裤筒里抽了
7 c4 Y5 @6 y4 u( x出来。又顺手扒下自己的裤衩,抹到小腿上,褪下一只右脚,任凭裤衩和裤子的
6 X0 A% }" j2 ^0 G另一边胡乱堆在左腿上。* G- g3 Z6 w$ F/ F% M2 _( a9 Q
    一个小毛头,玩不了多大功夫,几分钟还不就交货了,穿穿脱脱的还不够费
' _4 P4 [# r5 w) f事哩。
( T$ j7 @' o7 q# b1 _3 t    安排妥当后,李月娥选中了身边一块既平坦又长满茂密黄花草的地方,把身5 w9 \' j  j4 W3 Q
上的方格春秋衫脱下来铺在草地上,朝上面一躺,慢慢打开了大腿,显露出自己" x* B( F& w( d2 K  N
隐秘的地方,尔后轻轻眯上了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只是,饱满的胸脯仍
' C) C- q/ q2 D. P4 C& ~! |; s在起伏个不停。
1 P6 e. z3 t' t9 C' E    郑大光本来的意思仅是想饱饱眼福,捎带着手脚上再沾点便宜。可他那个年3 p, o# g# g( u4 R* k+ S
纪,不点火还着呢,何况是这番光景。3 `/ f! B- U5 d! }
    郑大光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
+ ?: A9 E, c& X) k' W8 D    夏天上学的时候,女生们大多穿着一件汗衫和裤头来上学,他好几回趁女生
% `& D# t: h. }们不注意的当口,上前迅速褪下她们的裤头,幸灾乐祸地看她们露着白嫩的屁股
& c8 {4 D! A# G' a) ^羞涩地哭或慌乱地提裤头。但那是恶作剧,他的内心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淫邪的意
$ F+ `# o" f/ q# ^思,就是觉得好玩。1 `# i7 Q% T0 H5 O" |  I0 J
    辍学回家后,他也用一块糖或是别的什么,把什么都不懂的小闺女哄骗到家5 j, g) i( d& Q4 J- b5 w
里的灶锅门口或屋后的草垛跟前,剥她们身上的衣服,仔细看她们稚嫩的阴部。# j2 `1 d! n: J: e- V% M& w
女孩子们只要有糖吃,才不管他干什么哩。7 s7 ^$ o# b3 |
    长成半大小伙子的时候,晚上偷桃摘瓜时,他也总不忘靠近人家的窗户听里
" @  l0 j: E- D4 x面两口子说带劲儿的话或扒着窗户缝看人家操逼,有一回差点被人家逮住,他急
9 u# w) a* P$ A4 Q: v中生智跳进河里凫水才跑回了家。
" s$ F0 U  Q1 G" t    可是这回不一样了,哪能有机会如此近地看过一个成熟丰韵的少妇身子呢?* F6 `0 H# y( K# a
    郑大光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月娥胸前那两只大白兔般的奶子,又把眼光$ J+ G& o- q/ s2 r7 r5 J8 b4 m' F
从她高耸的胸脯越过平坦的腹部,死死盯着她那长满茂密草丛的大腿根儿和忽闪
  `4 x9 M1 G4 A2 {! F" r! `/ e- L着两片肉唇的下阴,嘴角忍不住地流下了一丝口水。
' V! j5 v2 |/ z4 n    李月娥躺在那里等了半天,还不见动静,睁开眼睛一看,见郑大光还傻楞楞
. R3 R& v0 E! I+ [. N地站在那里,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丧咧着地骂了一句:“个呆瓜,快点上来啊!”3 |$ q; V& E3 D+ Z
    听到李月娥的一声骂,郑大光这才如梦初醒,一把褪下了身上的外裤连同裤# o1 X! t. D. T! f! z
头,裸着精瘦的下半身和早已像小钢炮般竖着的家伙,像饿急了的猫扑老鼠似地
$ k+ D% _0 ^/ W( v) b" N朝李月娥柔软的身上扑去,像个吃奶的孩子,在李月娥丰满的奶子上乱拱乱舔,6 r* Z( T# `9 c9 O! \' P
吧嗒着嘴把她的乳头含进嘴里,丝溜丝溜的允。李月娥没想到他这么大劲儿,一
+ Y, ~) s7 j9 U( }% i下子就不行了,身子软成了稀泥,自己的下面火烧火燎的阵阵的往上拱。0 Z4 {. L& O% p1 R7 E+ _
    实打实来说,郑大光是被李月娥引着插进她身子的。& g" _0 ]; e2 y7 V: A6 F
    郑大光虽然偷看过庄里两口子办事儿,但他只看见人家钻在被窝里,男人趴
) L3 i/ \+ y  P. e# l在女人身上,影绰绰地被窝里两个人在不停地动,间或女人发出一两声悄摸儿的
5 P& y8 J! K- ~叫唤,至于被窝里面到底怎么样,郑大光根本就稀里糊涂。
- o' p" B% n" L3 R; {% @$ V; b    只有一回,郑大光碰巧偷看到自小光屁股玩大的立功和他的老婆弄,许是天
/ D; L" U" |/ i2 N2 D. \气渐渐热了的缘故,他们突然把身上的被窝掀开,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体立刻暴7 T9 J: c3 B" f2 d1 C
露在郑大光的眼前。更让郑大光目瞪口呆的是,过了一会,立功翻身下来躺在床, R( M5 y) i; D+ S. }) W
上,他的娇小的老婆竟然爬起来骑跨到立功身上,白嫩的屁股在他身上一耸一耸' S. b4 |! o' T: s. ]
的,两只不甚饱满的奶子也随着身体的动弹晃荡个不停,郑大光这才知道男女办
4 J% S8 `1 z' f- s0 p' f1 O0 T( d! o事儿的大致情况。
1 i- a4 \1 ?( t. i) ^    可眼见和现实毕竟还是有着不同,眼下,李月娥这具丰腴洁白的身子就躺在: u) m8 |, \7 N5 A
自己身下,心里就像有团火似地熊熊燃烧着,下面也胀的难受,好想要寻找一个
/ ]' Z3 K: M. m4 k1 R突破口,但却根本不知道它在哪里,只得盲目地乱顶乱撞,没头没脑的肉棍子在9 A. `& `6 y* y3 [
李月娥大腿中间戳来戳去,累得他大口大口地喘个不停。
: g6 |2 C  H( [. z    李月娥看他着急麻慌而不得要领的瞎忙活,不禁发笑,莫非还真是个童蛋子
/ G( n" S6 K  y' n儿?想再逗逗他,可自己的身子被他压在底下,下体又被他东一榔头西一棒地一+ y, F8 _. r  k1 M, l; D  M
阵乱捅,越发的难耐,心里头乱糟糟的,一股股的火从下到上的弥漫了全身。她6 X4 U6 o5 T9 g& V3 l$ _
悄悄地伸手下去摸了自己一把,手指上一片黏糊,湿的可以养鱼。于是不再犹豫,
9 Y8 ^: ^0 J. [. r6 t/ B哆哆嗦嗦地一把拽住郑大光的家伙儿,对准自己放好,两手抱住他的屁股用力朝
( k/ j/ Z7 J' J下一按,身子往上一挺,便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Z8 D: ]% V7 _" {- B
    郑大光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肿胀的东西滋溜一下钻进一个地方,
! l! g5 i2 R8 G% i那里面热乎乎、湿漉漉、软绵绵、滑溜溜的,还有点窄巴巴的,紧紧地裹着他,! G  e# L. B9 t, D1 ^) U
让他有股说不出来的舒服,就想这样一辈子呆在里面算了。
" X6 m; P4 s6 K- K  z& l    但李月娥一双柔嫩的手却用力把他的身体向外推,这很令他不满意。李月娥) w0 G6 a; S" c: A' U; m
的力气却大得惊人,他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身子。就在他和她的身体即将分$ V% N: L# _& E3 c
开的一刹那,李月娥却又用力双手按住他的屁股,他便顺势又重新进入那个温暖) F0 C, ~2 T" t* U4 e3 Q8 s
的地界,就这么一出一进,令他舒服得全身哆嗦。4 p1 T+ ~) m- w" q4 @, A; Z
    如此五次三番,郑大光便豁然开朗,怪不得看到他(她)们一个个办事儿时. Z; Y0 O1 i) H, C& @$ N  y) e7 Q" _
都动呢,敢情这滋味原来这么舒坦!脑子一开窍,郑大光便抱紧李月娥丰满的身
: f8 \* P" z  K+ `子死命地动作起来,把个李月娥整得忽忽悠悠,在他身下就像条刚出水的鲤鱼张
! H& `9 h( ]+ X: G大嘴巴喘个不停,又像被甩上岸的泥鳅全身扭动不已,一副死去活来的样子。7 w2 W3 [- E0 J7 E7 K+ @; l6 K1 n
    “大光,使劲啊”李月娥忍不住的发出了声音,紧紧地搂抱着郑大光的脊梁。
( n: w* ~; e/ O3 e, |    郑大光砸夯似的一下一下捣着:“娥姐,使劲了。”8 \$ J) A! I, [. y6 L# |0 a
    “……不行……再使劲。”
/ U0 u4 o. K- y/ S4 i7 ?! k7 h    “诶。”郑大光闷头答应一声,用尽全身力气戳着李月娥的身子,李月娥两; e9 Y. I  f# V- q1 e" Q$ y
手放下来,用力的撑着身下的地,身子迎合的往上挺着,还在迭声的让郑大光使, N, s" f( a! P
劲,郑大光便听话的更用力压着她的身子,于是一黑一白两个光腚身子黏在一起,9 J+ Q+ N. u+ L3 l, a% J  V
像庄里发情交配的狗一样,扯都扯不开。: J3 A9 G9 ?9 Q
    到底是童蛋子儿,闷头使劲却不得章法,还没来得及再舒坦郑大光便嗷嗷地; F0 Q! Q; S* |, s& |3 h
叫着冲到了底,多少年的邪火禁不了几下就一泻如注,连发子弹般的射进了李月+ }* {( g2 P% r6 Y4 h
娥的身体深处,松了劲儿的身子死狗般的瘫软在李月娥身上,呼呼的喘气。
9 Q- F8 B; p! u. V. ~6 n    李月娥刚刚来劲,嘴里正催着却觉得下身一热,感觉一股火辣辣直冲深处,
1 C; e; n+ l" G8 _知道这个青瓜蛋子完了事,懊恼又有些庆幸,一使劲把郑大光搡下来,烦得要命。' D& F6 G1 f4 \* b$ [) c1 s) w7 A
    这不上不下的,更他妈难受。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