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感谢我的妻子

感谢我的妻子

 我想,虽然我不会向她道谢,但我还是应该感谢我妻子。其实,我非常希望她永远都不要发现,因为一旦她知道了,我们的生活肯定会发生巨变,我真不希望发生那样的事情。
  n- l% i  E; L' w$ s6 B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有一天我偶然间发现我妻子是个不忠的骚婊子,她竟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偷情。故事的情节有些老套,那次本来我们计划去某个地方游玩,但我突然有些事情无法脱身,只能让我妻子独自去了。8 v3 S8 j  P0 L& p, {, S
  等我忙完缠身的事务赶去找我妻子时,正好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一起离开。我跟在他们身后,看到他们躲在停车场的角落里,我妻子先为那个男人口交,然后性交;完事后,她再为他口交,给他吸硬后再次性交。
- P' P: }5 K8 T$ P  我默默地离开了那个让我伤心、痛心的地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盘桓了许久。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我那假装清纯的老婆还大言不惭地告诉我,虽然她玩得很开心,却一直非常想我。她兴冲冲地把我拉进卧室,和我疯狂地做爱。  X+ `/ Y0 z7 s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她阴道里别的男人的精液,但我没有告诉她我已经看到了她和别的男人的丑事。生活仍然像往常一样继续着。9 [' L1 p/ Q0 _
  那个时候,我还无法对妻子的出轨行为愤然而起,因为我根本付不起打官司离婚的费用,只能暂时逆来顺受了。但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注意搜集她出轨的各种证据,为将来打离婚官司做着准备。
% Y& G  w- R$ m4 g- a8 @! z; C3 X3 t  我想,既然我妻子丹妮丝和别的男人发生了性关系,也许她以后会带男人在我家里淫乱,所以我在家里的每间屋子都安装了窃听器和微型摄象机,还在家里的电话上安装了声控启动的录音机。
# c" a7 U, ~8 G$ U- l* n4 Y( J  在我做了这些准备后不久,我就发现她除了跑出去和别的男人约会外,还在家里和5、6个男人发生了性关系,而且他们会在比较固定的时间来找她。最让我怒不可遏的是,我不但发现我妻子是个毫无廉耻的骚婊子,还发现那些上门奸淫我妻子的男人们竟然都是我平时称兄道弟的好朋友。
/ T+ p. H$ \  n! k0 ~8 f  为了不让丹妮丝发觉我已经知道了她干的那些丑事,我尽量与这个臭婊子保持着非常正常的家庭生活,但我已经打定主意,早晚要让她和那些混蛋男人得到惩罚的。
) A- P0 G+ _. c" \4 L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年,我已经搜集到不少证据了。在我录下的录音和视频中,丹妮丝一共和11个不同男人发生了性关系。在那些视频中,一个自诩为我最好朋友的叫巴尼的家伙竟然出现了78次。妈的,等我最后要对丹妮丝摊牌的时候,我想巴尼的老婆一定会对她老公和别的女人做爱的那些视频感兴趣的。
6 D, i" Y1 y* \: z) |' {' A  有个问题我一直弄不明白,既然她已经和几十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了,丹妮丝怎么还会对我那么情意缠绵、性趣昂然呢?难道她就没有一点负罪感吗?; Y9 D5 F9 W% C1 i. M1 \
  在这一年,我还悄悄地将本来在我们俩人名下的财产转移到了我一个人的名下,将有些动产转成了现金存在银行的帐户里。由于知道将来打起官司时律师可能从银行查到我的帐户,我开户时用的是我母亲的名字,并把存折藏在了以我母亲名字租用的银行保险柜里,密码是我去世祖父的社会保险号码。( J, _4 q& X+ E1 h* }# @
  比如我们正在还贷的游船和拖车,我告诉丹妮丝说它们已经受到一些损坏,必须赶快转让出去,否则我们就负担不起维修和还贷的费用,就要被银行没收。( g4 L" q" s+ H) B' b+ R; u0 g
  其实,我悄悄的把它们转卖了。还有,丹妮丝并不知道我在湖边买了一个小屋,本来那小屋是我准备在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送给她的礼物,因为丹妮丝一直希望在湖边有个那么浪漫的小屋。现在我也把它卖了。7 f  X& f( E1 n: t, B
  我还处理了一些我的收藏,包括从我曾祖父那里继承来的古硬币、我的漫画册、棒球卡和一些瓷器,一共卖了187,000美圆。我把这些钱也藏在银行的保险柜里了。而我们的房子曾经办了抵押贷款,所以一旦我们离婚,丹妮丝或者让银行收走房子,或者继续换银行的贷款,反正她和她的律师甭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任何东西。5 r0 g: z3 F# y. t4 M1 k/ }- k
  一切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该一个个来收拾那些淫男荡女了。不过,我决定把丹妮丝当作最后一个目标。我要让她亲眼看着她的情人们一个个被我收拾掉,我要让她处于惊恐的情绪之中。巴尼——不是丹妮丝——是我第一个报复的对象!
4 F' G, b* g: s  这天早上,我假装出门上班,先跟公司请了病假,然后来到离巴尼家不远的街口,坐在车里观察着他家的动静。先看到巴尼开车上班去了,不久又看到他两个孩子一起去了学校。现在,他家里只剩下他老婆贝芙一个人了。我下了车,走到他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 Q# X) p6 }, l. i
  「哦,是鲍勃啊,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巴尼刚走。」
( G# H5 W! d. i% r, \7 P% ?  贝芙开门看到我站在门外,惊讶地问道。) P! v1 v3 L( h
  「我知道,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找你的。我能进屋吗?」# k/ Y2 c5 P# u
  她朝旁边让了一下,说道:「请进啊,我去给你倒杯咖啡来。」8 ^: C- U3 ]0 K. H( o0 E
  我跟在她身后走进厨房,在餐桌边坐下。贝芙递给我一杯咖啡,问道:「怎么想起来找我啊,鲍勃?」) ]( n* t1 q$ r* s- V- x
  「是这样,贝芙,我有些问题想找你单独谈谈。不过,这问题对你来说可能有些突然,我想,我们还是去客厅吧,我得让你看些东西。」
/ n) S! G/ E4 p6 |& R- u1 `  我已经把巴尼去我家找丹妮丝的所有镜头都集中在一张碟上,到了客厅,我把那张碟放进贝芙家影碟机里,说道:「我在我家里安装了隐藏的摄象机,我想看看丹妮丝在家都干了些什么。」2 }! B2 }% A: j" S1 E1 x/ ^
  贝芙很惊讶的看着我,问道:「难道你不知道?」& C. p" h$ S% x( \
  「知道什么?」
5 W9 @8 s0 f; O0 G) i  「她和好多男人做爱啊。」# E7 R% C5 w/ g: a, |& {
  「不,我不知道。不过,听你口气好象你早知道了。」- G# W, H: v$ d, q
  「是巴尼告诉我的。他说,丹妮丝告诉他是你允许她这么做的,因为她和别的男人做爱可以刺激你的性欲。」
. Q1 r) m6 |9 m; V7 T$ _6 _  「哦,那你也只知道她和巴尼做爱的事?」6 D2 r! d* j4 g6 q4 D
  「不,上帝啊,鲍勃,巴尼可没做那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他只是听别的男人说的。」
' z. i$ v: O; `8 Q5 {  「听别的男人说的?呵哈……」: G# w5 V3 ^! \; b2 I
  说着,我按下了影碟机的播放键,让贝芙亲眼看看巴尼和我妻子丹妮丝在我的大床上淫乱的场景。
( g6 L, p# z8 B: i. {+ ]7 H5 h  T  贝芙被那场景惊呆了,她呆坐在那里看着电视屏幕几分钟,然后说道:「我肏他妈的这个狗娘养的!他曾经跟我发誓说,他从来也没有在你不在家的时候去过你家。」
+ P& D& q, C. y' N5 A9 V& x, `2 ?3 Y  「可是我的摄象机拍到他过去一年至少去过我家78次。」
4 D4 \$ b5 }% Z+ Y  「那你想怎么办呢?」
$ m# ~5 L+ o5 {/ S" s8 Y; R  「跟她离婚,她跟那么多男人通奸,我只能把这些证据提交到法庭了。」
* m7 L0 E! O& v# S  「有多少录象啊?」  y7 ^% |6 c6 x% k
  「11盘。」
; W$ x* g' Z0 A, y* ]  「她都和那些男人通奸了呢?」6 `& D8 [) M  g/ m0 T2 O
  听我报上那些男人的名字,贝芙厌恶地摇了摇头,说道:「看看,这就是所谓的好朋友。那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什么呢?」% M& t  _/ W  i7 k& T- z$ g5 [
  「就是想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可以把这些录象给你,也许你会有用。」( q& ^% ~6 h( v$ w  a; h4 Y9 T$ z
  「我们能再谈谈吗?」
7 h, A5 N/ o$ ]) s. [7 Q' r  「谈什么?」
6 x' S# I8 Q# X/ @/ k& D1 U  「你知道,巴尼最近有可能升职,这样他就能多挣些前来养家和孩子。我不想让他失去这个机会,所以希望你能放他一马。另外,我还有点别的原因。」& [4 S/ a$ Z9 ], D0 t
  「什么原因?」
# C6 _- n/ N: ]8 r  贝芙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请等我一分钟,我会告诉你的。」+ h* \- U$ _2 i' C4 n
  说完她就离开客厅上楼去了。0 a1 l1 O3 H! Y& ]/ s5 v* [) u% t
  过了大约5分钟,贝芙从楼上下来,她的脸上重新化了妆,身上除了黑色高跟鞋以外,全身上下不着一缕。看我满脸惊讶的样子,她说道:「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希望你狠狠地干我,让我们好好报复一下我那个杂种老公。怎么样?想不想小小点报复巴尼一下呢?」* J  h' v2 _. @7 o
  我浑身热血沸腾,阴茎立刻就翘了起来。我没说话,而是用拉开拉链,掏出坚硬的阴茎作为回答。- B5 F# y) P) n5 n
  贝芙看着我粗壮的阴茎,大笑着说道:「哦,还真不小呢。走,我们不在这里做,去我们的卧室,在他的大床上好好玩玩!」) O) G) B' s! {+ w/ K/ O
  我真弄不明白,巴尼有这么风骚性感的老婆,干吗还要去跟我老婆乱搞呢?
: i& ?+ h1 G9 ?5 C5 ^  贝芙实在是个太淫荡的女人了,我们俩在床上一直干到下午两点。她口交的技巧实在太好了,我每次射精以后不长时间就被她吸吮得重新坚硬起来,于是就一次又一次的奸淫她。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她越来越难以让我重振雄风,但不管用多长时间,最后她总能让我再次插进她滑腻湿润的阴道里。
5 g$ m: ?+ B. u4 A. S  更让我吃惊的是,后来她问我是否喜欢肏女人的屁眼。说实话,我从来没享受过肛交,因为丹妮丝不喜欢那样的做爱方式,至少她是这样跟我说的。我想她一定是不喜欢和我那样做,因为在录象带里别的男人都肏了她的肛门。我把这些话如实对贝芙说了。" I8 f9 \( p6 q
  「其实,我也不喜欢被男人肏屁眼,但我今天希望让你肏我那儿,我想让你享受到巴尼没有享受过的东西。」
2 Z. o9 o% c3 c$ N  这么说来,虽然她想被男人肏屁眼,但她丈夫巴尼却还没有肏过。他只顾到处勾引别的女人了,却从没有满足贝芙这样的性幻想和性需求。当我尝试着把阴茎朝她屁眼里插的时候,她大声哀求我肏得狠一点。而当我从她肛门里抽出阴茎的时候,她显得非常失望。- ]4 \  A" O9 p# C
  「你混蛋啊,鲍勃,干吗停下来了?」, `1 J) A7 @/ c7 D5 o
  我指了指墙上的挂钟,说道:「我想,你不希望你的孩子放学回来看到我们这个样子吧?」
: P) D( N  b9 x6 c  「哦,糟糕!我都忘记时间了。你说得对,你该走了。以后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呢?」
" G2 B7 \' d/ z  「只要你想,任何时候都可以的。」3 }; H  C  Z  ^+ N
  「那今天晚上怎么样?」% o' B( |& O/ L
  「你能出来吗?」
7 |" x8 L2 x7 K, S3 T# r8 f' M  「今晚是我和几个女同学一起玩桥牌的日子,我们每周的今天都在一起玩。我今晚就借这个理由出去,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我一般晚上6点离开家,要玩到11点半才回家呢。」
( ^4 r& h+ J! c" q2 N  「那好啊。到时候我在塞福威停车场等你吧。把你的车停在那里,然后我开车带你去个好地方。」
- ^( W# v/ u* J% ~  那天晚上,贝芙更是欲壑难填。那晚我带她去了一家汽车旅馆。进了房间,还没等把门关好,她就迫不及待地拉下了我裤子的拉链,一边掏出我的阴茎套动着,一边说道:「今天晚上,我想先让你干我肛门,好吗?」
% s& M3 U/ b) c# Q6 b& v* f# o$ Z  说着,她一口把我的阴茎含进了嘴巴里。
0 ]$ \  r% u3 B- G4 Q  我们俩一直做爱到10点半才停下,完事后贝芙问道:「你什么时候和丹妮丝离婚?」7 z9 X) Z# A+ E
  「干吗问这个?」, Z. D9 Z$ e9 B/ r8 R  }; c. M
  「因为我想和你一直做下去,等你离了婚,我们就不做了。」
4 @; R0 O6 e. Z% r  「哦,这是为什么?」9 Q# X& T8 S' A; ~& v/ K5 F3 t
  「因为我做这样的事情就是想和你一起报复巴尼。如果你离了婚,巴尼肏的就不再是你妻子,也就不存在报复的意义了。现在,我最兴奋的就是和你做完后回到家,让巴尼舔吃你射进我阴道和肛门里的精液。每当想到这样的场景,我都忍不住激动得浑身发抖。」
$ ]7 a4 U" |5 Q- g1 j  「呵呵,我估计最少还得和她一起生活一年,或许再长点时间。」
6 X. m2 C5 L8 p. x4 l9 A  「太好了,这样我还可以给我们的幽会多加点甜头。」
4 c6 y' ?8 }% s  「你这是什么意思?」
9 m( A: p4 ], w' [  「玛丽·达格特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又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亲密到无话不说。可以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秘密。今天下午你走以后,我给她打了电话,告诉了她我们之间的事情,她让我告诉你,她要你给她打电话。她也想和你做你跟我刚才做过的事情。」
5 U4 \7 K! n) t1 F7 E2 W  「可是,我的名单上没有达格特的名字啊。」
7 k$ ]7 k2 n& }5 R3 Q% k7 K  「是这样,她结婚后仍然保留了自己的名字。她老公叫查理·温特斯,是你名单上准备去报复的第二个男人。」
2 K7 v# B) w8 A1 B3 j) q  「也就是说,你们俩都想学丹妮丝的样子,给自己老公戴绿帽子?」* j$ c1 f$ _7 O# h
  「说得没错,亲爱的。你可以想怎么玩我们就怎么玩我们,我还可以再把贝丝·迈尔森拉进来。贝丝是个非常漂亮、风骚的女人,我肯定能把她叫来。我会告诉她我和玛丽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在她兴趣昂然的时候,我就会告诉她关于她丈夫约翰和你妻子的事情。她肯定会非常愤怒,也会和我们一样用同样的办法报复她老公的。」
( Q0 I- p* j& P$ M4 h$ p  「可是,如果你把那些女人都介绍给我了,你还怎么实施你的报复计划呢?我只是个普通男人,不是超人,贝芙,光你一个女人都够我对付的了。」# W: _1 U* a- p2 q
  我有点担心地问道。" ]! l, t' I% Q
  「我又不会天天跟你在一起,亲爱的,我可不想引起巴尼的怀疑。我真的非常非常不希望你和丹妮丝离婚,我希望在我不方便的时候你还能从她身上获得快乐。」
. ?" F' \( o! i7 X4 t; C  从我第一次和贝芙发生性关系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了,我仍然没有和丹妮丝离婚,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离。通过贝芙和玛丽,我又搞定了我好几个朋友(这些所谓的朋友都是奸淫过我妻子的男人)的妻子。到目前为止,在我准备实施报复的16个男人(是16个,因为丹妮丝仍然不断扩大着她的情人数量)中,我已经奸污了其中7个男人的老婆。
% L& U9 H: |* J# S  [- z  现在,我有点担心,害怕丹妮丝发现我和那些女人的事情而要求和我离婚。
2 h5 J2 E7 b; |. L: s  我想,她大概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因为我们的性生活已经从以前每周四、五次减少到现在的每两周两、三次了,我只能以工作压力大、工作太辛苦为借口,但她似乎不太相信我了。一旦她跟我摊牌,我现在天天与几个不同女人淫乱的美好生活就要结束了。) n+ G7 f# y6 {  ^1 ?9 g( U
  所以,事情就是这么让人感觉尴尬又无可奈何,我很想和我不忠、淫荡的老婆离婚,但惩罚了那个婊子,我非常美妙的淫荡性生活也将随之结束,这又让人无法接受。那么,我到底是该继续忍气吞声地被她不断地戴绿帽子呢,还是该一脚把她踢到爪洼国去呢?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