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熟妇的谎言

熟妇的谎言

马维斯和我结婚已经二十几年了,虽然我们仍然深爱着对方,但我们的婚姻生活已经变得枯燥乏味,至少在性生活上是这样的。我们仍然在一起做爱,但那已经没有激情,成了例行公事——每周二、五两次,偶尔也会有一周三次的时候。2 v) f% q, H9 @4 G
  虽然我极力想让她达到高潮,但激情的火花不再,两个人都觉得苍白的性生活如同嚼蜡。( V# s5 r7 d5 S
  有一天,马维斯终于忍不住,对我说道:「到底怎么了,我的宝贝?是不是你觉得我不再有吸引力了?」
+ y! f6 K2 v, n0 [  我赶快向她保证说,她风采依旧。
& W/ {4 ]+ e, P- r  「那么,为什么我们做爱的次数越来越少?」
" t4 g# e/ k* ^  「我也不知道啊。」
" K) \! u  D/ i6 j9 D% h' y) W0 n3 [  「最近我读了一本杂志,杂志上有文章说,夫妻间要经常变换做爱方式,才能更好地保持性生活的激情和兴趣。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尝试些新的东西吗?」
; k! t/ L3 W$ L# n0 A: L! K5 R  「当然啊,我有兴趣。」/ E% D$ B0 Y% N7 F$ |; r5 u9 m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我们不断地床上尝试新的花样,这样做也的确给我们的婚姻生活增加了不少作料。但是,真正让我们的性生活变得兴趣盎然的是角色扮演游戏。
4 Z$ K8 q$ R$ [9 e. _6 a  我们玩了一个多月的角色扮演游戏,它确实让我们兴奋不已。有一天,就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我接到马维斯的电话。当她确定电话这头的确是我后,立刻说道:「是警察局吗?我是马维斯·琼斯,住在铁匠街1234号,我刚刚被抢劫强奸了,你们能派人来调查一下吗?」
0 q/ Q' O* b4 u3 q  我笑了起来,说道:「我马上派人去。」: ^4 M- i& K, V9 [+ L
  回到家后,我没有用钥匙开门,而是按响了门铃。马维斯穿着黑色的睡衣给我开了门。8 @. x; j/ f1 l% i) R
  「请问您是琼斯太太吗?我是比尔警官,是来调查抢劫案的。而且,如果我没有听错警长话的话,还有……强奸?」* n, E% B. ]3 V2 D# z" m0 M* g* k
  「是的。当知道我家里没有钱的时候,他非常愤怒,把我推倒在地,然后就强……他就强迫我……强……哦,实在太可怕了。」
3 ?' `: Z& ?$ d& Q8 i& n8 G: f  「嗯,琼斯太太,现在我要询问一些细节问题。我知道,回答这些问题对您来说是很困难的,但如果想尽快将歹徒绳之以法,有些问题是我必须要了解的。我知道有些问题涉及到您的隐私,但这些问题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案情。所以,我想请您详细地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从事情的开始到结束,告诉我每一个细节。」
# U. i, V; x0 H6 Q8 r# c6 R  「嗯……好吧。今天下班后,我去商店买了些东西。回到家,刚把买的东西放下,我就听到卧室里有些异样的响动。我跑到卧室一看,发现一个陌生男人正在翻我的柜子。我吓得大声尖叫起来,转身想跑。但是,他动作很快,跑过来一把抓住了我。」
5 A' K& i4 H% {# [! T! ?  「他问我钱放在什么地方了,我告诉他我家现在没有钱了,我刚才在商店买东西的时候把钱花光了。他听了很生气,说我骗他,还骂我是个淫贱的婊子。我再次告诉他我没钱,他还是不信,抢过去我的钱包翻了翻,什么也没有找到。他非常愤怒地把钱包扔在地上,扭着我的胳膊把我拉进了卧室。」
! j9 e) g" {* j; W  「他恶狠狠地对我说他从来不会空手而回,然后就掏出他的东西,要我放在我的嘴巴里。我扭过头去,但他抓住了我的头发,强迫我转向他,疼得我大叫起来。就在这时,他把他的东西塞进了我的嘴里。然后,他两手抓着我的头,让我的头前后晃动着,他用了我。」
5 G; v8 e- |/ j% N4 b* \  「稍等一下,琼斯太太,您说『他用了您』是什么意思?」
3 M% }  z( n# L" z+ ]$ W  「这……你应该知道的,就像夫妻在一起那样,你明白吗?」' R+ s0 E- N6 {
  「不,我不明白,琼斯太太。我觉得这一点对案情很重要,你需要更加详细地说明这个问题。请不要再用这些摸棱两可的委婉字眼。我们在这里耽误的时间越长,那罪犯就跑得越远了。」
  O$ U. `7 B- O- V1 y( _  「哦,好吧,好……吧,他……他……肏了我的嘴巴……他抓着我的头发和耳朵,把他的……阴茎尽可能深地插进我的喉咙。他的阴……茎实在太大了,我真害怕自己被他弄得窒息而死。所以,我不得不尽量取悦他。」
+ B% h5 q2 f9 y, x) `, Z  「我尽自己所能放松喉咙的肌肉,让他的大鸡巴在我口腔和喉咙里顺畅地抽插,希望他在得到快乐后能放我一条生路。他肏了我嘴巴大约5分钟,然后大叫着,婊子,我就要射精了,接着就把大股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喉咙。他射出的精液可真多,我努力吞咽着满嘴的精液,并继续前后晃动的脑袋以让更加舒服。」( Y8 n. t( T2 ~- G
  「他一直射着,过了几十秒钟才把他睾丸里的精液都射进了我的嘴巴里,但他的阴茎却还是没有软下来。他把阴茎从我嘴巴里抽出来,说道:『表现还不错嘛,骚婊子。看来你一定是很喜欢我的大鸡巴了』,说着,他要我用手抓住他的大鸡巴,『使劲套动我的鸡巴,你这个骚婊子。一定要让它开心啊。现在我来帮你脱光衣服』。」" V. G& [6 d. I0 z4 X% M/ w* C
  「他粗暴地扒光了我的衣服,然后把我拉到卧室里,把我脸向下按在床上,分开我的腿,把他的大鸡巴顶在我的阴道口,使劲插了进去。由于没有任何前戏和爱抚,再加上我很害怕他,我的阴道非常干涩。但我毫无办法,只能趴在那里任凭他肆意蹂躏。」* d& P) D, P+ C8 p) G% k: Z- D
  「他连续肏了我好几个小时,我的身体在他的刺激下开始湿润起来,我感觉他插得越来越深,他的睾丸劈啪地拍打着我的屁股,我知道他的大阴茎已经全部插进了我的身体。」$ [' B4 C1 b& r2 z: R
  「过了一会儿,我就感觉到他把大量的精液射进了我的阴道里。他射完后,我知道他想让我干什么。为了避免他伤害到我,我只好再次为他吸吮阴茎,帮助他再次坚硬起来,然后再次奸淫我。这一次他肏了我大约10分钟,等他把第三波精液射进我的阴道,我想他大概可以放过我了,可他并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i. t* h! O% ~" X
  「他强有力的大手把我的身体翻过来,让我跪俯在床上,他的大鸡巴顶在我的肛门上,使劲一捅,便尽根插进了我的直肠。噢,好疼啊!但是,当他在我肛门抽插了几分钟后,那种疼痛的感觉渐渐变轻了,我开始享受起那种又疼又刺激的感觉来了。」% w, H- y; @% Q6 C4 k! S
  「我忍不住大声叫着让他使劲肏我……哦,我的意思是让他轻点,因为先前他弄疼我了。后来,他把第四波精液射进我的直肠。然后,他把我推倒在床上,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他早已经溜走了。」
' Y+ f5 Q8 w/ j) \+ B: O) N  「哦,那么如果再看到他的话,你还认识他吗?」
/ s+ v4 I. Z/ o" n" G  「如果我能看到他那根粗壮、漂亮的鸡……我的意思是他那根讨厌、丑陋的阴茎的话,我会认出他的。他戴着面具和手套,我只能看到他那根粗大的鸡巴。我可以告诉你,那是一根白鸡巴,但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7 J# k$ x, S. z) l! G3 q
  「琼斯太太,从你叙述的过程来看,在强奸事件的进展中,后来你是愿意并主动参与了你们之间的性活动的,是吗?」
. S- @6 s) \1 C9 m  a% D  马维斯开始哭泣起来,我赶快过去安慰她。8 u4 g3 a- G1 z" V+ c& h! D
  「好了,好了,安静点,琼斯太太,我并没有任何想伤害你的意思,但你必须小心,在法庭作证的时候说话一定要小心,免得给那个强奸你的人渣任何可趁之机。我知道,你也知道,其实你很享受大部分强奸过程,但你仍然是强迫的,仍然是被强奸的——强奸的定义就是以暴力胁迫妇女发生性行为。」! M# U. L* f2 a: G* }9 ~
  听我说完,马维斯大声哭了起来,我抱住她,安慰着她。突然,我感觉她的手握住了我的阴茎。她抬起头看着我,停止了哭泣。' O7 s+ I. g" x* }& g- }
  「喂,比尔警官,是不是我叙述这个强奸案的过程让你激动了?怎么办啊?我可不能让你就这样回到警局去啊。这样显得你太不专业了。」$ l2 t- e( Q$ o! C: q) n
  说着,她把我的阴茎含在嘴巴里吸吮起来。
% S, s; Q8 M* \  这样的角色扮演游戏让我们夫妻俩都非常激动,我再也忍不住了,把马维斯推倒在床上,使劲地抽插起来。很快,我就在她湿润无比的阴道里一泄如注。射完后,我仍然不想从她的身体里抽出来,直到阴茎完全软化我仍然待在她的身体里。
7 H: V* G2 w( o1 |9 ]  马维斯看着我的眼睛,说道:「这么玩你激动吗?想象着我被别的男人强奸是不是会让你感觉特别刺激?」
3 i: t* o+ i) t7 g4 e  我还能说什么呢?想象着马维斯被一个陌生男人压在床上,他的大鸡巴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我疲软的阴茎马上再次坚硬起来。马维斯惊讶地感觉着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膨胀、变硬,欣喜地看着我又开始抽动起来。% n0 P4 D/ R2 ^$ |
  第二天,当我下午下班回到家的时候,马维斯正在厨房里等着我。她坐在餐桌边,手里端着一杯伏特加马提尼酒,看到我进来就站了起来,我看到她只穿着高跟鞋和丝袜。% [0 I$ w& c7 }8 Y' l$ I
  马维斯把她手里的酒杯递到我手里,说道:「你最好先喝一杯酒压压惊,因为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情会让你觉得很震惊的。」
0 t) z2 b; l# T7 m9 w  看着我满脸疑惑的表情,她又说道:「我干了件非常不好的事情。我根本不想那样做,但我没有别的选择。电视机维修工刚刚离开咱们家,他是上门来修咱们家的电视的。今天你上班走的时候,既没有留下些现金,也没有留下支票本,所以没办法支付给他修理费用。然后他就说我骗了他,要打电话报警,说我用欺骗的手段用他上门服务。我恳求他别报警,他说,如果我能为他做些事情的话,他就不报警并不再收取上门维修的费用了。」
# b3 B3 y8 G! h  「哦,他想让你为他做什么?」, b& u* v  u* I  m4 t9 ^" [! |1 b8 ]
  「他想看我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裸体,还想让我给他口交。」
* y7 G4 ^7 d2 T% r# ^4 _' J4 s  「你都为他做了?」
' y3 m3 F) {3 ?4 c# }  「耶稣啊,你觉得我为他做了没有?我可不想让他报警而惹来麻烦。就在我我为他吸吮阴茎的时候,他的性欲进一步被我激发出来,又提出要奸污我,没办法,我也只得让他干了。」
1 h+ y5 j2 Q- c5 V  「可是,他在我阴道里射精后,竟然食髓知味,再提出要干我的肛门。等他一切都如愿以后,那家伙非常高兴,还给了我一张优惠券,告诉我以后有事就打优惠券上的电话,他们可以提供免费服务的。」  f" u; n& N, h. V  w3 b8 H% a& c
  听了她的故事,我激动得不得了,一把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抱着她跑到楼上的卧室里,把她扔在大床上。, {/ ?9 C4 S& P  k  _3 ~
  「你这个骚婊子!你别想骗我!我知道就在厨房的零钱罐里就有200多美圆,难道还不够你支付他维修费吗?你让他干你就是因为你太骚了,是你想体验一下陌生男人的大鸡巴插在你骚洞里的感觉,是你想体验一下陌生男人把精液射进你骚洞里的感觉。你他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淫贱妓女!那就让我用对待妓女的方式对待你吧!跪着,你这个臭婊子!我也要干你的臭屁眼儿!」
1 F9 |7 \: s3 F4 a( x' k  这当然又是一次角色扮演游戏,根本就没有什么电视机修理工的事。但马维斯和我都非常激动,她大叫着要我使劲肏她。马维斯找到了激发我们夫妻生活的钥匙,她越来越频繁地玩着这个令人激动的游戏。
! w" N& A+ ~. T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每天下班回到家,都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马维斯不断地受到快递员、送报工、电缆检修工和各种她能想到的上门服务人员的性侵犯。, K$ ?" p4 A- ~, d" A( R
  一想到她在我到家之前刚刚被那些陌生男人奸污够,我立刻就会变成一头愤怒的公牛,甚至等不及吃晚饭就要先把她抱到楼上去奸淫一顿。这种角色扮演游戏让我们夫妻都感觉非常激动,每次我们上床的时候,她都湿得一塌糊涂,让我甚至觉得她真的刚刚跟别人性交过。$ d3 |6 {& M4 o3 {( q! m# A
  周二,我坐在办公室里,心里想着今天的角色扮演游戏的男主角会是谁,是帮我家修剪草坪的小伙子呢,还是我隔壁的邻居?我很想知道今天的性幻想对象会是谁,因为周一马维斯没有跟我玩角色扮演游戏,她可是自从我们开始玩这个游戏以来,从来也没有连续两天不玩这个游戏的。) ^$ B$ Z' [8 \: r  I' X5 Q. a
  坐在办公室里,我越想越激动,最后,我实在等不到下班时间,比平时提前一个小时开车回家去了。当我的车快开近我家门口的车道的时候,一辆车身印着「里德电器维修」的卡车正好从我家门口开走。
  z/ \. m9 ~* I# A! P  走进家门,我看到马维斯正在厨房里喝马提尼酒。她看到我走进屋,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道:「怎么提前回来了?是不是想抓你淫荡老婆和别的男人肏屄的现行啊?那我得遗憾地告诉你,你正好晚回来了几分钟,他刚走。就因为你这个混蛋王八蛋穷光蛋,没有钱修理我们家的电器,我不得不和那个电器修理工肏屄来换取他免费修理咱们家的洗衣机。」/ F" e3 f6 T0 [2 J+ H
  像以往玩角色扮演游戏一样,我被她的话刺激着,把她抱到楼上的卧室里扔在床上,然后使劲扒光了她的衣服。这时,我注意到她的阴唇有些红肿,就像刚刚被肏过一样。这让我突然想起了我在门口碰到的那辆离开的卡车,难道说我们的角色扮演游戏被我漂亮的妻子加入了一些新的内容?
1 w* i$ d  f1 S7 z" R; ~5 F  这时,我又看到了在床头柜放着的假阴茎和一小瓶润滑剂,一定是她在等我回家的时候太激动了,想象着我们的角色扮演游戏用假阴茎自慰来着。我肏!当我插进去的时候感觉到,马维斯也太湿润了,她阴道里的润滑剂怎么感觉像精液似的?一边想着,我一边大力地抽插着,很快就把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里。: I6 C( s' h0 E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马维斯每周最少有四次告诉我她被别的男人奸污了,每次都会让我激动不已,立刻抱着她上床开始猛烈的性交,直到我再也无法硬起来为止。. O1 V" ~. C! H
  马维斯告诉我的故事花样百出,比如,有一次她的汽车爆胎了,一个男人帮她换了轮胎并奸淫了她;有一次,她去杂货店买东西,让一个店员帮她把东西送上车,却没有钱给小费,只好为那个小伙子口交;还有一次,她驾车超速被警察拦下,为了避免得到罚单,她和那个警察在她汽车的后座上肏了一个小时。
5 @( d( s  C7 ]1 D4 p  对我来说,什么人或者什么原因一点都不重要,我最想要的就是想象着马维斯大张着双腿躺在那里,任凭那些不知长相、不知姓名的陌生男人们奸淫着。
  y- S6 R0 {# J  一个臃懒的四月春日,我的身体也像春天一样蓬勃着性欲,从办公室的窗户往着外面勃勃的春天景象,我越来越想回家去做爱。好不容易坚持到下午两点,我终于再也忍不住,起身开车回家去了。
9 z, g5 x$ V1 D& H! A* E6 C- F. y  在我家的大门外面,停着一辆大卡车,两个工人正从车上卸下我们昨天预定的客厅家具。由于卡车档住了前门的路,我不得不把车暂时停在离我家不远的街边。下了车,在朝家走的路上,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今天晚上又有非常刺激的性故事听了,只是我猜想男主角是一个呢还是两个。
7 _4 q( q& L; l3 F" P2 R; ?  在马维斯以前的故事里,还从来没有过和两个男人一起做爱的呢,但今天对她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好好编一个和两个陌生男人做爱的刺激故事。4 n8 |% c" f9 m% s9 O; w
  为了不影响马维斯的情绪,我没有马上进屋,而是一直等到那两个工人走出我家爬上卡车,我才悄悄地溜进家门,然后迅速钻进我在一楼的书房里。4 I3 f) @1 l* {# ~2 [) f8 P
  关好书房门,我打开了电脑开始收邮件,突然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快点快点,伙计们,这女人骚得不得了,她刚刚让我在餐桌上肏了她。如果你们也想享受她湿糊糊的骚屄的话,就快点过来。我们得在她老公下班回来前离开这里。」
: ^+ W: W4 S( c5 ]" R7 d0 z  听了这些话,我突然意识到,也许以前马维斯给我「编」的故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这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了。但是,本来应该因为妻子的出轨而愤怒的我却有了相反的反应,我的阴茎迅速充血膨胀,像一根旗杆一样挺立在我的身前,我真想马上跑到厨房去,把马维斯按在她刚刚别的男人肏过的餐桌上,疯狂地奸淫她。
! K; r- u: c: f9 n7 z  我悄悄地打开书房的门,正好看到三个男人走出我家大门,跑到卡车后面去了。我知道马维斯还在厨房里,就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楼,躲进了卧室里的壁橱里。3 O0 @  B$ @, S9 G( j5 ], f/ j) J
  我希望那些工人如果要跟马维斯做爱的话,他们把她拉到卧室里来做,因为这里是我唯一能躲藏起来看到他们的地方。如果他们不拉她到卧室里来,我也能在这里听到他们的动静。! y0 W! E5 J% P" o# x! U# W
  还好,他们是按照我预想的进程做的。半个小时以后,四个人先后走进了卧室,是三个搬运工人和我妻子马维斯。一进屋,三个男人都手忙脚乱地脱掉自己的衣服,马维斯则走到床头柜跟前,取出那个假阴茎和润滑剂。1 y7 t' i" E& ~1 _- a- e
  有个男人看到后问她拿那些东西干什么,马维斯回答说:「这是给我老公看的。万一我和你们做完没来得及去冲洗他就回来了,他会以为我之所以那么湿是因为我用那些东西自慰的结果。」* A% A9 i" l4 Y/ s2 E
  那男人大笑起来,说道:「我真不敢相信他会笨到这种程度。你是不是经常这么干啊?」$ i1 ~/ C1 p* f# Z- ?8 E# _
  马维斯冲着他邪恶地笑了一下,说道:「当然经常这么干啦,我的小宝贝!麻烦你赶快把你漂亮的大鸡巴带到马维斯这里来吧。」+ G' a; g) M! n- b" b( b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亲眼目睹了我妻子马维斯和那三个家具搬运工疯狂地做爱。她吸吮他们的阴茎,让他们轮流享用她身体的三个肉洞,有时是一个一个上,有时是两个一起干她,有时是三个男人一起把他们的鸡巴插进她嘴巴、阴道和肛门里。
, r% Y! ]: S: S) g# u  最后,当三个男人都在马维斯的嘴巴、阴道和肛门里射过精液后,马维斯告诉他们我快到家了,要他们赶快离开。那几个男人问是否可以再找时间和马维斯做爱,她坚决地拒绝了他们。她说虽然她非常喜欢和他们做爱的感觉,但他们只能在一起玩一次。
2 n8 ~9 a, q* y' J  「这是我的原则,绝对不和任何男人接触第二次。这样可以减少被老公抓住的危险。但是,谁知道呢,也许以后我们还会去你们那里买家具,到时候如果你们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来我家送家具。」% E2 Z  o- d! o8 E' y
  马维斯对他们说道。
$ J& Q0 Q9 J% ~  马维斯刚把那几个工人送到门口,家里的电话铃就响了起来。她匆匆和他们道了别,就赶快跑去接电话,「喂,我的情人……是啊,他们刚走……当然啊,我跟他们干了,所以要你今天先不要过来嘛……对的,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们黑人的大鸡巴了。」. i6 |: p4 V5 w# b  |) Y
  「我的宝贝……当然,我当然想要啊……不不,不行,我老公马上就要回来了,我得赶快去洗洗身体……不,不,不,我今晚绝对不能在偷偷跑出去和你约会了……喂,我早就告诉过你,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但我更爱我老公……你别烦我了,宝贝,我老公永远是第一位的……是的,是的……不,他还不知道我告诉他的故事是真的……不。」
$ B# O  H- y8 }2 w& {9 e# i  「不……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我如实告诉了他的话,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喜欢我的故事、并被我的故事刺激得不能自拔了……他一直认为我们是在玩角色扮演游戏呢,所以我不想让他失望,也不想让他受到伤害……好啊!就这么办……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那我一整天都待在家里不出去了。」5 X, Q3 f" U$ c3 ?4 S3 ]% _
  说完,她挂上了电话。  c, J: k) v$ @/ }/ l8 ^
  本来,我想就这样一直在壁橱里等着,直到她去浴室洗澡了我才悄悄地从壁橱里跑出来,赶快下楼、出门,然后再装作刚刚下班的样子回到家里,听她讲她和别的男人做爱的「故事」。但是,刚才的电话让我改变了主意,马维斯刚刚挂上电话我就从壁橱里走了出来,站在她的面前。( [! Q- Q* }6 _2 F, K  m- Y
  马维斯满脸惊讶地看着从壁橱里走出来的我,我故作轻松地对她说道:「听到你说你喜欢大黑鸡巴,我都要嫉妒死了。现在,我要你把一切如实地告诉我,包括那三个刚刚干过你的男人。」
, @1 H5 t5 R1 q' V  马维斯的表情一下轻松下来,她微笑着说道:「你想知道什么啊?你不是都看到、都听到了吗?」# K2 X2 t2 }2 X: ?! C4 Y4 y& ]: N  `
  说着,她转身跪下,撅着光裸的屁股对我说道:「来吧,我亲爱的老公,没必要对我那么温柔,就像干一个淫贱婊子那样使劲肏我吧!」
; \8 ^4 q5 G7 A, z2 A, g  我二话不说,开始发疯似地干着她的肛门!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