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跟老婆进洗浴的经历

跟老婆进洗浴的经历

夏天逐渐过去,北方渐渐变大的早晚温差,使得老婆逐渐换下那些性感的衣
! i2 {- h0 p  ~( M" |! [    裳,我的视觉也进入冰封期。
5 d! j( e$ X( j# L6 B    我知道,在北方,衣着暴露的最好季节是夏天,因为身体可以在室外衣着很8 L5 J" ?% m! z
    少而不感寒冷。夏日里走在商业区的街中,琳琅满目的不只是眼花缭乱的商品,
8 @- |5 X5 G% t: ^    还有那衣着性感新奇的新新女郎,性感与个性是她们招摇于市的标签,她们的走
) w: m1 E. H1 G- a* }* ^    动,构成了夏日里那靓丽的一道道风景线。4 e* j# \: O, y) i( u
    如果是夏天……只是可惜万丈红尘好像总是没有如果,只有可是,可是夏天  E8 S/ ~: T$ ?2 k$ C
    走了,周而复始的走了,也许我该等待?我不知道。7 `5 }8 e% `6 S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6 A5 J3 r1 k; @7 i( w4 X, |: P9 P
    夏长,看来夏天真是该疯狂的季节。
8 O  h8 ^2 d0 O    可惜现在是秋天了,是不是真该收敛一下放浪的形骸那,我很不甘心,仍然; R, T" }9 `+ R) t' O
    觉得我的情趣生活,契机无处不在,只是缺乏发现力和想象力。7 H& M  H! X+ P
    继续写我的故事。/ `( H; ], i. y0 Y" s, D* i% z7 o5 e
    ************************************ K* g9 O# H( f% f* {4 t
    我和老婆依然每天忙碌的上班,为了未来的憧憬,辛勤的忙碌着。1 k1 a$ K" r( y
    这是个周末,我说:「老婆,我们今天晚上我们出去放松一下。对自己好一; {! X4 C  K9 p  S9 ~3 o/ M" z
    点。」$ S; F4 A& d/ G' j) {* i: N
    老婆亲了我一下:「老公你真好。」6 G! n$ G/ W3 L7 A! X  B; Z
    我装作认真地看着老婆:「这位同学,你的评价很客观嘛,我欣赏。」
+ }" A  N. S5 A$ G" S, O) g    看着我认真的表情,老婆笑前仰后合。$ m# o; o% n4 }
    我带老婆来了一家自助餐饮洗浴休闲中心——天养轩。
* d  C% [0 z' D* u1 ]6 Q" d    几十元的价格包含晚餐和次日早餐,都是自助形式,还有休息大厅还有贵宾
2 }6 p$ n; V+ V4 m7 G) E- T1 w- ], Q0 E    休息室(可容纳几个人的休息房间,有隔断),还有各种系列按摩服务(这个当+ ]8 L) Q' V8 d0 B& j8 b' i6 R
    然另计费)3 c" G0 O3 U* U8 w( Z  P4 g
    一应具全,还有麻将扑克娱乐室(听说还可以赌球),卡拉ok屋有陪唱小  a" U, T1 J2 o* x
    姐。5 ~+ [5 K6 f0 R
    作个有钱人真他妈舒服,天天可以夜夜笙歌。4 e5 i3 F+ a8 E
    走进一楼大厅,富丽堂皇的装修吸引了老婆,她是第一次来这类地方。
! Q* e( q( h5 u# x0 E    「这里是不是很贵啊,老公,你又破费了。」
0 U' v: m, ]. g* _6 E& G  f7 v    老婆生活节俭,不是那种只知道花老公钱的物质女人。
- M. J6 W9 x3 G$ H2 s, g' W    「男人,对自己的女人就要下手狠一点。」
2 s( b2 v. W$ M3 B    我开着玩笑。
; Z( V- `; A. R4 e% f9 Y    「咋听着不太对劲那,」老婆扭着脑袋,「有点别扭哦,像黑社会的。」
4 ^' U1 q0 t+ f' [% o    「好了,待会跟着引导员去洗个澡,然后到楼餐饮中心找我。」我拍了一下# h# V/ p/ H/ w( ]$ y; z% H. _
    老婆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屁股,休闲长裤下手感也那么好。1 X( K4 _9 P2 A; _5 E6 c
    老婆回头媚笑着瞟了我一眼:「讨厌。」
, m2 T9 ~# D. e$ U" Y    我装作浑身打冷颤的样子。老婆又是一阵窃笑。7 {2 p  K8 P- D2 D( ?
    老婆上了电梯,去了二楼女浴部。我则直接进入一楼的男浴部。( q- X) q. \$ G+ ]
    站在淋浴下,弄了些洗发水清洁了一下头发,然后往身上打浴液。
8 s) U+ ?" p7 u# o. ]    泡沫慢慢出来了,里面彩色的晶莹的泡泡反射着天棚五彩缤纷照下来温暖的
* ~3 z+ ^7 J8 O- f    灯光,里面好像有无数个没穿衣服的老婆在里面旋转着,做着各种诱惑的动作,
3 Y  N) w( e3 E. E    好像在勾引我去帮她完成那个中华儿女繁衍后代行为的中间过程,然后充满使命( W8 e1 a. m3 x* H* D8 [" C
    感的去达到高潮。我意淫着。: t* n# f  y# ?) B, s
    坐在旋转的的蓄水池里面,我感觉热的很爽。身体要飘起来,血液在皮下飞3 W. i% k6 u6 H7 N( t
    速的流着。' ~% t) M! z6 u% ]/ I" _8 s: Z1 d% [
    我感到它们象波浪一样的涌动,把我冲向浪尖。
) @  A" @) }3 x* r0 s    我坐在二层台阶上,头枕着上面的台阶想象,闭着眼睛,想像着老婆现在的6 k& ~2 `5 k' V$ g3 g! g' h
    样子,她一定现在洗完淋浴让阿姨在搓身子,光滑凸起的臀部在阿姨的手下挤压( f/ M3 k' y* r9 L; ]5 `5 s
    变形,来来回回,松手后皮肤又弹回原来的位置。5 w7 l$ B7 C4 f* s0 o* q
    然后变得红红的。像一朵绽开的玫瑰。
9 d/ a$ H: B5 V) t) \2 Z    啪啪,手落下来,拍打着老婆的臀部,皮肤变得更加通红,老婆把屁股撅起
  b) j6 D  S- l8 g' w    来,刺激地低吼:「用力打我屁屁,我要……」
/ f8 c6 q" \; L" E    要是我是搓澡阿姨就好了,我意淫着自己变成了阿姨。8 L8 T+ A' C/ k8 L
    洗完澡,换上一次性内裤和睡服。
2 }! ]3 E; g" @/ G( r+ d$ ~# @  |    我上了电梯,直奔四楼自助餐厅。一起进电梯的还有另一个中男人。他身材: c) ?5 O0 f  T  {
    魁梧,一身匪气。' D/ }" h+ k% I+ c; x
    路过三楼,进来一个妖娆的少妇,男人走上一步打招呼:「嫂子,自己来得
# a. m8 K/ X: ?8 {    啊,三哥没来啊。」" Y1 S, }. O3 J' t$ j  r( Y
    「那个死鬼不知道哪里快活去了。」
: b+ z2 \5 l  ^4 g9 ]: T& Y    少妇应答着。4 x4 x! l$ {( D! |- V: c. L
    那个男人搂着少妇的蜂腰,在我前面粗鲁的把手伸进蜂腰下面包裹丰满的臀
3 w& O2 |/ P% X4 L, B+ w+ w    部短裤里掐了一把,然后抽了出来。
1 H  |& p# d/ i6 X    「死像,没见过女人啊。」少妇嘟囔着却没拒绝什么,抽手打了那个男人肩
: ?) s( i2 f& Y4 w    臂一下。$ G" o, p5 c) K: S9 x
    「没有了,我怕三哥没有喂饱你不是。」9 Z2 g* G0 o' {* C3 X+ q
    「那你来喂啊,弄死你。」
9 Q$ p- o( t7 c7 R    这对歼夫淫妇自然和谐地调着情,似乎周围没有人一样,声音立体感很强的
$ B$ v" ?. v- W$ o4 M3 i    传进我的耳朵。
5 M) U! L/ {2 Y0 q0 t/ n% I/ o    我暗骂了几句,也到了四层自助餐厅,那两人分开各自找自己约好的朋友,% }# w; ?' m# d0 B
    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象两只苍蝇见面打个招呼,然后又各自觅食去了。
8 ^5 l! j1 L5 x; _0 R7 N    我东张西望的找着老婆,看见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白色的睡服,上衣是类: X' c2 g. y, A' W4 I4 O
    似柔道服装的腰间系绳装,睡衣包裹着半球型诱人的胸部,中间两点若隐若现的' }0 t) I( {4 a( W+ h
    黑色突起表明她上面没穿胸罩,下面是白色膝盖上一寸的短裤藏着凸起浑圆的臀/ v' d2 ~! e0 T2 h
    部,让人很是浮想联翩。老婆的衣服明显是免费提供那种,有点透明。
* I' X0 D- r; @6 I6 g! S( |5 V    这个美女就是我老婆,呵呵。2 e2 V/ Q# q) c
    我刚要上前说话,这时拿着托盘的老婆被对面一个冒失的小伙转身结实的撞1 f2 {8 z) V" ~& `7 k( w9 S
    了一下托盘,里端刚盛好的一碗小米粥,温热的米汤一下洒向老婆胸部。( [" _! a$ S4 T
    老婆啊的喊了一声,并本能地往后躲闪了一下,但此时米汤已经弄湿了胸部7 j" W& O9 G2 m+ w
    的布料。
, l, _% _$ c9 H# j' T/ Y/ h1 r    米粒有一些挂在胸部的衣料上,还有一部分直接从胸口的开缝处流入下面,+ R* e0 f  A9 q" p2 y, h
    一副诱人的画面马上呈现出来:一个少妇衣着被打湿的透明衣衫,胸前的两点乳
0 c8 ^- s  z. ~# {    头和乳房的形状清晰可见。
+ M2 }1 i+ a% E; n# m    老婆此时因为受到温热米汤的灼热,还用手不停的往下扑弄着粘在胸前的米1 A0 |6 i+ N" Z
    粒,因为有一些滚烫的米粒滑入了衣衫,老婆似乎没有在意到自己走光的问题,5 x( {' x0 u$ [6 W8 [! K7 p5 t
    胸前有些灼红的老婆,急迫的解着腰间的绳带,以温热的米粒从身体上弄下来,
3 s/ H. p( c* Z    免受皮肉灼热之苦。
) n& E' w6 `1 x. \) t8 p: m    一旁的小伙看着一切,愣在那里,直到老婆把衣带解开,灼热的米粒被清理
, G" P2 o8 R5 J! L/ S/ l: c, W    下来以后,才抬起头,这时两粒半球形的乳房完美的挂着敞开的衣衫里,乳头涨% w, c5 L9 R# ?6 \8 i. d
    红了脸,乳晕粉红色,骄傲的托着乳头。远远看去,就像一副精美的艺术品。
) {4 K) v4 b1 X5 l3 R    「啊!」6 e' x. f( l$ r: o
    老婆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的胸部看,猛的把打湿的衣衫合起来,然后抱着胸0 t+ q8 m+ A* u4 P0 g- q+ a4 m
    部,后退了一步,并侧了一下身子。* H+ k/ E: U7 g: R! M
    「你,怎么搞得吗?给我弄了一身米粥,还偷看人家走光。」
( R' ?$ B' o6 }) W& O    「不,不好意思,小姐。」一脸愧意的小伙子,脸红着应答:「我,不是故0 I0 n2 X' `5 T* S* G
    意的。」
. t6 Q5 m7 h+ S/ B4 e$ m    此时周围的人看到这面撞事情的人不太多,大家都各自忙着寻找自己喜爱的: W* V+ k6 W0 M; l: u0 o+ A' X
    食物。. t8 Y0 k/ t4 F% A! T" u; p8 |
    看到这个情况,我走上前去。8 a" f% T# g+ t& h5 y
    「老公,他弄我一身粥,呜呜。」  V  m6 N- e1 l- @
    老婆撒娇着。
2 d  h! d8 A' ^3 V    「对不起,小姐。我真不是故意的。」年轻的小伙还在脸红着赔礼。9 f9 ]1 g! o% C/ I) A
    「人家既然不是故意的,就放过人家吧,我们去找服务员换套衣服。」
! e( {9 A* e- S7 T; [, x2 |    老婆无奈和我走向楼层服务台,跟服务员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等待服务员5 w# A- y0 H/ C+ z+ D8 x9 t1 k- c
    给我们另取来一套睡服。9 y* z3 E/ s8 V, e) ~5 P+ ^
    服务员拿来同样的一套衣服,老婆转身进入侧面一个房间更衣。4 q8 i4 v6 ?7 R+ C% `
    不一会,更衣完事的老婆又婀娜的走出来,状态已经回复了过来。+ G6 F/ y9 k+ h; G# _& L0 y1 ^
    「老公,好多好吃的啊。」老婆一脸馋象的在食物附近挑来挑去。  p! O) o4 P  e8 b2 W" W. A
    「老婆,这边有火锅。」
: d7 H$ y; h; ~6 d0 `. _    老婆最爱吃火锅了,还能吃辣的。
& f- |" \# L1 P4 e8 w    夷,老婆那听到我的话,老婆的身体象瞬间移动一样,这边刚刚消失在普通
5 p1 w9 A$ u3 V. v' |+ V% ?) p6 [    餐饮食物旁,那边就在火锅自选食物旁突然现身,很是夸张,呵呵。* A7 w% @) s  Y. [/ j0 X
    不多时,老婆盛满各种火锅拼料往桌子旁边的火锅走来,一看,各种蔬菜,
2 U3 \$ d  t3 f    肉类一应俱全。
3 }8 _. W9 Q% W8 }    但凡遇到火锅,老婆的食欲都能毁我两,那叫一个好。吃得时候,平时端庄
# M' l* W' N6 ?; h    的样子利马荡然无存。而且过一会你就会领教风卷残云的意思。
$ c, B5 h8 f: v/ x) v. J- h( d' I    「还瞅啥那,赶快把菜下锅啊。」
: O3 M4 j" n% e6 P) a    老婆催促着我' f8 S& j2 ?3 y
    我们一个座位一个小锅,此时,老婆的小锅早已填满。
. E+ j9 B- M- {    我笨拙的往小火锅里面夹着精牛肉……" F! ^& K) c5 B5 {+ r" r; j6 ?
    老婆的小火锅开了,水花象趵突泉一样翻滚着,蔬菜和肉类都已经呈现出煮
* ^. K) t# z& h' F& A4 I" M8 z' X    熟的状态。; H- _1 N3 v/ f+ X. a6 j1 O" \! @
    「这里有人吗?我可以坐这吧。」' J! p) f5 @/ ]
    我抬起头,看见刚才那个冒失的小伙端着火锅拼料在对方的方面。, g1 I! K, y$ B/ j
    「没有,没有,你坐吧。」我答应着。
6 f1 i: k, J2 r! {" V$ k    这小伙是不是对我老婆有意思,我寻思着。四周望去里面还有空余的位置,1 _0 g& f9 ^4 Z5 l7 G. G5 W% a
    不过偌大的一张桌子,三个人坐绰绰有余。* j% [" L/ x& q
    余光打量了一下,别说这小伙还蛮标致的。, q; X  `. f1 L4 |/ {& O( N6 w
    刚才撞人时候光顾着照顾老婆,还真没留意他。
0 Z# p4 g2 Y# I' k* Z) L9 O    老婆无所谓的抬头看了他一样,然后低下头,继续着她的认为快乐的事情,9 E; G+ v( @7 g: O; x: [
    而别人看起来恐怖的事情。
. Z  G8 A' R' y8 H  o7 Z    (哎呀,打字的时候,老婆从背后用硬物打我的头,我不就是实话实说嘛,8 X$ _, E! e9 Z3 `9 z0 ?
    哭)4 M2 F5 K4 R4 ]
    不多时,老婆的小锅内食物基本已经捞的差不多了,老婆津津有味的抿着嘴: z3 N  n% b0 B" s$ F
    额头出了很多汗,胸口也湿润了,不知是出的汗,还是小火锅的蒸气。反正湿润
4 V* A4 N# `( N( {3 Z% U; H, s$ ]    的衣服帖着自己的身体。
' \9 g( }: J& r    老婆往后欠了一下身,我突然发现到,老婆的胸前又像刚才一样,湿润了衣
: R: i( t# A( n0 x9 c    衫,胸前的两粒乳头顶着衣服,乳晕乳房的形状清晰可见。
) ^5 ~+ Z# ?: Z5 u* |2 F    不同的是,这时老婆并没有马上发觉,仍然很愉快的忙来忙去。# {' _7 d1 D( k$ `$ i
    火锅拼料的旁边有一些人在挑拣着自己喜欢的东西,火锅拼料有些盘子已经
2 B9 j8 c  K  W3 G7 @5 z+ g# b/ a    剩的不多了。
5 K! |. c& a* C# D, \8 g  h    「老公,我再去弄点拼料。」说完头也不回往火锅拼料旁小跑而去,两只奶
7 W  b: `  B7 M( s    子象小兔子一样在透明的衣服里面跳来跳去的,看着很是壮观。
8 d) f) x4 m/ Q; k    那个男生刚才就一直盯着老婆的湿衣透明的奶子发呆,这会更是直接跟了上: Z7 ?& i$ X" ^. ]5 E& l& b( m- _9 {
    去。
- P) D) W' G/ b* J2 n    「俗人,没看过playboy啊。」我暗骂着。
3 \1 A# W4 s# L/ V. k    那男生在老婆旁边忙碌着,眼睛不停的瞅着老婆标致的半球形。
- o5 L  q- g  r. `- ~% |    这时老婆一路走过的位置,挑食物的其他男人也都瞄了一下老婆胸部。& j9 D0 x" v; h$ U, u! ~2 u  J) K+ [
    近视眼的老婆依然一无所知。3 u( V( G! V/ M( j6 {. N: v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从侧面服务台拿了一条干毛巾,走到老婆身边:「去擦
) f+ q9 Z1 P# u    擦汗。」6 }1 b/ e( _3 j- z9 _7 r
    老婆拿起手巾擦擦头,然后低头一看,脸就红了,「这什么破布料。」
/ V! O' [9 b5 S3 B' W' G9 y    然后嘟囔着走向洗手间。
) ?2 u" I$ k3 X: m    去了一下洗手间,处理完事之后,我回来看,这回胸部的布料基本风干了一9 w0 [# u9 S" m6 b* R1 @4 [
    些,走光的位置已经不那么明显了。4 d' m) Q& D0 y) E2 l3 a
    又吃了些东西,我们才一起上了五楼的休息层。这个楼层,有两间大众的休; R# A% o2 c5 J9 q. G
    息大厅,每间里面都能容纳几十人同时休息,看大屏幕电影,有单人床也有双人
+ e4 c: `6 P; H    床。里面还有几间小的休息屋子,
0 j; g/ N+ b* K    老婆拉着我先进了大众休息大厅。然后找了一个靠墙的双人休息床。$ o; Q; C( z6 D$ {  v& X
    「好舒服。」老婆躺在上面。9 G, ~1 O% s, o( v3 J& U  }
    「来,小伙,给姑奶奶做个足疗。」8 A& ~* _8 N& f% z( c% t
    老婆说完,冲着我哈哈大笑。& h! D: H% Z* h, B! L) ^! g2 G  s
    「小样,还足疗,我弄死你。」
# }# Y: j1 X7 `    我扑上去。
) E$ q7 p( F4 V: ~) |    大厅电影的声音很嘈杂,盖过了我们的嘻笑声。
/ y8 \& S  H3 A    「真舒服。」老婆躺在沙发床上面翻来翻去,上衣的绳线有些拉松。* d# V9 F8 C$ E. l9 Y6 ~
    「老婆盖上背吧。」
  S7 ~$ ~2 S6 J. u" S  t    我拽了一个大的毛巾背给我们盖上,这里面其实温度还是蛮高,盖毛巾一点
; v' _8 ~6 n% w    也不冷。+ k! K' X3 x' f5 b
    大屏幕好像放映的是个爱情电影,我余光看了一下。7 G* j& f7 i) G/ T+ p
    老婆近视眼,看不见,但听的很清楚。3 \' V% g+ p, {5 d8 w8 S6 l
    好像是泰坦尼克号。
6 z  U' N3 @9 X  W    「老公,亲我。」老婆把嘴应上来。
! h+ }9 @# P: a6 x0 e    我马上回应着,和老婆如胶似漆的抱在一起。我们盖着毛巾被背,亲热的动& \3 v) y. G- F& K5 F' ]- ]; N
    作没有招来太多的注意,大家都是司空见惯了。# W/ D/ y! ~5 y* e4 k3 ^6 W
    老婆闭着眼睛被我吻的很舒服,我拉开衣衫的绳线,抚弄了一会老婆的乳房
& G7 h5 c2 S2 d0 S( u4 ]    之后又把把手伸进老婆的短裤里,挤弄着老婆丰满的臀部,不时用手摸一下大腿/ e" ~" m2 ~7 O; r
    根部,老婆舒服的有点忘乎所以了,下面有些湿的可以流出水来。
3 j/ X2 |# v2 u$ v    我一下脱掉老婆的短裤,老婆吃惊的睁开眼睛:「这里人太多。别闹了。」
: Q, j2 {& |- k! X    「先生做个按摩吗?」) [  A8 i/ E1 [
    一个小姐走到一边对前面的一个床位问道。2 F1 [+ C7 Y. d* K' ^8 o
    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里面。- f7 U$ b& ]/ p$ M( ~6 V
    「老婆你先休息一下,我去上洗手间。」8 S" a' H, ~9 B0 y
    我手里拿着老婆的底裤走开了,回头看老婆好像在找自己的底裤。
  T6 q1 Y1 ^. ?/ z7 {    我出了大厅,来到服务台,买了一瓶水,然后对旁边的服务员说,给最后一
4 K8 r! Z4 n3 f1 _3 q8 d, D    排靠墙的那个女士叫一个松腿加足疗,我姓x,这是我的手牌,我是他的丈夫。9 }0 \; L! w) s) E- I  J
    小姐记了一下手牌,然后拿起电话。
; A+ J( b+ N# X- Z8 Q3 H, T    然后我返回大厅,在离老婆很近的一个沙发床躺下,看着旁边的老婆。老婆* F, M$ D" T& U) O5 l
    没有注意到我,可能是没找到底裤,就盖着毛巾被在休息。
$ }( n" z) |" e. {. a    一个服务生小伙子,拎着一篮工具,走向我的老婆,「这位小姐,刚才一位0 X, k9 ^5 S9 R3 E9 J
    姓x的先生给你叫了一个足疗和松腿。」( q' Y: p% o3 b2 w9 w; m
    老婆拿起手机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开的是振动,在一边接听。
0 }3 I9 g" N5 X! j9 o+ m, M    「老公,你给我叫的足疗啊,但是我的底裤找不到了。」
; H$ ^) C5 L, \3 q# K3 O    「你先做着,待会我回来帮你找。」
, P& H& @" o+ |2 _3 K+ o( u' e5 E    然后就放下电话。' u9 b, O6 K, M4 {( t
    我看老婆平躺在那里,看了看服务生说:「好吧,你开始吧。」
3 I, ]2 q% `& l" p- g    然后把背盖着自己的腿上。
8 M4 c4 q% X% A    服务生,熟练的拿出工具。用手巾包住一只脚,然后用凡士林熟练的摸弄着
4 V9 X! w( @) O2 @    另一只脚……: Y  }( F4 R9 C* Q
    老婆舒服的闭着眼睛。
7 ^5 D5 W* v6 m    用手弄了一下被,我发现,老婆上身衣衫的绳线从侧面露出来。
5 b% Y$ M7 f& A+ }    我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好戏才刚刚开始。$ ~2 f8 x- n6 ?6 `/ Y/ M6 A' t
    服务生足疗按摩完事,然后给老婆松腿,按摩完小腿之后,当服务生的手伸% ]/ p4 n/ \9 z- j. ]( K# ~
    向老婆大腿的时候,老婆一脸潮红。+ _2 T2 a2 c4 l
    当服务生双手快速推向老婆的大腿根部的时候,小伙子一脸惊异,然后低头, n2 {0 ]7 ^+ d2 b* c& _% {
    看了看老婆的脸,老婆侧着脸,红红的没有说话。
$ `" `5 l- L' T7 N    小伙子又试着往上推了两下,然后问到:「小姐,这样的力度可以吗?」8 Y$ s* [0 k6 s# c' a
    「行,行。挺好。」
+ e+ j5 ?) L; X- w- ?    老婆支吾应答着,仍然闭着眼睛。+ C; {6 Z0 Q& e) Q5 x. }" {+ i
    小伙子似乎受到了鼓励,先是往四周看了一下。用双手在大腿根部来来回回
7 @) t- O! u# m, h# y# ?3 @, o  W    的推来推去。
+ T" F$ {# C2 }9 i0 L  ?* I4 o* \' [    我看到老婆拿起手机,然后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
* }- S4 i; ~% F% V- d2 X. c5 y    「小姐,请翻一下身。」
( M' ^% L% l0 b; Q    老婆顺从的把被子下面赤裸的下身翻过去。
$ e6 r/ w, C6 n% O2 n3 p! n    小伙子,先是在大腿象征性按摩了几下,然后实在用力的抓住老婆的双臀,
! W* v) i& ^. D8 M% q    然后揉来揉去。我看到老婆的臀部在他的手里被挤弄的变形,又分向两侧,露出
2 [* z. H6 t0 J5 b( @0 T    漂亮的菊花口泛着银光的阴部。老婆面色红润的抿着嘴,又张开,又抿上,好像' U& b$ H% L( ?' g  B
    想喊出来,又怕叫出声音来。因为我们在最后一排,还是靠墙,光线昏暗,没人
* o. Y3 _* c+ S0 e    注意到这里的春戏。
( L1 n# T( k: x' s$ Q" ^    这个服务生有点过分了,这不用职业手法勾引人吗?
+ l/ L3 k  p# ~4 Y8 @; k/ W    我拿起电话,给老婆打了过去:「老婆,刚才看见一个同学,聊了一会,马
5 R6 U( m. P9 p! E. f    上就回去了。」- y" h$ j* x' A7 K/ g$ h- s
    我看见老婆对服务生说:「好了,今天不做别的了。」6 r  D# Z$ w! c: |2 Q9 [7 h4 o
    然后重新用系好上衣声带,然后拿起毛巾被裹好身体。端庄的半躺在哪里,
3 m$ L; w1 V8 Q* f3 {    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n& y5 _% q* B, m$ s- t
    我从侧面走出大厅然后回到床位前,走过去说:「正好碰一老同学,正巧也
6 J9 I2 V" L5 S3 j5 R' k    过来刚才还找我去楼上打麻将,多聊了一会,我说我赔夫人来得,这才脱身。」/ b1 m/ t, x& }# |7 {$ e
    「没事,你要是喜欢就去打会也行,待会我可以先休息。」0 G( V4 h. K- U. l# z8 z
    我偷偷把老婆的底裤放倒被子旁边,然后说道:「老婆你渴不?我去给你买
1 s4 Z8 k+ I2 y4 M  b7 V, A; i% i    点水。」
9 l: b" s8 C( T: i$ w* K# r1 b( p$ I. B    老婆点点头。
# Z8 H7 p3 w# a9 ?* N    我走向侧面的门口,边走边回头瞄了一眼,看着老婆整理被子发现拿起匆忙
- m- O. D) \; m    穿上的穿上了。
6 A$ K9 F+ }& d3 ~    我走出大厅,看见时间已经到了12点半。+ R# I  U* q2 m- @
    迎面正好那个给我老婆按摩的服务生在和另一个服务生聊天。# \. D7 f+ e1 h. ^. p
    「刚才,有个骚逼裸着身子让我给她按摩,哥们给她前后一顿猛摸,那娘们
$ A/ I! Q9 [! Q" q7 I7 q    舒服的直叫,最后我都想操她。要不是时间有限的话我肯定上了她。」$ P9 B0 A4 A7 g9 g% q
    我回来了,然后递给老婆一瓶康师傅矿泉水。
. P2 ~1 y; e: p2 W0 z2 i! \    老婆接过一口气喝了三分之一,看来刚才水分流失的有点多,呵呵。
8 e5 }& M1 m: M! D0 }    「老公,我想休息了。」, {0 B' ?* i7 D4 q. M
    老婆嘟囔着。
; Z1 ^7 V* k9 L4 t3 U    「那你先睡吧。」2 I( s$ G# M6 H" C4 R- P* e0 I
    我应答着。  h- c3 W! Z/ x
    「这里人太多了,光线太亮了,电视还吵。」
( C- V3 {* c2 N, G    我说:「你平时带的那个按摩眼罩带没有?」
& s; R0 _: H* g% t" E" p    老婆说:「在我的手包里。」2 |9 l  t1 H% n0 P8 F
    我说:「那我给你取一下吧。」
2 _; m: X2 v& _) s% B/ O% r* r    不多时,我从楼下更衣柜的手包里给老婆取出那个休息用的黑色按摩眼罩。3 c0 [6 B* _& X
    这个眼罩是原来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里面有柔软的按摩液。戴着眼睛上,
0 M3 @" ]; `+ k1 d: g    很舒服,可以增加睡眠质量。) ?( L. C2 K0 U' f5 k7 ?1 L! `
    我上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最后一间休息屋里面走出一对男女,其中那个男的( k. [: h2 G( o: o7 a8 \
    手里拿着电话,「大哥,我和弟妹马上上楼来,你们先摆好牌。」
- Q. }2 e" K. v    回到老婆身边,我跟老婆说明一件小休息室空着的事情。老婆很高兴。
; U! ]( u% s* E2 ~7 Q/ `7 D$ `0 f    我和老婆收拾好衣物和手机走出大厅,这时迎面走来那个餐厅里面那个冒失: B# X/ ^; @, u7 s" `; B
    的男生。我们走得时候,感觉他又在跟着我们,好不烦人。1 \/ n) }# ]$ j8 x0 y( H& w: O& `0 x& E4 @
    我和老婆进了房间,随手我带了一下门,但没关上,一条缝隙可以看到对面
  _, K# Q. ]; W* N7 J& Q    洗手间的灯光,这个屋子有两张双人床对着门,之间隔着一个木板。
" }4 s% M$ b( Y    我们在一张床上躺下,老婆取出眼罩带上。
1 j$ i7 \/ F( ]$ m; O/ C1 m& A    我抱着老婆,然后除去老婆身上的衣物。一阵爱抚之后,老婆已经是娇喘连, f2 A: t6 Q6 |: Q6 A
    连。9 d5 S- S  ^$ n5 ~' u, W
    这时我突然看见门外有个黑影,在往屋里偷窥着。
4 T# W8 y9 a  I* t- ~8 W5 A& }# u    这时我脑中一个让我精虫上脑的主义马上涌现出来。" ^: b' `$ j+ u: y, u: m
    「老婆,我们做爱听点音乐好吗?」
+ d- H* W4 f+ `+ X% i! y    然后不由分说把老婆的音乐手机的耳机插到老婆的耳朵里面,然后把声音调8 J5 p8 K7 d  g4 c4 S- p) b
    大。' Y7 o# g7 C  Y' x$ R6 Y
    「你想震死我啊。」
3 ]1 n2 E" g- Z* {    呵呵,声音有点太大了。我又调小一格。
# M( F& ?2 i) q- R# y, c0 {    然后我继续爱抚老婆,看着老婆戴着黑色的眼罩,我想起sm的情节里面的
0 I8 a3 _$ y6 z) L/ V5 J  m* S    游戏,然后拿起老婆衣服上的绳线,把老婆的双手在后面绑了起来,有时在家我
' a& c$ ?! R0 n# f, u) i) g+ E/ _    也这样玩老婆很喜欢。
; C! N$ t0 l2 b" h8 n5 g+ S    这时戴着眼罩的老婆用头撑着床,丰满的臀部和拉着淫丝的阴道敞开的冲着
7 j2 Y3 c7 k3 i7 j    我,她不停的继续娇喘着:「老公,搞我,我要你的jj。」) E. G6 S  Y& ~+ w
    外面的那个黑影在门缝里面看着屋里的一切,我余光看到,我知道他是谁。
" N$ h& H4 [! L. l( I2 q. D, m    这时刚好一个垃圾电话打了进来,响了一声就放了。" J/ \) I3 l2 `: }. w
    我拿起电话低头对老婆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z8 _$ K* w, p% M$ G' ?
    然后向门口走来。, E* ~' Z' e# p( h& v# l  N
    我看见那个黑夜马上走进离开,我有点犹豫地走出房间走出房间,心理盘算( Z" d3 {% g* H; c6 D
    着这一切。最后的所为还是象其他此类小说里面写的结果那样,我知道这是第一# ?* U6 C3 ]6 ~6 B* ?2 T; g; H, i$ [
    次,但是没有回头路。
5 Z6 l. M+ ~+ Y% \    我假装拿出电话大声说:「老大,你先摆好牌,我马上就上来。」# s& S/ r# g: s, a1 r
    然后向着拐角走去。
: Y; ?% }) T7 V4 _, v/ E    这时已经凌晨1点半了,很多人都睡了,周围没有走动的人了。
7 \5 P8 R+ O, _8 p9 K    我过了拐角,然后探出头,看见那个黑夜伏在门口的缝隙上继续看了几秒钟% o/ w' z  L# A" k
    然后冲着厕所挥了挥手,跟着一个黄毛走出来,然后两个人轻声的走进去。晕,2 E8 @! p$ f& |9 Q$ s# J
    我靠,还有一个啊。
3 w1 E; F: Z$ b) R    我马上来到厕所的位置。这家伙太嚣张了,门大开着,两个人背着门在脱衣$ s0 R, e7 Z5 z
    服,那个黄毛的身体不高,却一身精肉,象个健身教练似的。
. M/ B, i. k( L0 Z2 L    老婆感觉到有人在旁边说:「老公,操我啊,我还没到高潮那。」
& G0 N" V8 R4 _8 m* G9 C; C    他们都没有说话。
& x& D* Q. P& `. o4 {    只是交换着摸着老婆的的敏感部位。/ B) q0 [7 j2 y- i* b$ B/ h
    我看见那个小伙拔出黑亮的鸡鸡,猛的插进去,老婆长长地发出一声啊,可. i* ~( J0 x% p/ T9 c
    以感觉老婆的舒服是发自身体深处,插入后几下连击,老婆暗喊着:「老公,操
# n1 o5 Y8 b' k+ z- w    我,用力,用力操我。」
7 f; m' R4 o7 F# X" G& U& ]    他依然不做声,只是双手搂着老婆的白而大臀部。快速机械的抽插着。臀部+ I6 O) u* h! k
    和小腹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很有节奏感。1 ]! ~  f( a" \: D( e
    老婆脑袋摇拽着,头发撒向空中。
" {9 n, U" v0 |; m    那个男生还不停用手去抓老婆的奶子,那个黄毛着一旁看着用手快速的套弄
3 p3 ]6 o! s+ \( o! D4 l    着自己的鸡鸡,等待上场。4 Y0 s4 C& @5 q6 u
    「啊……啊……别,别停下,啊……老公你把老婆的奶子快抓爆了,啊,别
# V* |  w3 W6 c9 y& e    停下。」0 c4 G5 M' V' Q% I7 l( h
    这种抽插持续了一会,好像他快到高潮了,然后他和那个黄毛交换了位置。2 V4 f$ L( @3 |1 r. f: w. ?
    黄毛的抽插速度不快,但每一下都深深插入到老婆阴道深处,小腹拍打臀部/ w: }5 {% A) _. X
    的力度也更加有力。每一下,老婆都好像十分满足低声的叫嚷着,声音大的让我: t. X) L2 r# c- Z
    担心叫醒其他休息室的群狼。! t  U8 f: Z, a* o3 q
    他们约摸几分又换回来。这种交换连续高强度的抽插大概持续了25分钟左
7 T0 v3 A" I) E    右,老婆已经叫不声,只是嘴一开一和,本能地表达她的感受,头发凌乱着,淫
- L8 Y/ C) w, U/ H- J9 `2 S    水顺着老婆的大腿流了一床。
' F( P+ R1 i( R# e( {; o    (来个现场采访吧,小姐,您对轮奸有何体会。这个……我只想说:一个字
  ^3 x7 g; b- A    舒服,两个字真舒服。)* |. G6 F6 `+ `3 I' Y% n
    此时的老婆一无所知挺着肥大的臀部接受着来自两个陌生男人淫秽的洗礼。0 @: o6 U/ L) P$ i/ F/ O2 Z
    突然那个小伙突然用力的拽起老婆的头发,老婆猛的后仰,身体被弯出接近
$ T3 B# s0 r. o1 m. B3 L! h    极限的s型,然后他加速的插了十几下,便把精液毫不客气地射入老婆身体的阴
+ J1 U; `! `2 n4 a4 C  m6 q    道深处。  m0 Y6 s/ P% z: A& Y
    老婆的表情现在有点颠痴了,嘴角流着口水,好像被抽了魂一样。+ |( p! C2 O- H& G4 a& r) s
    那个黄毛又上前把老婆转过来,然后对着老婆的胸部和嘴一顿扫射,脸上、: Y/ s: j5 O* b- S
    胸部、嘴边被这个男人射的一片狼藉。: {  t, _, q( h( X% r3 [6 O& w
    老婆虽然戴着眼罩,舌头毫无意识的不停的伸出来舔着嘴周围的精液象a片" k. F( w8 u1 p$ Q# t) d
    的女优一样淫荡。
0 G6 N. z3 D, `8 U+ j* p# l    我走进厕所。隔着幕帘我看清了那个男生,就是吃火锅遇到的那个,那个黄
+ ?+ U2 n' d# `8 B$ q- Z1 z$ j: |5 c    毛可能是他的朋友。他们一定把我老婆当小姐了。
! i% @7 }/ R% `4 [- A; z* b    穿好衣服后,他们飞快的抽身离去,老婆软软的躺在那里一声不出,看得出
" k1 Y6 w9 X* w; J6 \: |& {    老婆累坏了。  l% Y' _  i2 ?# a7 _
    我急忙走到床边,听见老婆缓缓地说:「老公,把我绳线松开吧,我的手都9 `5 X" W9 r8 W& G7 k+ a. u
    勒疼了。」) n% Y. q! [/ M0 n7 W' O( T
    我马上照办。松开老婆的身体,我又用后进式的方法又进入了老婆的身体。1 U: T! P: x+ A0 i- u
    「老公你还弄啊,我都快散架了,今天你是不吃药了,我不玩了。呜呜。」5 y9 {% H3 \/ j0 }7 r0 s- g
    我一会就射进了老婆的身体,然后疲倦睡着了。$ d: f1 `$ {+ w- p/ n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却发现我和老婆躺在休息大厅里面,而不是小屋。周围
# O- a) v% J4 ^8 S) {. D    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8 Y2 `( a- O4 ~
    老婆一脸温柔的看着我,说:「昨天晚上你后来搞了人家几次,自己射精之0 d* H3 ]1 ?. t0 k
    后也不理人家就睡着了。在大厅里面搞人家,周围好多人的,人家多不好意思。* y9 x+ }- w% E5 m2 j8 A' t6 B
    完事也不知道跟人家说说话。坏蛋。下楼吃早餐吧。」
! L) F5 f( C  q$ \6 b7 _& j    看来我是做了一个梦,一个老婆被轮奸的梦。. l8 w! \' N& o( k
    很多淫妻男人都做着老婆被轮奸的梦,我是其中一个,只是那情节那么真切1 h5 W' Y( \8 r$ B$ e& j# F
    的在我脑海里面,历历在目地就像刚刚发生一样。
# |9 |1 T8 u4 l3 @: D    也许我们的人生就是一场梦。
- q; w9 h9 l: v! l4 ~8 }$ X    只是我们不知道何时醒来。抑或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不是自己了。
1 c3 {# ~2 F4 H$ }6 x    我还是我吗?一路我问着自己。- m& z3 r4 r& G* d5 V" m% C
    找不到答案。. m% J6 O$ e1 v. c
    「老公,昨晚你给我带耳机和眼罩捆绳子的做爱方法真是刺激,我们下次还
+ t+ J/ a% w" q6 S' \# [. U    那么做。」
! d/ t3 K  B$ m- i- i    晕了,到底是不是梦啊。我分不清了。
: V7 d. ~  A, H- b' ~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