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儿子也是公公的种

儿子也是公公的种

  最近偷偷带刚满一岁的儿子,去验DNA,也偷偷拿了老公受伤时的血液,以及公公的血液,因为我心中很疑惑,到底是谁是儿子的亲身爸爸,我有这样的疑虑,不是没有道理的。
, F" E9 q0 y5 i4 H7 a5 d6 F8 p
% H- L2 e1 s3 j+ Q  我20岁就嫁给了大我一岁的老公,原因是老公佳经济环境很不错,嫁给她我可以不用在外日夜加班,经济压力不会那麽重,我是个很现实的女生,且我脸蛋清秀,身材又好,性观念又开放,当时老公也很喜欢我,就很早就结婚了,但结婚後才发现,原来老公是一个对性爱,没有太多冲动的男生,做的次数比婚前还要少,我很怀疑他有性冷感,我们一个月做不到三次,对一个新婚年轻人的我,根本是无法让我满足。2 I5 i# E; J6 H  m. i
; E; A3 W( _' m9 @8 l( m/ o
  而公公却刚好跟老公相反,20岁就上了婆婆,生下了老公,後来奉子成婚,但公公之後实在太花,常常外遇,婆婆最後受不了,离婚收场,我常在这是不是因果报应,自己太花,造就儿子有性冷感。我嫁进去之後,真的发现公公很花,常常带不知哪里找来的小姐,带回家做爱,20-50岁都通吃,且公公才40出头,体力还是保持非常好,动作快又猛,且又持久,我常常听到女生的叫声,甚至无意间偷看到公公的作爱画面,让我都脸红心跳的。
& B: a1 ]5 b- M3 R% E' ^
1 Y) o1 w9 r' D9 m  有一天家里只有我跟公公,我坐在客厅看电视,公公坐了下来,跟我闲话家常,但是谈了不久,公公似乎已像是满身慾火的野兽看着我说……「媳妇有没有常常做爱呀?」突然问这样的东西,我的脸不禁红了起来:「没…没有呀…」「是吗」公公的手慢慢不老实的在我的大腿,上下抚摸。0 H2 B2 d4 f6 ?+ o1 k: _  `
' Y0 ^6 X5 B; I
  我浑身不自然,两双雪白的大腿慢慢缩向一旁。而公公变本加厉,用左手揽住我。我这刻才意识到公公不怀好意,转头看着公公的脸,发觉公公在淫笑着…我立即挣扎,起身跑回房中,进了房正要关门之际,却被公公追上用身顶着。! f* r, b& B  K- t, B2 W3 M" {9 T* w

# W2 z/ W  j2 ~9 C( k3 {% |, w+ M  公公一下推开房门,把我推到床上。些刻我已无路可逃了!公公爬上了床着我的身体,阵阵少女幽香从我的身上散发出来,更加刺激公公的性慾,下体已经硬邦邦的挺着。公公的手在我的乳房握捏了数下,才将小背心的两条吊带拉下。7 [$ v! `- F+ P6 e& {1 B

# D1 f4 L" E9 F- v! k  两团刚隆起的小乳房凸出,望着那粉粉的乳头,公公不停地用手拉,又不停地“吸”,自己被玩得不停地大叫,「媳妇是个小女人了,乳房好弹手呀…嘻嘻」公公边玩边说。3 D# P% N+ f3 d* w

; k$ |5 V- J5 w( Z% [$ G  「公公…不要呀…走开呀!」我无力反抗,只能任人宰割。# H! R: H6 K" ]( M5 K
6 f8 N, r) p6 C  o
  公公口舌齐用,品嚐这副青春少女的柔软乳房,不一会儿,自己乳房上已沾满公公黏湿的口水。嘴巴继续享受美乳,毛茸茸的手已摸向我诱人的大腿,二十岁少女嫩滑肌肤的手感令公公爱不释手,渐渐的向自己的私处摸去。
7 l$ _& ]7 |! K+ X8 r9 W% M
5 @! b2 J6 p  V' f  隔着贴身的运动裤,不断地轻抚那微凸的阴部,我双手都被压着,只有夹紧双腿扭动尻部作无谓的反抗。这反抗的姿势看上去却异常诱人。无力反抗,自己只好大声叫唤,公公害怕被邻居听见,就从抽屉取出一卷牛皮胶纸,把我的嘴封住。+ r( n/ X  l6 Z0 y5 d
; w) C' A: e1 M3 d) Y' ]
  我已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公公很熟练地将自己的手,压到玉背上再用胶纸紧绑,已无反抗能力的我被公公抱在怀中慢慢品嚐……从自己粉粉的脸颊,慢慢到雪白的美腿,每一寸肌肤都被公公吻遍。一些部位更被啜得红色一片,我闭上眼眸任凭一头淫兽随意地淫慾。/ I: F: B) I3 C+ ~0 b3 o" Z
+ [( y( Y  Q" L+ U) z4 ]8 O8 G( z& r( J
  公公已经慾火焚身,得意的他正淫笑着脱下裤子,一条拗黑粗大,青筋暴跳的阳具高高的杵在自己的面前,第一次看到这麽巨大的粗壮肉棒,我顿时吓得脸色有点发白。公公握着这发涨的庞然大物,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左摇右摆,一些流出的精液已粘在我的脸上。
: ?, D* }8 J& \1 U* ^& V$ |/ B6 Q$ g* h8 w
  抹乾龟头上的透明精液,公公一把就将自己的运动裤连内裤扯开,光滑幼嫩的小穴上粉色嫩肉展现眼前,公公样子就像想把它吃掉一样,立刻用舌头不停舔着,一会…肉穴中慢慢流出一些半透露明的液体,公公吃在口中,就像蜜糖一样。
3 e( G" r' J# l7 n6 Y3 @" w* a. x2 U* s, O
  「二十岁少女的淫水真是特别香甜……」公公满足地说着,撕开了我嘴上的胶纸,握着阳具,向自己的嫩穴中逼进。
. E# w1 i9 O0 Q: \0 t
' z; r7 o* d3 w7 j' t6 z  「不…不要…公公…求你不要呀…放过我吧……」自己十分害怕,柔弱地哀求公公停止。但是一头饥饿的淫兽那会听猎物求饶?' @2 U+ v0 c+ F) {! u$ W4 B
0 e8 }: `8 \0 g, f
  公公把阳具慢慢插进自己的肉穴中,我内心感到痛楚万分,想大叫时被公公用手掩着嘴巴,再到我耳边细说:「你乖乖的别大吵大叫,我就让你好过些,否则我要你死去活来!」被痛楚折磨的自己,也不敢反抗了,只有忍着不叫。7 {* |. }2 |) ~9 {0 T2 v

+ w( N2 T! c' n8 \  阳具已深深的插进肉穴中,四周的嫩肉紧紧地包着发涨的龟头,开始上下上下地磨擦着……「你的嫩肉真是夹得我好紧,很久都没操得这麽爽。」公公压着我娇小的身体猛烈的抽插,自己满脸通红小声地说:「停…停呀…好…呀…好……」抽插一会儿後,我们俩人的身体都经干得情欲高涨,不久,自己的表情亦开始有了变化。
7 i5 R/ y$ J2 u5 d
) H2 Z% W! o2 Q  「不要…不要…停…不要…好…好舒服…啊啊……」自己穴中的淫水渐渐溢出,公公也爽得不能自拔。啊!的一声,公公把浓郁的精液射入自己的密穴中……完事後,公公揽着我轻吻着,双手继续把玩着乳房,自己软弱无力地摊在公公的怀中。我不愿面对这个现实,一直面向一边不作声。公公看见我不作反抗,知道自己已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正淫笑着沾沾自喜。: C1 b5 a3 e: X  h0 Q0 b
0 A  S- C- k2 t3 w2 _$ E- B
  之後整天我一直都被公公干,公公让我试了很多不同的花式,但每次干的时候,自己的表情都乐在其中…一直干到了天黑……到了晚上,老公回到家里,吃晚饭时,自己都不敢说出来,一直都默不作声地吃饭,而公公在一旁不时望着我淫笑……隔天,老公出门後,原本我也想赶快出门去,但没想到公公到楼下,找间药房走进去,就立即回家了。进到屋内,即时走到自己的门前,一推…门没有上锁,我正在换衣服,见到自己穿着一件白色内衣,下半身只穿一条粉红色内裤,就像想引诱他一样。# o: O! i& h) r1 v" J! O
3 g* k& H3 X* J. M
  整个房间就闻到四周弥漫着一阵阵自己的体香。我看见公公进来,心中有些害怕。
+ z: }; }+ B  S1 Z
, y+ e7 ~0 t) a, j, F  叔叔淫笑着说:「媳妇穿这样是在等待公公吗?嘻嘻!」我:「你别乱讲啊!」自己未讲完,公公已经脱下裤子,走到床上,揽着自己的嘴,亲他的脸颊。. i: X2 a. g' @* V+ B! @. j

- t& A# r4 u* N7 d' g9 G  「走开呀…」自己一方面抗拒,一方面觉得下面痒痒的,很想再干一次。
" R/ q6 ], M3 X* s- _8 F$ V4 }2 z# i
  「别在公公面前扮淑女了,想被干的小淫娃…嘻嘻」公公从後握着自己的乳房,不停吻我的粉颈。6 B5 w$ X  e* I4 g- i0 `
* \0 }1 V# r" W4 K
  「嗯…啊…」自己竟然呻吟起来。
% w0 p1 }) E* q; p: T/ a0 p/ ]& w
# e; u( c8 y( x/ P( p" K  公公把那薄薄的内衣除掉,双手捏握自己的乳房,再慢慢细味自己的玉背。我的背部柔滑雪白,肌肤十分有弹性,慢慢伸移动,臀部的曲线更是迷人,公公一把抓着自己的屁股,不停地拍打。很快,自己的内衣裤都脱光了,二人赤条条的在拥吻着。
9 o; t6 a7 P; V5 o
; @4 B) u# j* n8 A! \8 r  公公吻着自己的香唇,把我的口水一口一口地吞下,同时亦把他的口水灌进自己的嘴内。之後公公把我带到客厅,再走入厨房,之後要我跪下,表示要口交。自己跪着看着这条拗黑的大阳具,先用舌头舔了舔,再放入自己口中,尝试口交的滋味,感到一种受辱的快感,不一会儿便一边呻吟,一边口交。1 P4 u' s& u% w/ e. Y( C) N

. |7 U% N% m# `4 `  自己的呻吟声和表情令公公爽得快要死,很快阳具就射出一阵阵浓腥的精液。後来,我们走到客厅再干一次,自己跪在沙发把屁股对向公公说。「我…好想要呀…快点…」公公:「你这个淫娃,公公要好好教训你!」说完就用手指插进自己的屁眼。
+ s" U8 M+ u) c( ^2 H
$ m" N5 i" c- q% Q1 U  「啊""做甚麽呀…不要插这里…」自己痛苦地说。8 \/ r& ~5 x" s$ w0 }. s- q

4 Y0 M3 b) e: P1 E  N/ M7 V, O# N/ w  公公说:「忍耐一下…很爽的」公公已把龟头顶向那小小的屁眼。1 T8 |9 r- T) t
1 U- L, y7 j  I, U( h
  「公公…不要这里…这里不可以插的啊…啊…呀!」自己未说完,阳具一下子已插了很深。% h2 q! u& C3 N4 m! Z

1 u( F& \* b+ Z6 ~1 e5 E& U0 H: z  「啊…爽…爽…!比上面的还要紧…」肛门内的括约肌,一圈圈的紧紧包着公公的龟头,有一种节然不同的爽快感。公公快速地抽插,很快地就高潮射精……自己酸软地趴在沙发上,精液慢慢的在肛门里流出。剧痛过後余下的是热辣辣的感觉,之後公公拿了一盒避孕丸给我吃了,再开始新一轮性交。3 I$ X& @4 K. e. ^1 X  \

5 ~8 e( S% b  B- K' X; U3 H  之後,我跟公公做爱次数,还比老公来的多,後来不久我就怀孕了,公公也没在干我,但最近验了DNA,报告出来,儿子居然是公公的种,虽然儿子跟老公也挺像的,希望老公不要发现才好,但这变成我不可告人的秘密; o; I8 i* n4 J5 W! P

( n) s, D- }. e, {: T1 l. M1 |; e' ~1 \! i' r. f

+ E: _; o8 {9 w% E??????【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