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龟蛋

龟蛋

             一、收服! ?; ~. d0 s( v4 d+ E
  「凯文到这里之前你已经有很多事要做了。」我老婆咧着嘴笑着对我说。& e. Y5 @7 {5 L3 C/ f+ }' W9 W) g
  凯文是我老婆的情人也是我的老板。我必须说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怎样到这一5 D8 g( _$ t. o, T
地步的。我曾经沉迷于绿帽游戏并且在互联网上和几个人谈论过。那里我遇见了
: X3 R1 {9 S- a! P; y凯文。他在英格兰开了家公司而且如他所说他很英俊体格强壮。在我们的讨论中
$ h* K: J" a' ~- y我提到我正在找工作他给我看了薪水册想雇用我开辟美国东海岸的生意。我一般  P+ U: g  _! E, n
只用在家完成通过计算机传来的任务。1 w, B: r5 o! B' l0 [
  「别忘了凯文喜欢他的马提尼酒别摇得太狠。」她说着。
9 s5 ^7 J- {( [7 ]' X$ u; X  「是,亲爱的。」7 H+ }+ V6 H9 ^
  当凯文雇用我以后事情变好了一会。他问我是否真的想让我的妻子和其他的. R: }# A# Q- r9 \
男人一起给我戴上绿帽子。我告诉他是的不过没有说别的。接下来第一件事凯文5 Q6 W+ \3 g2 \% g
来了美国,他说他喜欢和我的妻子和我在一起在家进晚餐。我欣然答应并准备。
0 a0 x/ u8 f  v  「还有不要忘了凯文喜欢我穿透明无胯裤袜。」
' o9 n- V! k, j/ E4 s  「是,亲爱的。」那第一次的晚餐非常愉快。凯文很有绅士风度。我的妻子1 M/ V' n8 I0 j5 Z
做饭像平常的商业聚餐一样。晚餐后我清理桌子他们起身到起居室喝酒。那时凯1 n# J* R0 S$ O2 f; T! N2 e
文问到「你们两个有孩子吗?必须留一些房间用于做爱。」说着他的脸上欺骗般
* X- D$ u! `+ x9 i的笑容。
" y, S4 K1 J) Q/ {/ q  他谈论着他在英格兰和两对夫妇玩和做爱的不同感受。黛比看上去很好奇不
- Y" B! q) j  H  L. D; L( R1 F* T2 g停地问这问那。「噢这家伙梦想我在他们前操她的女人我们的欢爱愉悦他并羞辱5 z( U; }$ @( e0 A7 ]7 A
他。过会他变成我们的小奴隶。别说我错,我们都是自愿的。我告诉他我不想夺
  ]( r% m8 t9 F- O5 \走他的妻子。他满足他的欲望,我和美丽的夫人做爱,而且她此生第一次体验了! R: b; [' M0 U& A3 t
美丽的8吋阴茎的快乐。」! V9 D8 H3 q: t# i( ?" p# V
  「亲爱的,我们可能很晚都不会回家,所以你上床睡之前一定把闹钟调好以
* s( o. z6 r" m/ _便明天早上侍候我们早餐。」「是,亲爱的。」我温顺地说。
3 S- d  g& A( Q" M% w" b6 }& j  在凯文第一个晚上离开的时候,黛比兴致盎然的难以置信比我用手只满足她
: b& l' L# d8 V(我以前就是这么做的)还要兴奋。她越来越多谈起凯文和他的魅力。
& j; e; j$ h, ^/ R. v  我得到新工作两个月后凯文说他需要我到波士顿去三天。我收拾行装吻别黛
5 y2 H" o0 N- X7 ^1 ~$ q0 I比出发了。当我到了宾馆我遇见美国办事处的另一对夫妻问我凯文在哪里。他告7 L4 r: t3 l) q! [9 p0 q
诉我他没有出席会议他在滑雪(在我家乡)。我惊呆了我拿起电话打给黛比。: @5 H( I" S+ ^5 k1 Z
  「噢,亲爱的,你能接电话吗。」话筒的嘟嘟声,好像我没有选择。; @& ~) z0 E$ Y+ o( K1 y2 f
  「ok,我回了,他告诉我他在我出远门的时候这个周末在城里滑雪郊游并
; ^, m" k! `/ m5 e( L- M# `问我是否参加他的晚餐。我的心沉甸甸的。」是这样吗?# n* L: N9 N' X% Z
  「你是怎么跟他说的?」我问道好像我要知道她的回答。
; `# z9 {; v& ?3 n- j( j& q1 [/ [  「我告诉他我很乐意和他共进晚餐。他呆在常去滑雪的地方离我们家有半小
1 p0 R2 _* l- u. N# ]  n时的路程所以我见到他时正好晚餐。好的亲爱的我要走了我爱你」说完她挂断了
* F# b. f) e5 i, y/ o电话。
" C  c( h3 V' b7 B3 T) o  我的心沉到底了。究竟会怎样?那整个夜晚我都在宾馆房间里来回踱步。最
5 H, x4 i! S4 L! q2 h) c( ~后十点钟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没人接听。每隔半个小时我给家里打一次直到最
( z3 Q0 h- G  l3 ^* o2 }后到了早上十点黛比接了电话。「喂,哈罗。」: e* F6 ^1 {8 O  Q8 Q3 \
  「黛比,是我。你去哪儿啦?我每个小时都在给家里打电话。」
, [8 A, M6 g. b6 x& _; I' L  「噢,hi亲爱的。昨天有暴风雪太可怕了我回不了家所以凯文给我提供了9 W. l( X# N( n' n. a" R: d
一间房。不幸的是没有房间了,但是凯文还有一套寝具他让我在他那里蹭了一晚。」7 Q! c" i  N4 h: f
  「你的意思是你和他在同一间房里睡了?」8 [; y  D( h; U# M, A9 m
  「不亲爱的就是在同一张床上,不过各睡各的。」/ g1 E& ?$ g* \& k3 T- o: d+ L
  我说不出话来。事情会怎么样啊?
. O; G$ N, d" n" d% Y$ G  「亲爱的,太妙了。我是大女人我会照顾自己的,明天欢迎你!」说完她挂2 @# R/ E3 f' O7 L$ W; W1 }
了电话。我愤怒。整整三天我神不守舍。特别是第二天我接到电话黛比告诉我凯
; c+ y( _( _) o  `+ B& g文邀请她去住三天。黛比自从凯文雇用我以后就没工作了,他给我的工资足够养
% h' ]3 _/ ]2 q老婆的。: F2 U( |; m) p3 U7 D  j, H
  我回到家是星期五晚上,我看见老婆特别的性感,她三天都和凯文在一起。
5 s+ W# s8 ^* ~3 k  我终于开口问她。
8 a& E' d% O# @* l  「亲爱的你嗯……」, T+ ~) @3 t) ^4 Y
  「什么?」
; D# a0 Z# u; a# x  「你没有何凯文睡觉吧,是不是?」我期盼她说不是。2 x, y! i& T3 @' Z. R' g' w( W) @
  「你喜欢我说是吗?她狡猾的笑着说。
9 n) j/ x9 t% ]8 X: L  「你哦什么意思?」. h1 n$ _' q. i2 F5 B4 Q
  「亲爱的你也有同样的古怪梦想就像凯文在那天晚餐时描述的那样。现在如8 R% L& J- T& \# R8 ~; ^5 _
果我和他睡了你是不是很兴奋哪?  e0 x: T+ n: Y% f0 J& x7 N) X
  「我想是的,但是你?」9 m' t6 ?, Z% s% M2 ^  O# N/ v
  「不,凯文和我谈了。一旦我们决定给你做这个——给你戴绿帽在开始我们+ [! W5 M" }( _7 D& }5 Y  g- a& M/ ~6 X) h
三个人必须都同意。现在如果你告诉我这就是你想要的话,就开始不过我必学绝
7 M$ \7 U+ H6 Y0 y9 O/ [对确认这就是你的要求。我们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的余地哦。」
7 H) |, Z7 _+ @) o. w* c  「我明白。」3 ]( ?2 Y* V/ N8 W" J
  「是你想要的吗?」黛比像一只猫准备吃金丝雀样微笑着。
, R7 S- h" P. l  「是的亲爱的。」
5 ]$ x3 l% w1 _1 i8 c  「好现在有些基本的规矩你得好好遵守。」她手递给我用打字机打的文件单
, f/ J% n$ p% @$ R, q8 O9 E- {子看得出出自他们两人之手……你要永远称呼凯文为先生或爷……你要称呼我为' ?+ v' s, ?% H$ F( x  S6 c' t
夫人或主母……在工作时间和周末你由凯文完全支配……其他时间你是属于我的' }6 n3 x5 q& K# h$ E
……
* x2 k  I- w* n' Q4 O' w  你要响应所有的洗衣、做饭、清洁、家务事,凯文和我要求的事……这个房
( }* c: S/ g: }% X  s: W, O子—我们的房子当凯文在的时候将成为凯文的财产。你只能作为客人睡在客房…, q9 Q% ~% a: B: v& p# g4 W
…无论我们指定的什么衣服你要穿……当凯文回家时你要到门口跪迎并亲吻他的
/ H" Z/ j. T0 {- D双脚已示尊敬……当凯文和我出门的时候你要当我们的司机和仆人侍侯我们……3 D+ m- e  @& x* k$ `6 D" X
你要服从凯文和我的任何命令。
* u, d' f' J% X8 E) Q$ e' \  「这些条款你同意吗?」
2 [+ U/ i1 Z& N1 S  k2 i; I  我不相信我的眼睛看到的文字,但我注意到我下体已经勃起了,硬邦邦的。
  ~: r2 }4 ]4 u' D. A( h  难以置信我回答:「是,夫人。」5 D5 d9 q& }8 T$ J
  「很好。现在凯文和我还没有好好在一起睡过,无论如何今天晚上我们要做。& @" Q+ ?) |$ d6 p! `# J
  你可以被允许观看我们做爱。我样你成为我们的清洁男孩。我们完事后去清. g3 G0 b& e/ |# Q# A: Z3 Y% R' A
洁他那美丽的大机巴和我的阴户。你听见我的话了吗?「- M9 `5 C  j4 T
  「是夫人。」我说的究竟是什么?我怎么能让自己说这样的话?确实在我的" L) G7 a) X* S" m6 ]  S/ n
灵魂深处我渴望这个。, \- e$ z/ q2 H* c8 v  H! m( n
  「好,那你最好准备晚餐因为凯文就要来了。噢还有你穿上这个。」她扔给
1 G7 A" i+ k! t# e! Y5 d. t我她的透明围腰。3 `2 C* @+ p7 e
  「是,夫人。」我换上我的新装束开始去做晚餐了。0 ~/ u; i! \* J! ^- E/ q
  当凯文到家时,我依照吩咐打开门跪在他面前并亲吻他的双足。2 k4 X' P' v0 V2 f$ M7 }" r% |
  「啊,我喜欢像这样的雇员。」凯文说,他反复讲,实际上指得是我不仅是
3 B: T- \! }# R8 D他的雇员,还献出自己的妻子给他操成为他的绿帽奴隶。6 J$ O4 ^+ Q- i! J
  第一个晚上过的象我梦想的那样好。凯文和黛比让我实现愿望。他们在我时
* R4 H3 b7 g, k) e候晚餐时嘲笑我,黛比令我在整个晚餐时间像跳芭蕾的姿势站立侍候。每次当我' z% n4 J4 o) Q/ i( @6 m- F
失去平衡凯文就用皮带抽我的屁股黛比则在一旁大笑。
. i: ]# h% T  t  那天晚上我在一旁看着他们做爱而且我还为他们清洁。尽管我从来没有尝过
. x& b8 b2 d  ^1 R男人的精液,我不得不承认我喜欢这种味道。黛比的小穴温暖潮湿,当我爬到她, u0 Q7 Z9 N4 I# L* Z: f* G3 Y3 |
的两腿将她舔得干干净净后马上开始侍候凯文雄壮的阴茎。凯文让我站着从我的: O" ]4 ^+ ~  f' \: `; i3 U
内裤中将我的小鸟拉出来然后给我一个软尺。  [+ o5 J! `1 _
  「量一量它。」他说。( B5 F  N3 i9 G7 m3 c
  我已从他量了后说:「4寸长周长2寸并且是我能达到的最硬的时候。」
' n) s5 q0 c5 Q  他们听罢大笑起来。凯文令我继续爬到他胯下舔干净他的阴茎。然后黛比命: U1 y+ b& N1 }; F$ Z$ g4 u+ T
令我给她清理阴户,这一刻我把她舔得双腿弯曲,伴随他们的笑声我尽职的舔着
5 e) f3 p" I5 z- M4 d9 t我舔得她三次高潮后我感到我要爆炸了,我的精液都射到她的腿上。
. a6 g7 `4 \  l6 J  G  「你这个脏东西。现在快给我弄干净!」她说。8 O  n+ i/ a; y: o
  我爬到她身下从她的美腿上舔我的精液。凯文命令我站起来又将皮尺掷给我。
- [/ f1 a2 |9 W" x2 ~$ W  「让我们看看它软的时候有多大。」他说到。7 }5 z* G& U1 Z5 I
  我那尺量了量。
3 S. J, L0 }) S7 Z' |' x6 G  「1又2分之1吋长1吋周长先生。」
; p2 A$ t" V' k8 i5 Z2 r. u  他们爆发出大笑声并偎依在一起。黛比深度羞辱我。「你知道吗我在想因为& B- }0 t# K8 L8 p. |' t. ?0 t) C
凯文和我被你称为爷和主母我们应该给你一个适当的名字。我想『龟蛋』这个名( L' o7 m. c7 V) u% |& _
字挺可爱的是不是?」
: ~3 t& w# r( j( r, x* b$ c9 s  第一个晚上看起来像一年,尽管不到但是凯文掩饰得很好当他派我到外地去
# \2 F% H' e8 o. ^出差时让人们觉得很正常的工作而很多人都知道他要操我的妻子我忽视了别人的
! \4 P8 M& n1 \" N6 R' |! Q0 A颜色和提醒。
" S6 G& [9 ~1 T+ X& c  我们进入这种生活方式。黛比如愿地获得大鸡巴带来的性满足成为凯文的二
; [0 m: i" ~) x, C$ X/ T! k' H2 W+ ?奶,我开始侍奉并明白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在照顾我的妻子提供她我从不能给予的
% {5 j; U1 S& u1 I  j+ J% N0 ]的东西。而凯文是最幸福的人他拥有工作投入的雇员和奴仆以及可以随时与一个
3 h2 g( `, d; j4 d2 c# z9 X- f' E美丽的女人做爱。
$ \: R# u+ f) W& K  我每星期都在煮饭、清洁做家务和迎接与侍候他们中度过。他们则快活的流4 x( q; O3 a6 j, J; q# D; d1 @$ d( f
连于电影院、度假村、商场偶尔他们会召我到他们开房的宾馆跪着观看聆听他们5 x1 v3 f3 ]; p$ }- A1 u8 T! T
做爱,然后黛比命令我拉着自己的小鸡鸡用嘴给他们清洁爱液,当然我很服从。% I  E" J( w* E; i2 {
  我知道很多男人不会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站一分钟。但是我天生的奴性,
" R1 A# s5 u  }) J! _  ]; Y  R8 \我不能满足妻子的缺陷使我不能成为妻子需要的真正男人让她高兴。你知道我的
( }! H7 y- \8 d& Q# _+ M位置应该在她和她情人脚下。很多人以为凯文和黛比是一对结婚的夫妇,尽管我
" J) K; Q+ u' E8 |% q知道爱是他们之间很遥远的的事。他们在人前表现的亲昵,接吻、拥抱由此他们
7 w9 A6 k( y; j. b: u看电影叫我坐在他们后排看他们做。& W+ O2 ]9 G6 h. p4 h2 b! X
  对我来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兴奋和情感得到释放的时光。我是到我因该怎样,* [8 G% p1 _* p  x# f& V
我被黛比带了绿帽而且是长期的。我的生活就是侍候她和凯文。凯文生日的那天
* O" R. s* n# K2 g1 [2 e  黛比送了件特别的礼物给凯文——在我的左臀上刺青「黛比和凯文的龟蛋—+ ~% }" M; t. g) R
用于爱和侍候。」3 x, W, r; {* Q& r# Q
               二、刺青/ N+ x- i' [% }, E
  凯文雄壮健美得身体上晶莹的汗珠闪耀。今天是他健身的时间我则在健身馆, H; I* d3 a# _! w
中担任他的私人助理。这里所用他锻炼的事如举杠铃等东西我都做不了。我有5" X8 r3 K7 [: b2 Y# m
英尺9英寸190磅的体重相比凯文6英尺3英寸220磅的体重肌肉魁伟的体
' p) w0 o, P/ [' x  V9 t格。当他们给我起名「龟蛋」的时候,他又叫我肥臀。
- t" z+ X0 }- f- D( l0 }. J  「肥臀,跑到楼下柜子里给我把水瓶拿来。」
# v" {  c& a5 I- Y2 G8 o  「是先生,」我喘着气嘟哝着。3 u, R9 `5 Q6 a$ l5 F, M- _3 V
  我跑到储藏间谢谢上帝这时健身馆已经没有太多人啦。无论什么时候凯文都
& J$ z+ S, F6 x; {* f和我们在一起,越来越频繁的我必须陪他到健身馆。看来有一个小恶作剧看来凯
; P' x1 E* P4 G2 N文和黛比计划好了。我将凯文的水瓶拿起赶快跑到训练场。当我陪凯文到健身馆; x+ ~6 y$ y) j, u# q2 `$ \
时我穿着凯文和黛比强迫我穿上他们称为「外套」的衣服,这是由一件很短很小& f/ \4 A6 Y2 G) a' m8 O* j0 N
的尼龙短裤和小睡袋组成的,短裤太小了使人能清楚地看到我小生殖器的外形。2 d4 {0 o- q: [  Q' W) ?/ {- t3 ?
  凯文拿起水瓶痛饮了一大口。「好了,龟蛋,我今天户外活动做的很好,我
1 K: u4 h5 z* r都等不及了快回家和黛比来另一场运动。」+ K9 d( y0 o4 O$ q; p4 P- G1 @
  他微笑着而我的内心如同死灰。自从我在互联网上结识凯文告诉他我希望被
: R% t/ n! Y1 a( k1 P9 W他带上绿帽并和黛比一起统治我的欲望后,如今事情成为现实。我自觉我被占有
9 A, r1 t5 m* c( _3 D着,凯文给了我工作和收入而且黛比也不用上班了而我成为他们的捕获物。除非
8 T, e) i) b+ n4 U. Y7 w我要求停止或与黛比离婚但我知这是不大可能的。& ~1 S* }* S" Z8 e
  健身馆的淋浴间是空的我和凯文进去,我开始脱下我们的衣物并开始为身体
* h1 Z* L, H' R, L$ S打肥皂。「现在告诉我,龟蛋,你喜欢我和黛比为你安排的生活方式吗?  K0 e# b6 }0 B
  「是的,主人。」我顺服地说。「我不得不告诉你我很高兴你在你新生活中! n7 ^" a* g5 e9 V
角色的转变。你认识到你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甚至不能算是人,你是低级卑贱: M- @& U* S, ?! Y  i7 r  P
的。」他伸出手抓住我的小东西说。+ ?* h3 V, E& U3 V8 d
  「而黛比在生命中第一次认识到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什么。她享受着我的阴茎
6 X" ], T4 F$ i& e5 a和对你的奴役。我知道现在她还爱着你或许将来也会,我们有很多方面在男人和
- a$ I% I8 H& u妻子方面比你做得强。你同意吗?」
  D# q. V& Z$ F, j" u3 ]  当他说着,我感觉到我的鸡巴在他手里变硬膨胀。「是,先生。」「好的龟8 A. C7 o2 {: ?2 ~( h# g
蛋,这儿有对你良好表现的回报,黛比和我为了你的好生侍候决定给件小礼物给6 {$ m+ K) e8 s8 u- V3 ]) T+ [
你。」$ f9 K" ~! l  K" Q# c
  我无法想象接下来会有什么来临,过去的一年,我弓着屁股一个星期工作8
& C# x! E. \; p* X/ D8 F6 p! H0到90个小时还要花余下的时间做家务,收拾房间、洗涤衣物、购物以讨凯文
: A$ M* v2 F" V$ r9 i, s/ X$ ]: J和黛比的欢心。& g7 ^. k  j+ `! B' O9 _6 W% X
  凯文看着我勃起大笑起来,「我还不想告诉你我的礼物是什么,我想等到今0 u$ W% S- b+ [$ u
天午餐后。」他放开我的小鸟让我继续为他的身体涂肥皂。「龟蛋给我洗后面。」  r$ n% _2 L0 W7 p# y
  这是个命令不是请求我立刻开始涂抹肥皂到他强壮的后背。「我的意思是我2 z7 b* e. T$ R0 v* M
全部的后面。」凯文说我立刻知道他的意思。我跪下开始清洗他的臀肌和大腿但8 K2 G1 q5 w1 h/ a
是凯文把手伸到后面对着墙掰开他的屁股说:「给我都清洁干净,肥臀。」' A, S$ b+ {9 }8 y$ V4 K
  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伸出舌头在他的臀缝中快速抽插,我舔吮着凯文的
  ~3 J' V. |5 V睾丸听到他轻声舒服的呻吟。我祈祷千万不要有人发现我们,但不由我说了算。
9 `! f& V4 o  o) Z2 g5 q5 M2 \  在我卖力的侍候下凯文巨大的阳根一阵痉挛。最后终于开始了他朝向我,之( h% U- R* V6 _0 w* M; Q
前我就知道他会这样做他大量的精液喷射出来盖到我的脸上。他重重的喘息直到* v9 C( M+ _" W  j" `6 J! h0 \
最后精疲力尽。  b% K, G: E% H; r; \: Q3 r0 {% x
  「我们出去吧!」他说。朝外面更衣室走去。我正试图用水洗干净我的脸但
0 X; F1 Z9 h2 ?6 f/ L% o2 }我知道不可能马上都弄干净。「快走龟蛋,别磨蹭。」凯文催促。
6 z7 N: M4 _/ b! ]0 ^. D" T  回家的途中是令人困窘的我不得不穿着从健身馆出来的外套。我的头发上都6 |( z8 o7 J  f& Z& \
是干结的精液块我不停地把头发向后捋是它看上去不引人注意。凯文名我在一家* w6 I7 V) H- v; w% z8 G
麦当劳餐厅前停车然后递给我一张纸。「这是我和黛比午餐的内容。因为我们要( w, ]0 k1 v0 x) T. k& U% x
你减肥5到10磅,我先你就不必午餐了。」「你要我进去吗?」「是的,我不
8 o0 h* X8 `  i0 R# S3 I& O' c用进去在这里你是奴隶。」
* O6 x5 N3 h# w' h" i1 P) u  「是先生。」我探出头伸出车窗就看见了车窗里我的影子,白色尼龙短装紧) t' s& f. x, K1 i  p
紧地裹着我。没有帽子无法遮挡我头发上干精液我向后捋了捋我的头发。这是中/ D3 D. z% U2 `
午而且这地方很拥挤。我低着头站在队伍后面等着购买。我的眼睛看着地下,伸
0 ]! e+ z/ A( |# {- T" K手交拿起食物就流出门外。7 b% ~9 _; ]" X! \0 L
  「你喜欢进哪儿吗?」凯文嘲笑道。
) _+ P- |$ u  u/ Y5 @1 k, |  「是先生。」
1 f6 e3 o! F( `0 I2 R: y  K  他解开袋子上的油炸鸡块我看着他更饿了。1 u$ _8 a7 ?$ K8 z( g4 E  |
  「喜欢吃吗?」,「是的先生」
) C' I1 i4 _7 R/ X1 n  「好的你可以吃一个,你不得不做点表示你是个多么称职的绿帽老公。」
% C! D, ^/ h& O4 l. _8 A3 w  「我该怎样做到哪些呢?先生」我担心道。我不想听下面的回答。他从汽车- Y; b3 _9 m' S' T6 s
仪表储物柜离取出一件黑色连裤袜递给我。「去男厕所把它穿上然后你就能吃法2 X2 i, p' t+ v, Z, N  k! D
国炸鸡了。」凯文大笑道。
" V0 V+ v5 y. V/ ^& Y  我犹豫了一会从他手里接过裤袜,去到男厕所我决定低下头继续我愚蠢的冲# e) e2 \, u+ P: q0 j; v
动。等我回到车上,「王八要吃鸡吗?」凯文像逗小狗一样戏弄我。3 h) Z1 I3 Z  x9 ?' h- S7 w3 T
  「是的先生,」我说道我倒车边上我发现车门锁上了。- q+ ^% ~+ J, q+ L0 X
  他从车窗扔出一块鸡块,我接住了,他发动汽车开走了,「回家见自己走回3 A' `& ?0 k% L% m( c
去吧!」
4 I: O9 e6 J: V4 s$ r  走回家的路是沉重的,邻居们奇异的目光我感到羞耻极了。我回到家发现黛
5 x5 n& K7 P6 L- U+ N4 [比和凯文懒洋洋的依偎在游泳池边缠绵。黛比从鼻梁上摘下太阳镜对我说道。
* u7 v5 j% Z; P2 Z3 k1 b( P  「好可爱!」她和凯文都大笑起来。
4 u. g1 N: q$ A& r  「去冲洗一下再到这儿来。我为你准备了一件外套放在你的床上。」黛比笑
" @' E/ {/ E- O8 s3 Q) U8 h着说。自从凯文和黛比睡在我们的床上后我的「床」已经变成了客房里的一个睡1 ~! r* U) c* R7 X( t$ u) f/ L
袋。只有当凯文不在这个城市外出的时候我才被允许和黛比同床便于我侍候。但! K* x0 P; K* T3 t. G" Z; W
是大多数的夜晚我都是躺在睡袋里听他们激情的声音只有为他们清洁时他们才会
* L* c# m5 D' C) Z2 W叫我。* X: G$ p* ?3 m7 d- J8 x
  我冲洗了一下,回到房里发现一件搜小的女式比基尼泳衣在床上。穿上它,) V' G0 z' ^/ V) U" N; ?1 [7 ?/ x
我认识到它是多麽小是我看上去很肥胖。我困窘的回到游泳池边。哪里多了男人
* o0 L8 X' X8 t$ L& M- |和黛比看文坐在一起。他的身材和凯文一样不过留着叛逆的长发手臂上布满刺青。
0 {: p8 m" L; b$ M' q' k  我退了几步,凯文发话道。「别担心龟儿子过来。我希望你见见我的朋友。
; `. P7 t4 d3 v. ~: @9 r这是马修。」6 ], T8 z( E7 J' T7 W
  我站在这个人的面前伸出手。「高兴见到你」我怯生生的说道。- [7 N) c  u( m: y6 l3 b! n8 D! q8 D
  马修立刻抓住我比基尼的底部猛拉我的小男根。他们都笑了起来。「就这么/ G; f  g! ~4 g( {
点,你也许还没成年呢?」他们哄笑。
: w4 B/ v1 e: c3 ]4 |8 \8 n  黛比命令我跪下,我跪下了。感觉到晒烫的水泥地炙烤着我的膝盖。她像一
& `) K7 ]& _8 M$ }& y* C+ u个老板居高临下的发话。「你知道过去的几个月我和凯文将你调教成现在这个样
+ L6 B; P  U* _3 P7 t* _, j子现在是时候更进一步了,这是不能回头的。凯文像一个天使一样允许你为他工
" }4 c! `. E9 k( _3 Z* R. ?作并将供养我们今后的生活,你明白吗?」这不是问题。
5 B! v' Y6 T) u$ M0 c  「是的主母。」
5 l: u6 y: y7 c/ Y; X" N  「好的。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学会更适应,凯文说过我们要给你一件小
' P( a9 p9 K. h3 |礼物就是马修在这要做的事。马修是一位刺青师,我们决定给你纹身让你看上去, \/ z5 }% `7 C0 Z- r; Q( s
可爱些也提醒你专心的侍奉我们。」我惊得直吞唾沫。纹身!并且我没得选择!$ y* g1 V- R' v1 _7 m9 O) j6 |' v
  「所以头件事。躺倒椅子上面朝下。」我像个木偶一样起身按她的指示做。0 Y& O( I- n! O' P( v
  马修打开他的小箱子将器械铺到桌上我听到纹身针的扑扑声。整个过程大概2 A$ h2 W- s; i0 Z: q- W7 E
持续了半个小时,他做完了告诉我站起来走到凯文和黛比面前。
9 p' U" @$ B) x; U$ q  他们满意的点了点头,凯文拿了一面镜子给我身后的马修使我能看清纹身。" B+ u8 f8 J4 S) ], w( ?
  我几乎要晕死过去了。在我的屁股上绘着一个蛋蛋和鸡巴的样子,而且鸡巴7 M9 [" C% W$ m+ ^/ E$ N
是半软的上面一行字「黛比和凯文的龟儿子」他们大笑赞许的点点头。但比命令/ O1 X% p3 {/ G. l( j8 U. b# t+ w
我重新跪下。
: `% x: I1 ]4 z* z5 ~  「从今天开始你的卧室正式改在客房。这不表示我不爱你了。因为我的床应* H' D; K$ I# D* m
该躺着一位真正的男人,你的薪水将之间从办公室发到我的手上,你不再有权使
5 y6 r5 ~% b: |+ X% R- o用信用卡和银行账户。如果你需要钱你得求我或凯文的考虑是否给你。凯文有一; [4 ]" K# @. ]( s
些重要的商务伙伴根据需要会把你借出去侍候。你得好好的表现,你的永远记住
% G, ^: f- Q* c8 q/ Z+ l凯文是你的主人,他掌控你的生命。起来到这里来。」我依她的命令走近她,她
& J# K+ \) B3 _; q) i; O  [$ i将一件金属器件套在我的小鸟和蛋蛋上啪的一声给锁死了。
7 e, ^3 R3 O8 ^" A  「这个贞操带是我们的最后一件礼物,你要长期带着只有我和凯文拥有钥匙。
6 l& J+ _2 x6 R5 M0 F; S它可以让你在浴室清洗的时候打开可不许你直立和射精了。只有当你做我们的龟
: x9 {, \) D. Y$ m; g儿子做得好的时候有机会让你高潮,让我和凯文高兴的时候我会允许你解开自慰* n# H  E1 R& v& h% F
你那病态的小鸟发泄。以上我说的你明白吗?」
* K- u- |, L0 W& \  我能说什么,不?在我老婆和他情人面前我穿着女式的比基尼,屁股上刺着
( I  R* |# ]6 B) G+ m; g3 L) ^「黛比和凯文的龟儿子」,戴着贞操带。「是的夫人。」我说着一滴泪水从面颊/ E5 h/ v4 R+ m5 |: }2 t" X
上流下,而我的小鸟在贞操带冲动着……) q2 Z  w. c* v+ M: |" Y- R( g. c
               三、助手
$ @7 u2 [# W1 j: c3 y2 L2 J  「喜欢吗?」黛比关上卧室的门走进客厅。她仅仅穿着脚链和粉红色的性感
1 e* M8 [& D3 {& W内衣。我感觉到经过我的吸吮她情人的大阴茎已经在我的口中坚硬了。
% `6 f+ V. w! T: z4 N0 r1 }( |  她看着身下一阵体热去到沙发前,推开我的头坐到坚挺的肉棒上。黛比与我
& H9 ]9 P0 ]- L* s; _- S( @期盼这样的情景好久了。我们都梦想这一幕。经过黛比主母和爷的调教我我越来5 F; D$ w: d2 {( z" D8 F. f
越顺服和贴心的侍候他们。0 B0 H+ `$ z0 J1 K
  现在我的角色已经是他们的好「帮手」。简单的说,我就的帮助黛比实现她  F- E. w' O" L, j
的任何欲望,比如在凯文外出的几个星期黛比一直强迫我通过练习吸吮假阳具来
2 s4 N4 \6 F9 U  a' I- R提高我的吹箫水平,以便于凯文重逢的时候取悦他。她有时帮助我发射以鼓励我
1 M% v- l: w" q+ r越来越接近完美了。3 s: Z4 Q: K0 y, g) b6 k" P
  「舔我的屁股。」她命令,这是她正骑在他粗大的阴茎上上下下。
/ |  ]  U6 _! e6 T2 D$ @' v9 n! ~  我尽力将舌头深入她的臀缝舔舐直到我听见她高潮要来的呻吟。随着她更加
( G" a# d; [- I2 o. r狂野的运动龟头爆发出强劲的白浆,她大腿臀部肌肉哆嗦着她高潮了。她从情人' m1 [1 F/ p  G; h
身上下来对我说「舔他!」。8 }1 w; N; r. L% J
  我立刻投入清洁华美雄伟阳具的工作,我将肉棒上的汁液舔得干干净净。我
& b2 @% y0 r  h0 V舔他的时候黛比为帮助我舔起凯文的卵蛋帮忙将阴茎喂如我的口中。我感到他的$ b9 h2 p/ h  a2 M
圣肉又勃起了。「舔他的蛋蛋」,我感到他的睾丸紧缩他发射他的精液给了黛比,- H; d9 f& f$ _
黛比尖叫着迎来了今晚的第二次高潮。
; w8 Y' s) z" t7 X6 Q  k/ W  黛比经常说过她是他的母鹿,经常做着比她梦想更好的事,另一方面我就是
  }7 m$ t' D, {6 A; B她最好的梦想。我和她一起分享梦想,当我跪在他们胯下为他们口舌侍奉时,我
- R% v! v; A5 ]0 E9 M, ^+ M无法形容这是多么带劲的场面。黛比站起身一脸坏笑的看着我,「你知道该怎么$ K, ^* Z5 ^4 H' C- }0 z* N
做。」这不是命令胜是圣旨。慢慢的我仔细的清理阳具而黛比走向浴室。很快听8 d0 @5 [) D$ ~
到浴盆里哗哗的流水声。我清理完马上进到浴室里。黛比用热情亲吻额头来欢迎
7 f, S7 C% y$ M' h6 C! b7 G我。「他强大漂亮吗?」她说着。我一边在浴池中加泡泡浴香波一边回答「是的2 s) l. A9 q$ ^  m
主母」。我的小鸡在他的玩弄下又直又硬,「等会我会照顾你的,不过现在我们
. h, ]+ h- j# A1 N% s! M5 W. q0 `想好好沐浴一下。」我亲吻了她的双足爬会客厅。/ h6 K, i8 u8 Z# M; K
  「爷您和主母的沐浴已经准备好了。」我对凯文说。凯文起身径直穿过客厅,
) w% |0 D9 ~( F. \. k3 Y他六英尺三英寸的身高配上健美的肌肉像大卫雕像一样完美。他巨大的阳具在胯9 ~4 M' j  [4 T! \/ P7 b, T* C4 ~/ n
间像钟摆样摆动。他们双双跨进宽大的大理石浴池,黛比带着满脸幸福的微笑躺( c2 v; N/ i5 l' ~5 G! m5 c9 Z  s
在凯文胸膛。
/ @; E  }/ v, d1 [; l  仿佛是事先排练过的,不用他们支使,我拿起柔软的毛巾开始为他们擦洗沐
, e. q/ v* z. f' w% d浴。我的手洗过黛比美丽的乳房随着我越洗越直到她两腿之间我听到她的叹息声,
: j! o, }+ z' S# w5 z5 u4 I4 K当毛巾洗完她的胯间,凯文又勃起啦,我给凯文揉洗胸口和肩膀。黛比转过脸亲
2 S5 o9 Y" ]/ Y# x# D9 z. h) G. N6 z吻他,伸出莲舌深入到凯文的口中,凯文的阴茎在浴水中摆动,黛比四肢抓住浴1 s. J; R1 w! H; q6 i
盆凯文从后面操她。
2 `1 r& V9 B2 s  当凯文在后面抽送的时候,我用毛巾擦洗她的乳房时不时的紧捏乳房乳头增
% R0 F$ Q( P! {加她的快感,使黛比更激烈的迎合凯文。在她尖叫声中她达到了高潮,凯文又干
% y, g& N' o4 H7 u" k4 v+ v) g' U了好一会也泄了。好像一场电影一样他抽出阴茎大量的精液射到黛比的玉背上。0 P4 ^  _& w9 h& n: a( L
  「清洁。」我遵循凯文的指令在黛比的后背上舔舐,清洁她背上的每一处爱( ?2 e( }! V$ V* d4 K* f8 ]
液。凯文从浴池中站起来他的鸡巴半软了,「现在该给我清理了。」他对我说着$ C  V" M2 k2 G0 U& S
一边微笑的看着黛比。
2 X& `; e! n3 c/ o* }  我将他的肉棒含入口中吸吮清洁,当他又硬了的时候他开始操我的嘴。我知
" B9 ~& e, ?! A/ ]% n道他快来了,他坚硬如铁的宝贝在我嘴里冲撞他爆发了,射出的精液流到了我脸
( c# \3 g% _. r8 i7 D: [上。黛比微笑的看着我,狂野的吻着我将那个我脸上的粘液舔干净。当他们浴罢,
' d) g! ?6 `' @8 W7 X3 O5 f+ U7 o我用柔软的浴巾为他们拍干身体他们一丝不挂的上了床。我为他们扑上香粉,轻
: G) f- b: p& ~柔的为他们按摩,很快凯文入睡了。就在要完毕的时候黛比抓住我的小鸟轻轻玩
0 x4 L8 X" r6 E弄起来,我兴奋的好硬啊几乎要泄了,她开口说:「你真是个好助手。」她看着
& x# e# d6 R0 v5 d+ ~我都射到她的美乳上。
4 Z) X9 I' N9 H1 n& r$ i& O  「给我弄干净,让我好好睡一觉,马上我们还要准备下一轮。」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