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极尽淫熟妻之能事

极尽淫熟妻之能事

我叫谢枫,老婆叫雁茜,今年35岁了,俩人从相识到结婚,彼此都是初恋,
. A5 s, N' Y6 G8 B8 c) f5 `- w! i结婚10年了,感情一直很好,当然,这10年来,特别是性事过程从羞涩到如今的
* J  f; c+ a7 z' [4 I. l  ~奔放,甚至是淫乱,故事就说不完了。她小巧玲珑,个头只有1.55,身材凹凸有& t4 L' o! v# A
致,个头不高的女人,胸往往比较坚挺,手感很好。虽然不是很漂亮,并不是那. Y2 j' @$ `5 \7 Q
种男人一见就有冲动的女人,但她性格活泼,加之现在风骚劲,魅力越发强了。
4 u, F1 t- Y) ]: s) ?. u  第一章:调教和老婆结婚前4 年,性事生活一直很平淡,和一般的夫妻差不
, q' ]$ @9 P$ U' E1 B6 y9 b! f多,都经历了激情到平淡的过程,应该说老婆在这方面还是很保守的,别的不说,
: a) A3 Q- N" m, t' Z# E就连口交都没有过,她总觉得很脏,虽然我一直很想尝试,但总被拒绝,所以,& {0 q! K* B5 q- _7 M. d8 a0 |
第一次帮我口交的女人,是一个不知名的桑拿女。4 年前,我开始接触网络上的
) o' T1 ?9 O+ j, y+ U& ~8 c成人小说,有点不能自拔,个人觉得成人小说比成人影碟更好,因为有想象的空+ a; D$ D* {2 \/ Z( R
间,而且这个空间很大,所以刚开始时,看着小说中的描写打着手枪。突然有一+ z  u- T/ a( E
段时间,我迷上了淫妻系列,特别是夫妻交换一类的小说,意淫着自己的老婆也/ P9 B+ b8 u% E' f& G; f
这般的淫荡。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妻子在床上是荡妇。有一些小说是明目张胆0 s' S+ }; o' c0 `
的教你如何调教自己的老婆。于是,我就尝试着做。
% G' T* w* t$ \. p5 Y  刚开始,我有意识的选择一些文字香艳的小说,描述不是很夸张,也不是很/ `& J: ]- x5 R5 E
色情的,带有想象空间的小说给老婆看,老婆刚开始反映还是挺大、挺反感的。; F/ x4 H1 u% S) |. t/ ?
所以,我就把一些精挑细选的小说打印出来,晚上躺在床上看,偶尔也是让她看5 P0 e9 Z, I, b' x
看,当然,其中往往还要被她教训一番,好在只是自己看看而已,她也还不至于" S6 |$ k3 t  H! j9 m# `
像男人在外有了女人那般反应,也就由着我,所以这段时间,她总算是接收了一
. @  {0 [2 W" I7 i% ~$ O: Y3 S些性息。后来,我发现那类从女性角度描述的成人小说,她接受起来比较容易,
. n; j* y" M. z6 w2 |渐渐地,她也会主动的看看,还有一类就是办公室恋情的,她也有了兴趣。是一
# [, U8 y* y- c* c5 j1 B- B* B个不错的开端!接着,我们就能开始议论小说中的情节和人物,然后在当晚的做( G0 s. X% ~, s0 {, ^
爱过程中,我开始尝试让她幻想自己的是女主角,我是小说中的男主角,嘿嘿,
, {0 w) U: D8 h& g* x4 Q6 k: d& m  q4 e# F她还是真进入了状态。
9 f2 N* V( [, ]/ m; L) T; T+ h  与此同时,我开始介绍一些香港经典的三级片给她看,女性在接受三级片的, K8 o: X: h: _) R2 h
程度上要远大于黄片,其实与小说是一个道理,三级片有一些情节,有着想象空
% m8 a& l3 A9 @间,而黄片描写过于暴露、太直接。& c: q) F) I4 [' s! w; y  l
  调教的初级阶段,我达到了以下效果,老婆看小说或三级片后,开始想要,+ b' e( k$ C5 e
而且下体会不由自主的流出很多淫水,此时,她会杏目含春的主动找我,于是,: O! ?' \3 r" O# Y" u
调教进入了第二阶段,我即配合,又不配合的,开始让她从语言上变得淫荡……
1 H" W) U3 _' h" Y+ @3 ]7 H  晚上上床上,我把打印好的一篇描写一个女职工被老板奸淫的小说放在了床9 F$ O$ s9 k$ f
头,然后我去洗澡,老婆自己上床了,她闲来无事,拿起看,等我洗完澡出来,8 n. z( `( L: U" Y. Z! Y& g, F& h
发现她面部泛红、专心地看着,我心里挺美的,我上床上,也没有理会她,躺下' l2 |# N  F, s- a# e8 b. r
了,然后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里,一摸,阴部湿漉漉的,我轻揉着她的阴蒂,不5 t5 U6 h5 G  L0 g$ ?* n
一会儿,她无法继续看下去了,主动的躺了下来,抱紧我,然后一只手摸向我的6 ^* c" s& @. J
鸡巴,我也只顾着揉着她的阴蒂,渐渐地,她受不了。
5 [/ \- n' g/ w- F+ \% C  老婆说:「我要」,我问着:「要什么呀?」,她不回答我,还只是接着说:; ~2 j4 e0 _  g3 D3 r* V
「我要」,我说:「你不说要什么,我怎么知道。」4 u( w6 S- `! t$ f1 y
  她说:「明知顾问,快点,我受不了。」9 j. @0 V; H* m7 B7 F8 \
  我说:「那你就说要什么吧。」
4 ?7 V0 L2 o! b  她说:「要你操我。」% h3 ?" ~7 B. u1 e. m
  我说:「什么?没听清楚。」7 b  C8 Z0 s) U
  她不说话了,我知道,她已经很进步很大了,因为她已说出了让自己很难为
- t& n6 G5 T& A; R3 c; B! a情的「操」字。我就接着说:「是不是要我向小说里写的那样操你啊?」
+ w8 @. \" x& n  她说:「快点……,我受不了……」+ K+ b7 o4 w- m0 W9 D) r
  这时,我开始脱下她的内裤,然后说:「怎么这么湿啊?你看小说也会发骚
" |4 F( y  f" h0 z8 f: t* v啊?」,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做爱,慢然插入、抽插,她开始呻呤了,双手把我5 Z* y0 c, q8 i  v
抱得紧的,突然我停了下了,说「休息一下」。
( X. V/ H, t: l# I, \! @# F  她急切着说:「不要停,快点!」8 L' ^4 }$ n! G% z+ \) R% I
  我说:「那你给我点鼓励吧」
2 f8 t  l  I9 m, w6 o$ W  她说:「要什么鼓励?」
, n# u7 j7 J9 }+ h  H  我说:「你就说『操我』吧」
% w/ Y( [) J3 d; ^1 R$ `) J  此时的她,已顾不了那么多了,又说了声「操我」,我听着,就抽插了两下,5 `" n; s% C  F
然后又停了下了,说:「你说一声『操我』,我就操你两下,你不停的说『操我』,3 t' e  }  G$ x' w
我就操你不停。」此时的老婆早已意乱情迷,开始重复着「操我」,我也越发卖
' j; S# i$ k$ x$ w劲了,我的节奏,配合着她说话的节奏。就这样,她在不断地说着「操我」的情
% k3 o+ |: ^9 I! t% @) \况下,达到了高潮。休息一会儿后,我问她:「你刚才看到什么?突然发起骚来# p: J1 g0 H7 |" l& Z
啊?」。5 ~4 a! C: Z5 J3 k7 R- O& }
  她说:「小说里写着老板威逼利诱强奸了女职员」2 }) q( z. u) q+ s
  我说:「别的女人被强奸了,你居然还发骚啊?」# I% @0 ~6 E8 w/ W! u+ E& U
  她又不说话了,我接着说:「你想不想被强奸啊?」
+ y3 D) o9 T$ T8 b$ {: a  她说:「没想过。」1 y, N4 A2 N! I
  我说:「你今天晚上特别淫荡,我爱死你了。你舒服不舒服?」
' b" \$ V" U6 O9 s% _  她说:「嗯,很舒服。」
7 N; D. J; z& {: V+ Q% G; F  我说:「刺激吗?」2 S- t. ?" K$ Z! z* E- R
  她说:「刺激!」* x+ n( _$ d2 Q8 B! g0 }: w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刺激吗?」
4 w: j+ `: {2 i3 V# C2 f  她说:「为什么呀?」, x0 \+ T7 z, F6 K, `
  我说:「你一边说『操我』,一边被我操,做爱就是淫荡,淫荡了就很刺激。」; z# G% L/ Q6 c7 `
  她略有所思地说:「那以前不刺激啊?」
0 ~4 y2 Q" b1 _4 k3 u& [- I  我说:「以前也刺激,但淫荡点就更刺激了。」" E( n6 q$ f  w: @6 O% R2 l
  她莫不做声,算是默认了。
% p! n' |8 \! ~9 G. a  那一次之后,在我们的做爱中,她开始主动的说着粗口,享受着在粗口中被, c! n6 F: j8 Q8 y
操的感觉,我也不断的教着她说不同的粗口,如「我是荡妇」、「我要男人操我」、+ q% d9 A; [& `
「我喜欢被男人操」之类的。其实这也许是一种自我暗示,她也在成人小说的教
+ G% H) c7 A+ Z. T, X' T( ~; O5 _导下学会了「我喜欢男人的大肉棒」、「我要做妓女」、「我要被很多人男人操」、
8 E# Q# B$ j0 p$ j( k/ i) D「所有的男人都可以操我」……
8 E, S, R( e# }9 f3 M  淫妻正在成长中……5 m# B# h% b# `( ?) `
  第二章:口交与体位因为老婆一直以来都认为口交很脏,无论是我帮她舔,
% o9 [4 X/ Z" [6 }) i: ~5 T" k还是她帮我吹,她都不能接受。但因为老婆已经由淑女变成了粗口小淫女,在我- D  z0 o& Y$ G0 O% x
的不断鼓励之下,她总算开始帮我口交一两秒,而且严格说根本就不算口交,她: y* m: ~; E: |  P
总是用嘴包住肉棒,然后马上撤离。好吧,有个开始总是好的。调教,继续调教,( r" h: y* {- b. Y5 z2 C' m& D* p$ p
于是,我选择在她来月经的时候,做出欲望很强的样子,很难受,然后鼓励着,$ g9 H) r# }5 b% y
求着,不断的在延长她口交的时间。不错,老婆在不断的进步,而且做多了,口
+ N) M) |) Z( e3 f7 s  W/ }技自然也在进步,也学会了用舌头。突然有一天,她突然说,要我帮她舔,我很$ Y2 i9 S* C+ Z6 _& _, E4 S
意外,因为之前,她是宁愿帮我吹,也不能接受我帮舔。事后,我问她,为什么
+ z# x! s' [  k突然要我舔她,她说在一个三级片中看到被舔的女人很享受,她也想尝尝是什么
# g( V5 O5 i+ l4 b) q滋味。好了,事情发展到现在,总算可以69了。不错,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从
! C( }5 X, t" o/ w69到不同的体位,她也慢慢找到也她最享受的体位,那就是她全身趴在床上,我
; R+ v  n6 o" }/ }从后面狠狠的操她,同时一只手揉她的胸,一只手摸她的阴蒂。然后,她在不断
6 p. `+ S" h( t: a* ~粗口中享受着。她说,这样她像在被强奸,天啊。原来她真的喜欢被强奸。好像
3 t9 s( X2 P& |有些文章中说女人都有过被强奸的幻想,看来真不是假的。, W3 a0 @& \5 A2 ?' S
  老婆已经成长为床上的标准淫妇。' D( A% i' A4 l# u) T/ a
  第三章,对性的认识随着老婆更加淫荡,我的淫妻欲也在不断的增加。一段
" s8 A  s( X) T! i时间后,我开始计划,让老婆尝试被别的男人操,但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虽$ }+ G& ^; I" D/ @
然她已经在口头上这么说,但真要去做,还有很多一段路要走。' k' }: D3 n& ?
  继续调教!
7 k2 L: l" m, Y- l. i" {  自从有了这个想法,在与老婆的做爱过程中,我开始有意识的问她「想不想
, h6 a7 I+ [0 r: V$ @$ ^4 x被别的男人操?」,她也能配合着说「要我别的男人来操我。」
* k, @8 _! `) ~6 q% V  T) K" V  有一次,做完爱后,我说:「你真想让别人操啊?」
3 U) n9 k; }) n' F( }9 l- J; T: c  她开玩笑说:「嗯,只要愿意!」0 d! e: o+ h+ y1 C. G3 t2 l
  我说:「其实我是愿意的!」
& ~' g6 z! ^4 j4 K" V  她说:「真的?!」
4 S7 f1 `! n8 C9 r  A4 e0 y/ a  我说:「如果你同意,我是愿意的。」
% m  M4 w! Z7 k  她突然转了脸色:「你怎么这样!你变态啊?」
5 J- b! O5 w) N" Z  我知道,她生气了,我道歉着,她非常不解地说:「你就是变态!哪有你这# ?( F$ g5 I3 c8 Z, I7 z
样的男人!」3 r0 F8 `4 h3 \! m! V: B4 G
  那之后,我们进入了冷淡期了,其实我知道,女人在这种情况下的反应是很
( |. m$ S$ o) q. T8 w) h2 Q正常的。一方面是传统道德不允许这样,另一方面,她认为男人根本不在乎她。
! r4 W+ w( t3 ^& J之后的一段时间,做爱变成例行公事,从前的激情落入了低谷,她也不再说粗口,6 W2 m' F, q) M# y% L5 ^
我也心虚的不敢有所作为。事情的转机出现在艳照门事件上,当她看到张柏芝、; S* b2 V; j$ p; e' {& p1 t5 j: Y: O" p
钟欣桐这般的玉女变成欲女的时候,对她的冲击很大。有次,我们在讨论艳照门' O- }" |  P6 f; q1 s: E
事件时,她说:「平时这么淑女的人怎么也会这样?」, O4 ^$ i* i: A( [
  我小心翼翼地说:「女人也有需要嘛。不过这原本是别人隐私,只要他们自9 p9 U" P! K5 Q9 z+ z
己愿意,又不伤害别人,现在被这样曝光,真是不太好。」
: y6 S9 v+ n8 t4 H/ F  她说:「那你说平时看到的那些明星,是不是都会这样?」7 `, s6 v" K6 W5 t
  我说:「那就说不定了,你平时看上来,不也很淑女,到了床上,也跟变了
5 D. O* }- c$ l4 Z3 R一个人一样。」$ l% C5 t( q$ q9 v& G- {% B, X3 M
  她说:「还不是你害的。」" @4 R& I) p# a8 l3 i1 F
  我说:「那你不也很享受啊?」8 ?4 P! p- s! C8 T
  她说:「那你怎么看这些人性生活这么混乱的?」
6 `! g' U$ \+ ], u  我想了一会说:「我是有自己的看法,不过可能你不太赞同。」
- E4 J- I7 B) z2 e. D1 q* e- @( o  她说:「那你说呀。」
6 }) j& [" Y3 K- u  我说:「要不,你先说说你的看法。」# D+ |/ y3 o2 D0 r# Y  ~
  她说:「陈冠希搞了那么多女人,太好色了。男人都这样。」
) {+ Q& X8 q% Q  {0 o- y" q0 W2 A  我说:「那那些女人呢?张柏芝也有老公的啊。」9 g9 j* J4 u3 G
  她说:「那陈冠希也不应该拍这么多照片啊?」3 V  i. p* x1 P8 V# X% ^+ p/ _( r6 G
  我说:「拍照片也没什么,只是被别人曝光了比较惨。」( t5 W% E3 R  T. J" c8 j& _
  她说:「你们男人都无所谓,这些女人就完蛋了。」; E  J8 V3 Z( L, z5 g
  我说:「我只是觉得公布照片人的很没道德,至于他们男欢女爱,我觉得只6 K& C. A2 S: S; e2 x
要他们自愿,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 t$ ^% a! f! i8 }* B4 ^: D" u: k7 J% G  她说:「那他们乱搞就有道德了?」
1 l6 t' j6 w; G" c8 U0 W% j6 r  我说:「道德这东西,得看你怎么理解了。」* ]4 R- e! Y* N8 p( q) S% B/ J9 K  n
  她说:「那你怎么理解啊?」# W/ m. u) d3 ~/ V
  我想了想说:「我可以说我对道德的理解,但你不论认不认同,不要对号入+ W* }0 V  \! t- }
座哦。」
7 R  K3 z" m) z, k6 I, S  她说:「你说呀!」
6 M9 P) V4 `! X9 \; V0 [  V* [  我说:「首先,道德中有很多东西是历史上统治者主导或强加给人们的,随
/ N' @, v6 u4 ~9 \5 f% R着时间推移,慢慢地人们也就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却又不得不为这样。」5 Y/ k- J0 e) K9 V) J0 x
  她说:「什么意思啊?」1 i3 |2 `! |" J5 }
  我说:「举个例子来说吧,在唐朝的时候,对性的认识是比较开放的,像女
4 d% U3 t. V# v, H0 {) B- {人改嫁就很正常,包括公主什么的,想改嫁就改嫁,当时人们都认为很正常,但
+ V5 x0 z+ z  j4 ^8 Z% W6 {3 P为什么到了后来,包括到了现在,人们都觉得这样有点不正常呢?特别是在古代,
) c' ^+ f( {1 A$ n女人改嫁还是一件大事?那是因为到了宋朝出了一个朱熹,她说什么要『存天理,
2 D+ v  V9 P9 S& L# c" K灭人俗』,而且这些东西受到了统治阶段的推崇,然后不断的强加给人民,慢慢. |: y' v  ?" H
的就出现了『在家从夫,夫死从子』,你不觉得这样对女人很不公平啊?」( {' n5 V# `$ S* X' M
  她说:「当然不公平了。」
7 }5 @5 N  |8 p* ?  我说:「而且就性的问题,从来都是对女人不公平的。就是现在,一个女人
0 m, v$ O7 ~4 C如果偷了男人,远比一个男人在外搞女人要更受人非议,而且女人自己在对待这
) T* k! {% ?. t% m两个现象看法上和男人的看法也是一样的,甚至女人也会说这样男人很厉害,但
( S8 I5 V; l) Y9 A对于红杏出墙的女人,女人们自己都会鄙视她。你说是不是这样?」
- Z1 g3 k$ A" w- I4 {  她说:「好像是的。」- l0 i* J& h4 R! _7 h6 [
  我说:「其实我就觉得无论是男人和女人,都有性的权利,就算女人红杏出
6 X2 |8 v) q# s3 P" A4 k) N9 a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为什么要把性当做洪水猛兽啊?」
* I& Z( S9 @! `- S9 _* _4 R4 h7 h  她说:「那如果我红杏出墙呢?」& p0 g7 W, k# x
  我说:「唉,你这么问,我很难回答啊?说得不好,你又要说我变态,而且
! w; W) F5 z( a2 C! e+ v( u还要生气。」; Z9 M# ?1 G5 y  ^" o; O
  她说:「你本来就变态。」
2 Y( G! U8 n% S, j/ z$ N  我说:「只是我的观点和大多数人不一样而且。」* v: i3 k' F9 @0 V7 y. j+ u
  她说:「有什么不一样啊?」8 b0 f0 p( F  G5 G. C& Z+ P
  我说:「首先,我觉得性和感情是两回事,但人们总要把性和感情联系在一
6 \) ]: m- j  T% `起。」
$ c4 N8 ~& ~( Q  u  她说:「男人当然都这么说了,男人没感情也可以发生性关系,但女人,肯
, P, U- _; x. t2 Q定要有感情才可能有性。」
2 X$ m9 n3 K! R! ~6 u! k  我说:「其实也这是被历史强加的东西,而且被强加了还不自知。性原本是
0 L( [8 b( L, P" r' ?- L  j2 M# O只人类延续生命的一种需求,但到了现在,这种需求已经不是很明显,现在也是
3 f( |2 @7 R1 [- V5 K+ V人们的一种生理需要和情感需求,而且同样是性,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时期,对
7 F9 l9 D9 L: ~( f- D* ~待性的看法都可能不一样,那你觉得什么是标准?」7 d+ l& V5 G7 W+ x7 N# i7 C
  她说:「有什么不一样?」
' K# R9 @0 l6 A$ e# `! C6 b% L% V  我说:「你比如说,中国古代女人的小脚比现在女人的乳房更有性的意识,# g( C6 y* K& F$ o8 {
男人看到小脚的兴奋度要比看到乳房更兴奋,女人如果被男人看到小脚,就跟现5 z$ E, B9 A8 i+ h  O/ \. J
在女人被人看到乳房一样严重。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甚至规定了性生活只能是
) b1 Q9 n5 ?# b. W" b为了繁殖后代,甚至说如果在性中有快感都是罪恶的,而且还规定性生活只是采
# N& G/ _8 ?5 p% F用『骑士式』,其他体位也是罪恶的,可现在西方对性的观念都不一样了。」/ h, F# r; L" P% a
  她说:「你从哪里看来这些歪理邪说啊?还一套一套的」% v, Q7 l1 x# D2 d; ?4 V
  我接着说:「反正我觉得性和感情有关系,但并不是绝对的,比如我爱你,
. A2 r" S3 w4 R- p我会和你做爱,但是做爱并不表示两人相爱。」. Y% ^: V  O5 Z, _; V6 i
  她说:「那我和别人做爱,你真的不介意?」
7 r- P; W  l% g  我说:「你真要我说啊?」+ X5 o5 F' z* C! W
  她说:「你说吧,我不生气?」/ I4 r) t- {0 C( M1 d
  我说:「如果你爱上了别人,我会难过,但如果你和别人做爱,而且是你自. Y0 u+ X! y; k, U
己愿意的,并且你也能从中得到快乐,我觉得没什么呀?」
' z) j( H1 J0 C4 a  她说:「那要是我跟别人做爱后,我爱上了别人呢?」4 l  k! _' L6 ?- I; e0 z
  我说:「如果你不能把握这一点,那你就不能跟别人做爱,人们说性是成年0 k2 n3 b- Y: g. q
人的游戏,如果你都不能遵守游戏规则,那你当然不能玩这个游戏了。」
- T- ?( v! j  q6 \/ Q" w: s* I  她说:「那你跟我做爱,就是当成玩游戏呀?」4 p( x7 H1 }" B8 c2 x3 e" S
  我说:「做爱是一项游戏与运动嘛,而且当成游戏,才更有乐趣啊?要不然
+ i; v8 T# j0 f% [当成什么啊?当成任务?」0 L# j9 \; J: ~: O/ p
  她说:「哦!」3 W9 S* w- [; \1 W& C! ~
  我接着说:「你不也在这个游戏得到快乐吗?」
: i$ T, I/ ^6 i* Q  c+ L" |5 d  她听了这些,也没再多说什么。其实这些也是我对性的认识,应该也就是这# i9 X7 h+ n- n9 b
些认识,才让我有淫妻欲的吧?我接着说:「要不,我们开始玩游戏吧?」然后,
6 t8 ]+ i  u+ p/ X我开始挑逗起老婆,那一夜,我们又找到了久别的性快感。
) q1 j7 J6 p) o  老婆又开始上路了……2 Y: d( B- @1 C+ X0 p4 C% S: Y4 J
  第四章:老婆让别人操了借着艳照门事件,跟老婆有了一次深入的性探讨,3 h2 V4 I" C, w/ U, U+ F
从那以后,老婆并不是很反感我对性的理解,并且开始慢慢地接受了这些,明显4 \+ H, w2 p; s
的变化就是开始有QQ上能接受一些猎艳男人的性挑逗,不过这些猎艳男人的性挑
2 t" m0 n- e- p9 z1 p1 a% q逗往往都从自己的性苦闷开始,不管是真是假,善良的老婆在这种圈套之下,开8 x' M/ @: j/ l: `  M' F
始和别的男人聊起性事。而且还经常跟我说这些故事,我听着,也没多发表意见,
3 c$ t8 x9 e/ I8 [0 l- s, S: j& e但我却留意着老婆说话中所流露出的意思,甚至是她自己还不曾意识的问题。" G( G: J+ z+ c; c( }- Q
  老婆除我之外的第一个男人是她公司的一个同事,虽然她刻意在瞒着我,但& X% R$ U" A6 c& \  D" O4 b, n3 _
我还是有所察觉的,当然,我不会点破这些,让她顺其自然。有一天晚上,老婆' @' T! y. X9 l5 e" P
试探性地跟我说:「我们公司有个男人在追我。」
3 G- ?5 t! N3 V+ I  我故意说到:「你这样的还有人追啊?」
9 W  u8 A- [* l5 P5 B  她说:「我为什么没人追啊,你当初不是一直追我吗?」* g- r) V8 O# o& b
  我说:「开玩笑,我的老婆这么可爱,当然有追了。」
8 W6 X7 \- e' a5 _6 t% Q  她说:「你不相信啊?」
. U4 E9 C* I- a+ n1 B  我说:「相信,凭老婆的魅力,何止一个男人追?」% @/ r, L% @7 n$ u& O% l# \6 g
  她说:「不相信就算了。」/ Q) d# I& |6 e
  我突然认真的说:「真有人追啊?」
' h' Q6 d/ b  E5 S, ~: X; ]  她说:「公司有一个男人近来总在传递这种信息」6 m8 ?( d3 ?. G0 c* J3 M
  我说:「那感觉怎么样?」0 U6 E- D" T/ F8 X4 s
  她说:「感觉挺好啊,女人总是喜欢被人追的感觉。」
) i, G$ a6 m6 ^2 [1 s  我说:「玩玩可以,不可以当真哦?别忘了你是我的老婆。」
. H8 R4 i6 b$ r" V1 `6 M  她说:「你真的不介意啊?」
5 z3 C/ S# M/ M  我说:「这个不能说,你自己看着办」
) M5 k" a, {2 K- j6 Y3 u. O  她说:「那你默认了哦」
- W; e: k: d8 u: ~" |4 w1 O2 Z. R  我半开玩笑说:「好了,那我很介意。」
1 L- n. o6 M+ s: ^" l+ D0 z' q  她说:「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的。」
9 ^- @/ K) c6 s8 F% I) s4 o6 Q' a  其实我感觉到她在我默许情况下,已经准备红杏出墙了。有几次她说有朋友
1 ?7 g# c# y0 M/ H: m! `# @# _请K 歌,回来后,我试探性的探问情况,她开始有点遮遮掩掩的,看来她们进展
) P( J. ~" A7 F/ H$ t的还不错,期间我借机强调了游戏规则,其中我还是很爱我老婆,要是玩大了就! @/ S! s% V) ^: h! m( D
可惨了。我可以让她去玩,但我必须控制大局。有一回,公司安排我出差,借着; q' H# v5 J4 v( ~( X4 a$ @
这次机会,我验证了老婆真的红杏出墙了。
$ @& _' M5 {6 m% u  我跟老婆说的出差时间比真实出差时间提前了一天,那天晚上,我跟朋友在
- K# c1 y" D/ B7 I' r' P  H4 N外面喝酒,10点多回到家,在楼下,我看到家里的灯全光了,我知道老婆不在家,
' v' z6 D  I& e2 M& n1 i看来这个老婆真是有点靠不住了,我出差第一天,她就急不可奈跟别的男人鬼混
' V1 ?. n2 W3 q/ J0 C# @* G6 S去了。在楼下,我跟老婆打了一个电话。
6 h* }1 @2 o" d! D$ h. B% S  我说:「老婆,我到广州了,下了飞机,刚到宾馆。你在干什么呀?」2 R2 E( L1 M0 \! {% a/ b
  她说:「晚上跟朋友在外面逛街,也刚回到家。」
* ?9 Q+ M( s; b/ P: X7 ]# W  我说:「你一个有在家,想不想我啊?」4 a3 D5 K# l) ~! E6 u( K
  她说:「嗯!」
3 V/ t) c  `4 o7 z' ?7 d5 O, m  老婆啊老婆,为了臭男人,你开始骗自己的老公了。我说:「先这样吧,我" z- z. ]' q& z& I6 w3 ^5 n
去洗个澡。先挂了。」
! [! h# l7 d9 ]1 s* `  o+ O  挂完电话,我回到家里,开始想象着老婆这会在干什么?晚上他们出去,先# E: I6 I" j) x8 M9 u! q0 w
得有点活动,然后去开房间,这个时间,估计已在房间里了。想到老婆被别人男4 \6 K9 y. n" _+ m$ b
人操,开始兴奋起来,下面不由的硬了,时间到了11点,我决定再打个电话给老
7 e( h$ G/ E6 q, ~婆,电话接通了,我认真的听着外部的声音,很安静,估计肯定在房间里了,要
/ c1 m. S, U( s# ~# g不然在外面,肯定有些吵杂声。: j; k5 g; Y, V/ M
  「老婆,我上床了,这会很想你。」/ v( D0 L' X- G+ q) b$ [+ D* v
  「嗯,我也想你!」& @+ X# q+ @2 f
  我仔细的听着,老婆的声音有点异样,异样!不会是老婆这会一边做爱一边" D3 a( Y7 k1 Z/ k/ f  ^2 ]
接我电话吧,想到这儿,心跳了一下,一种酸楚的感觉升起,但很快就被兴奋感
  `7 A, a! _, s所取代。
6 ]8 i5 w% n" N1 s1 _# e, l5 r  「老婆,准备几点睡觉啊?」
* ~$ F$ j! y4 k& f  「一会儿就睡了。」
, i% Q4 t% V9 D$ B2 j, B6 C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q" k& f. m6 C9 r( d, A
  「我躺床上了呀,在看书呢。」
  J2 l' }% k, H! \8 l7 r. @& g4 g  「看什么书?我不在家,不许看成人小说哦。」
7 M4 @; R. \2 Y/ X  「我才不看呢。我才没你那么色。」
! p$ d- S% n  ^3 p! S  老婆的声音突然低沉下去,声调有点起伏。; E" e$ B1 b3 w  u9 G
  「老婆,我这会突然很想要你。」+ t' ~9 ]' x; v1 e* A
  「哦……那我不在你身边怎么办?」
8 X$ T$ \3 h' \  「老婆,要不今天我们来个电话做爱吧?」我开始故意挑逗起老婆。
& \8 V* T  h4 n0 z; \7 ?% L  U  「我才不要呢?」
* G& o% G' K( S) r- q4 T  「亲爱的,我不在家,你可不能红杏出墙哦!」
0 B2 [* J0 P: B. P3 ~  「你要是不早点回来,我就要。」
9 l! O0 T5 ~% Z& _, U  老婆靠不住啊,明明现在就在出墙,还骗我。我故意说:「你不会现在出墙8 J& |, u" T& `+ H% s* E% I; G9 f
吧?」8 a, }- g4 i: z8 f
  「才没有」,老婆突然间很坚定的回答,又仿佛有点慌乱,好像真被要捉奸4 H" Z" w6 w" ~  i$ A
在床的样子。" X& R$ n5 {9 ^; S" p7 e. r, y
  「老婆,我上个厕所,电话不要挂哦!」由不得她说什么,我突然不说话,
2 r$ J% x8 K( J" b9 c. r. S7 ?把电话紧紧贴在耳朵上,仔细听着那头的声响,一边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鸡巴已$ R4 h  D% n$ n6 q: [
经硬得不行了,想到老婆这会被别的男人操,还要一边接着电话,装着无事的样
; F  E  N& M; N# y子,我不由得有点发抖。电话那头这会开始传来粗粗的喘气声,这会老婆肯定强
# J; K0 V; s* f; \) H# F  w忍着被肉棒冲击所带来的快感,我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啊……」,电话那头又
/ |) H" s, G- d5 L7 s. H传来老婆实在忍不住传来的一声低沉的呻吟声。1 K& V- r' h+ _% q, m/ y4 ~
  「老婆,我来了。你怎么了?刚才听到你叫了一声。」/ L* ?/ K! C; m; V
  「没……没怎么啊。」
! J& r- \6 g3 t$ h& _6 j8 U; w" B  「我不在家要好几天,你可不能跟你公司的那个同事出去玩哦?要不然会出( e. k4 j# O5 x' N! k
事的。」6 {" d( y/ F6 R$ b* P: O- |
  「你不是不在乎吗?」6 a  j5 S1 p8 V4 P( f
  「在乎啊!说不在乎是骗你的。」
. L) ]; O6 \, {/ @: T, C$ U  「那要是已经晚了怎么办呢?」* O: r9 q; ?/ x2 s
  「你不会真的已经红杏出墙了吧?什么时候的事?」
1 U% s( S3 M5 y7 A! O- z  「瞧你紧张的,嗯……」老婆不由的又传来一声她已不自觉的呻吟,但很快
  |  c4 C% v2 _. I" a$ G- l" d# S又接着说:「我不会的!」( c% F* V% v. _+ X8 N, z
  「不会就好,要是你出墙了,我就把你卖去当妓女。」1 z- ?4 M% x. d# y
  「好啊,你一直都想我当的。好了,不跟你说了,我想睡觉了。」
/ i8 ]. ^+ h  t3 \# j  我知道她再也装不下去了,她急着挂我电话,是想享受别的男人的奸淫了。
) }: n0 O, v" Y$ v. B7 S我说:「等一下」,我得在挂断电话之前,意淫着老婆手淫完。3 `0 A6 a# ]! N, e5 ?1 G3 @
  「还要干什么啊?」
# d( ?3 ^! D3 v6 N7 s7 N  「老婆,我爱你,晚安!」, ^' u1 O5 p7 T/ }  _: Q/ e( ^) Z7 J9 K
  「老公,我也爱你,晚安!」: P; A2 j) W; O- d2 o  `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真正的出差了。想必接下来的几天,老婆的男朋友会
, ~5 G' ]2 I4 q; X伺候好她。我开始计划着下一步,要让她把跟这个男人做爱的过程和感觉说出来。
; J, _' b- h) g/ K/ _9 {5 ]8 B  第五章:让老婆更幸福出差回来后,晚上回到家里,老婆乖乖的在家等着我。
) Y# L" B4 Z/ f9 {- x0 ?  O1 z一见老婆,我急不可奈的抱着她,一番云雨,一边操着她,一边享受她的粗口:$ C; ?) U! X; P5 E4 ^; j
「老公,狠狠的操我!」、「啊……哦……」、「我是你的荡妇。」我一把将她$ Q! N" `& y4 L' v
翻了过去,用着她最享受的姿势,然后说「你当我的母狗,翻过来,让我从后面# Q  T1 r+ S+ |
操你。」,「嗯,我就是你的母狗,让你这个公狗操!」,就是这个姿势,我怎
! U7 A% n& E4 J  |7 \0 _么说,老婆就会怎么应,让她在快感中变得更淫荡,让她感觉到自己只有变成得, `% ^6 M9 a3 d3 }4 j6 v+ F2 i9 D/ p
淫荡才能享受更强的刺激和快感。
4 c9 C6 s' V/ J# B9 q( ^/ B  「老婆,你想不想让别的男人操?」  ^" n- z8 R3 L1 Y1 [
  「嗯……,我想,我想让别人操!」
1 y* f' n& E7 J3 m4 s' j) }% _  「那你有没有被别人操过?」
9 P. g, w% o$ V" u* J( `; X1 x1 W  老婆突然间有点迟疑,这时我最深入的抽插了一下,强烈的刺激让她没时间
0 @$ ?; \7 y4 a4 G. D迟疑,同时追着问:「你有没有被别人操过?」" z) n3 ?( Q/ z* k
  「有,我经常被别人操!」! x5 O, g8 D/ f; I# }# i: l2 f
  「被谁操过?」# s/ Q$ Z* l, I, J% s3 r
  「很多,很多人都操过我!」
9 _! k& G. ], s/ p, j/ x  「你这个婊子,说,到底被谁操过!」我一边说着,一边连续几次抽插,我* }5 W8 [. Z. b
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老婆也感觉到我快要射了,她在这个关键时刻,为了让我
0 L% w+ \0 h. l' `- h' R. p3 [! P更刺激,她会非常主动的配合我。
5 I, F! U2 E/ U  n  「被我同事操过」
2 j) M" y2 E9 P- q+ P  我知道这个是真的,老婆也感觉说出真话有点不妥,又补充说:「还补我同* J2 H+ n) O; w; M: {
学操过。」
1 u. R: |7 ?' S/ c7 w9 \  「我出差的时候,你是不是被你同事操了?」4 W& F. x9 v+ s# ?) ?2 p0 g
  「啊……,我操死你,我要你,我出差的时候,你是不是被你同事操了?」8 k: I! E& z: l1 Z: f
我兴奋的重复着。
* t) C" C$ Z1 h: l  「我就被同事操了,她的鸡巴很大,操得我爽死了。」
4 W% a* r" K: W6 c  「啊……,啊……」在老婆说着这种极其淫秽的话中,我射了。6 N: V9 @4 Z; F+ c
  「天啊,我要死了。」与此同时,老婆也高潮了。
! S; O* a% X3 y5 i  两人大战一番,瘫倒在床上。# |7 p  Q: l. U! G7 Y
  「老婆,爽吗?」0 Y- f5 u) d0 z
  「嗯!」
7 ]: V; {! ]! e# ^  「我感觉今天特别刺激,特别爽!你呢?」我问老婆。, B" G* E$ J( }4 r! A
  「嗯!」% I- \) l, z; m: r
  「我听到你说被别人操了,我就突然射了!」9 J# o( e: h3 u
  「你就是变态!」
  G* F# T4 l7 m! h! g- u  我一把搂过老婆,抱在怀里。问到:「老婆,你是不是真得被别人操了啊?」% N4 ?0 F2 V% Q2 F- |
  老婆迟疑了一下:「那你介意吗?」
4 C+ O7 z% u7 |3 V  「你真得被操了啊?」我明知故问的追问着。
0 q. d$ l; t6 u; y) a+ ~0 h  「嗯」,老婆停顿了一下,然后选择向我坦白,「你真得不介意?」8 X6 \! v- V. U. I, L
  「老婆,没事的,不过有个前提,你必须爱我,不可以移情别恋。」
3 m; z; d* r/ s  h+ p4 e+ F: i; b  老婆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而且从我的答案中,她能感觉到我是爱她的,并) |1 ~5 y/ a$ G3 @6 {0 A1 C
不因为她跟别人发生关系。这时她才真正明白我是把性和感情分离的。" o* Y3 g: C; d
  「老公,我爱你。」
0 `: ^2 |7 a: q$ X3 f3 T  「老公,我跟他在外面开过房间。」3 X/ L: s, m- L* S' P6 a
  「好了,老婆!那你当时怎么想的呀?」& U, X2 M7 H# ]5 h/ L' Y9 `
  「我很矛盾,也很害怕,怕你知道。」
6 h3 Q8 I- s: R6 B7 e  「那你还要这么做?」我故做严肃的问道。% Q9 ~2 [6 p% Y) I9 a) u
  老婆看到我的表情,突然很紧张地说:「你生气了?」! Y; t* d/ B9 ~  f+ b8 l
  「没有,逗你玩的,不过你既然害怕,为什么要是做了呢?」我换了口声问
3 J, F7 P, w! j, W4 C1 J% g0 n$ [, o到。$ [2 X5 I! r; Q3 X& v- B
  老婆似乎得到鼓励,接着说:「我是害怕,不过你之前又说你不介意,但我
: y$ Z6 [, f+ P" J$ U又怕你还是真的介意,也怕你不介意。总之很矛盾。」
6 a* ?: B7 `1 f: a# F& p  「反正你不能动真感情!」! C$ A& j4 A7 `0 ^. L
  「不会的,我只是玩玩。我保证!」9 z% W* ~) D! v
  「那你之后还要玩啊?」
! B+ ^- R4 P/ K0 R  「如果你肯的话……」老婆故意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如果你不同意,我
, O8 K6 E0 D, E- C3 A) g# j就再不也玩了。」
) C( S; R! S! H4 Q3 \9 Q: w$ c# J9 O7 o  「只要你不动真感情,我就肯。不过,你之前那么排斥,怎么就接受呢?」
( K- j1 }- _6 S% ?  c  老婆说:「还不是你啦,天天给我灌输乱七八糟的东西。」
! H0 r" {. R- a) u  「呵呵,那你觉得我在害你了?」我故意问道。0 \6 c! w) j( n: Q. V1 I( v. L
  「然后,我那个同事又天天追我,好像又有谈恋爱的感觉,然后就……,如
* {$ l5 G( v9 W8 n; B, F  l果你不给我灌输那些东西,我肯定不会的。」
9 E$ R: k$ ~0 a: G, g. p  「那你现在享受这种感觉吗?」
0 P: X0 C$ [& ^* i' m  「还行吧!」
6 x9 u# t; K  @  V+ O9 u! u: [" k  「那你跟他做过几次了?」
& N" B8 k% _7 e" L* h; q  「5 次!」
1 `9 a# \+ s7 r/ Q) @, x  「都5 次了啊?你这个骚货!」我调侃着。
0 T& s3 J( T4 W  \, J$ G  「你不是喜欢我当骚货吗?」
6 T% X  Y0 I; l  |7 D5 X  「是啦,当越骚,我越喜欢,我越爱你。那你跟他做爱有什么感觉啊?」7 r" y$ r' U( ^2 y6 h
  「很刺激!」& x* w+ f; v. n- c3 u6 b" K8 C
  「比跟我做,还刺激啊?」
. u0 i3 i  k/ c; ^! {3 t$ W) t  「不一样啦」
8 n. j' c1 @0 o6 `6 |  「是不是跟老公之外的男人做爱感觉很刺激啊?」" k7 I: Y7 E  |/ k# h
  「不一样的感觉」
& B6 L  @  l  ^$ h  @- U* U  「那你被他操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骚啊?」
9 ^- g5 O$ ~' e3 d7 M0 Y9 R  「不是!我有点害怕,也有点放不开,跟有跟你这么放得开。」
" M' j5 q0 ], Z8 I/ w  b; {  一边跟老婆说着,我感觉下面又开始有反应了。我抓过老婆的手,把手放在
7 n0 s4 e) [" T6 D9 L: H% J# B鸡巴上。
. @& I  I$ W# j! F4 O4 V  }  老婆说:「你又反应了啊?」
& Z+ ^: A: o, r7 r6 c  m' v1 X  「听着你这么骚,我很兴奋嘛。」5 ]4 z0 Z# ~3 n+ E0 z1 ^7 G2 f
  「我还要你操我」,老婆毫不心痛的对我说着。
( r- N6 p& w3 n% g! [! s. G  我说「那得辛苦你帮我吹一下。」
, s7 N, p) G2 Y) f9 z( B  Q) D  「不行,又没洗!」5 k1 ]2 d& K' K! ~" g  T- a" f( V7 M
  「我这么爱你,而且刚操过你,上面也只是你的淫水,你自己尝尝自己的淫) \/ e: M% x0 r& j& W+ F7 e
水。」4 A( n4 e1 N  P- h
  「不要!」3 H, S& Y! F+ w3 d6 i3 A- x. k& `
  不由她说,我先调了个头,帮老婆舔起来,不一会,老婆就呻呤起来,此时,9 i- W! n! I8 e6 e4 Y
正是69姿势,我的鸡巴半勃起状态在老婆的嘴边,我说:「老婆,做我最爱的荡* x7 R- J3 O, r! K5 c& t6 V
妇,你这个时候就要含住粘满你自己淫水的大肉棒。」老婆在我的鼓励之下,她
3 f# a& m6 Y8 N抽搐了一下,然后一把含住了我的鸡巴。互相口交了一会,老婆的淫水已经粘了
, v3 V2 I' G; }/ j我满嘴,然后我回过头,吻起老婆,她的淫水与彼此的唾液在我们两嘴之间传递2 j4 F* l, ?0 n$ T! T
着。) f& r# Y% ]# Y! i0 B
  我轻问道:「老婆,喜欢淫荡的感觉吗?」9 j/ g# X7 O( b7 u. u$ l5 x
  「喜欢!老公,快操我!」4 d5 j+ A5 C% D
  「你打个电话,让你同事来操你吧。」
; r# \5 d* X5 }: U  「不要,我要你!」, A" ?3 R6 Y  g) w
  「他操你舒服,还是我操你舒服啊?」
" B- q8 G' n$ Q4 z# z9 N  「当然被你操更舒服了」
! j- m6 x$ ~4 f# |# ]; h' ~  「为什么?」
* b0 s. M* V7 a/ d! k! K; G  「因为你总让我说淫荡的话。」
. B3 O8 H# J- f9 P2 p7 Q  「那你也可以跟别人说淫荡的话啊!」5 Q/ G" E, l2 l
  「我说不出来!」
* d( A, |. h6 [6 o' Y  「不是你说不出来,是因为那个男人不会引导你说。」
  O; ~3 C! x: N- Y  「可能是吧。」
9 u( u, n: [. z  i# `  「老婆,越来越爱你,你越淫荡,我越爱你。」
9 A  I4 U: M4 a( _4 b% O  「好,我就淫荡给你看!老公,快点进来,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来操我的骚B 」" I6 h5 B% S. `! h
  「不要,我不操被别的鸡巴操过的骚B 」$ e7 J! U+ }. E  {
  「快点嘛,老公,我受不了。快点!」, x$ s; {+ u# J& [
  「那我出差那天晚上,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是不是正在被别人操?」# J4 a: [7 G' l' J+ a% h
  「嗯!害得我电话都说不好,你坏死了。」
$ g: j- ^- b; |  v: b  「好吧,看在你老实坦白的份的,我就操你一下。」# u( c: |' x7 Y: F: s5 L- l. l0 Q
  我把老婆的屁股撅起来,用老汉摊车的姿势操着她。「啊……老公……,我2 v. ]5 U0 O0 ^$ [
爱你……老公,用力操我,操烂我的骚B 」老婆边呻吟,边叫着。+ j( F7 w$ e- g% ^! g7 G
  「那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一边被别人操是什么感觉啊?」
2 j( G6 b% e; U4 }6 B2 ~  「很刺激,是我跟他做爱最刺激的一次。」
4 [5 x- C4 |0 v" J2 ~  「那好,下次你再跟被他操的时候,你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听你呻吟。」" ~# ?3 ^9 N- O
  「嗯!我让你听着我被别人操。」
: x& B+ Y7 E7 I  「不够,我还要看别人操我老婆。」- q: b, S0 X( x- n/ V
  「好,我让别人操给你看」
: w4 s. S, `' d( w  Q. B2 a  一边说着,老婆越来越兴奋,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o$ q" m1 [' N  t$ W3 l  Z
  「老婆,你要不做最淫荡的女人」! ^' ?, n! E0 v" c  {; l
  「要,我要你最淫荡的女人。」
5 G; N  a3 ?. @) g" k. j  「好,那我要你射在你嘴你,还在操你的肛门,你同意不同意」" B7 k# a3 M+ i9 v2 q2 H% l
  「同意,你怎么样都可以」
1 w* g4 C/ I% \! X4 {  「乖老婆,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嘴里……快!」
1 |. D% r7 U) ^* B+ }" Y- \8 \  说话间,我拔出鸡巴,将老婆翻过来,正准备往她嘴射时,她慌忙的躲了过- M  K7 {: v" h. w+ Q/ V. b! ^4 F' M
去,说「不行!」,我忍不住,就射在了她脸上。
( }8 ~/ }# O9 N. s2 ~3 y  R7 ~) R  「你个骗子!」我说道:「你骗我!」- A/ U, q7 E/ `4 G- U* E
  「射在嘴里怎么可以?」1 {. _! W% D. u( m
  「那你刚才又说好的。」
1 L% C# B- w! K- n5 p  「不行,我才不要呢。」* e4 o3 E. G0 H  m
  「好,总有一天,我要射在你嘴里,然后你再吞下去。」
5 T2 x* `0 n0 P/ R1 g- u( v" G  「恶心死了。老公,我还没到!」: @0 M& }6 W2 p# ~* L
  「要不,我再辛苦一下,我把你舔到高潮如何?」
; }( n( V6 C4 H% j* L  「好,你来舔!」
, [! _# Q& a- y! \  在我一番舔弄之下,老婆迎来了又一轮高潮。% t) a4 `) u$ S4 Q# C, u
  第六章:老婆和情人中国人的性知识启蒙都来源来黄片的教育,这句话总有
8 a- E9 t. ]+ E' H, s80% 的正确吧。但女人一开始对黄片是排斥,她们受不了那种重口味,虽然老婆1 a2 o2 P2 M& o( `+ P) W, l
的淫荡指数已达60%.个人对淫荡指数有如下定义:10% :这种女人基本是初经性
- C# S& A  U4 f5 p事或未启蒙的女人,男人与这种女人做爱,根本不是享受,只是受罪,除非有处- f/ ?, M0 _6 T/ w( B/ s' |* h
女癖的;
) |3 a: x0 Y8 l* t1 W% w  20% :这种女人仅将性事当成老婆的职责,一般就是死鱼状,根本不会配合) l- F% l" N" i8 L* R
男人,自己也从未享受过什么叫高潮;
/ d7 w. S1 c  E  ]2 }  30% :这种女人在夫妻性生活中,偶尔有主动表现,也有性生理需求,但基- Q! d- I5 K* X3 y; r
本无性技巧,除在被强奸之外,基本不会与老公之外的男人发生性关系;; S) j3 f/ l7 O7 Y& t
  40% :这种女人有较强的性需求,性生活中能主动表现,并且能享受性爱带$ Q' X/ C# b$ s- R) y
来的快感,至少有多个男人以上的性经历;# a. C  H" o: _% f7 }# f, L
  50% :这种女人有和谐的性生活,且质量较高,懂得主动追求性。性知识与
/ Q& `% v7 p3 `* E) ~# p性技巧基本掌握,同时外遇可能上至少70% 以上;
6 M+ t0 A* m8 ^  60% :这种女人达到在床上是淫妇的标准,在夫妻性生活中,除一些非常规
" L" Y0 c6 V$ Q2 G- e性方式不能接受外,其他一般都不会排斥,外遇可能性已达100%,传统性意识较1 M  d" a( p1 }* ^+ `. u  n# D
淡簿;/ N5 Y' d0 U' P/ v5 [
  70% :这种女人能充分带给男人性快感,男人一旦经历这种女人,必然记忆! L2 ?' M0 R. u2 r" m! v" H
一辈子,其必有惊人表现让我记忆犹新,基本上没有传统的性意识,基本上可以- l, l6 I3 E2 A! w5 C( P
接触两人性爱中的各种方式,并且有较强的技巧性;
+ \* w% H7 t% G7 |7 F  80% :这种女人如按传统标准来说,已达到人见人骂的荡妇级别,性生活随
, \6 w. J. C; W! X! Z意化,接触多P 性爱;2 {% R' j( ]5 S
  90% :这种女人伤风败俗程度已达可以拉出来枪毙的程度,可以接受任何性
3 j, D( l8 a' T9 v爱方式;8 l4 E: v% \- k7 h, Q
  100%:对于这种女来说,常规及非常规性方式已不能满足其性欲,常常需要1 Y  O- P8 w0 h
一些极端性方式来刺激才能满足。
' M! i3 \+ B' y+ h* X/ T! f" T! k. e  言归正传,老婆淫荡指标的提升还需要继续,我的理想是让她达到90% 状态,/ [3 \7 C& T# u8 r) q
偶尔来一些极端性方式调剂一下。当然,对于本文章最终结局,老婆必然是一个
  m8 J8 R' [% j: }& Q: @* t100%荡妇。2 O& ]9 V$ }2 }' m1 A9 \& s; n, d" Y
  近来想通过一些黄片、日本AV来提升老婆的淫荡程度。于是,开始收集一些
( M+ _7 t! Q& }: {. n$ R; w, A& P适合这个阶段给老婆看的片子,至于成人小说方面嘛,可以提升到夫妻交换系列- M' }6 |9 b! x; }# E
的。(这个以后再说)
% ^' n9 S2 i7 @9 O( g6 J5 g6 e  老婆近来跟他那个同事关系有点疏远,她说这个同事在性事中技巧与调剂能1 N7 V7 b6 c2 N, z
力都不行。所以老婆征求我的意见,说她想换个性伙伴,我说没意思,不过我有; l7 H, W  L& W
一个条件,就是她新的性伙伴之间的第一次做爱,必须让我电话偷听。方式是他% |9 v) H2 x& k2 @- B+ A
们做爱前老婆得偷偷拔通我的电话,然后让我偷听全过程。当然,为了让这个过
/ ^$ m* q5 Y- o/ Y6 Q& }* D. X程更加淫乱,我得先加强老婆的淫荡指数。不过现在所有调教可以直截了当的跟9 ]2 \7 h/ A* |" C1 d
老婆说了,不用再向以前那种通过渗透的方式进行。2 ]# ?" z: d% ?& ?2 c6 Z- F- r
  「老婆,你知道你潜力无限吗?」
2 x! S. a( P' ]5 X  「什么潜力无限?」
5 Y9 g, A( U" D5 Q; Z0 W  「你淫荡的潜力无限啊!」4 j  {" B  X! w0 {8 A+ p6 e2 Y
  「我还不够淫荡啊?」
; b8 C4 N/ w3 c1 r1 L3 d4 J! z/ Q  「够与不够,你自己评一评罗」
  e  z6 K" N1 W, M. t  「怎么评啊?」2 X( I7 B; X# I* |! b* a
  「这样吧,让你看个片子,然后自己判断。」! x8 c; }9 \) m
  「什么片子啊?」
" A+ i) M- D% v, i  「就是你以前不想看的黄片啊。」
/ \. o0 H: x' g; r+ O8 }  h  「我不看!」老婆依然第一反应拒绝了。8 E$ E$ M* ~) J
  「你知道『武滕兰』吗?」我问道。% |* m) H: T* w
  「不知道」
/ z4 ]$ X$ V- s! n& I7 E$ C% G  「网络上说『为人不识武滕兰,看尽A 片也枉然』,你不想见识一下啊?」
- M% r5 i1 E$ }" d  「那有什么好看的。」" u( {! f: H. r/ B+ W# D
  我由不得老婆说,把她拉到电脑上,坐在我腿上,然后看放起武滕兰的AV片,
7 u7 l1 H$ [4 B5 F8 ]看过日AV的都知道,一般套路就是自慰、颜射、3P、极端特写阴部之类的,虽然
% O/ j3 r' Z4 w) j: Y老婆以前也看过些,但总是随意而过,或者看不下去而中断。但这回在我半强制
" ^3 B+ v0 A3 k1 U8 ^6 q情况下,老婆认真看完成一片,看过后,老婆依然反感的说,很恶心,这么漂亮/ c" S; c* N; Z% [: ~' w& w9 J/ Q
的女人,为什么要拍这样的片子啊。我又给了她一番理论:其中性的方式总是在
% T0 w. t0 K# ^5 i4 |7 {. C( r不断的发展中,当人们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的时候,以往的娱乐方式也跟着不能* V! Y  e2 s4 ~; d, h) r
满足人们的需求,就像你以前只知道做爱就是活塞运动,但后来,你也会主动配9 D" G' ]( s' \( B9 j
合,享受性快感,再后来,你原先不能接受的口交,到现在每次做爱口交是必不
3 C' x2 H/ [0 S- B可以的,如果现在不口交,你会觉得缺了点什么。那好,现在日本、美国等,他
; v! g) k8 f! y, B9 Q+ K/ J  }们的经济水平要远高于中国,他在中国当前水平的时候,可能也只是满足于我们+ O6 K9 ?; {2 A  }: S
现在的性方式状态,所以我觉得过些年,中国也像现在AV片中演的一样。你相不4 C* `  a, G0 a% E
相信?
- A8 v! }- {7 q# k1 ]  F8 p5 e  老婆结合着自己的经历,似乎由不得她不相信。这之后,老婆在AV和欧美黄
$ p/ U7 J* q* {) A8 l# T' q片的薰陶之下,开始70% 迈进。第一次吞精时,反胃了一会,发誓再也不要了。1 D. F" {+ [  J0 I* A
可是后来还是慢慢习惯了,当然了,其实我并不喜欢吞精什么的,只不过这是作- L" x8 X- a  _) j
为了一个荡妇必须具备的。家里的性器也越来越多,在手动与电动的玩弄之下,
3 J+ j5 ^0 D% B4 N老婆已经是极尽淫荡之能事。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显示出其性感、风骚。
$ d& a& d# W+ L, m4 E( O7 I4 U  老婆的第二个情人是她的一个客户,40岁左右,看上去干干净净的。那天,
! R# |; @4 U/ a, z; p/ Z1 U. T我正在上班,突然电话响起来,传来老婆的声音:「老公,我现在在见客户,中/ X* }& s% x/ D+ c
午你不用等我吃饭了。」+ t9 v0 S& U" I2 Z
  我还没有反映过来,老婆接着说:「我们之前说好的事,我没有忘哦。」" h6 D) B% W8 o7 K" e" I: s
  我说:「什么事啊?」
( ]& l, e2 ]! h  「就是上次我公司的那个同事走了之后,你不是让我通知你吗?」% S  d% f% w2 z" x5 n
  我突然想起了,老婆说得话,不明前因后果的,还真听不明白。我连忙说:
- k  C4 ~) i2 H) G. s「现在是上午啊,正在上班啊。」
' {0 i; s# q. b7 F% {- O  「那我不管,反正我现在见客户。随你的便,要不然就挂了?」
7 m. M, _6 s* v: K6 f( f  我在这头说:「那行,你不用挂,我欣赏一下你偷情的声音,如果不好听,2 u( i& S' b' G4 H( G( |& ^
看我晚上回去如何收拾你。」
' S8 l. F# o( l# K) l- H4 y  「那好,就这样了!」老婆说完,把电话放在枕头边,我找了个安静点的地8 y$ k/ c) w" v  ~6 `
方。不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宝贝,想死我了。」( ^; L1 _2 n5 \' U4 j  L( h
  「想我什么啊?」这是老婆的声音。* l! u' k8 a# f6 V8 f5 s
  「想你的风骚劲啊,一想到就来劲。」
9 j% l- M, F5 B& ]  听到这儿,好像他们不是第一次啊。后来老婆解释说,这是第3 次,第一次8 i3 W0 Z0 w' R' m: }* ^3 s
的时候,她觉得时机不太好,怕表演不好。看来这老婆越来越上道了。
) i0 o  Q0 ~3 B/ ~  「你来劲了,有没有狠狠操你老婆呢?」
# O& c  H, O1 f  x6 H  「我老婆无趣得很,像死鱼一般。还是你好,快点,我等不及了。」那男人5 ^& u: ?, L1 u
猴急的催着。, x: |6 ~2 T7 `
  紧接着一阵脱衣的嗦嗦之声后,传来老婆的咯咯笑声:「我的肉棒这么快就1 C& d. U( o2 I, Q
进入了战斗状态啊?」
! o' g! Z( V( S5 Z8 D9 Q( |  「太想你了呗,宝贝,要不你亲亲他。」
1 O1 q) \4 B+ Q( E8 c! \( [# J  「好,上来一点!」
' K* I; y$ Y$ j2 p3 f  电话里头来很清晰的吸啜鸡巴的声音,看来老婆说上来一点是让他靠近电话,% W8 p5 O. w" z+ T6 E/ v* {
让我听得明白。
6 {0 O0 q; [* u. T  }! l/ T  「啊!」那男人一声呻吟。% e+ }) t5 v5 ]
  「舒服吗?」老婆娇声的问道。
4 u0 C+ M9 ^' a+ y  z5 X  「宝贝,你真厉害,有你这样的老婆,真是太幸福了。」
1 r: \$ {; A& C+ I; Y0 g  「那我就当你老婆吧。」老婆继续撤着娇。
! j  E7 x6 C5 N2 ?; O- j  「嗯,老婆,你就是我老婆!」; P7 u9 b" g9 x# Y6 k
  「老公,人家也要你舔我妹妹」" F7 v- V6 `1 R/ [) x" l: C0 r
  「好,老婆,我帮你舔」
7 s3 |4 ^( }' l% L9 A  估计他们这会也来了69式。
5 w9 x9 O# m  N5 w% s0 n  「老公,等会大肉棒要插到你老婆的骚B 里了,你刺激不刺激啊?」# O, v6 o" ^- v0 G) j  w0 F- P, s# B& g
  老婆这句话,明摆着是说给我听,我突然一颤,想着别人的大肉棒要插到老% ~% @$ g( r0 e# `
婆的骚B 里,真得很刺激。
  e, |4 I6 @- t  「当然刺激,我的肉棒大还是你老公的大的?」那个男人接话道。  _7 z& O7 ?. Q5 Q  w
  「当然是你的大了,你插进来,撑得我胀胀的。」老婆也不怕我伤心,就这$ l. O+ c, E* E/ S5 y7 t; o
样迎合着别人。
: B. B5 a" O' }' |  「老婆,我受不了了,我要操你。」& s1 N$ j% K6 U( Z# H
  「不要,你还没有舔舒服我呢,我老公舔得我可舒服了。」9 q- u6 N  O' C* ~+ ?
  「那要不然我操你,然后让你老公舔你。」那你一定舒服死了。7 l3 z, \2 z9 L% L4 K
  「那我不是同时被你们两个人操啊?」
7 o$ \. N- X5 Y3 P4 @' J/ t  「那你想不想同时被两个人操呢?」看来这个男人倒是也想来个3P玩玩的样5 k% c9 E2 A7 p* e, T
子。% b5 w9 D4 {" T% B# `
  「好啊,那你还要叫谁来操我啊?」老婆应承着。% H! X$ N: v5 Y! p+ ~2 k
  「就让你老公跟我吧。」. x- `( [( A0 {7 j$ N) @  I
  「那我不是被我老公打死。」老婆说道。
5 B) \* {1 m4 s' i$ f) B; W% c  「你怕你老公打死你,你还敢偷情啊?」那男人说「还不是你勾引我,人家7 P# J* p7 |! v: e. n0 H5 ?
良家妇女,你干嘛勾引人家嘛?」- `+ N, g9 v5 p5 d
  「你还是良家妇女啊?你这么骚。」
/ q$ s5 y( n6 Z; u. J$ G! [  「老公,你喜欢你老婆骚吗?」这句话明显又是说给我听,我开始有点欲火% }* b* z9 \. B2 [' a$ n
浑身了。
" U* Y% ]6 J9 N) k; _4 O  「喜欢!我要操你了。」那男人一边说一边插入了我老婆的骚B.「啊!老公,7 T: i5 ]+ r7 g0 i2 P$ `( T5 t
你老婆被操了。」
5 v- ]0 j7 c7 p' W) J) O  亲爱的老婆,你就是这样挑逗亲老公的吗?我开始有点不能自禁。5 ]7 K6 v0 z) h
  「又不是被别人操,是被我操,我就要操,操,操死你。」5 |% y! j# [0 u9 Y
  「好,用力操,加油操,老公,快操我,我要你操。」
0 a3 V; c9 }1 X2 u% G/ Q! p+ c  一阵淫言乱语,一对狗男女就这样互相奸淫着。不一会儿,那男人快不行了,+ i' B% n6 o3 i1 g
急促着叫着「老婆,骚货,我要操死你,射在你身体里,射在你子宫里,让我给
; i$ Z- Q" A" Y5 d我生孩子。」% {* r- S( V' [) B) J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射在我嘴里好吗?」从老婆的语气中,我可以听出
! t5 I9 e- f( E8 g% s老婆并不是十分投入,她更多是了为表演给我听。) `4 R2 ]  s+ a2 h4 X
  「好,我射在你嘴里,快,快。」
( _! `4 n+ o. e0 J7 z  这时老婆估计直接迎了上去,「啊,太爽了!让我看看,张开嘴。」, A4 j: Z5 B8 O2 Y" N9 Y
  「老公,你看精液在我嘴里。」老婆嘟哝着叫着。这时候的老婆嘴着含着别; n" t' c; J: }: x
的精液。
# \+ r- J3 p, J0 e7 [  「吞下去吧,能美容的。」那男人淫邪的说道:「要一滴不剩哦。」
9 E+ F4 z2 H/ H8 p( e0 {  「你检查一下,看还有没有。」老婆乖巧的问道,接着又说:「老公,你看,
( w2 g& ?0 p* I& I我吞了精液。」2 I+ E$ l$ ]9 R% O3 n/ |) Y' v
  又是说给我听。+ ^4 \/ V' D. M
  「老婆,等会我还要。」那男人贪得无厌的说。" ~" g1 E" G4 f* F# M' l$ x, a/ o
  「你还要?我都没有爽,你只顾自己爽!」' I$ ?# {% T' ~7 K5 X
  「对不起,等会我一定让你爽死。」男人总以自己很厉害的样子。6 `1 _5 j' K0 ]/ ~) l& G% K, t
  电话声音突然没有了,好像被挂断了。我正不知状况间,收到一条老婆发来
( x& Y3 w% }' W: p的短信:「亲爱的,刚才我被别人操,很刺激么?半小时后,你打我电话,我要
9 K5 [! d8 B4 u2 p% q边和你通话,别做爱。另外,记住我们的暗号:公狗老公操我」,半小时老婆又
4 z7 I5 O6 i% m: }, i5 ~+ @要被操了,现在她性欲也是越来越强了。不过我有点纳闷暗号是怎么回事。一边
2 w$ e, u) E! c2 f2 b+ [. B9 h想着老婆的风骚劲,想到从一个淑女被成欲女的老婆,花了我多少心血,现在却
% V2 P$ }0 K& j/ H给别人享受者,我的大鸡巴不由的颤抖了两下。迎面走过来我的同事张艳,朝我7 Y" ^# h1 I# H
打了个招呼:「谢总,您好!」,我的思绪突然被打断,回了句「您好!」看着& e$ S2 d  @* s( G% U9 w9 F& a' |: R$ O
张艳从身边走过,她20出头,刚到公司一个星期,身材1.6 米左右,苗条的身材,
  V# I3 V: ^; v1 b  p" V面容娇好,不过胸有点小,平时说话总带着拖长的尾音。小姑娘有小姑娘的味道,5 S; y& f6 T0 i# u
青春是她们最好的资本。我心里想着,有机会得把她给上了,当一个女请你操她
" B. {% v# ^( G0 v+ k3 Y' S0 O4 O的时候,你会觉得她特别贱,而你又特别有成就感,穿着衣服和脱了衣服的迥然8 X: p7 o* \9 V* \4 B
不同,会让你不由的兴奋起来。其实有时调教女人的过程远比射精要有快感。# k9 a" \! v  O- D3 D
  意淫的时候总是过得很快,半小时后,我准时又急不可奈的拔通了老婆的电5 A, j! l0 A4 a6 q
话,等着老婆又发话:「喂,老公,找我什么事啊?」老婆主动问着「老婆,你
0 J# @8 ~: j; @# H1 v! ]又开始被操?」7 T7 n! s. Y' o- X+ l) W" }, f
  「嗯!」( L7 |0 x  G+ N+ @
  「我刚才听到你说着那么淫荡的话,很兴奋呀!我爱死你了,老婆。」我无
, R" g; O: M& E1 [4 w5 W3 h耻的说。
/ E1 g7 V/ L7 E" n0 }! J3 X  「我现在……在忙呢!」老婆即要对上我的话,又要不让那个男人知道,看
* K4 Z+ Y$ U0 q$ G8 m  X3 k来还是有点难度的。
7 @! b; I  V# c7 m: o  我说:「忙着被别人操啊,你不怕我吃醋啊?」- E( m0 W2 J! J! \: O* w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 A! L! b; W, e2 b: I
  「你一边被操,一边跟我打电话,是不是特别兴奋啊?」+ l. Q! V3 ?0 q7 P
  「嗯……嗯……」老婆这算是一边回答我,一边呻吟着。
4 w3 f- `0 f! a$ e6 u2 x5 m9 ~  突然我听到很微弱传一个声音:「告诉你老公,说『我很乖!』」
$ I2 g1 }0 V) x& s5 P1 x: W: V  `/ g  「老公,我很乖的」,老婆毫无顾及的说着。" {$ Y9 e) ^' I6 s! d
  「我操,你正在被别人操,还跟我说你很乖。老婆,你知道吗?我现在大鸡
6 `3 S! F" T% j, r巴胀得很难受,我又在上班,还没办法手淫,被你害苦了。」
0 Y2 c2 _) k8 m# o2 @' k5 ?- t  「那没办法,是你自己喜欢的。好了,老公,我先挂了。」老婆说。% z  U7 w# @% R6 V' C. |( ~
  「别挂!你仍然把手机放一边,亲爱的,你好好享受,如果这个男人没用,- c* D3 N6 {# Y8 Q1 x
改天你再换一下。」我连忙说完。9 \* q% [7 a* N$ k% x) ~9 }
  「嗯,那我挂了!」紧接着听到手机扔到床铺上的深闷声音。同时传来老婆
* f2 T7 \5 F7 x( l) J2 o8 X- i的肆无忌惮的呻吟声:「啊……,嗯……老公,用力操我!插烂我的骚B 」。. x# _2 M5 i, D1 H3 ~1 k
  「骚货,一边被我操,一边还跟老公通电话。」那个男人以为电话挂了,也
& k/ J+ ?4 X- v( L$ ?9 @开始疯狂起来。
4 Y, R6 s7 J/ ~+ I0 q( G7 s9 [" F  「我就是骚货,我就喜欢被你操,然后在老公面前装淑女。其实我就是个骚
7 I: k1 z( }8 x! ]9 H$ ^) @9 o/ e" H货,是个贱货。」1 y* u: Z4 n+ G( ~+ o, i
  「贱货,你知道吗?你刚才一边接电话一边被操时,你流了很多淫水,你看,) H' h8 e% V' U1 m, C, F
床单都被你弄湿了。」那个男人继续操着,继续骂着:「你老公要是知道你的骚, R8 T+ A# G, K% p; t2 G
B 里插着我的大鸡巴会怎么样啊?」. z# L; u& M, {+ Q; D
  「啊……啊……,亲爱的老公,你不要管他,我现在是你的。」老婆大声的
: t9 w# v7 K' |# I5 @, r叫着来刺激我。, L" `6 J! H, v' H6 s9 v
  「是我的什么啊?」男人追着问。7 v1 ^+ ?; l' C1 I, _
  「是你的老婆,我的骚B 是你的。我还要当你的母狗,好不好?」0 F2 B! t2 g: Y# K% n- c$ g
  「嗯,那我就把你当成母狗,贱母狗。」男人得寸进尺的说。
- z# N, n- c, _2 T/ z  d6 h  v6 [  「那我是你的母狗,你就是我的公狗」,老婆这时享受着贱贱着的感觉,仿
- y* V9 X* O7 E2 w佛这时自己越贱越兴奋。1 P/ e4 ]1 }" l# Z2 r; {& N# ^; q
  ……* p) t+ [" G8 L( u, ~- ]
  「公狗老公操我!公狗老公操我!」突然电话中传来特别大声的「公狗老公
1 Y( ?9 h! k% j. [, B1 A" N! ~操我!」,这是暗号!我突然明白了,聪明的老婆。我知道当老婆说「公狗老公
3 J: y( g" g5 T7 V8 g) z操我!」时,我可以在电话里说话:「老婆,你说『公狗老公操我』时,你就是! A7 n# |( ~  x% U4 ?" ^
在手机边上,你就可以听到我说话是不是?如果是,你就说声『我是母狗』」,
1 Y1 y6 G1 t1 ~6 Y0 m$ C我试探着说。; |3 R# x; Z, c' u+ H( M
  「我是母狗」,老婆回应了。& |+ u5 U7 o3 Q6 J: ]2 w' [
  「你就是母狗,你是所有男人的母狗!我要操死你。」那个男人的声音传了6 r0 _8 \, ]. Q+ {1 s% [
过来。6 s- j: y2 J  F  P4 e
  「公狗老公操我!」) u5 `% Y% X( b2 V. @8 v
  「老婆,我听到你这么发浪,我全身都在发抖。老婆,我要你停下来,不让! {% D# D: J, R
你被他操了。」我在电话这头说着。3 M7 U6 C) T& k: @
  「不要停,不要停,用力操我!」老婆唱着反调。5 r) j  J0 l# B) N$ @  F: E
  「贱货,你居然跟我唱反调。回头我找一群民工操死你!」我说。* M/ I9 z0 K& x) N  }" Y/ H. a# ^/ ^
  「老公,你一个人操我不够,我还要一群民工来操我。」老婆继续着。
+ S" t5 a8 m" x, I- i* B  「好,到时我把你扔到工地上,找一群发工干死你。」那个男人配合着。
1 Y0 e4 [, x8 W0 X1 X  实在有点受不了老婆如此的淫言浪语了。我突然想到:「老婆,你在哪里?
+ m/ [+ O, \- Z, n我现在要去找你。」. @- c6 g, ~6 \
  「老公,快操我,我要到了,我要上天了。」老婆突然反应增强:「老公,
. H' J2 u1 ]" V- n# J- a2 w; ^% H  u这是在哪儿?怎么这么舒服啊?,老公,我要晕了,这是在哪儿啊?」4 {- \" J3 ]9 U
  「在宾馆啊,我在宾馆操得你爽翻天。」那个男人不知就里的应着。
9 Z. |3 m3 b+ N. ]$ ^  「快,快,不要停!我喜欢在宾馆在你操得爽翻天,快告诉我,这是什么宾
) @7 x5 G+ {1 f: |. [! b馆,我要一辈子记住在这儿被你的操。」老婆真是太聪明,变着法子告诉我在什" o+ o" W" h  E
么地方。
* L% A- W! C0 \) x4 K  「在『红悦山庄』,你记住,这是『红悦山庄』,我在这里操你的。」那个
" Z/ ]! z! L( j$ @+ h& ^- r) F男人顺着就答出来了。
5 U8 X" o4 {" g$ f4 s* _) Z  「公狗老公操我!」老婆又在给我发暗号了。
- Y. J) o( ^- V. T2 U* e& E  「好,老婆,我知道了,你一会儿让那个男人离开,然后我到房间里操你。
; ]0 d: W% Z5 Q! T* v我50分钟后到。你提前结束,就提前给我电话,要不然我就闯进去捉你们这对奸
* h9 H5 ^; l. X( t" S- J夫淫妇。」
3 ~" c$ u. H5 W- A% Q  「嗯,快……快点!」不知道老婆这句是说给我还是那个男人的。
! e- N3 r) C+ A1 C: y$ p( \1 T* v  我挂断了电话,往「红悦山庄」赶。在我刚到山庄门口时,老婆电话打进来6 f+ l: f6 J" e7 u
了。
$ L! k2 r% E! U, S  「老公,到了吗?」3 n$ o& q9 ^9 d* N# y
  「刚到,那个男人走了?」9 w3 F6 b5 a) S9 t% Q0 t
  「嗯!」
3 r4 @$ e4 q- ]$ r3 m7 Z  「在哪个房间?」
/ ~5 J  w$ K8 p0 G/ E4 V7 U3 i  「803 」
8 C* Y8 W: b1 Y" _+ `  「好,我马上到!」9 B" S" o  s8 M* a  l  K0 ]3 ?
  当我到803 房间时,门没有锁死,我推门一看,床上一片零乱,老婆似乎被
8 o. h$ r: y' E操得有点疲劳的躺在床上。
. W9 g5 d! I; J" n( U# A$ u  「那个狗男人走了多久?」,我问道。
" f5 p, w2 R* [  n  「刚才10多分钟。」
' S! i1 [; R1 ?  [8 o1 W) J  「你被操了几次啊?」我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脱了衣服,扑到床上。
( T$ p4 R( D7 `) g6 R8 A6 S  「就两次,第一次没有到,第二次才到!」老婆有气无力的回答……4 G2 U1 Q& A$ W9 _# m$ T+ T+ v
  「不要,我不要!刚伺候完一个老公,又来一个老公,我怎么受得了啊。」- C& r+ d4 f  M4 a; i9 V! A
老婆故意逗着我说。# w/ _2 ~# i: _
  「你这个臭婊子,被别人操,还不让自己老公操了。」我一边说了一边掀开- N! `+ b, F' _0 F" t5 m% F+ s3 ?
了被单,老婆一丝不挂的,下体的阴毛粘乎却零乱,身上也是粘乎乎的,看来出( m, Y& K: W3 f. s! P# T& j
了不少汗。8 Z8 m; Z# n, U# b
  老婆一边指着自己的阴部一边说:「老公,你看,我这儿刚被别人的大鸡巴) f3 M4 m7 K* p
操过,你忍心再插进来啊?我都肿了,都不能走路了。」老婆故做可怜状。
# m7 ]! Q, W! X' U$ r- W/ l8 Z5 c  我伸手一摸,阴道口和内壁都是粘乎乎的,「老婆,你看我的鸡巴」,我说8 i, y$ S  [: y8 J! d
着把大鸡巴伸到老婆的面前,「胀得好难受啊。」
4 g8 z$ y) ]' T( O  「呀,老公,你今天好像特别大啊。都胀成这样啊?我亲一下。」老婆一边; A+ h: z' I2 N  ?
说一边含住了我的鸡巴。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c; n8 [* S5 D2 F; ~
  老婆口交了一会,把鸡巴吐了出来,喘了口气说:「老公,有你我最幸福!」
& I5 Z) W5 c& R* w! K' E; p3 |4 F! J; G  「因为我让你被别人操,所以你才幸福吧。」
0 X$ r0 b. x2 r3 m1 R! ]) b  「嗯,我老公让我真正享受了性爱,你看,我下面又湿了。」,老婆把我的
; i4 c" z7 N% L% r# W5 J4 L! y5 R手拖到了阴部,我一摸,真是湿漉漉的。我也急不可奈的插了进去。/ x) S: V: [% Q0 T% d
  「啊!」老婆一声呻吟。
7 i2 @6 y0 ], V3 l  _- M( T  可能因为受了太久太强烈的刺激,这一战,我很快就射了。老婆还调笑我一1 ^6 d( y" h9 H3 p! r5 H/ h
翻,没有她前一个「老公」厉害。过了一会儿,老婆突然又感觉到欲望没得到满( b! g4 D) ?% [1 W: ]
足。说:「老公,你帮我手淫吧。」为了再次满足老婆,我动用起中指,轻扰慢
( z( m0 e3 d; w3 t捏的在老婆的阴部游动。
- L2 q( v8 i  i& n1 z  「老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淫荡?」我问着。# w% e- r# Q  @* k9 x; e( E
  「不知道,你说我有多淫荡?」老婆反问到。
2 _& A2 q/ |- O+ @* c4 M3 R  「你现在已经达到人尽可夫的程度了,看来只要有一根鸡巴在你面前,你就# p" g$ M- O" j5 U
会不由自主的湿了一裤子。」, }  M$ B* j, E
  「真的啊?那你喜欢不喜欢?」老婆现在完全没有羞耻感,反而以为乐了。& j8 ?! v- U$ e5 L, s
  「嗯,喜欢!」( q& p- a; i$ f! b+ k" _. m0 K
  「我是不是骨子里头很淫荡啊?」
4 {/ S8 A5 w% L9 E+ S# o; R  「嗯,其实每个女人骨子里头都有淫荡的本性,只是不一定得到开发。」我
  C; Z  G1 t6 ^6 }! [7 T% T  Z4 b9 ]8 z已学究的说起来。
, e4 g+ b3 ]# _; G. H  「那我算是被你开发了。」老婆笑着说道。
2 u* v9 A) x3 K* ~3 U- I  「那被我开发了,你后悔吗?」
# u+ H6 d0 r: z5 u$ i  「不反悔,我还要你继续开发。」老婆调皮的说。
; g" v+ A( T* u4 @# [  「没办法了,你已经淫荡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没办法再开发了。」我故意9 D3 o$ P* ^: l
激将着说。( E3 l6 S* K/ m* K
  「那我现在比黄片里的那些女主角都更淫荡?」老婆开始比谁更淫荡了。
! c7 j* b. }+ x' X  「那不一样,片子里的是演戏,演得可以很淫荡,但她们并不一定真得很淫
+ v) D+ _( ]* B1 d1 G荡,而你现在是本性上的淫荡。」  A6 N. q) d' R# l
  「老公,我觉得自己很淫荡时,就很兴奋,而且每当这种淫荡表现在你面前
: R, w3 O4 S# S! E- ?$ K: u4 j3 C时,我就无比的刺激,可能我跟别的男人做爱时,我也说着一样的话,但总没有2 @3 T& K1 ^% T  C) Y9 O
在你面前说的时候刺激。这是为什么呢?」& N; h8 B6 \2 c0 L  K
  「这个我也说不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因为我是你爱的人,同时我也是
2 l- F  M* U8 p7 _/ v9 L% B, T爱你的人」,我不失时机的哄着老婆。$ h2 _& H/ M: ]4 {1 N
  「老公,你有没有操过别的女人啊?」老婆突然转移了话题。
) J$ j" A4 Q9 o7 \  我说:「这个重要吗?」
& }/ @8 _) |, q5 x. s  「不重要,我知道就算你操了别的女人,你也一样是最爱我的,不过我想知' A9 d, G2 |6 D. c2 ?: i
道你操过几个女人?」6 L8 l( h3 c" \0 j' L$ Q+ R9 Q
  「我操过15、6 个吧」,我知道现在说这个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了,要是换在
4 G; g; y/ `5 c* n8 D1 t# P& ]& [以前,那可是大事。7 L* H# L) O9 W! h
  「这么多啊?!不公平,我才被3 个男人操过,包括你。」老婆突然大声叫6 s' W5 j1 m, u- i, x- t! r& \
起来,一副不甘落后的样子。( |' e# g3 _9 Y; F+ M* z/ a, ~5 p
  「好,我帮你追上我,行了吧?」我说。7 _: N3 h3 a% R/ h
  「这还差不多!老公,你操别的女人时是什么样子啊?还有,别的女人被你, w7 g# f, x5 @- C% I6 k/ _
操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啊?」老婆不停追问着。4 p  c; O- r+ _% \: b# ^: _
  「你这么好奇啊?要不改天我当你的面操一个女人,表演给你看看。」我说
, u5 r6 w; |5 i0 |$ F: _, A到这里,我知道老婆的3P甚至多P 要开始了。
2 U# c! ^5 j8 b  「嗯,那你找一个人来,操给我看!」老婆来了兴致。
' G- Z+ R/ n# U2 P1 @  「那不行!」
3 S4 Q! x: K* P: a  「干么不行?」, ?# [, c2 e# @* [3 G, W
  「除非你帮我找一个,这样我才知道你不会吃醋,要不然我自己找,到时候+ u% H( A" o& o3 G
你失言,我不就惨了。」我故做害怕状。  f% @0 w1 T# E. u* l: v
  「要不然,我让余琳给你操一次,她经常说他老公现在做爱早泄」/ \1 C$ b. u4 N( c. u. Z% W$ d! q
  「那也要她肯啊,我可不强奸别人。」我说。/ f# U9 L6 e% [+ H; A" w' D
  「这个你放心,我来安排。」老婆这会要成拉皮条的了,为了满足自己的好# N! x9 I. l* K8 v' G
奇心。9 p) x: T' }9 H" [. m: G
  

TOP

发新话题